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扮猪吃虎?另有高人!

明谋天下 +A -A

  送走了张素功二人,朱常洛瞧着手中大红色的请柬,却也不免有些嘀咕。

  先前他刚刚听说崇信伯其人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毕竟前世的朱常洛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历史爱好者,若是说像戚继光,李如松这样的名将,他还比较熟悉,但是这么一个崇信伯的名头,却着实是陌生的很。

  不过后来遣人一打听,却让朱常洛着实吓了一跳。

  当代崇信伯费甲金,初封于宣德年间,已经传承了两百年有余,算是为数不多的老牌勋贵,势力盘根错节,更难得深受皇帝信任,官封中军都督府都督,家世显赫之极。

  要知道,当初太祖皇帝立国,除了皇帝直属的三大营之外,天下兵马悉归前,后,左,右,中五军都督府统御,而其中又以中军都督府为首,费甲金能够身居此职,可见其人权势之重。

  不过此刻的朱常洛却是有些疑惑,按照这种老牌勋贵的性子,即便结亲也应该和门当户对的勋贵结亲,张素功家中虽是一方豪商,可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都够不上费家的门第,但是看这位崇信伯的意思,反倒像是极为满意这桩亲事一般……

  着实是令人有些想不通,愣了片刻,却是哑然失笑,别人家的事情,自己跟着瞎操心什么,最不济的,到时候问清楚便是,何必自己在这里苦恼。

  “王爷,王爷,老夫人让你到后堂去!”

  恰在此时,早已经在外间等着的巧儿终于等到张素功等人离开,蹦蹦跳跳的进来,脆生生的说道,小巧的琼鼻微微皱起,显然是对于朱常洛让她在外面等了这么久有些不满。

  巧儿的性子本就跳脱,这些天离了皇宫这个囚笼,更是鱼入大海,整天都高兴的不能自已,朱常洛伸手揉了揉小姑娘的头,心头大快!

  他也就只能在巧儿云儿两个人身上找到一点身高优势了……

  “知道了!快去做饭,不要让你秋仙姐姐一个人忙着,我中午要吃糖醋鱼!”

  收回手,却是不顾巧儿因为不满而嘟起的小嘴,丢下一句话,潇洒的起身离开。

  这些天以来,朱常洛发现这时节什么都好,偏偏吃的东西翻来覆去就那么几种,索性就搜刮着前世的记忆,将爱吃的几道名菜全部都教给了巧儿和云儿。

  只不过想起李秋仙,朱常洛的心中却总是感到一丝不对,这个姑娘跟着他的时间也有将近半个月了,除了主动请缨到厨房之外,倒是没有什么反常的表现。

  不过不知为何,朱常洛却总是有些不放心,或许是因为她从前是郑氏宫中侍奉的人?

  想着心事,却已经走到了后堂当中。

  说是后堂,因为已经将近冬天了,所以朱常洛干脆命人将后堂直接布置成了暖阁,一应摆设布置皆选用好的,只求能够让王氏住的舒适。

  虽然比不上慈宁宫那般素雅,但是却也不差什么了!

  “娘……”

  往常略显冷清的后堂当中,此刻却是热闹的很。

  王氏骤然和家人重逢,自然是有无数的话想要说,而老外公亦是如此,两边聊得热闹,就连朱常洛这个宝贝儿子进来都没有察觉到。

  着实是让后者大大的不满了一番,长长的拖着尾音叫道。

  “洛儿来了!来,娘跟你介绍,这是你表哥长锡,比你大了两岁,以后就跟着你一起读书了!你要好好照拂他!”

  眼见的朱常洛一步一挪的走了进来,王氏倒是没什么意外的表现,亲切的招了招手,说道。

  看着某个无良表哥洋洋得意的自己努努嘴,朱常洛感到一阵咂舌,方才他分明还看到这小子在大堂里,怎么一转眼就跑到了后堂当中,还搞定了自家老娘。

  现在他连老师都没有,这一起读书是什么鬼!

  刚想要开口推拒,却又想起这是王氏鲜少的为自己直接做主,于是只好顺水推舟道。

  “娘放心,孩儿明白!”

  “好了,娘累了,你陪着外公好好说说话,娘一会再过来!”

  眼见得朱常洛答应下来,王氏的脸上浮起一丝满意之色,却是起身说道,不过这个举动却是让朱常洛微微有些意外。

  还没搞明白王氏是什么意思,就见这后堂当中只剩下自己,还有老外公一家,这个时候王道亨却是也拎着某个无良表哥一同离开了。

  这下朱常洛就算是再迟钝,也该明白,自己这个老外公想必是有什么话,想要和自己单独说……

  “皇长子殿下!”

  朱常洛微微有些愣神,此刻他眼中的老外公和方才见到的截然不同,丝毫没有初见之时的暮气沉沉,苍老的眼眸直指内心,脸色凛然,倒有一股青松般傲然的气势。

  这一路上老外公都叫他洛儿,倒是首次如此正式的称呼他。

  “外公,可是有何事要和常洛交代?”

  见此情景,朱常洛的心中也肃然起来,眉头微皱,开口问道。

  不过反常的是,随着他一句话问出,老外公却是反而有些犹豫,顿了顿才开口道。

  “方才你娘将事情都跟我说清楚了,你既是一片孝心,我也不苛责于你,只是如今我问你一句,你可是熄了对东宫的心思?”

