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尘埃落定,回家!(第二章)

明谋天下 +A -A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短短的时间之内,神宗就摸清了局势的罩门所在,文武百官本是朱常洛裹挟而来,如今简短的一句话,就让文武百官都站到了自己这边。

  无论这些大臣嘴上多么重视大义名分,多么重视国本之争,到最后都比不得自己的利益最重要!

  只要能够威胁到自己的利益,他们一定会果断的抛弃那些虚无缥缈的礼法,名分。

  朱翊钧的嘴角泛起一丝讥笑,嘲讽般的看着朱常洛!

  若论对这朝堂众臣的了解,区区稚子又怎能和他相提并论,这一招他用了多年,却屡试不爽,想要跟他斗,有些人还嫩点。

  不过只可惜,委屈了王锡爵,这些年他的确是功劳苦劳,着实替自己办了不少事情,若是廷推的话,恐怕原属于他的首辅之位又要多上几分波折……

  赵志皋此刻也是为难的很,其实最开始的时候,他对能够阻挡王锡爵的首辅之位也没有抱什么希望。

  毕竟历年来的惯例,首辅之位都是皇帝圣心独断,而王锡爵的声望和资历也的确能够当得首辅之位,加上皇帝的信重,几乎可以说是板上钉钉了。

  这一点从这几日皇帝命王锡爵暂时主持内阁诸事就可以看得出来。

  所以当朱常洛找上门来,对他说有办法能够让王锡爵折戟沉沙的时候,赵志皋并没有抱多大希望,只是因为朱常洛给出的条件并不难办,只是要求他在皇帝面前尽量拖住时间,御审的时候帮他要求严惩郑养性父子,前一件本就是他要做的事,后一件虽有些风险,但是想到自己一直力主拥立东宫的身份,想必皇帝也不会在意!

  基于如此种种,赵志皋才答应勉力一试!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朱常洛竟然真的能够闹到这么大的地步,事已至此,若是他继续坚持下去的话,郑氏父子恐怕再无翻身之日,最低也是流放到苦寒之地!

  但是相对的是,朱常洛并没有真正将他们和王锡爵勾结的事情坐实,最多不过算是波风捉影而已,而皇帝又给出了廷推的条件,着实是让他有些难以抉择……

  “元辅之位事关重大,如今临近年关,内阁事务繁杂,加上今日事起仓促,朕的意思,首辅便从三位大学士当中廷推,诸位卿家意下如何?”

  眼见赵志皋神色变幻,难下决断,神宗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

  只一句话,瞬间让赵志皋的呼吸变得粗重的起来,内阁当中如今有三位大学士,王锡爵,他,还有张位,他和张位入阁的时间短,本来根本没有机会触及首辅之位,反倒是王锡爵资历深厚,和前任首辅申时行乃是同科进士,如果没有意外,自然是他来接任首辅。

  但是若是廷推的话,则是变数增加许多,因为从前不是没有过例子,有外朝声望深重之人直接入阁接任首辅的,而原本赵志皋也是打的这个主意。

  但是如今皇帝的一句话,无疑是给了他一个机会,张位的资历不如自己,不足为虑,而外朝当中王锡爵的势力也比不上自己,若是从阁臣当中廷推的话,即便是王锡爵有皇帝的支持,赵志皋也有四成的把握,能够成功接任首辅。

  而如果算上刚刚朱常洛刚刚那些捕风捉影的话,无疑会让王锡爵的声望再跌一层,这般算下来,赵志皋几乎有将近六成的把握。

  在这波云诡秘的朝局当中,能够有六成的把握,已经是很高了,足够赵志皋搏一把了!

  “陛下英明,老臣附议!”

  叹了口气,赵志皋的脸上闪过一丝愧疚之色,拱了拱手说道,却是丝毫不敢将目光投向朱常洛这边。

  朱常洛一直在注视着赵志皋的神色,到了如今的状况,他也不得不说,神宗的手段着实是高明的很,不过他怎么就那么确定,自己的目标是郑氏父子呢?

  嘴角泛起一丝笑容,朱常洛上前一步,脸色平静,并无丝毫不喜。

  “陛下英明,臣并无异议,朝廷大事,非臣郡王可以置喙,若无别的事,臣就此告退!”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朱常洛竟然就这么平静的接受了对于郑式父子的处罚,丝毫没有在登闻鼓前的意气风发,言罢,转身走的干脆利落,丝毫都不拖泥带水!

