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上金殿,不想审也得审!

明谋天下 +A -A

  其实打心底里,神宗也并非不清楚郑家的小动作,不过一来他知道郑养性的胆子,人命关天的事儿他是绝不敢闹出来的,二来他也的确觉得朱常洛太可恶的,心中也存着要给他一个教训的想法,所以对于这次的事情,也就置若罔闻,不然的话凭张诚的那点小手段,又岂能骗得过他!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朱常洛的反应竟然这么大,登闻鼓响,叩阍告御状,简直是要让他的面子丢尽了!

  所以神宗在一瞬间就下了决定,今天的事情一定要压下来……

  不过这世上的事情,总归是有些人想做,有些人想阻止,这其中无非博弈而已,看谁技高一筹,占得先机罢了!

  朱常洛为了今天足足准备了这么多天,又岂会这么轻易的就范?

  午门之外,登闻鼓下。

  朱常洛笔直在站着,完全无视旁边口干舌燥的监察御史,而相对的是,周围的官员越围越多,议论的声音也渐渐多了起来。

  无论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不要低估人的八卦心理,尤其是方才朱常洛那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语,更是被传来传去,最后早已经面目全非,成了皇长子遭遇刺杀,大战负伤而归,皇帝刻意包庇凶徒,皇长子伤愈之后愤而敲响登闻鼓,意图诛奸佞,清君侧!

  朱常洛淡淡的注视着这些人议论着,也不去纠正反驳,眉宇之间一身正气。

  只是眼角余光却是在四处乱瞟,随着张诚去的时间越长,朱常洛的心中也有些焦急起来,忽然之间,一抹绯色匆匆赶来,顿时让朱常洛放下心来。

  “本官左都御史衷贞吉,登闻鼓下乃是何人?为何扣阙?”

  不多时,一位面容苍老的绯袍老者便在一众人的簇拥当中来到了朱常洛的近前。

  总算来了条大鱼!

  朱常洛松了口气,拱手行礼,将方才的说辞又重复了一遍,并且顺手将手中的诉状递给了衷贞吉。

  即便是以他的身份,在这位的面前,也要以礼相待。

  大明朝没有中书省,所以理所当然的,最高行政部门就成了六部,但是在大明朝,还有一种人最为出名,权柄最重!

  御史!

  也就是所谓的风宪官,职责是纠劾百司,辨明冤枉,提督各道,为天子耳目风纪之司,虽然官位不显,却是最为清贵之官,可谓无人不敢弹劾,就连皇帝也要怕上三分。

  而所谓的左都御史,就是这帮御史的长官,掌都察院,总理风宪之责,其权势直逼吏部天官!

  管理登闻鼓,本就是御史的职责之一,所以将诉状交给衷贞吉,也是应有之意!

  “衷总宪,本王虽非风宪之官,但所劾之人无不是权势深重,恐非三司可以主理,故本王再三思衬之下,只好以登闻鼓扣阙,恭请皇上御审,如今元辅之位空悬未定,本王身受皇恩,必要将此案公之于百官之下,如此方可还世人一个公道!”

  衷贞吉还沉浸在看到这份诉状的震惊当中没有回过神来,就听到了朱常洛一番正气凛然的话,不由得心神一动,瞬间明白了朱常洛话中暗含的深意。

  御审?

  心念电转之下,衷贞吉立刻便有了决断,翻手将诉状笼入袖中,朗声开口道。

  “殿下所言甚是,此事干系重大,本官亦以为非皇上御审不可!”

  “总宪大人,何事连我三司都审理不了吗?”

  衷贞吉的话音刚落,却是有人朗声笑道。

  围观的一众官吏急忙让路,却见两位绯袍官员联袂而来,说话之人稍显年轻,但也有四十多岁了,巧合的是,这两个人朱常洛都认得,前不久还见过面。

  稍显年轻者是大理寺卿董裕,老持成重之人乃是刑部尚书赵焕。

  其实所谓的告御状,并非是那么简单的,太祖皇帝的确是规定了凡是敲响登闻鼓者,皇帝要亲自过问,但是过问和亲审却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皇帝每天日理万机,要处理的政务繁杂庞大,哪有工夫去审案!

  所以实际上,皇帝只是走个过场,确定敲响登闻鼓的人确实有冤的话,下旨交由三法司审理,也就是所谓的三司会审!

  这也是董裕之所以会笑问的原因,究竟是何等大案,竟然连他们也管不了!

  “董寺卿,此案还是御审为好!”

  不同于董裕的略有冒失,刑部尚书赵焕虽然没有看过诉状,但是却直接开口支持衷贞吉的决定。

  倒不是说他和衷贞吉关系多好,到了他们这种层面,要下一个决定,必然是要顾及到方方面面的影响,不单单是一个案子而已。

  若是放在平时,一个小小的案子,御审未免有些小题大做,皇帝也不会这么兴师动众!

