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要战便战!

明谋天下 +A -A

  虽然有很多人曾经问过他,但是朱常洛的心中始终存着一丝犹疑。

  犹豫着,是否要朝着那个至尊之位攀援奔袭……

  犹豫着,是否要将自己的年华置于勾心斗角的朝局之争当中!

  甚至于有时候他在想,如今的生活也不错,有娘疼,有饭吃,有房住,有银子花,偶尔还能调戏一下巧儿和可儿两个小萝莉,什么国本之争,什么东宫之位,都遥远的看不见摸不着,不如眼前实实在在的安逸来的好!

  他前世是个普普通通的人,今世虽然有了非比寻常的身份,但是心中却一直存着小富即安的思想,虽然口中说着要争一争太子之位,但那不过是为了安慰王皇后和所有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的人罢了。

  打心底里,他就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所以在宫里的时候,那般艰难的境地,他都能像只刺猬一样,竖起所有的防备,对所有的敌意毫不犹豫的反击。

  但是出了宫以后,他能做的更多,却反而松懈了下来。

  他想过拉拢李如松,但是对方不愿,他也不在意,他对于辽东局势洞若观火,但是却懒得出手,即便是帮了张素功,也只是为了那三千两银子。

  出宫之后的他,反而敛去了一身锋芒,李世忠打上门来,他却笑颜以对,神宗不给他郡王应有的待遇,他也不甚在意,似乎他还是那个懦弱的皇子,畏畏缩缩的在景福宫的角落,看着他的母亲为他遮风挡雨,逆来顺受的接受一切不公正的待遇……

  但是即便是如此的他,却仍旧不会被人放过,既然他的退让被当成了软弱,那就战吧!

  他会让所有心怀不轨的人瞧瞧,他朱常洛,不是好欺负的!

  “王安,转头,我们回崇信伯府!”

  朱常洛的眼中闪过一丝精芒,淡淡的吩咐道。

  他似乎有些明白,为何那些话本小说当中,所言的生在皇家身不由己,是什么意思了!

  既然他接受了朱常洛的身份,就必须要接受他所承担的责任,身为皇长子,那个位置该是他的,无论他退让还是争夺,别人都会如此认为,他的存在对于某些人来说就是威胁!

  朱常洛甚至相信,即使他真的想要当个闲散王爷,去了封地,也必然会死于非命!

  想要守护自己所爱的人,就必须要有守护他们的力量!这些力量不会凭空而来,那么,便让我自己去取吧!

  王长锡一脸的惊魂未定,刚刚冷静下来,却发现自己这个王爷表弟似乎和往常有些不同,但是具体有哪里不同他也说不上来。

  马车外,淅淅沥沥的开始下起小雨,阴沉沉的天空恰如此刻马车内有些凝固的气氛。

  王长锡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是看到朱常洛的表情,最终还是又吞进了肚子里……

  崇信伯府的大堂当中,费甲金和李如松看着折返而来的朱常洛,皆是不明其意,此刻朱常洛的身上带着几分狼狈,但是大体来说,却是看不出刚刚经历过一场生死时速!

  “本王有一事,需要费都督和李将军相助!”

  朱常洛的脸色寻常,就连口气也是淡然无比,但是诡异的是,费甲金却意外的觉得他有些不寻常,至少和方才离开的时候,大不一样。

  “殿下请讲!”

  费甲金的脸色凝重,小心的开口道。

  …………

  片刻之后,朱常洛离开崇信伯府,留下脸色复杂的费甲金和李如松二人,凝视着对方离去的身影,一阵愣神。

  “费兄,以你所见,殿下所言有几分为真?皇上真的有如此心意?”

  片刻之后,李如松才开口问道,口气带着几分忧虑。

  “是真是假,如松心里不清楚吗?此次朝鲜之役,如此高官厚禄,本就不同寻常,难保有人不会蠢蠢欲动,何况此事非牵涉你我二人,涉及整个军府的利益,即便是有一丝可能,也不可不防,也罢,我们便随着这位殿下闹上一场,又能如何?”

  费甲金沉吟片刻,突然有几分豪气干云的说道,眼中闪动一丝精芒,转身回了府中。

  …………

  “王安,去顺天府!”

  出了崇信伯府的大门,朱常洛却并没有直接回府,反倒是继续对王安吩咐道。

  “敲!”

  顺天府的门前,一个朱红色的大鼓架在衙前,显得威严肃穆,传说太祖皇帝立国之时,有感于百姓官吏尸位餐素,下民有冤难鸣,故而特设了鸣冤鼓,只要瞧响此鼓,父母官必须即刻开堂审理案件,若有迟疑,以渎职罪判!

  当然,后来律法渐渐完善,这鸣冤鼓变成非杀人,强、奸等重案不可启用,并且一经审理清楚为诬告,原告以所告之罪自坐!

  而此刻,朱常洛的手中拿着一份像模像样的诉状,对着王长锡沉声说道。

  “王爷表弟,你真要告状吗?这顺天府敢管郑家的事儿吗?”

  王长锡手中拿着鼓槌,却是有些迟疑,他可是知道郑家的势力有多大,别说没做什么,就是做了什么,也不是一个小小的顺天府尹能够管的了的。

  “敲!”

  朱常洛面无表情,只是淡淡的重复道。

  王长锡咬咬牙,一下一下的击响了沉重的大鼓,鼓声沉闷,却是瞬间便传遍了府衙内外。

  顺天府府尹名唤沈应文,隆庆二年进士出身,历任广西参政,广东右布政使,江西左布政使,可谓是从基层一步步做起来的,对于击鼓鸣冤这样的事情见得不少,可是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接到这么一桩案子。

  “这……殿下,此事并非下臣可以管辖的范围,恕臣难以接状子!”

  大堂之上,朱常洛傲然而立,脸色清冷。

  而相对的是,他对面的沈应文则是一脸的欲哭无泪,且不说这份状子上写的事情根本难以核实,就算是核实了他也管不了啊,郑文山这个恶少在京城称霸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要是能收拾了郑文山,又何必等到今天!

  可是面前的主显然也不是好惹的啊!

  沈应文心中叫苦,却是硬着头皮说道。

  “那好,本王就不多叨扰了!”

  朱常洛拱了拱手,却是干脆利索的说道。

  直到后者的身影消失在顺天府衙,沈应文还是没有反应过来,这位主儿究竟是来干嘛的……

  片刻之后,大理寺和刑部也重复了同样的情景,朱常洛仿佛一个不知疲倦的铁人,奔波于各个衙门当中,到最后却一无所获……

  到最后,他离开刑部的时候,就连王长锡也忍不住开口劝慰道。

  “表弟,算了吧!大不了明天我带着人,去将郑文山那个小子暴打一顿,给你出气!”

  不过朱常洛却仍旧一副心灰意冷的样子,只是无人看到,少年的眼中,一丝冷冷的光芒闪过,寒意慑人。

  与此同时,朱常洛的所作所为,也风一样的传遍了整个京城……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