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送上门的肥羊

明谋天下 +A -A

  十月,秋意渐凉,一场场秋雨彻底带走了夏日的燥热,送来一阵阵的寒意。

  崇教坊位于京城的东北角,毗邻安定门,南接皇城,向来是京城中达官贵人的居处,无数的读书人梦寐以求的,就是能够在崇教坊有一座自己的宅子,毫不夸张的说,能够住在这里就是身份的象征!

  虽然说封了郡王,但是朱常洛却是低调的很,一辆古朴的马车,身边带着两个小厮,就这么悠悠的停在了一座阔气的府门之前。

  宅子很大,甚至比朱常洛如今住的还要大的多,大理石的地砖,朱红色的大门,两个威风凛凛的石狮子稳稳的立在门前,门匾上书“崇信伯府”四个大字苍劲有力,古拙大气,着实是让某个没见过世面的少年狠狠的震惊了一番。

  “这就是崇信伯府吗?真威风啊!”

  王长锡吞了口唾沫,似乎是被这股气势给镇住了,就连说话都带着一股子艳羡之意。

  “百年传承,自然是底蕴深厚的很!”

  朱常洛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他在宫中见惯了大气的建筑,便是在那毓德宫中也丝毫不乱,这区区的伯爵府邸,自然是不会让他有什么异状。

  只是对于自己这个表哥却是有些无奈,分明他连宫里也去过,怎的到了这儿这般失态!

  到最后,朱常洛还是没能坳过王氏和老外公,将王长锡留在了身边,只当是一个玩伴也好,不过让他有些头疼的是,这个表哥着实是有些太不正经了,才到府中没两天,就收了一大帮小弟,就连王大牛那个傻小子提起长锡大哥,也是一阵阵的傻笑。

  今天是张素功和费玉儿定亲的日子,朱常洛本想带着王安过来就好,只是没想到王长锡竟然也非要跟来……

  “王爷表弟,那个,你帮我问问,这家还有没出嫁的女儿没有?倒插门也行啊!”

  朱常洛眼角微微一抽,他就知道今天带王长锡过来是个大大的错误,当下板起脸严肃的说道。

  “他家有没有未嫁的女儿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要是把你刚刚的话告诉舅舅,你就等死吧!”

  要知道,王家可是一脉单传,这一辈就只有王长锡一个男丁,还指着他传宗接代呢!要是这句话给他那便宜舅舅听到,不打死也得打的半残!

  王长锡缩了缩脖子,显然是对于自家老爹的畏惧不是一星半点,不过望向府门艳羡的目光却是丝毫不减,顿了顿,梗着脖子道。

  “哼,你不必小瞧人!等有一天,我也要有一座和这栋宅子一样的府邸,不,比这个还要大!”

  王长锡拿手比划着,满脸的不服气。

  倒是一下子将朱常洛给逗乐了,要知道,这个时代,各种宅邸都是有规制的,不是你想建多大就有多大,他们眼前的这座府邸,乃是标标准准的伯爵规制,若是再大,就是侯爵府邸了。

  但是数遍大明朝的历史,只有太祖时和成祖时才封过侯爵,后世即便是军功再盛,也不过伯爵而已,自己这个表哥的志向倒真是远大……

  朱常洛正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见府门之中一名青衣老者匆匆走来,朝着自己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开口道。

  “见过王爷,老朽费诚,乃是这府中的管家,我家老爷已经在大堂中等候已久了,请三位跟老朽来吧!”

  无论是神色还是姿态,都让朱常洛挑不出一点毛病,即便是对着随从打扮的王安和王长锡,也没有丝毫的怠慢,一看就是大家族中浸染出来的气度,让朱常洛微微有些感叹。

  世人说三代而贵,果真不假,从待人接物的气度便能看的出来,绝非那种骤然而贵的暴发户可比的。

  虽然在外面等了一小会,但是朱常洛却也不甚在意,像费家这样传承百年的家族,一举一动都要考虑的很多,今天请自己过来,然后又让自己在外面等候一会,绝非是想要给一个下马威什么的,只是在向某些人表明,他并无意掺和到某些事情当中去。

  何况他现在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郡王,还当不得崇信伯出门亲迎,那是太子才有的待遇!

  这般想着,却是已经走到了费府的大堂当中。

  粗略一看,大堂当中有七八个人,正在互相攀谈着,倒是一副和谐的景象,眼见费诚引着朱常洛进来,主位上一名壮年男子却是缓缓起身,带着大堂当中的所有人迎了出来。

  “费甲金见过王爷!”

  此人面色方正,身上并无一般的武人身上坚毅的气势,神色温和,拱手行礼,不卑不亢,顾盼之间自有一股身居高位的气势弥漫开来。

  正是当代崇信伯,中军都督府都督费甲金。

  他身旁跟着一位面容慈祥的妇人,眉眼之间和费玉儿有几分相似,想必是费家主母,再后面是李如松和张天华,皆是恭恭敬敬的施礼。

  至于今天定亲的两个主角,则是压根没见他们露面。

  “费伯父客气了,今天乃是素功和令嫒定亲的日子,常洛厚颜,来讨一杯水酒,想必费伯父不会拒绝吧!”

  他先前还在奇怪,为何这费家今天定亲,却并没有开门宴客,甚至连想象中的喜字也没有,如今方才明白,自己是被前世的各种订婚给搞糊涂了。

  古人成亲,自有一套程序,所谓六礼分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大操大办只有最后一步的亲迎,而所谓的定亲,也就是纳征和请期,说的通俗一点,就是民间所说的下聘礼!

  再通俗的说,就是双方都已经看对眼了,两边家长合计合计日子,就准备成亲了!

  故而这种场合,一般只有双方的父母出席,了不起再请几位至交好友做见证,至于三天三夜流水席什么的,就是想象中的产物了!

  虽然有点失望,但是既来之则安之,朱常洛也就顺水推舟进了大堂,和李如松共同当一会见证人,毕竟这桩亲事,也和他有些关系……

  过程倒是无聊的很,王长锡耐不住性子,早就不知道偷偷溜到哪去了。

  而费甲金和张天华这对亲家对着黄历挑挑拣拣,总算是定下了一个黄道吉日,不过已经拖到了明年去了,毕竟崇信伯府只有这么一个掌上明珠,嫁人可要好好准备,不能委屈了。

  接下来,费夫人带着张夫人去了后院,而张天华也寻了个借口离开了,朱常洛才感觉到了气氛有一丝不对,貌似……他被人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