  但是不要忘了现在是什么时候,元辅之位空悬未定,朝局正出于紧张的时候!

  所有人的心里都清楚,皇城内正在商定的事情,但是无奈的是,即便是六部的大佬,也掺和不进去,元辅之位牵连甚广,但是此事向来是内阁中人商定,若是没有一个正当的理由,谁也不好插手!尤其是现在见不到皇帝的情况下!

  而如今朱常洛的举动,却是恰好给了一个理由!

  说起来,六部的大佬们也是无奈的很,谁让他们摊上这么一位皇帝,朝会不上,也就大大让他们缺少了施展的余地。

  而御审的话,至少六部九卿内阁众人,全部都是要到场的。

  只要能够见到皇帝,那么可以斡旋辗转之处也就多了,要知道,这种时候,一点点小小的变化都有可能影响到最终的结果,更何况加上这么多的变数!

  所以几乎是一瞬间,赵焕就下定了决心。

  御审!必须要御审!

  “传皇上口谕,召皇长子朱常洛毓德宫觐见!”

  恰在此时,张诚一脸得意的挤了进来,对着朱常洛趾高气扬的说道。

  不过下一刻,他就发觉现场的情况有些不对,因为朱常洛并没有出面领旨,反倒是几个熟悉的身影站到了他的眼前。

  张诚身为司礼监掌印,平常自然是和外朝打交道不少,所以自然是认得衷贞吉三人的。

  “张公公,陛下召皇长子殿下,想必是为了登闻鼓一事!本官方才看过殿下的诉状,此案干系重大,事涉朝堂重臣,所以我等和殿下皆以为此案应当由陛下御审,着实不宜私下问案,还请公公再跑一趟吧!”

  敢用这种口气说话的,自然是只有衷贞吉一人了。

  身为左都御史,只有他有这样的权威,也有这样的胆魄,但顶着皇帝的口谕如此说话。

  张诚的笑容瞬间僵硬了下来,瞥见朱常洛玩味的笑容,心中一阵怒起,也不顾眼前人的身份,口气一冷。

  “总宪大人说笑了!皇爷金口玉言,咱家可不敢不遵,难不成总宪大人也要跟着殿下胡闹吗?”

  “既是胡闹,不妨也加上本官如何?”

  人群再次分开,一道苍劲的声音响起,朱常洛凝神望去,却见又是一位绯袍大人大步而来。

  “孙�,你也要和皇爷作对吗?”

  张诚此刻已经有些被气的发昏了,看清楚来人之后,便咬着牙说道。

  只是这个名字,却是让朱常洛心中一动,吏部尚书孙�?没想到他竟然也来了!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位吏部尚书大人,应当是对这次元辅人选最为关心的人吧……

  “张公公说笑了,此案既是总宪大人以为关系重大,自然是和往常不同,何况皇上也未必知晓此事涉及甚广,张公公既然说是胡闹,那本官今天也胡闹一次,同请陛下御审此案!”

  孙�的态度更加强势,许是因为掌着吏部的关系,他可谓是六部之中的老大,权势可以和首辅并肩,所以对于张诚倒是丝毫都不惧怕,说话间也是随意许多。

  “好!好!好!”

  张诚被气的浑身发抖,一甩大袖转身便走。

  从孙�出现的时候他就知道,今天是肯定带不走朱常洛了,倒不如尽快离去,让皇爷定夺此事!

  毓德宫。

  “什么?”

  神宗的眉头紧紧皱起,神色之间也烦躁了许多,他没想到朱常洛竟然会闹的这么大。

  “回皇爷,吏部的孙天官,都察院的衷总宪,还有大理寺董寺卿,刑部赵尚书,如今都站在皇长子那边,请求陛下御审此案!”

  张诚小心翼翼的重复了一遍,也不敢再多添油加醋,到了这个地步,已经不是单纯的一个登闻鼓之案了,即便是张诚再迟钝,也能嗅出其中的政治意味。

  狠狠的拍了下桌子,神宗怒声说道。

  “胡闹!”

  “皇上,既然几位大人都如此慎重,想必此案定是干系重大,非陛下御审不可,臣同请陛下御审此案!”

  虽然皇帝明显很不愿意,但是赵志皋选择性忽略了这个事实,拱了拱手开口说道。

  对于他来说,如今的大势已经在王锡爵的身上,只有把水搅浑,才能浑水摸鱼,要知道,外朝当中不想让某些人成功上位的,可是大有人在!

  至于皇帝的些许不满……他本就不是全靠皇恩得来的,相比这么一点不悦,他更想阻止老对手!

  “好吧,传旨摆驾武英殿,朕倒要看看这个逆子,究竟在玩些什么花样!”

  虽然有诸多不愿,但是事情到了如此地步,神宗也无法再坐视不理,冷声说道。

  ps:昨天三章,今天猛然恢复到一章,大家会不会不适应呢~

  不用担心,一会还有一章~

  感谢书友吴杰曹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