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镇全场,蚍蜉撼树!

明谋天下 +A -A

  不得不说,八卦的力量是可怕的!

  哪怕作为一个国家的高层官员来说,好奇心的力量也是巨大的!

  午门外,随着时间缓缓流逝,越来越多的官员开始聚集在登闻鼓下,互相询问着事情发生的始末,而此刻的朱常洛早已经跟着衷贞吉等三位到了一旁休息。

  只是在朱常洛的暗示之下,衷贞吉并没有将自己在诉状上看到的事情说出来,毕竟上面写的实在是有些让人震惊,如果运用好的话,甚至有可能对朝政产生无与伦比的影响!

  既然这位不让自己透露,他也乐得不掺和这件事!

  反正他的目标干扰某人进阶首辅,只要这场御审能够起到朝会的一部分作用,就足够了!

  故而即便是有官位相当者问及此事,衷贞吉也只是含糊其辞,敷衍而过,只说上殿便知,只是如此一来,反倒是多了几分神秘。

  等到张诚再次来到午门的时候,却是有点眼晕。

  京城里能够叫得上号的,基本上都已经到了午门来等着,而六部九卿诸位大佬,更是全部来齐,正在一旁休息闲聊。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要来逼宫来的。

  其实这只能说朱常洛选的这个时机太好了,元辅之位即将定局,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皇城,但是却没有一个正当的理由,这也是朱常洛敲响登闻鼓之后,诸位大佬迅速赶来的最大原因。

  他们迫切想要知道第一手消息,甚至是能够身入局中,操控结果!

  “皇上口谕,摆驾武英殿,召保定郡王朱常洛,六部九卿,文武百官共同觐见!”

  张诚也懒得废话,或者说在这帮大佬的面前,他也使不出什么手段,宣完旨之后便匆匆离去。

  而众人则是各怀心思,从午门鱼贯而入!

  武英殿……

  王锡爵可就是武英殿大学士啊!

  朱常洛的心中一沉,希望是他多心了吧!

  上朝很麻烦,不仅要更换冕服,还要身形正立,面容严肃,加上多年的腿疾,让神宗对于上朝这种事十分厌烦!

  坊间传言,他是因为东宫人选所以才罢朝不上,这固然是其中一个原因,但是也不乏神宗的身体原因,要知道,即便是在前几年,朝会也是断断续续的。

  不过算起来,他的确是有些年头没有如此大规模的接见过朝臣了!

  朱翊钧望着殿下山呼万岁的众臣,心中有些感慨。

  “何人击响登闻鼓?有何冤情?”

  收束心绪,神宗将目光投向了一堆人当中极为出挑的朱常洛,明知故问道。

  “回皇上,臣保定郡王朱常洛击鼓,请陛下做主!”

  众目睽睽之下,朱常洛一挥衣袖,躬身下拜,声音却是不卑不亢。

  他今天就是来闹事的!

  只怕事儿闹得不够大!

  “陛下,诉状在此,请陛下御览!此状事关重大,非人臣可以轻断,故而臣等冒之不韪,请陛下当廷御审此案!”

  衷贞吉上前一步,从袖中抽出一份诉状,开口说道。

  只是不知为何,一旁的王锡爵总觉得心中有几分不安,今天的事情着实让他有些意料不及,他可以断定,今天之事绝不简单,至少如今的局面之下,一会赵志皋若是请求廷推,皇帝十有八九会答应,到时候的局面,可就无法掌控了。

  这边王锡爵想着一会该如何应对廷推的计策,却没有注意到,在他的身后,朱常洛意味深长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他的身上。

  “皇上,臣今日要状告三人!告他们废礼法,窥神器,内外勾结,谋刺皇子!”

  看着张诚手捧状子放在了神宗的面前,朱常洛也上前一步,开口说道。

  此话一出,大殿上除了衷贞吉之外,皆是大惊失色。

  这可比方才朱常洛在午门外所说的罪名要严重的多,四条大罪,桩桩件件都是能置人于死地的,只是不知他到底要告谁。

  这些天朱常洛在顺天府,大理寺,刑部各跑了一圈,在场的人也都知道,不过他所说的实在是有些捕风捉影,更何况郑家也并非是好惹的,故而没有人接状子。

  众人本以为这次朱常洛还是要提起此事,但是如今看来,似乎并非如此!

  “此三人,一为皇亲郑氏胞兄郑养性,二为锦衣卫指挥使骆思恭,三为……武英殿大学士王锡爵!”

  朱常洛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声音低沉。

  却无疑是一颗重磅炸弹,让整个朝堂都霎时间沸腾起来,各种议论纷纷的低语一时之间同时响起,毫无例外的都将目光集中到了王锡爵的身上。

  “常洛自知无才无德,虽为长子,但从不敢妄自窥伺储位!然贼人心狠手辣,阴毒小人窥伺神器,宫中尚有收敛,虽迫害我母子二人,但不至性命之忧,但自常洛封王之后,更加肆无忌惮,屡次围堵陷害,半月前于北居贤坊意图谋刺本王不成,又转而埋伏崇教坊,若非本王得义士所助,小人之计早已得逞,储君大位旁落庶子,礼**废,实非常洛所愿,故而今日秉承祖制,击登闻鼓,请皇上御审此事!”

  朱常洛却是没有犹豫,继续开口说道。

  声音字字句句坚定无比,带着悲愤之意,加上国本动摇,礼**废,祖宗规制,这一大堆压下来,说的义愤填膺,仿佛六月飞雪不足以洗冤。

  只是这番话却意外的赢来一阵沉默。

  众臣都有些大跌眼镜,本以为朱常洛会搬出多么爆炸性的消息来,谁知道说来说去还是这点事情!

  “殿下,此事和老夫有何干系,请殿下言明!”

  不过这个时候,一旁的王锡爵终于反应了过来,脸色阴沉,声音冰冷的说道。

  他本以为今天的事情无论怎样都和他扯不上关系,是以方才朱常洛口中吐出他的名字的时候,王锡爵着实有些恍惚,直到此刻才反应过来。

  接着就是无比的愤怒和惊恐,他一世英名,岂可沾上这种污名?

  朱常洛话里话外分明是说,他和内宫外戚锦衣卫勾结串联,谋图国本,他从未行过此事,怎能任由别人凭空诬蔑!

  紧接着就是惊恐,因为他突然明白方才衷贞吉那意味深长的一眼是何含义了,如今是什么时候,元辅之位定鼎之时,别说是这等原则性的问题了,就算是小小的差错,都有可能前功尽弃。

  可以想见的是,如果他今天说不清楚的话,恐怕真的要和元辅之位失之交臂吧!

  唯一让王锡爵感到安心的一点就是,他并没有做过这等事情,若是朱常洛拿不出证据的话,那也只是诬蔑罢了!说不定还会自食恶果,要知道,内阁重臣,可不是轻易能够诬蔑的!

  ps:两章完成,求一下收藏,求打赏~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