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登闻鼓响,谁也别想好过!(第二更)

明谋天下 +A -A

  这个世界上,强者永远不会同情弱者,除非弱者证明自己有足够的力量,不然的话,就算你是强者手中的武器,也不会得到尊重。

  而朱常洛在那些文臣的心中,就是他们和皇帝博弈的武器!

  至少在朱常洛的心中,他是这么认为的,即便他是用外朝的那帮大臣来做威胁,才说服神宗让自己出宫,但是这本质上都是互相利用而已!

  文臣们在意的不是他,而是皇长子的身份,他们需要用国本之争来维护礼法的尊严,来维护文臣集团的利益,来和皇帝做斗争!

  所以当有另一更加关乎自己利益的事情出现之后,朱常洛对于他们来说,就不那么重要了!

  秋日的阳光并不温暖,反而在风中显得有几分肃杀。

  对于寻常的百姓来说,这不过是寻常的一天,但是对于蠢蠢欲动的文臣来说,这一天却是决定命运的一天。

  三天前,内阁首辅申时行正式上奏请求致仕,皇帝再三挽留之下,无奈准奏!赐太子少师,准乘官驿!

  至此,这位毁誉参半的首辅大人退出了历史舞台,而所有人都更加关心的是,这首辅之职将会由谁来接任,而内阁当中的局势又将如何变动!

  首辅者,整个文臣领袖也,虽非宰相,但却已不远,毫不客气的说,申时行的求去,将会给整个朝堂带来的波澜,将是无比巨大的,甚至会波及到每一个官员!

  千万不要以为,首辅之争乃是内阁之事,和普通的官吏没有关系。

  大明朝的文臣集团,每个都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的,尤其是自万历十四年起,逐渐兴起的党派之争,首辅之位最后落到谁的身上,将影响的是他背后整个派系的利益,而相应的,和这个派系不和的,有嫌隙的也会遭到打压,这本是常事!

  故而所谓首辅之争,着实是关系到每个官员的切身利益!

  不过所有人也都清楚,就如铨选系于吏部之手一样,阁臣之选,绝大部分要仰仗圣意,尤其是首辅人选,向来是圣心独断,中旨任命,这也是中旨最重要的作用!只有在这个时候,大臣们才会认可中旨的效力,毕竟首辅之位,以非人臣之权!

  于是就在这个看似平凡的一天,众臣都接到了消息,皇帝御毓德宫,召内阁众辅臣觐见!

  虽然没有言明是所为何事,但是所有人的心里都清楚,首辅之位即将选定!

  毓德宫中。

  虽然神宗一如往常般的严肃,但是所有人都莫名的感觉到他的心情很好。

  “诸位爱卿平身!朕今日将诸位尽皆召来,有两件事情,一是元辅为国操劳,如今求去,首辅之职不可空缺!二是商议入阁人选之事!各位先生乃是国之肱骨,尽可畅所欲言!”

  开门见山,神宗也没有多说什么客套话,直接便切入了正题。

  内阁始于成祖之时,自太祖皇帝废宰相罢中书之后,成祖效仿宋制,令亲信之臣入职内阁,授大学士衔,初定五人,但是因为内阁人选很大程度取决于皇帝,故而内阁成员一般有三到六人不等。

  就如此时,申时行未去之前,乃是中极殿大学士,次辅建极殿大学士空缺,王锡爵任武英殿大学士,赵志皋文渊阁大学士,张位任东阁大学士,统共四位。

  从权力上来说,首辅权力最重,然后是次辅,武英殿大学士,文渊阁大学士,最后是东阁大学士。

  故而即便是在内阁当中,也是有派系之分的,首辅申时行自成一派不必说,武英殿大学士王锡爵最受皇帝信重,同样自成一派,而相对的,权势较弱的赵志皋和张位则是关系亲近,勉强算是一派,相互制衡。

  而现在申时行一去,三足鼎立之势不存,自然是要有一番博弈。

  “陛下,元辅之任事关重大,不可擅定!依臣之见,为保公正,当以廷推更为合适!”

  神宗的话音刚落,文渊阁大学士赵志皋便站了出来,开口说道。

  大学士推举,一般有两种途径,一种是皇帝已有人选,直接下旨敲定,而另一种则是皇帝心中犹豫不定,所以会命六部九卿当廷推举,是为廷推!

  这种方式有点类似于后世的选举制度,由吏部提名候选人,皇帝认可之后由六部九卿投票决定!

