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暴风雨前的宁静(第一更)

明谋天下 +A -A

  于偌大的京城来说,朱常洛的举动不过是一颗小小的石头投进了波涛汹涌的大江当中,掀起的一丝浪花很快就堙没在无数的波涛当中。

  即使是关注着朱常洛的人,如郑养性,如张诚,也都在前者三天都毫无动静的行动当中,渐渐放下了心,暗道这小子也不过是个色厉内荏之辈罢了!

  与此同时,关于倭国求和的事情仍旧在激烈的讨论当中,朝中分为鲜明的两派,以兵部尚书石星为首的主和派,和以中军都督府都督费甲金为首的主战派相持不下!

  更让所有人失望的是,自从上次封王朝会之后,皇帝陛下又再度回到了深宫之中,罢朝不见众臣,甚至对于倭国之事的态度也变得暧昧不明起来。

  而且最重要的是,朝中隐约传出风声,首辅申时行已有求去之意,如此一来,将是一场更大的朝局变动!

  这京城当中,越发的暗潮汹涌,而朱常洛的那些小动作,却是早已被忽略了过去……

  “奴婢梁永见过殿下!”

  别的人如何不提,归正如今的梁永心中是不安的很,自从昨天和张诚再度交锋了之后,他越发的确定郑妃和张诚的关系不浅,于是寻了个机会便跑了出来,到了朱常洛这里。

  “起来吧,你这么匆匆赶来,可是宫中出了什么事儿?”

  外间已经是波涛汹涌,但是朱常洛却好像没事人一样,眉眼含笑,淡淡的开口问道。

  似乎前几天发生的事情和他根本没什么关系……

  “回殿下……”

  自从上次表示效忠之后,梁永在朱常洛的面前便越发的恭谨,相对的是,朱常洛对他的态度则是更加随意,但是如此非但没有让梁永觉得不满,反倒是更加安心起来。

  因为只有对待自己人,才会有如此随意的态度,当下心中大定,将昨天的殿外听到的话如实转告给了朱常洛。

  “张诚和郑妃?意料之中的事了!至于皇上驳回那些折子,也是小事,不必在意!重点是,你说敬嫔,怀孕了?”

  出乎梁永意料的是,对于前两个消息,朱常洛都显得淡然的很,仿佛早就知晓。

  要知道在他看来,朱常洛闹了这么大的事情,就是为了上达天听,可如今被张诚这么一说,岂不是辛苦白费?还有郑妃和张诚的联合,两人一在前朝,一在后宫,这股势力可不容小觑啊!

  相比之下,一个小小的敬嫔,纵然是怀了龙种,又能如何?

  似是看出了他的疑惑,朱常洛呷了口茶,淡淡的说道。

  “郑妃这么多年在后宫不倒,必然有联合之人,张诚虽然常在前朝,可根基仍在后宫,两人联合早在意料当中!至于那些奏折,若是不驳回反倒不好办,驳回了才是常事!”

  梁永心中一惊,开口说道。

  “殿下,奴婢并非是有心对殿下的决定有异议!”

  “不必如此,这些事你不知内情,心中有疑惑也是常事,只要尽心办事,我自不会责怪于你!”

  朱常洛摆了摆手,说道。

  梁永这才收敛心神,不过胆子却是大了几分,再度问道。

  “殿下恕罪,这敬嫔娘娘确实是有喜了,不过奴婢瞧着这两日,她好像并不开心似的,奴婢这次出来也是瞒着她的!”

  对于李敬嫔和朱常洛的关系,梁永着实是有几分迷惑。

  上次朱常洛嘱咐他尽力帮李敬嫔说话,但是也要提防对方,梁永就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不简单,如今李敬嫔怀了孕,反倒是和自己更疏远了几分,这其中的弯弯绕,饶是以梁永在宫中混迹了多年,也瞧的不甚分明。

  朱常洛笑了笑,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冷色,开口说道。

  “想要得到些东西,必然是要付出些东西的!我如此帮衬敬嫔,自然有我的道理!你且回去之后告诉她,本王听外间大夫说,女子怀胎第三个月乃是最易滑胎之时,要她小心着点!还有一点是,她虽素来不喜四处走动,但是郑妃娘娘那里,却是要多多拜会的,不然总归是让人说她恃宠而骄,不知礼数……”

  虽然这几句话说的隐晦,但是聪明如梁永,又怎么会听不出其中的潜台词,当下心中一惊,对于两者的关系隐隐约约有了几分明白,只是这几分明白却是让他对眼前的这位更多了些敬畏和坚定。

  成大事者,若无狠绝之心,何来至尊之业!

  “奴婢明白,定然一字不落的将话带到!”

  “不必如此紧张……”

  朱常洛却是轻轻摆手,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话锋一转,却是问起了朝堂之事。

  “梁永啊,你在皇上身边侍奉着,可知道最近京中传言,首辅大人求去之事?”

  “殿下也听说了吗?此事倒不是空穴来风,殿下出阁封王之后,申首辅便上了密奏,请求致仕,皇爷念他一把年纪,也有准奏之意,左右也就是这几日了,奴婢昨天还见到首辅大人上了明奏,皇爷也准了!怕是赶明就公布了!”

