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封王礼成,被算计了!

明谋天下 +A -A

  三天的时间悄然而逝,皇上即将在朝会上将皇长子封王并送出阁读书的消息也渐渐扩散开来,引起了无数人的议论,但是可惜的是,一众阁老和皇帝早已经将事情定下,故而一些反对的声音也就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而这一点朱常洛早就已经料到了,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如果神宗还是料理不了的话,他这么多年的皇帝也就白当了!

  所以不管京城当中有多么的风起云涌,朱常洛只稳坐在府中不出门,安安心心的当他的提线人偶,礼部这次派来教习他封王礼仪的是一位六十岁的白胡子老头,方正古板,对礼仪的要求一丝不苟,只要朱常洛做错了一个小动作,就要全部重做,着实让朱常洛叫苦不迭。

  他甚至怀疑,这个老头是不是神宗特意派来折腾他的!

  不过人家的年纪都够当他爷爷了,朱常洛也只好乖乖听话,照着他的要求一遍遍的练习……

  奉天殿前。

  这天朱常洛起了个大早,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多年没有早朝的原因,他总觉得今天的朝臣们兴奋的有些不同寻常。

  “诶,今天这是怎么了?大伙儿怎么这么高兴?”

  说实话,朱常洛觉得早朝果真是个不人道的产物,瞧瞧现在连天都还没亮呢,一帮朝臣就在这等着,连脸也看不清楚。

  朱常洛有些无聊,便凑到了一个看起来还算年轻的少年旁边开口问道。

  之所以说看起来还算年轻,是因为朱常洛放眼望去,几乎全都是五六十岁的老头子,最不济的也有三四十岁,和他的年龄差距着实是有些大。

  只有眼前这个看起来神思不属的还算年轻,嘴角的绒毛尚在,看起来不过十几岁的样子,身上穿着宽大的武官袍服,站在一干老头子中间,总显得有几分不搭调。

  “当然是因为……你猜!”

  那名少年脸色严肃,一丝不苟,听到朱常洛的问话,转过来却是用同样严肃的表情说道。

  顿时将朱常洛噎的半死!

  这人还真是……

  “那我就来猜猜,我猜你肯定是偷偷溜进来的,而且是瞒着家里人来的,看你的样子年纪不大,所以不可能是哪家的勋贵,最大的可能就是勋贵子弟,偷偷跟着父辈溜进来看热闹的!”

  朱常洛脸上泛起一丝神秘的笑容,笃定的说道。

  从一见面,他就断定这个少年肯定不是文官,原因很简单,看看这些朝臣的平均年龄就知道,三十岁能站到这儿的都算年轻的!

  但是他既然能进来,肯定是经过审查的,所以大有可能是勋戚,这帮人虽然平时不上朝,但是严格来说,来打个酱油还是有资格的!

  “你怎么……”

  朱常洛的话刚说了一半,对方就像看到了鬼一样,急忙把他拉到了柱子后面。

  不过看清楚朱常洛的面容之后,顿时放下心来。

  “哥们,咱俩彼此彼此!”

  今天虽然是封王之礼,但是按照规矩,在仪式结束之前,朱常洛并不能穿上冕服,故而他穿了一身常服,看起来倒像是偷溜进来的一样。

  那个少年被朱常洛识破之后,倒也大大方方的,只是没有了刚才的严肃之感,带着几分嬉皮笑脸拍了一下朱常洛的肩膀道。

  “不过你猜错了!我今天来,是找人的,我看你干这些事儿比我熟儿,你知道,后宫怎么走吗?”

  朱常洛有些哭笑不得,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主儿还是一个自来熟的性格。

  不过听他打听后宫,朱常洛倒是起了几分警惕之心。

  “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有个长辈在后宫当差,我要去找他!”

  那少年倒是机灵的紧,眼珠子一转便开口说道。

  朱常洛正要说话,却见天色已然微明,奉天殿的大门缓缓开启,便知道朝会要开始了,当下无心继续跟他闲聊,对着一道角门说道。

  “你朝着那边走,右拐三次左拐两次,就到了!”