  赵志皋素知王锡爵受皇帝信重,所以为了防止皇帝直接敲定首辅人选,所以抢在所有人开口前说了出来。

  “皇上,依臣以为,此举不妥!首辅之职责任重大,如今申首辅已去,朝中大事已经积压了多日,廷推所需时日甚多,如今朝鲜之役尚未平定,临近年关,吏部考功,户部税务皆是繁忙的紧,若是从外廷简拔入阁,未免会手忙脚乱,是以臣大胆请陛下圣心独断,以定群臣之心!”

  这番话却是王锡爵说的,自从知道申时行有求去之意后,王锡爵就将首辅之位当成了自己囊中之物,毕竟阁臣当中,只有他有这个资历,也足够受皇帝信重!

  不过他同样也明白,申时行去后,这两位不会安安分分的,故而早就准备好了说辞,如今看来倒是有几分不慌不忙的意味,而且赵志皋的意思是廷推首辅,到他的嘴里却变成了廷推阁臣。

  偷换概念这些手段倒是玩的纯熟。

  两位阁臣针锋相对,提出的意见完全不同,最后的决定权自然是掌握在了神宗的手里,原本王锡爵却是自信满满,皇帝必定会支持自己,毕竟平时他乃是皇帝最信重的人!

  可是奇怪的是,这一次皇帝却诡异的沉默了起来,片刻之后,却是将目光投向了同样沉默的东阁大学士,张位!

  “张爱卿如何以为?”

  王锡爵的心头涌上一丝不祥的预感,不过还是在心中安慰自己,或许陛下只是想要更加名正言顺,不过下一刻,他就笑不出来了……

  “回陛下,臣以为两位先生都说的有理,不过元辅事关重大,还是以廷推最为合适!”

  张位平时是个低调的人,这一次本来也只是打着尽人事听天命的想法,没对阻止王锡爵抱有多大希望,但是方才王锡爵指点江山的口气却着实是激怒了他,一念至此,张位的态度也变得坚定了起来。

  “这……”

  神宗的眉头微皱,显然是有些犹豫不定。

  他对于王锡爵很信任,也相信此人能够当好首辅之职,原本申时行去了之后,他的确是想要让王锡爵接任的。

  但是不知为何,真的到了如今,他的心中却是陡然浮现起当日朱常洛出宫之时的一番诛心之言!

  若是有一天他成了首辅,还会和你同心同德吗?

  虽然知道这是朱常洛在故意挑拨离间,但是神宗却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实情,首辅的位置非常微妙,身为百官之首,一言一行被视为文官的尊严,若王锡爵身在其位,真的还能和他一条心吗?

  这个念头让神宗的心里有些烦躁,若是他并非那么信重王锡爵还好,但是偏偏他对王锡爵甚为倚重,而神宗越倚重他,便越担心他成为首辅之后,站到自己的对立面……

  谁也没有想到,王锡爵本来最大的优势,竟然成了他最大的劣势,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朱常洛!

  “陛下,臣辅弼多年,一心为后宫朝廷安宁所计,断无私心私意!元辅重任,不可久置,请陛下三思啊!”

  虽然不知道神宗在犹豫什么,但是这种犹豫的态度,就足够让王锡爵感到危险了,所以他毫不犹豫的跪下,痛心疾首般的说道。

  这却是开始打感情牌了……

  “王爱卿不必如此,先起来吧!”

  见此情景,神宗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忍,平心而论,王锡爵这些年的确在尽心尽力的帮他,无论是国本之争,还是其他的朝政,若是没有他的话,恐怕神宗也难对朝事如臂指使。

  一念至此,却是又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王锡爵,吸了口气,神宗的心里顿时有了决断,沉声开口道。

  “朕意已决,元辅之职……”

  眼见神宗的态度重新转向了王锡爵,赵志皋的心顿时又提了起来,面色虽然尚能保持平静,但是心中早已经将某个人骂了个遍。

  皇长子殿下,你再不出手,可就一切皆成定局了!

  与此同时,宫外却是突兀的传来了一阵“咚”“咚”的响声,由远至近,鼓声沉重,仿佛敲击在每个人的心头,赵志皋愣了片刻,方才反应过来。

  顿时心下骇然,口中也不自主的喊了出来。

  “登闻鼓?!”

  ps:吼吼,反击时间到,马上发第三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