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父女相见,意外来访

明谋天下 +A -A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顺理成章了,这位老人正是王氏的父亲,官封锦衣卫百户的王天瑞。

  既然确定了身份,朱常洛也就放下心来,雇了一辆马车,带上便宜外公一家,就朝着自己的王府赶回去,不过让朱常洛略感无奈的是。

  自从一见到自己起,老外公就一个劲儿的盯着自己看,让朱常洛恍惚以为自己的脸上沾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般。

  最后尚且是王道亨出来解了朱常洛的疑惑。

  “洛儿,你这副样子,和小妹入宫前的模样相似的很,只是眉眼间多了几分硬朗,爹他多年未见小妹了,方才一时失态……”

  朱常洛摸了摸自己的脸,心底有些嘀咕。

  他可是堂堂的男儿来着,怎么会跟自己娘亲长得一样呢?不过看着自己这副小胳膊小腿,也只能暗自叹了口气,将原因都归结到原主营养不良的身上,让这副身体显得有几分女气。

  当然,也不排除是老外公老眼昏花,看谁都像自己女儿……

  只是心中胡思乱想着,刚刚下定决心要好好锻炼身体,就听得外面的王安低声唤道。

  “公子,到了!”

  虽然封王的礼数已经成了,但是俸禄还没有发下来,张天华那边的事情也不知道办的如何了!

  手头只有二百两的朱常洛表示,他着实没钱将这栋宅子整修成王府的格局,如今连个匾额都没有挂上去,显得颇为寒酸。

  不过所幸如今王府中也没多少人,就先这么将就着吧!

  王府的大门前,王大牛一脸憨厚的站着,迎候着王安管家所说的贵人,只是绸布的衣裳穿在他的身上,总显得有些拘谨。

  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朱常洛就让王大牛管着前院的一帮护院,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官。

  “小的们给王爷请安!”

  这一路上,朱常洛都被老外公拉着问长问短,毕竟是老人家了,朱常洛也耐心的一一回答,只是如今到了王府的门前,作为主人家,朱常洛自然要先行过来布置,至于老外公则是让便宜舅舅王道亨照顾着。

  如今封王礼成,他的身份也没有了遮掩的必要,这帮看家护院的自然也知晓了自己得了多大的际遇,竟然能到了王爷这样的人身边侍奉,简直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这请安的声音也就多了几分中气。

  都是正值壮年的汉子,齐齐的一吼,差点吓得朱常洛背后的王长锡转身逃跑。

  “哥们,你不会真的是王爷吧?你真的是我那个表弟?”

  敢情这位神经粗大到了这种程度,到现在还在怀疑朱常洛是个招摇撞骗的。

  白了他一眼,朱常洛却是没有理会这个脑子缺根弦的表哥,对着王大牛问道。

  “老夫人呢?”

  为了防止意外,朱常洛事先并没有告诉王氏今天会把老外公一家带过来,不过方才却是遣了王安先来请王氏出来的,如今见大门前没人,不免起了一丝疑惑。

  “王爷,一刻钟之前,来了几位客人,老夫人正在前厅照看着。”

  王大牛皱着眉头,憋出了两句文绉绉的话。

  闻言朱常洛也是有些疑惑,客人?他这才出宫几天,认识他的人不多,知道他住在这里的人更是不多,能有什么客人?

  不过如今认亲才是大事,朱常洛大手一挥,淡淡的吩咐道。

  “去通报一声,就说老夫人的亲眷来了,让大堂的客人稍待!”

  说罢,转过身去,接过王道亨的位置,扶住老外公慢慢的朝府门走。

  不得不说,这王大牛办事麻利的很,不过片刻之后,一袭青色织金袄裙的王氏就急步赶来,身后的几个小丫鬟都跟不上她的脚步。

  “大牛,洛儿说的人在哪?”

  刚走到门口,朱常洛就听到王氏焦急的声音响起。

  “芷儿……”

  “小妹!”

  朱常洛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到王道亨健步如飞,奔到了自家母亲的身旁,面色激动的很,而更让他出乎意料的是,原本还步伐蹒跚的老外公,在看到王氏的一瞬间,就步伐稳健,三两步跨到了王氏的身边,身子微微有些颤抖,似是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

  “爹,大哥……”

  声未停,泪先落,虽然有将近十年没有见面了,但是王氏还是在一瞬间就认出了王天瑞,只是叫了一声,这些年在宫里受过的无数委屈就一起涌上心头,泪水滚滚而下,扑到老外公的怀里,止不住的哭泣。

  虽然朱常洛对老外公这种,见了女儿甩掉外孙的行为相当不满,不过末了还是摸了摸鼻子,打算上前干一回煞风景的事,毕竟这可是大门口,当初张天华建宅子的时候,特地找的热闹的地方,这人来人往的,总归是不大好的。

  只不过他刚一上前,肩头上就多了一双大手,虽然只是随意放着一般,却让他难以再向前多走一步,抬头一看,自家便宜舅舅一脸复杂,冲他轻轻摇了摇头。

  朱常洛不服气,腰腹用力,却仍旧不得往前一步,甚至连这方寸之地都难以跨出,心下不免骇然,望向王道亨的目光多了几分惊异。

  这真的是他刚刚见到的那个拿着黑底官靴,追着一个半大少年四处跑的便宜舅舅?!