  说罢,紧紧的盯着朱常洛的脸色,一丝一毫的波动都不肯放过。

  “东宫大位,若依礼制,自然是有嫡立嫡,无嫡立长,此事自有皇上和朝堂之上的先生们共同决定,常洛区区稚子,如何敢作此想法!”

  岂料王天瑞的话,也是在朱常洛的心中掀起了一阵不小的波澜,他先前看老外公府中冷落不堪,心中惋惜的同时,却也不免觉得老外公一家恐怕对朝局并不清楚。

  但是如今看来,却好像并非如此!

  至少,一个备受打压与世无争的老外公,是不会问出这么敏感的问题的!

  不过无论如何,皇太子的话题太过敏感,即便是如今四下无人,朱常洛也不敢贸然回答,只能含糊不清的说道。

  只是他这番话虽然含糊,但是落在王天瑞这样饱经世事的人耳中,意思却是明白得很。

  叹了口气,老外公的脸色变得有些沉重。

  “洛儿啊,出宫之事,虽则是脱离了郑妃的视线,可你还是太心急了!”

  声音中带着浓浓的惋惜。

  方才王氏将宫中发生的事情都讲给了他听,王天瑞立刻就反应过来,恐怕出宫封王,都是朱常洛在暗中推动,所为者,不外乎脱离皇宫的囚笼,只是如此一来,却是大大的麻烦了!

  “这些年我知道你们母子在宫中的生活不好,可洛儿你可知道,若以如今朝中局势,至多再有半年,陛下必然顶不住压力,到时候纵然不能立刻将你推上东宫之位,也能让你以太子之礼出阁,到时候储君之位自然是探囊之物!

  可如今你这么一闹,反倒给了皇上借口,想要再借此大势,却也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

  王天瑞的老眼浑浊,叹息着说道。

  “你的意思是……朝中的局势,是你一手推动?”

  朱常洛的眼睛微微眯起,心中却是惊诧的很,他本以为老外公是一个不问世事,混吃等死的皇亲,没想到竟然对朝中局势了解的如此清楚。

  不过让他奇怪的还不止这一点,要知道太祖皇帝当初建国之时,有感于外戚乱朝,故而定下铁律,皇妃的甄选,只能从小门小户当中选出。

  这也是这么多年以来,大明朝从没有外戚专权的原因,如今猛然听见自己这位老外公竟然好似能够把握朝中大局,给朱常洛带来的震惊可不是一星半点。

  要知道,若是按照原本的历史来推算,在三个月之后的冬至,神宗皇帝将会迫于压力,将朱常洛以太子礼出阁读书,彻底奠定了他的地位,虽然没有直接封为太子,但是想要反悔却也是万万不能的,无非是继续拖延些时间罢了。

  “呃,洛儿多虑了!我哪有那么大的能耐,此事乃是一位朝中大臣告诉我的,不过你先告诉我,你究竟是如何想的?”

  朱常洛猛然间的凝重,反倒让王天瑞有些意外。

  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说道,他不过是一个被排挤的闲职,如何能有如此精准的把握,只是机缘巧合之下,和朝中的一位大臣有些交情,探听出来的……

  “外公,我想问您一句,若是我真的以太子之礼出阁的话,您觉得我娘在宫里会如何?”

  听见王天瑞的解释,朱常洛方才松了口气,他自认看人的眼光不错,自己这位老外公身子强健,但是怎么看也不像是那种心机深沉,老奸巨猾之辈。

  何况他的履历,朱常洛也是清楚的很,虽然考中了武举人,但是因为王氏的原因,一直被闲置,就算是想要扮猪吃老虎,恐怕也没有那种机会。

  放松下来,朱常洛却是不着急问那位大臣的姓名,反问道。

  “这……母凭子贵,你若是能够以太子礼出阁,你娘怎么说也能凭此晋封皇贵妃吧……”

  对于外孙猛然间的提问,王天瑞有些不知所措,犹豫了一阵方才说道。

  “或许吧!不过外公却忘了一点,这后宫当中,皇帝最大!若是皇上真的受迫送我出阁,那么他必然会将所有的不满发泄在娘亲身上,到时候即便是有皇贵妃的封号,又能如何?后宫当中,想要折磨一个人,法子多得很!若是为了我的前程,连娘亲也能牺牲,那这太子之位,不要也罢!”

  朱常洛的脸色一凛,沉声说道。

  尚显稚嫩的面庞上闪着坚毅的神色,让王天瑞微微发愣,他倒是没有思虑到这一层,一时之间,既觉得朱常洛放弃了这个机会可惜,又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两道寿眉紧紧的绞在了一起。

  片刻之后,王天瑞叹了口气说道。

  “你也长成了,有自己的考量,何况孝心如此,外公也放心了!朝局之事,外公帮不了你太多,不过我观你身边并无可用的人手,长锡那个孩子虽然胡闹,但是拳脚上的功夫却是一流,将他留在你身边,我也能放心不少!”

  他本是一个武人,这般耍弄心计,揣测朝局本就不是他擅长,既然外孙有自己的想法,他也不便多管,说到最后,总算是有了一丝自豪。

  “多谢外公了!不过,常洛想问那位告诉您朝中大势的大臣是?”

  想起王长锡那个不着调的样子,朱常洛微微有些无奈,不过外公既然这么说了,他也就顺水推舟的接了下来,顿了顿,转而问道,眼中却是悄然闪过一丝冷意。

  “说起来,此事当初还算受过我的恩德,方才会告知我此事,此人现任吏部主事,名唤顾宪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