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平息风波,人心歹毒

明谋天下 +A -A

  这帮人当中以少年人居多,手中拿着的武器也不过是长短不一的棍棒,但是即便是乌合之众,人数多了也总是有几分气势的。

  尤其是为首的少年,虽是脸色苍白,一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样子,但却锦缎华服,一看就知道并非小门小户出来的,身后跟着两个身材高大的青衣仆人,明显不是善茬。

  这街巷当中住的家户不多,但是都是小门小户,平淡的百姓而已,只有王家这边虽然破落,但却独占一间,那些人明显是朝着这边而来。

  不过那为首的既是少年人,想必也和自己这位便宜表哥脱不了干系……

  朱常洛如此想着,却发现身旁空空荡荡,便宜表哥早已没了踪影,再转身一看,王家宅子的大门早已经关的紧紧的,某位无良少年的声音传了出来。

  “哥们,大恩不言谢!我还有事,咱们回见!”

  说罢,便听到大门后一声沉重的响动,显然是门栓被匆忙砸下来的声音,让朱常洛有些哭笑不得。

  这位表哥还真是……让人无语,清了清嗓子,淡淡的说道。

  “我数三个数,你最好把门打开,不然的话你老子回来,见不到我的面,你后果自负!”

  朱常洛的声音平静,甚至带着一丝戏谑,让大门后的王长锡心中有些犯嘀咕,难不成这小子不是来招摇撞骗的?

  想起自家老爹的家法,王长锡忍不住身子一抖,不过眼珠子微微一转,少年的脸上闪过一丝决绝,一翻手抬起了门栓,下一刻,大门洞开,少年一脸无畏的昂首阔步走出来,不过不是朝着朱常洛,而是径直走到了那帮人的面前,神情严肃的说道。

  “姓郑的,老子告诉你,少来老子家里闹事!知道这是谁吗?大名鼎鼎的皇长子殿下!识趣的赶紧滚回去,省的老子动手!”

  朱常洛一脸无辜,心中却是一阵愕然。

  向来都是他利用别人的份,没想到有这么一天自己也会被人拿出来当挡箭牌!不过便宜表哥的话却是让他眉头一皱,姓郑的?

  再看那为首的华服少年,却是多了一抹似曾相识之意……

  “哥们,既然你装了就装到底,要是帮兄弟度过这一劫,必有厚报!”

  眼见朱常洛脸色露出一股迷茫之意,王长锡心中大急,低声嘱咐道,口气带着一丝祈求。

  对方的底细他清清楚楚,看对方来势汹汹,他就知道这回不好对付,又想起方才朱常洛连自己老爹都能糊弄过去,不免起了拉大旗作虎皮的心思,只是这件事却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做的了的,要朱常洛配合才行!

  不得不说,王长锡这一声吼叫,还是有作用的,远处的一群人当中,并非是所有人都有为首少年的那般背景,以前也隐约听说过这王家乃是破落皇亲,再加上看朱常洛气度不凡,心中却是信了几分,不敢再往前走。

  “少来忽悠老子!什么皇长子殿下,上个月进宫我还瞧见他来着!那个懦弱的东西能逃得出我姑母的手心?你以为随便拉一个小混混来就能冒充皇子吗?我呸!今儿老子非让你瞧瞧我的厉害!”

  不过到底是有清醒的人在,比如那个华服少年,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眼见朱常洛身边只跟着一个王安,心中顿时以为明白了一切,怒气冲冲的说道。

  周围的少年听华服少年这么一说,顿时反应了过来,虽然他们没见过皇长子殿下,但是这位时常出入宫禁,肯定是见过的呀!

  何况他们其实也不相信,堂堂的皇长子身边会连个护卫都没有,八成是骗人的……

  一念至此,原本迟疑不前的一干少年人顿时有一种被蒙骗的感觉,不用华服少年煽动,便对着朱常洛三人面露凶光!

  不过就在王长锡考虑要不要逃跑的时候,一道略微迟疑的声音却是忽然响起,转头一看才发现说话之人,正是自己身边的朱常洛。

  “你是……郑妃的侄儿郑文山?”

  仔细想了很久,朱常洛才在记忆当中勉强找到了一个影子,隐约和华服少年的面容有些相似。

  只是确定了身份之后,朱常洛脸上的厌恶却是更胜一层。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眼前之人就是郑妃的侄子,名唤郑文山的!前几年因着郑妃受宠,郑家也时常入宫探亲,朱常洛也曾见过他几次,端的是嚣张跋扈之极。

  不过郑文山说上个月还进宫见过,就纯属胡扯了,因为自从这几年国本之争开始之后,郑家人随意出入后宫也被弹劾了多次,故而除非重大的节庆,郑家人也不常入宫,故而方才朱常洛才没有认出来……

  “你怎么知道,肯定是王长锡告诉你的对吗?”

  眼见朱常洛准确的喊出了自己的身份,郑文山微微有些诧异,不过随即就想到,若是王长锡让他来假冒皇子,又怎会不告诉他自己的身份。

  不过方才朱常洛有些倨傲的口气却是让他有些不舒服,皱着眉头说道。

  “不管你是怎么知道的,总之今天你们几个都跑不了,敢惹老子,我打的你们连自己老娘都认不出来!”