  说罢,匆匆离开跟着朝臣大军一同涌入了奉天殿,留下那个少年在原地一阵愣神,片刻之后,才有些犹豫的朝着朱常洛所指的方向跑去……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朱常洛指着的,是后宫不错,可却是锦衣卫巡城将士暂歇的地方。

  这边少年被朱常洛随手坑了一把暂且不提,且说奉天殿内。

  许是因为这是七年以来头一次朝会,所以一众大臣都精神抖擞,山呼万岁的声音也比平常高了几分,值得一提的是,此刻天色大亮,朱常洛倒是在一帮朝臣当中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

  神宗的脸色平静,甚至隐约带着一丝不耐烦,不过并没有显露出来,他的表现很优秀,声音温和,坐姿端正,完全符合朝臣对于一个皇帝的要求。

  行礼完毕之后,神宗轻轻挥了挥手,张诚便站了出来,手中拿着一份卷云纹圣旨,是货真价实的圣旨,不是随便盖个章糊弄人的中旨。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封皇长子朱常洛为保定郡王,准出阁读书!一应规制依亲王之礼,钦此!”

  朱常洛差点没反应过来,这差距和他想象中的略大啊。

  虽然早知道今天的主题是封王,但是无论如何他也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圣旨竟然这么简略,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不是说圣旨都是�里吧嗦的一大堆吗?他就知道,电视剧果真坑爹!

  不过话虽如此,但是朱常洛的身形却是不慢,恭恭敬敬的跪下,高声答道。

  “臣接旨!”

  要知道,他这三天的操练可不是摆着看的,册封礼仪早已经练得熟练无比。

  不过心中却是免不了低估,这才像是神宗的性子嘛!

  礼部教习的时候,他还在奇怪,为什么封王之礼是照亲王的规制来的,感情就是封郡王,依亲王之礼而已!

  不过看神宗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恐怕这还是那帮文臣替他争取来的。

  心中念头纷乱,封王仪式当中最重要的一部分算是结束了,接下来受金册金印,拜谢两宫皇太后,拜谢中宫皇后,拜谢东宫……

  好吧,现在没有东宫,所以这一步就省了。

  总之朱常洛要忙的事情很多,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离开大殿的时候,总觉得气氛有些不大对劲儿,尤其是最打头的那帮阁臣,心思完全不在自己身上……

  不过这些都和他无关,总算是将爵位骗到了手,朱常洛很开心!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之后,奉天殿内却是吵翻了天,相比之下,他这个皇长子封王也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其实也容易理解,皇帝陛下好不容易升一次朝,自然要把该解决的事情好好解决了!

  首先是平辽总兵官李如松大胜而归,击退倭国,带回了朝鲜的国书,表示永结友邦,这是大功一件,皇帝很高兴,所以很大方,大笔一挥,封太子太保,晋中军都督府左都督!

  一言既出,却是惊起了无数大臣的反对,大多数的文臣都认为,李如松平乱有功,但是如此封赏太过僭越,请皇帝收回圣旨。

  这其中甚至包括李如松本人,还有数位阁臣。

  但是无奈的是,皇帝似乎主意已定,不仅如此,还加赏了千两白银!

  这还没完,紧接着,兵部尚书石星就站了出来,提出此战虽大胜而归,但是却靡费甚多,如今倭国有议和之意,故而他主张以和为贵,息兵止戈!

  石星的提议显然不是临时起意,他一出言,就有一干朝臣上前支持,而皇帝本人也对此十分满意,内阁当中更是无人反对。

  见此情景,朝臣自然知晓此事已定,朝鲜之役的确打了不短的时间了,所以朝臣当中也没多少人反对!

  本来事情应该就此落幕,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刚刚晋封中军都督府左都督的李如松却站了出来,坚决反对此事,并且同时反对此事的还有另外几个军府的大佬。

  一时之间,文臣和武将之间产生了激烈的对撞……

  “哥儿,不,该叫王爷了!王爷,您当时是没有看见,那场面,吵得可激烈了!两边都快打起来了,也没闹出个结果,要不是皇上及早叫停了朝会,恐怕真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子呢!”

  傍晚,朱常洛终于走完了整个封王的仪式,早已经累摊在了床上,而王安则是一脸幸灾乐祸的跟他描述着今天的奉天殿当中见到了情形。

  这些事情他早就已经预料到了,只是没想到神宗会选择在这次朝会上一锅揭开,还有一点让朱常洛有些意外的是,李如松的能耐真是不小,竟然能够发动那么多的人脉,看来他是低估这位将军了。

  等等……

  朱常洛心中纷乱,却是猛然间灵光一现,喃喃自语。

  “怪不得他要在今天封王,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

  “王爷你说什么?”

  王安被自家主子一惊一乍的反应吓了一跳,有些奇怪的开口问道。

  “没事,晚膳的时间到了,今天还是秋仙做的吗?”

  朱常洛摸了摸鼻子,却是开口说道。

  “没错……”

  王安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话题突然转变的这么快,就发现自家主子已经不见了踪影,跑到后堂去吃饭去了……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