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便宜亲戚,又有麻烦

明谋天下 +A -A

  自七年前到现在的第一场朝会,终于是在一场纷乱中结束了。

  对于一众朝臣来说,像两国邦交这样的国政大事显然是重中之重,故而相比之下,皇帝对于皇长子的态度虽然没有达到他们原本的期望,但是至少率先封王,也算是在众臣的接受范围之内。

  即便是有一丝异样的声音,也因为昨天皇帝猛然在朝堂上抛出的和谈之议而被吸引了目光。

  不过这算是正合了朱常洛的心意,他本就不习惯在政治博弈的中心,尤其是这场政治博弈是自己无法掌控的。

  如今既然有人想要刻意降低他的存在感,那朱常洛也乐得顺水推舟。

  大人物有大人物要操心的事情,小人物有小人物的生活方式。

  对于高高在上的皇帝来说,朱常洛是一个不需要放在心上的小人物,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朱常洛这个炙手可热的新晋郡王,却是遥不可及的大人物。

  大人物总要有自己出门的派头,前呼后拥,高头大马自不必说,谁见过只带两个小厮出门的王爷?!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北居贤坊东直门北小街王家胡同锦衣卫百户……门前的老仆安叔是不相信的!

  “少年人,老头子看你年纪不大,穿的也不差,想胡闹到别的地方去!这儿好歹也是皇亲的宅邸,想当年也是风光过的,若是被主人家发现了,少不了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安叔皱着花白的眉毛,脸上的皱纹如刀刻斧斩,昭示着岁月的痕迹,絮絮叨叨的说着。

  口气中带着一丝复杂,更隐约有些许叹息。

  “老伯,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找这家主人真的有事儿,烦请老伯通报一声吧!”

  不过相对于安叔好心的劝告,他面前的两个少年人显然是有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决心,一脸无奈但是坚定的说道。

  “这……不识好歹!”

  安叔叹了口气,却是没有再继续说话,转身进了府门,想必是通报去了。

  留下在原地等候的朱常洛和王安面面相觑,哭笑不得。

  “王爷,这真的是王百户的府邸吗?”

  方才安叔还在,王安自不敢说,可如今人走了,王安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望着眼前破败的宅子,王安头一次对自己打探消息的能力产生了怀疑。

  这真的是一个锦衣卫百户的宅邸吗?

  且不说这方圆不过半亩之地,若是放在寻常百姓的家中,自是小富之家,可任何一个官员的宅邸都不会如此之小,更何况是一个锦衣卫百户!

  再说这门前冷冷清清,就连守门的都只有一个老仆,百姓走到这里都仿佛怕沾上什么晦气一般,绕着躲着走,当真不像是皇亲之家。

  “如果你打探的消息不错的话!那就是,不过你也不必惊讶,想想咱们在景福宫中过的日子,就知道王百户这里会是什么情形……”

  朱常洛却是悠悠的叹了口气,丝毫不以为意,声音中隐约带着几分惆怅之意。

  他也是近些日子才打听清楚,原来王氏的父亲,也就是朱常洛的便宜外公和便宜娘舅,现在仍然健在,据说因为王氏的荫蔽,勉强封了个锦衣卫百户。

  王氏原本没想着自己这辈子还能出宫,故而一直将思念埋在心底,如今自己儿子封王,她出宫之后的第一件事自然是派人打听父亲的动向,好一慰思念之苦。

  作为儿子,王氏这般心情朱常洛自然能够理解,不过他却是看的更深更远。

  母亲入宫十多年了,外间的情况不知道变化了多少,且不说如今他那便宜外公是否还在京城,身体如何,这么多年王氏在宫中受尽冷遇,想必他们的日子也不甚好过。

  若是他们将一切都怪在王氏身上,又怎么办?

  退一步说,若是他们贪得无厌,缠着王氏要官爵金银,又该如何?

  不确定的事情太多,朱常洛自然不敢贸贸然就将王氏给带来,刚好他最近风头出够了,左右无事,便带着小王安到了这地方,先行打探一番。

  只是让二人都有些哭笑不得的是,即便是亮明了身份,竟然还是被一个老仆拦在了门外……

  两人这般聊着天,却是已经过去了不少时间,按说不管是个什么结果,安叔都应该出来回报了,可是这府邸当中却是没有一丝动静。

  “王爷,咱们要不要进去看看……”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这府邸当中竟然除了安叔没看到一个人影,静悄悄的,虽然是正午时分,可竟然有几分阴森破败之感。

  等了一阵,王安似乎感觉到有些不对,低声对着朱常洛问道。

  不过还没等后者反应过来,宅子中忽然传来一阵鸡飞狗跳的混乱声音,夹杂着男人中气十足喝骂之声。

  “逆子,你还敢跑,今天老子不打断你的腿!”

  人未至,声先达,朱常洛微微有些愕然的看着一个须发皆张的中年人飞奔而来,显然是怒气勃发,手中还举着一直黑色官靴,口中不住喝骂。

  而在中年人之前的,则是一个惊慌失措的少年人,绕着院子乱转,眼见朱常洛二人,仿佛见到了救星一般,撒丫子就往这边跑,边跑便喊。

  “兄台,救命啊,杀人啦!”

  那少年显然是练过的,跑的飞快,还没等朱常洛反应过来,两个人就撞了一个满怀,同时摔在了地上。

  “哎,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好端端的冲撞我家公子!可知道我家公子是谁吗?”