  说罢,一挥手中的棍棒就要动手……

  见此情景,朱常洛却是毫无惧色,眉头一皱,冷声开口道。

  “看来郑氏被夺了贵妃之位,还不够让你们知道教训!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私闯官宅!当真是不想要命了!”

  一句话让郑文山顿时愣在了当场,要知道,后宫之事向来是秘闻,自家姑母被褫夺了贵妃的位份,因为皇上的刻意压制,并没有扩散开来。

  现在朝中大多数人都还不知道这件事情,要不是姑母派人亲自带话出来,恐怕就连他也不知道这件事情!

  这不知道哪冒出来的小子,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同样愣在当场的还有王长锡,不过他却是因为郑文山的发愣的,眼瞧着对方被朱常洛一句话就吓住了,王长锡心中顿时无比敬佩刚认识的这个少年。

  果真不愧是专业的啊!随便一句话都能将对方唬的一愣一愣的,怪不得就连自家老爹都被骗了!

  “文山兄,你不要被他骗了!我听说皇长子殿下最近刚刚封王,哪有工夫到这来同我们吵架,何况哪有这等贵人出门连护卫都不带的!”

  这边郑文山的神色一阵变幻,显然是有些拿捏不准,他身边一个尖嘴猴腮的少年人却是眼珠子骨碌一转,开口说道。

  不过这话落在郑文山耳中,却是多了几番思量,他仗着郑贵妃的势,在这京城中是嚣张惯了的,但是受的多大好处,便要付出多大代价。

  自从郑妃被夺了金印,禁足之后,连带着郑家也变得有几分风声鹤唳。

  他更是被父亲屡屡训斥。

  而这郑文山在外面厮混了这么多年,却也不是毫无心计,知晓那所谓的皇长子,就是自家姑姑的最大敌手,如今朱常洛道出这宫中秘闻,已是让他确定了身份。

  只是惊慌之后冷静下来,郑文山的心中不免生出一丝狠厉,若是没了这皇长子,那自己姑母岂不是失了最大的绊脚石?

  兼之方才那少年人一番话,让他眼中更是凶光大胜,几乎就要凝成实质了……

  郑文山这般神色变化,自然也落在了朱常洛的眼中,眉头微皱,却是有些不解,这郑文山应该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难不成他还想……

  “呔,郑养性,你来作甚?”

  对方人多势众,朱常洛也想不到更好的法子,只好状若诧异,指着远处高声喊道。

  郑文山正要指挥手下人一拥而上,猛然听见自家老子的名字,不由得转头一看,却冷不防觉得颈上一疼,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一干人惊愕之下,再看一旁的朱常洛三人,早已不见了踪影,原本洞开的大门,也已然紧闭。

  这些人本就是郑文山叫来教训王长锡的,此刻领头人昏倒了,自然是六神无主,一团忙乱之下,也顾不得再找王长锡的麻烦,总算是将人抬走医治不提。

  且说躲在门后的一对便宜表兄弟,眼见对方不再纠缠,方才双双松了口气。

  “你小子真行!差点就把姓郑的那个混蛋忽悠了!”

  王长锡随手丢掉手中硕大的板砖,自来熟的拍了拍朱常洛的肩膀,大大咧咧的说道,显然这种事情常干。

  “你跟那个郑文山有仇?”

  朱常洛眉头微皱,心下却是有些惊异。

  他方才见郑文山目露凶光,便知道他心怀不轨,本想诈他一诈,然后关门退守,料他们也不敢破门而入,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郑文山刚一转头,一块板砖就准准的砸在郑文山后颈上,然后自己便被拉进了大门。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简直像是做过无数遍一样,让朱常洛一阵咂舌,看来自己这个便宜表哥,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没仇,没仇!那小子该打!不过今天的事儿你可不许告诉我爹……”

  不知是想起了什么,王长锡的脸色微微一抽,恨恨的说道。

  “什么事不能告诉我?”

  不过话还没说完,朱常洛就听见王道亨不悦的声音,而在他的身前,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立如青松,瞧着自己的目光却是复杂的很。

  “芷……芷儿……”

  口气莫名有些颤抖,大滴大滴的眼泪滚下,模糊了老人的面庞。

  朱常洛叹了口气,王氏的闺名王芷,这一点知道的人很少,看来今天自己是没来错地方,掀起衣袍,恭恭敬敬的磕了个头。

  “外孙常洛,见过外公!”

  ps:关于神宗称谓的问题,开始的时候试过万历,朱翊钧,皇帝好几种称呼,最终还是觉得神宗最顺口,所以就用了这个名字,可以算是强迫症吧。

  不过如果非要算的话,文中在出现神宗这个称呼的时候,大多数是主角视角或者作者视角,而且全是出现在心理描写当中,在对话当中,大多数会称皇上,陛下,大家不必担心会出现对话中直呼神宗这种错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