第五十三章:朝中局势,风波渐平

明谋天下 +A -A

  不得不说,朝局之上的变幻莫测,在结果敲定之前,谁也没办法下定论!

  郑家父子的事情结束之后,理所当然的就是廷推首辅!

  对于朝堂之上的文武百官来说,这才是重头戏,毕竟皇子遇刺虽然看起来吓人的很,但是归根结底,却是和他们并没有多大关系,而首辅之位的归属,才是会涉及到每个人利益的事情。

  只不过这次廷推的结果出来之后,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得票数最高的竟然是资历最浅的东阁大学士张位!

  紧接着陪推则是本来最有希望的武英殿大学士王锡爵,最后才是原本最有把握的文渊阁大学士赵志皋!

  如果不是这次的廷推乃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由吏部尚书孙�亲自主持的话,恐怕任谁也不会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据说赵志皋得到这个结果的时候,气的差点没背过气去,脸色更是阴沉的吓人!

  反倒是被破坏了到手首辅的王锡爵显得平静的多,甚至能乐呵呵的恭喜张位荣登首辅之位……

  不过无论如何,内阁的最大变动就这么敲定下来了,无论别人是怎么想的,廷推是整个大明朝最为正式的铨选程序,文武百官皆为见证,无论结果有多么的难以接受,都必须接受。

  对于这个结果,皇帝还是比较满意的,张位此人性格温润,平素低调的很,这一点和前任首辅申时行有点像,比起动不动就在东宫之位上跟他犯轴的赵志皋,显然是张位更符合他的心意。

  旨意很快就下来了,依旧是中旨!毕竟任命阁臣这种事情,不是人臣可以擅动的……

  原东阁大学士张位加太子太保,晋吏部尚书建极殿大学士!也就是所谓的首辅!至于所谓的太子太保和吏部尚书都是加衔,提级别用的。

  原武英殿大学士王锡爵加太子少保,晋户部尚书中极殿大学士!

  虽然没捞到首辅,但是王锡爵的级别也算勉强提了一级,成了名正言顺的次辅。

  最惨的莫过于赵志皋,既没有成功登上首辅之位,还得罪了皇帝,连个武英殿或者文华殿大学士都没捞到,只能老老实实的当他的文渊阁大学士。

  可谓年年辛苦压金线,为他人做嫁衣裳!怎一个苦字了得!

  紧接着,皇帝的雷霆手段就显示出来了,首辅既定,内阁空虚!

  在任命张位为首辅的第二天,中旨下,召吏部左侍郎兼讲读学士沈一贯入阁,晋礼部尚书东阁大学士,召翰林院编修陈于陛入阁,晋礼部尚书文华殿大学士!

  至此,新一轮的内阁结构稳定下来,其中无数的利益交换,宦场失意,让整个朝局着实是动荡了一番。

  不过更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朱常洛走的潇洒,但是这场借御审为名的朝会却着实是起了不小的作用。

  廷推既罢,兵部尚书石星率先出列,再请皇帝早定倭国和议之事!

  而顺理成章的是,这一次费甲金等人虽然同样竭力反对,但是因着方才同请严惩郑家父子而带来的恶果,皇帝并没有之前的犹豫,反倒是乾纲独断,大笔一挥准了石星的奏折。

  着实是让朝臣有些意外……

  照理来说,被陛下训斥了之后的费甲金应当闷闷不乐才对,但是让崇信伯府上下感到奇怪的是,也不知道这次到底是有谁来了府中,竟能听到自家老爷一阵阵爽朗的笑声。

  “费将军,您现在的样子,可不像是一个刚刚被陛下训斥过的失意之人啊!”

  朱常洛呷了口茶,看着费甲金得意的笑容,轻声开口道。

  “哈哈,不就是被陛下训了一顿嘛,这有什么的!今天去兵部,那帮人都以为老夫失了皇上宠爱,对他们再造不成威胁,痛痛快快的就将拖欠了两个月的军饷给了老夫,有了这些饷银,儿郎们总算是能够好好的过完这个年!莫说是让老夫受一顿训斥,就是挨顿廷杖也值得!”

  反倒是费甲金一脸不在乎,大笑两声,悠悠的叹息道。

  他这个中军都督府都督,可着实是不好当的很,且不论他没有调兵之权,就连饷银这样的命脉也抓不到手中,只能月月到兵部去要。

  尤其是这些天以来,李如松虽然大胜还朝,看似军方风光无限,但是这苦处,谁又能知道!

  大军得胜,封赏的只是辽东的几卫兵马!

  但是由此带来的后果,则是中军都督府辖下二十四卫,整整将近一半的兵马的军饷被克扣,他这些天跑遍了兵部和户部,结果两个部却是推来推去,扯皮不清。

  给他急得头发都要白了,如今问题一下子解决了,怎么会不高兴!