  众臣都愣在了当场,但是有一个人没有愣,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板上钉钉的首辅之位变得希望渺茫,又怎能轻易的咽下这口气。

  王锡爵大步向前,直接堵在了朱常洛的面前,须发皆张,强压着怒气说道。

  “殿下难道不准备给老臣一个解释吗!”

  虽然事到如今,所有人都看的出来,王锡爵不过是被朱常洛拉出来壮声势的而已,但是清楚归清楚,若是不明明白白的解释出来,恐怕他头上的这顶帽子无论如何也难以摘的干净。

  尤其是如今廷推已经是板上钉钉,任何一点点小小的差错,都有可能让自己错失首辅之位,所以无论是于情于理,王锡爵都必须要求个解释。

  “老大人消消火,小子不过是开了一个小玩笑罢了!御审之上,若无些手段,贼人又怎会甘心受缚?”

  朱常洛上前一步,朗声说道。

  笑吟吟的样子,简直让王锡爵想要当场打死这小子,这可是他的前途和清誉,一句玩笑就想糊弄过去吗?

  不过还没等他发作,就听到一阵细微但是阴冷无比的声音从耳边传来,瞬间让他冷静下来。

  “大人的三王并封倒是个好主意,此间事了,你我互不相欠!”

  抬头一看,朱常洛身子微躬,像是在表示歉意,两人的距离很近,近到这句话只能让两个人听清。

  王锡爵甚至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骤然加快的心跳。

  他不知道为何刚才朱常洛没有将这件事公之于众,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被朝臣知道三王并封乃是自己出的主意的话,他是绝对无缘首辅之位的,不只是这次,将是永远!

  一滴冷汗悄然滑落,王锡爵不知道朱常洛是如何得知这件事的,但是他清楚的是,朱常洛方才分明是想要将此事说出来的,不知为何他改变了主意。

  但是若是说就此两人互不相欠,反倒是他站了便宜。

  毕竟廷推之下,赵志皋虽然在外朝势力不小,但是自己也不是吃素的,首辅之位花落谁家还不一定呢!

  心念电转,王锡爵的神色缓缓凝重起来,恭敬的行了一礼,退步让开,而朱常洛则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大步朝着殿外走去。

  而与此同时,赵志皋则是心中隐约有几分不安,总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朱常洛离开大殿,方才深深的舒了口气。

  其实他的心思,谁也没有看透!

  无论是郑家,王锡爵,还是骆思恭,都不是他的目标,他虽然怨恨郑文山,但是也清楚,那不过是郑养性冲动而为罢了,但凡是有意谋划之下,自己都不会那么容易逃脱!

  之所以今天执意要闹上这么一场,是因为他需要让所有人看到,他不再是那个懦弱无能的皇子,谁要是敢惹他,就要准备好付出血的代价。

  管你是皇亲国戚,还是阁部重臣,惹了他,就算闹上金殿也要讨回公道,就算是有皇帝护着,也不行!

  达到这个目的,就够了!

  说穿了,就是立威而已!

  而王锡爵,就是当初向神宗提议三王并封的大臣,既然要杀鸡儆猴,自然要选一个得罪过自己的,所以王锡爵就倒霉的中招了!

  不过可惜的是,赵志皋到最后也没能坚持到最后,不然的话,朱常洛的这张底牌甩出来,自然能让王锡爵永不翻身!

  仔细想想,如此也好,毕竟断人前途如同杀人父母,一个实权重臣的全力反扑,还不是如今的朱常洛能够承受的了的。

  至于首辅之位最后到底花落谁家?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就让朝堂上那帮大佬去博弈吧!

  轻轻摇了摇头,甩去乱七八糟的想法。

  朱常洛大步朝着宫外走去,夕阳暖暖的,王安驾着马车悠悠停在王府旁,朱常洛瞧见王氏一脸担忧的站在府门前张望着。

  看见自己回来,欣喜之意溢于言表,就连两个小丫头也变得格外可人了许多……

  这是,他的家啊!

  拼尽一切,也要努力守护的家……

  ps:不管结局如何,这一卷要结束了,下一卷是新的征程……

  第二更,一会还有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