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告御状,撕破脸谁怕谁!(第三更)

明谋天下 +A -A

  登闻鼓!

  最早可以追溯到周朝之时,悬鼓于路门之外,称“路鼓”,由太仆主管,御仆守护,百姓有击鼓声冤者,可直达周王,不得延误!

  太祖皇帝立国之后,秉承前朝之制,设登闻鼓,凡敲响登闻鼓者,任何官吏不得拖延,需即刻禀报皇帝,若所诉属实,当重审重判,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到了如今,登闻鼓已经渐渐沦为形式,这也是所有人愣神的原因。

  “是何人胆敢敲响登闻鼓?张诚,快出去瞧瞧!”

  神宗莫名的有一丝不祥的预感,眉头一皱开口说道。

  而原本要说出的话,也登时住了口,不免让王锡爵陷入一阵浓浓的失望当中,连带着对击鼓之人,也多了几分怨怼。

  午门之外,少年长身而立,手握鼓槌,一下一下的敲击着沉重的大鼓。

  因着某些特殊的政治原因,京城中的大部分官员此刻的目光都聚焦在皇城,更有许多官员借着职务之便,流连在午门之外,等待着第一手的消息。

  只是恐怕谁也没有想到,竟然会见到登闻鼓响!

  随着周围的人越聚越多,一名御史服色的年轻官员挤了出来,高声喊道。

  “台上何人击鼓?”

  明制,接受和呈递登闻鼓诉状设有专门的监察御史,但是到了后来,因为击鼓之人甚少,便改成随见随呈,即由碰上击响登闻鼓的监察御史或六科给事中接受诉状。

  朱常洛斜了一眼台下,心道总算有人来了!

  这鼓槌着实是有些沉,才敲了这么一会,就累得不行。

  “本王皇长子保定郡王朱常洛,受人刺杀,求告无门!奸人包庇,勾结串联,意图动摇国本,阴图东宫,本王今日秉祖宗遗训,击响登闻鼓,请皇上御审此案,以安天下!”

  朱常洛今天特意穿了一身厚重的冕服,头戴七梁冠,身穿大红素罗衣裳,革带佩绶,行走之间,气度自显,幸好如今已经是深秋,要是大夏天,朱常洛觉得自己穿这一身绝对会被热死。

  先前离得有些远,众人还瞧得不甚分明,如今朱常洛走下台子,来到众人眼前,加上口中义愤填膺,悲愤欲绝的话语,顿时让所有人都是一震。

  而此时张诚也来到了登闻鼓前,正好听见朱常洛一番慷慨激昂的话,顿时头皮发麻。

  知道今天的事儿,恐怕是要闹大了!

  “郡王爷,有话好说,登闻鼓岂是轻易能够敲响的,您若是有何话说,不如跟着咱家进宫面圣,求个清白!”

  虽则如此,但是张诚却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了。

  眼下此处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而且数量还在增多,若是真的任由局面发展下去,恐怕到最后还不知道会闹出多大的事情来!

  “哼,奸佞之徒,你身为司礼监掌印太监,不思报国辅君,若非你玩弄权术,扣押奏本,本王何至于敲响登闻鼓,如今你急急忙忙前来劝阻,难不成是和那刺杀本王的奸人勾结不成?”

  对于张诚此人,朱常洛本来就没有什么好印象,加上知道他和郑妃有勾结之后,更是没什么好感。

  既然他此刻把脸送上来,朱常洛也不吝于狠狠的打上一巴掌!

  有身后的百官撑腰,某人的胆气可是足得很,才不管这些事情是否属实,反正一股脑的往张诚的头上扣,归正他这种宦官向来名声都不好,骂错了也没人替他出头!

  何况他说的半真半假,就是让张诚辩解都没的说。

  于是某司礼监掌印太监脸色由红转白,由白转青,由青转黑,简直比街上杂耍的变脸还要精彩几分,不过到底张诚是清楚局势的,如今百官目光灼灼,若是自己发作的话,反倒像是心虚。

  故而无论心中究竟有多么愤怒,张诚都只得温言说道。

  “郡王爷这是说的什么话,咱家身为司礼监掌印,岂会做出这等事情?若是郡王爷执意要告御状,就请将状子拿出来,咱家晋呈给皇爷!”

  到了如今,张诚也看出来了,这位主儿今天是打定主意要大闹一场了!

  也就不再多费唇舌,口气也淡了下来。

  不过某些人显然是不愿意就这么让大幕落下场的,送上门的脸,不打够怎么能放走,朱常洛梗着脖子,昂起头,愤然说道。

  “本王虽年纪尚轻,但亦知有登闻鼓不闻圣听之事!今日你劝我放弃击鼓不成,便转而讨要诉状,真当我是三岁小儿不成,你在宫中素来与郑妃交好,谁人不知,这诉状到了你的手中,可还能再见天日?我知晓如今诸位阁老皆在宫中,你若有诚意,便让诸位阁老出面,代皇上接下此状!”

  张诚脸色阴沉,几欲发作。

  他何曾被人如此辱骂,若非眼前之人乃是皇长子,他早就命人将其锁拿,可惜的是,现在的情况显然不允许他这么做!

  于是堂堂的司礼监掌印,就在百官面前,被朱常洛气的浑身发抖,指着后者恨声说道。

  “郡王爷莫要过分,今天登闻鼓之事暂且不论,咱家必要将你这话原原本本转陈皇爷,还咱家一个公道!”

  说罢,一甩大袖,转身气哼哼的离开。

  事到如今,他若是还看不出来朱常洛是在故意羞辱他,也就白混这么多年了,尤其是午门之地,百官眼皮子底下,无论如何他都发作不得。

  留下也是无用,只能灰溜溜的离去!

  “本王求之不得!”

  身后传来某人得意的声音。

  “什么?!”

  “逆子!”

  张诚回到毓德宫,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了自己的遭遇,也不用多说,便是将朱常洛的话如实转述,便足以让神宗雷霆大怒,直接摔了杯子。

  不过很显然,张诚忘了此刻的毓德宫中,并非是皇帝能够一个人做主的!

  “张掌印,郡王爷当真是如此说的?他真的遭了刺杀?什么人敢如此大胆?”

  赵志皋眉头紧皱,声音当中多了几分低沉。

  王锡爵恨恨的看了他一眼,明知道他是在故意转移话题,但是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做声,若是要将事情摆到台面上排个重要性的话。

  国本之争显然是比首辅之位要优先那么一点点的!

  此刻王锡爵要是还揪着首辅之事不放的话,单单的御史们的口诛笔伐就能让他永远和首辅无缘。

  “不过是小孩子意气,胡说八道罢了!赵大人未免太小题大做了!”

  张诚却是微微一愣,想起方才朱常洛嚣张的样子,脱口而出道。

  “张掌印这是什么话?皇长子殿下的安危,东宫储位国本,岂可如此轻率,皇上,臣自请出午门详问此事,若属实,恳请陛下御审此案!”

  赵志皋神色一凛,却是行了一礼,坚定的说道。

  他今天是铁了心,要将王锡爵的事情给搅黄了!

  神宗却是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心里却是腻歪透了,不过毕竟登闻鼓已经敲响,也不能不理,故而神宗犹豫了片刻,说道。

  “赵爱卿,御审就不必了吧!张诚,你去将这个……将朱常洛带过来,朕要亲自问他!”

  ps:三更完成,算是小爆发了吧……

  我到现在能弱弱的叫一句,求收藏,求打赏~

  感谢书友0磊磊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