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环环相扣,矛头直指!(第一更)

明谋天下 +A -A

  锦衣卫对于大明朝来说,是一个历史悠久的部门。

  它直属于皇帝,在某些时候权力甚至可以凌驾于六部之上,着实是给大明朝的文官集团带来了许许多多惨痛的记忆,不过由于还有带给他们更惨痛记忆的东厂,甚至是西厂,所以一帮文臣对于锦衣卫的容忍程度还是比较高的。

  骆思恭此人,阴毒狠绝,但是行事极有分寸,所以在有限的平衡当中,文官和锦衣卫的关系还是不错的,但是这不代表有人敢轻视他!

  锦衣卫虽然在万历朝很低调,但是了解这位指挥使大人的人,都知道他并非良善之辈!

  如果说要让朱常洛给眼前这个人下一个定义的话,那就是毒蛇!

  阴冷,毒辣,兼具所有锦衣卫指挥使应当有的气质,眼眸狭长,无论是盯着谁,都会让人觉得后背发凉!

  甚至于他在这大殿上还有几分拘谨,仿佛极不适应这种大庭广众的环境!

  “骆指挥,朕问你,你可曾和郑养性勾结,派人谋刺保定郡王?”

  朱翊钧合上状纸,仍旧是一手秀丽的簪花小楷,只是落款上歪歪扭扭的“朱常洛”三个字状若孩童涂鸦,让人看着烦躁。

  此话一出,朱常洛却是冷笑不已。

  哪有一上来就问这么指使性明显的问题的!这暗示的意味也未免太过明显了!只要不傻,谁会承认这样的大罪!

  骆思恭自然不是傻子,何况这件事情本就和他没什么关碍,故而拱了拱手,开口答道。

  “回陛下,臣不知谋刺一事所为何来?保定郡王所奏之事臣亦有耳闻,多日前,千户郑养性来向臣诉苦,说他儿子郑文山被贼人暴打,请臣找两个高手去护持郑文山的安全,故而臣便将自己身边的护卫骆三骆四派去保护他,除此之外,臣和郑养性并无其他任何牵连!二人臣皆已带来,陛下尽可详查!”

  骆三和骆四也是镇定的很,将那天的事情如实说出,但是只说自己二人,决口不提郑文山,只说自己并未向任何人出手。

  “保定郡王,你还有何话说?”

  神宗的眉头一挑,淡淡的说道,口气当中却是带着几分得意。

  “骆三,本王来问你!当时本王可曾表明身份?郑文山又是如何反应?”

  朱常洛却是翻了个白眼,他就知道没那么好对付,还得自己上,拱了拱手,却是转身问道。

  要知道他这些天可是没闲着,郑养性既然敢对他出手,那他肯定要把对方先查个底掉再说,所以朱常洛很清楚,骆思恭和郑养性其实根本没什么交情。

  只不过是看在郑妃的面子上,才派了骆三骆四去保护郑文山。

  所以他能断定,今天骆思恭绝对不会刻意为郑养性说话,因为历代锦衣卫指挥使有一条铁律,不涉储位之争!

  锦衣卫是皇帝手中的利刃,所以这柄利刃决不允许归属于除了皇帝之外的任何一个人!骆思恭明白这一点,所以他不会去触碰这条底线,神宗就算再偏爱郑妃,也不会将锦衣卫牵扯进这件事情当中!

  “王爷当时的确说过自己身份,但是郑文山说王爷乃是招摇撞骗的贼子!要家仆继续围上!”

  骆三心中叹了口气,声音却是毫无波动。

  他本就是武人出身,打打杀杀是他擅长的,但是这种说谎诡计,他却是着实做不来,何况来时指挥使大人也曾吩咐过,不必刻意为郑家遮掩,故而略一犹豫,骆三便如实说道。

  “诸位都听见了,本王已然像郑文山表明身份,但是他丧心病狂,指鹿为马,仍旧要打杀于我,若非蓄谋已久,又是何为?”

  朱常洛的声音激愤,怒声说道。

  众臣一阵哗然,原本大多数人也都以为不过是孩子胡闹,但是如今看来,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眼瞧着底下的一阵骚乱,神宗的眉头紧皱,他也没想到,不过三言两语,朱常洛就彻底将局面扭转,如此倒是有些不好办了。

  “陛下,既然此事与我锦衣卫并无关碍,臣先行告退!”

  相对于众臣的不平静,骆思恭倒是没什么异常的反应,平静的说道。

  在神宗微微颔首之后,就带着骆三和骆四告退而去,仿佛对于这场飞来横祸丝毫都不在意,只是朱常洛却是看着骆思恭离去的背影。

  心中有些惋惜,这下子他可算将锦衣卫也给得罪了!

  虽说锦衣卫向来不涉皇储之争,所以骆思恭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对自己做什么,但是得罪这么一位特务头目,总归不是一件好事。

  不过如今他却是没时间去顾虑这些,因为他布置了这么久的局,总算是要到了收的时候了。

  “臣锦衣卫千户郑养性,见过陛下!”