  “说起来,此事倒是要多谢殿下提点,若非殿下给老夫指了一条明路,恐怕二十四卫的儿郎们都只能两手空空回家过年了!”

  费甲金叹息一声,对着朱常洛拱了拱手道。

  “费将军客气了,即便没有常洛,恐怕兵部也不敢将粮饷多留多少时日,倒是常洛要多谢将军在金殿上助常洛一臂之力!”

  朱常洛也不敢拿大,这次的事情说不上谁帮了谁,最多算是各取所需罢了。

  其实自从李如松获得如此丰厚的封赏的时候,他就隐约明白了些什么,等到那天回转崇信伯府,听费甲金言及兵部为难他一事,方才敢确定。

  军方这回是被人当枪使了!

  而且这个闷亏还没地方找补去!

  因为设计的人,正是皇帝陛下!

  本来朱常洛还在奇怪,为什么这一次石星提出的和谈之议一下子就能得到朝臣的诸多响应,而神宗的态度反倒显得奇怪,开始支持,后来又暧昧不清。

  他这分明是想要拿这件事情来转移那帮文臣的注意力!

  要知道,朝堂是一个很复杂的地方,前朝和后宫,文臣和武将,宦官和文臣,甚至于内阁和外朝,党派和党派之间,都是存在着无数矛盾的。

  那个时候,正是国本之争最白热化的时候,如果没有朱常洛的意外介入的话,恐怕那帮文臣会跟神宗死磕到底!作为一个对文官相当了解的君王,神宗自然能够看到这一点。

  国本之争是文官和皇权之间的矛盾,既然这个矛盾解决不了,那不如找一个更加让文官感到紧迫的矛盾!

  文臣和武将!

  大明朝的文臣对于武将的防备一向是极其深重的,所以当皇帝大肆封赏一位得胜归来的将军的时候,文臣敏感的神经就被拨动了,所以在费甲金竭力反对和谈的时候,文臣对于武将的防备心也就提到了最高的程度。

  他们的目光,也就理所当然的从国本之争转到了防备军方势力崛起的上面!这也是费甲金陡然感到压力倍增的原因。

  而朱常洛给费甲金出的主意很简单,既然现在皇帝制造出了一种倚重军方的假象,那么军方出手断掉这种华而不实的恩宠就是!

  原本他是打算,让军方和石星在倭国和谈的事情上演一场戏,先激烈反对,然而假装不敌,同意和谈!

  这样既能让皇帝满意,也能保全军方。

  但是谁又能想到,朱常洛刚刚离开崇信伯府,就遭遇了这样的事情!

  相比于和庞大的文官集团对抗,费甲金当然更愿意在这样的小事上出马,反正结果都一样,让皇帝停止这种毫无意义的恩宠。

  归正皇帝只是拿军方当枪使,而并非真心倚重!

  “不过,如今算算日子,前往倭国和谈的使团名单也应当大致定下来了,不知费将军可曾和石大人谈过?”

  朱常洛再次开口,将神游天外的费甲金拉了回来。

  不过这句话问出,倒是让费甲金有些不好意思,叹了口气说道。

  “此事倒是要和殿下说声抱歉!老夫和石兄谈过此事,他对于沈惟敬此人极为信任,贸贸然之下也的确不好找到接替他的人选,故而此次负责使团的仍旧是他!

  不过殿下放心,此次使团当中也有老夫的亲信,若是此人有何不轨的话,老夫定然能够提前察觉!”

  其实这件事情费甲金心中也是奇怪的很,沈惟敬此人他也是知道了,在朝鲜之役当中也立了功劳,为何朱常洛会特意嘱咐他,最好换一个正使呢?

  这次倒是换朱常洛叹了一声,他总不能说原本的历史当中,这个人狂妄自大,到最后会毁了整个和谈吧……

  不过该提醒的他已经提醒到了,至于如何做,着实非他现在可以掺和的,只是原本的记忆当中,这次的使团应该是没有军方的参与的,如今虽然没有将正使的人选换掉,总算是改变了些东西。

  至于最后的结果如何,只能看费甲金派去的人够不够得力了!

  “老爷,张员外到了!”

  这边二人相谈正欢,一名小厮走进来禀报道。

  “得了,殿下要等的人来了,老夫就不留了,殿下自便!”

  费甲金笑了两声,开口说道。

  今天朱常洛一来就说明了不是来找他的,如今正主来了,他自然是有眼色的很,先行离开了。

  ps:三章完成,不知道有没有到书友催更的字数,反正作者君这几天刚存稿已经被掏空了,泪奔~

  求收藏,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