  不过幸好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王氏只是一时情绪难以控制,方才如此失态,趴在老父的怀里哭了一阵,也感到在此有些不合时宜,收拾好心情,面上泛起一丝笑容,扶着老父就走进了府中。

  至于朱常洛……王氏潇洒的丢下一句话,就毫不犹豫的抛下了自家儿子,引着老父进了家门。

  “洛儿,好生招待大厅中的客人,不可轻慢了!”

  被冷落的朱常洛表示……他还是好好招待客人吧!幸好还有一个同样垂头丧气的少年留在原地,不知为何,方才王道亨是跟着王氏一起走了,但是他这个倒霉儿子却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到现在都没反应过来。

  “怎么样,还怀疑我是假冒的吗?”

  看着被刺激傻了的表哥,朱常洛心中大快,少年心性一动,洋洋得意的问道。

  “真是王爷啊!”

  王长锡呆呆的望着朱常洛,喃喃自语道。

  不过片刻之后,少年的脸上就涌起一阵喜色。

  “老子以后也是有靠山的人啦!姓郑的,老子再看见你非打死你不可!”

  仿佛是看见了郑文山被自己暴打的惨状,王长锡的一阵傻乐,嘴都合不拢了。

  对这个神经粗大的表哥,朱常洛却是没办法了,无奈的挥了挥手,转身就要到大堂当中去,他倒是有几分疑惑,让王氏特意嘱咐的这个客人,究竟是谁?

  “殿下,您回来了!”

  朱常洛刚刚踏进大堂,就看到某青衣士子打扮的少年一跃而起,脸上带着激动之意,而在他身边,一身水蓝长裙的少女,却是微嘟着嘴,显得有些不满。

  “素功,你怎么来了?你家的生意,如今怎么样了?”

  这位青衣少年,正是前几天被暴力少年带着打上门来的张素功。

  算算日子,他上次给张天华出的那个主意,差不多也该奏效了,只是他这两日忙着探寻老外公一家,没有太过在意,此刻见了张素功,自然是又想了起来,毕竟这可关系到他未来半年的开支啊!

  “多谢殿下关心,托庇于殿下的名头,那石家果真不敢再继续纠缠,这次我上门来,就是特意来感谢殿下大恩!”

  张素功的脸上浮起一丝笑意,开口说道。

  他本来已经觉得亲事已然无望了,谁知道峰回路转,朱常洛竟然愿意出手帮他们,如今打出了皇长子的旗号之后,那石家公子果然惧怕,不敢再多加纠缠。

  顿了顿,张素功转过身对着蓝衣少女轻声唤道。

  “玉儿,过来同我感谢殿下!”

  朱常洛这才随着他的视线,看到了一旁的少女,明眸皓齿,柳叶弯眉,红唇微嘟,看起来颇有少女的娇憨之意,水蓝色的衣裙更添几分娇俏。

  想来这便是同张素功结亲的那位崇信伯家的姑娘了。

  “你就是素功说的那个王爷吗?也没什么稀奇的嘛!”

  眼见朱常洛此刻才看见自己,费玉儿微微有些不满,绕着朱常洛转了一圈,低声嘀咕道。

  “玉儿,殿下是我们恩人,不得无礼!”

  张素功有些尴尬,低声唤道,口气当中却是并无责备,反倒有几分宠溺。

  “好吧好吧,小子,谢谢你了,以后在京城里惹什么事儿来告诉我,姐姐罩着你!”

  瞥了一眼张素功,费玉儿口气转缓,拍了拍朱常洛的肩膀,毫不在乎的说道,样子倒有几分大姐大的豪气感觉。

  “这么说,我的另一个法子你们没用?”

  看了看无奈的张素功,朱常洛心中愕然,没想到看起来文静淡然的张素功,竟然能和费玉儿这么大大咧咧的女儿配成一对,而且看起来感情还好得很,果真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吗。

  不过这一点点怪异的感觉,只是一瞬间就被朱常洛丢到了天外,有些失望的开口问道。

  他原本给张天华出的主意是两个,其中一个就是让他们打着自己的旗号,如此一来,想必对方顾及自己的身份,也就不会迁怒李如松了!

  谁能想到这个石家的败类这么没胆子,听到自己的名号就偃旗息鼓了,这么一来,自己未来半年的开支可怎么办啊……

  朱常洛表示,石家公子这个反派着实是当得不合格,下次见面一定要揍他一顿!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