  朝中之事和梁永的关系不大,他说起来也就多了几分轻松,没有了刚才的紧张。

  不料朱常洛却是不依不饶,继续言道。

  “那若是依你来说,这首辅之位最终会落在谁的头上呢?”

  梁永额头上的冷汗一下子就出来,倒不是因为妄议朝政,而是因为他素来在后宫混迹,对于前朝之事,知之甚少,猛然间朱常洛一问,却是将他难住了!

  过了半晌,梁永方才期期艾艾的说道。

  “大约是王锡爵大人吧,次辅晋首辅本就是应有之理,何况王大人的确受皇爷赏识,想必此次应当是十拿九稳的……”

  “那次辅之位呢?内阁空出一人,谁又能够顺利入阁?”

  对于梁永的回答,朱常洛不置可否却是继续问道。

  可怜梁永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监丞,平时在后宫最多,能知道首辅次辅之分已然不容易了,这些问题哪是他能够答的上来的,一时之间却是呐呐无言,说不出话来。

  “梁永,虽然你的老师早逝,但是你难道想一辈子就这么占点张诚的小便宜吗?”

  朱常洛淡淡的声音响起,让梁永一阵脸红。

  他的恩师张鲸,乃是前任司礼监掌印太监,权倾一时,但是到了他,却只能在后宫当中混迹保命。

  朱常洛的话他听懂了,所以才会感到羞愧!

  他如今看似风光,但那不过是表面的浮华罢了,张诚乃是司礼监掌印太监,无论是权势还是声望,都不是他能够比的,虽然如今张诚在他手中吃瘪,但是无非伤些面子而已,若是自己这样下去,终有一天会被对方像捏蚂蚁一样捏死。

  而内宦的终点,绝不止于后宫当中,无论是司礼监还是东厂,重心都在外朝当中,若是他还有上进之心。就不该被眼前的一点小小风光所迷惑。

  片刻后,梁永郑重的拱了拱手,说道。

  “多谢殿下提点,梁永粉身碎骨,必报殿下恩德!”

  若说以前梁永归附于朱常洛的时候,心中还存有一丝疑惑的话,到了现在,他却是打心底里佩服这位皇长子殿下,看似风平浪静,但其实却洞若观火,胸中自有沟壑。

  如此智计百变,如此洞察人心,又岂是区区后宫妇人和那个痴肥的孩童朱常洵能够比的上的!

  “好了,你去吧!”

  对于梁永的表现,朱常洛很满意,他的确是有心想要敲打一下他,免得手中的一张好牌就这么废了,而显然,梁永也没有让他失望。

  不过送走了梁永,一直在旁边沉默的王安却是浮起一丝忧色,带着几分担心问道。

  “王爷,王安觉得梁永这个人很有野心,会不会……”

  他这些天都跟在朱常洛的身边,眼光和心智也都大有成长,自然看得出来,方才梁永已经被自家主子激起了对于权位的欲望……

  “不必担心,有野心不是坏事,事到如今,他想要往上爬,只能依靠我,他野心越大,便越容易控制!若是连野心都没有,那才麻烦!”

  朱常洛横了王安一眼,意有所指的说道。

  王安当即有些脸红,明白朱常洛方才的话不止是说给梁永听的,也是在敲打自己。

  而朱常洛见此情景,也是叹了口气,王安乃是他最信任的人,能力也不错,只可惜眼界有些狭小,整天比他还小富即安,这样可不行……

  不过事情总要循序渐进,慢慢提点便是,心中松了口气,朱常洛揉了揉额头,心情忽然有些低沉,低声问道。

  “王安,我刚才是不是很可怕?在敬嫔的事情上……”

  “没有!”

  出乎意料的是,王安犹豫了片刻,却是摇了摇头。

  当初的那场交易,是他亲自见证的,所以他才是最清楚事情始末的人,这件事情在王安眼中,却是有些人咎由自取,又怎能怪朱常洛!

  “这条路是翠儿自己选的,她既然选了这条路,就要承担的起后果。”

  朱常洛默然,忽然觉得自己连王安都有些不如,是啊!路是自己选的!

  他当初没有逼李翠儿,即便是到了现在,李翠儿仍然有选择的余地,她若是想要保孩子,最多不过是失去他的扶持,在宫中失宠罢了,若是她抵不住权势荣华的诱惑,那么即使没有他,孩子也保不住!

  自己又何必庸人自扰,说白了,人都是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的,或许在李翠儿的眼中,孩子远比不上自己的荣华富贵重要!

  否则的话,当初她又怎么会同意那样的条件!

  黑夜缓缓袭来,堙没了整个京城,同样隐没了朱常洛,一阵寒风袭来,吹熄了熹微烛火,朱常洛想起方才的对话,嘴角扯起一抹似是讥讽的笑容,低声自语道。

  “王锡爵吗?首辅的位子,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ps:分强的威力果然不容小觑,既然说好了要爆发,肯定不能拿一两章来糊弄,那就三章吧~

  下一章十点左右~

  感谢书友120830092047267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