  如果说方才骆思恭是潇洒镇定,不卑不亢的话,那么如今的郑养性显然和他是两个极端,双股颤颤,声音也有些结巴,而他身后的郑文山更是不堪,趴在地上已经起不来了。

  这两个人平时虽然也见过皇帝,但是那都是在宫中惊鸿一瞥,哪里到过这么正式的场合。

  尤其是从他们进来之后,文武百官的目光就仿佛钉在了他们身上,带来的压力哪是郑养性这个被酒色掏空身子的纨绔之徒能够顶得住的……

  这般不争气的样子,让神宗也是眉头紧皱,郑养性进宫探望郑妃的时候,他倒是见过几次,只是没想到这般不堪。

  “保定郡王今日敲了登闻鼓,状告你谋刺于他,可有此事?”

  事到如今,如果神宗还看不出来朱常洛是在拉着王锡爵和骆思恭拉大旗作虎皮的话,他也就白当这么多年的皇帝了!

  熟不知朱常洛也是无奈的很,他要是直截了当的上来敲登闻鼓就为了自己挨打这件在众臣眼中的小事的话,那恐怕早就被丢到三法司去了,既然他要告,就索性玩一把大的,也让所有人知道知道,他朱常洛不是好惹的,惹急了他,谁都不认!

  “没有,绝无此事!臣一向奉公守法,怎么可能干这种事情!”

  郑养性的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一样,义正言辞的说道。

  “还敢狡辩,你可知道,骆三和骆四都已经将你父子二人的罪行招认,如今天子当前,尔等可知欺君乃是何罪?”

  朱常洛上前一步,厉声喝道。

  “不可能,我没跟他说……”

  郑养性条件反射般的说道,只是话一出口就立刻反应过来,明白自己说错了话,但是可惜的是,为时已晚!

  自从那天回来之后,朱常洛反复思量,最终才反应过来,那天的事情,骆三和骆四应当是不知情的,不然的话,以骆思恭的性格,是绝对不会让他们这么干的!

  那么也就是说,这件事情是郑养性私自做主,并且利用了骆三和骆四!

  恐怕也正是这个原因,才让骆思恭没有对朱常洛发作,毕竟自己被利用了,总是要找回场子来的,而郑养性的皇亲身份,他着实不好下手,既然朱常洛愿意死磕,他也不介意推一把!

  这句话的声音不低,至少在郑养性旁边的大多数官员都听的清清楚楚。

  如此一来,几乎可以断定,此事确是蓄意而为!

  “陛下,元子事关重大,如今竟有人公然刺杀元子,阴图神器,若不严惩,不足以定朝纲人心!”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最先站出来的竟然是文渊阁大学士赵志皋!而且态度坚决,丝毫都不留转圜的余地!

  不过转念一想,赵志皋本就是力主早定国本的坚定支持者,也就显得没那么奇怪了!

  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赵志皋站出来之前,神色之间颇为犹豫,直到最后方才像是想起了什么,坚定的站了出来!

  “皇上,臣附议!”

  不过如果说赵志皋站出来还情有可原的话,那么接下来站出来的两位,可就着实是让人有些看不懂了!

  正是如今风头正劲的中军都督府左都督李如松!随即便是崇信伯费甲金,都表示了同样的态度。

  要知道,因为朝鲜之役的大胜,如今军方可谓圣眷正隆,这一点从李如松丰厚的赏赐就可见一斑,也正是因为如此,费甲金和李如松此刻站出来支持朱常洛,几乎等同于变相和皇帝对抗,在大多数人眼中,着实是不智之举!

  不过不管别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归正三位大佬都站了出来表明了态度,这是毋庸置疑的。

  尤其是赵志皋,出身浙党,自有一大批人脉,他一站出来,顿时就有无数官员纷纷附议。

  朱翊钧的脸色阴冷,缓缓扫视这底下的一帮人,心中却是烦躁的很。

  他自然知道此事发展到了现在,不处置郑养性是说不过去的,但是想起郑妃这些天落寞的神情,他又怎么能下得了狠心雪上加霜!

  那可是她唯一的哥哥啊!

  一念至此,他对于郑养性也冒出了一丝怨怼,这个废物,竟然如此不中用,闹到现在让自己如此为难!

  “此事毕竟未曾确实,元子也未有伤害,郑养性虽有错,却也并非如此大罪!便夺取官位,贬为庶民,禁足家中三月思过如何?”

  叹了口气,神宗的语气放缓,开口问道。

  郑养性的罪若是照实了判,绝对是无赦的大罪,可是他却不能这么判!

  眼见群臣仍有不满,神宗敛起神色,继续说道。

  “还有一事,如今元辅既去,首辅之位不宜空缺,先前张爱卿提议廷推,朕也有此意,不如就趁着如今定下吧!”

  话语悠悠,目光却是落在了赵志皋的身上。

  后者浑身一颤,面色却是陡然变幻。

  朱翊钧当了这么多年的皇帝,自然看事情看的很准,如今的朝堂之上,看似来势汹汹,但是其实大部分是在附和赵志皋,若是他不再纠缠,恐怕立刻会少一大半人。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抛出了这个条件,只要同意这个处理结果,就廷推首辅!

  若是不同意的话,那就继续拖着吧,说不定拖到哪天,皇帝自个儿下了中旨就直接敲定了!

  神宗眯起眼睛,注视这赵志皋,他到如今也看出来了,朱常洛想必是用什么手段说动了赵志皋帮忙,但是他更相信的是,赵志皋不会拒绝自己……

  甚至于,这朝堂上的文武百官,也不会拒绝自己!

  ps:大家今天好热情,作者君码字都有了动力~

  感谢楠已忘记那天树下,南八乡剑客的打赏~

  今晚爆发,一会还有两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