  倒是一旁的王安没有受到波及,反应过来之后立刻跑上来扶起朱常洛,口中不忿的说道。

  不过朱常洛却是没心思顾及这个,揉着被撞的生疼的胸口,眼眸却是有些不可思议的睁大。

  “是你?!”

  和他同样反应的还有对面的少年,看着朱常洛的目光充满了惊异,甚至还有一点难以置信。

  “逆……”

  随后而来的中年人却是打破了这瞬间的安静,只不过方才他盛怒之下,未曾注意到门外还有人,此刻眼见朱常洛站在门外。

  再看看自己的样子,终于是感到有几分不好意思,手忙脚乱的将鞋穿上,方才有些尴尬的问道。

  “这位公子,在下王道亨,此间主人!请问有何事?”

  中年人的口气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方才隐隐约约的好像听到安叔禀报,说有客拜访,只是当时他只顾着四处追打自家这个小兔崽子,没在意,此刻见了人才想起来,这的确是有些失礼了。

  “你是……王道亨?”

  朱常洛没在意对方的狼狈身形,仔细打量这这个四十如许的粗犷汉子,带着一丝疑惑开口问道。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的那个便宜娘舅,王氏的亲哥哥,就是这个名字了!

  那这么说的话,他昨天在奉天殿前见到的那个不着调的少年,也就是现在趴在地上装死狗,死活不起来的厚脸皮少年,就是他的便宜表哥王长锡?!

  “没错,敢问公子大名,来我家可是有何事吗?”

  朱常洛的怪异反应成功引起了王道亨的注意,想起自家最近的麻烦,一丝警惕悄然爬上心头,口气也多了几分警醒。

  “朱常洛!”

  如果无视掉此刻某个不正常在地上趴着的少年的话,朱常洛觉得自家这个娘舅看起来还算是个不错的人,故而也懒得遮掩身形,平静的说道。

  王道亨却是皱着眉头,想了半天,脑子方才灵光一闪,有些激动的说道。

  “你是哥儿?!你娘呢?她还好吗?这些年她在宫里过的如何?对了,听说你封王了,你娘的日子应该会好过的……”

  你能想象一个身高七尺的粗犷汉子像老婆子碎碎念的样子吗?朱常洛看到了!

  不过单是这一瞬间的反应,便足以让他看清楚自己这个便宜娘舅的的性格,见到自己第一反应是问起王氏,即便是知晓自己已经被封王,也无攀附之意,言语当中全是对于王氏的关心。

  怪不得王氏入宫这么多年还是一直念着自己这个哥哥,看来兄妹之情果真不同于天家无情……

  “舅舅安心,我出宫的时候特意去求了恩旨,皇上准我将娘接到王府当中侍奉!”

  一念至此,朱常洛的口气也变得温和起来,轻声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皇上真是隆恩!隆恩啊!”

  王道亨先是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朱常洛话中的意思,顿时一阵狂喜,声音激动。

  顿了顿,却又有几分忧虑般开口问道。

  “那……王爷,你娘她现在身子可还好?我能不能……能不能去见见她……”

  直到此刻,王道亨才反应过来,眼前的这个少年不是自己曾经见过的那个小不点了,他现在已经长成,封王出阁,威仪自显。

  说话之间也多了几分谨慎,说到想去见见王氏的时候,即便是王道亨的脸上,也忍不住闪过一丝躲闪,生怕朱常洛拒绝他一样。

  “舅舅这是说的哪里话!娘现在就在王府,我这次来就是接舅舅和外公过去,这些年在宫里,娘可是十分想念你们啊!还有,我在舅舅面前总是小辈,王爷这个词却是不敢受的,舅舅叫我哥儿,洛儿都成!”

  朱常洛此刻也平静下来,既然王道亨不是他担心的那种忘恩负义之徒,他自然也就更亲近了几分,不过心中却是忍不住吐槽,皇上算什么隆恩,要不是他使了计策,恐怕他们母子现在还在宫中受苦呢!

  不过某人的嘀咕王道亨却是没有听见,他到现在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的跑进了内院当中,去请朱常洛的便宜外公。

  “对了,爹!我这就去把这个消息告诉爹,他老人家知道小妹回来了,一定高兴的很!”

  而朱常洛则是略微有些无奈,往前走了两步,一脚踢在某个还在装死的少年屁股上,轻声说道。

  “你爹走了,不用装了!”

  王长锡确认周围“安全”之后,方才贼头贼脑的起身,毫不在意的拍了拍身上的灰,自来熟的属性再次发作,亲昵的搂着朱常洛的肩膀,大大咧咧的说道。

  “小子,哥哥谢谢你了!我爹可不好忽悠,刚才我都差点被你骗了呢!不过咱俩貌似就见过一次,你是怎么找到这来的?”

  朱常洛有些哭笑不得,敢情自己这个便宜表哥,还真以为自己是招摇撞骗的……

  懒得跟他解释,朱常洛的眼角瞥见街角一阵喧闹,脸上闪过一丝清冷之色,淡淡的说道。

  “别管我是怎么找到这的,你现在,貌似有麻烦了……”

  远处,一帮人手里拿着各色武器,气势汹汹的朝着这座破落的宅子走来,显然是来者不善……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