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梁永上门,宫中布局

明谋天下 +A -A

  对于大明的朝臣来说,今天是不同寻常的一天。

  不仅仅是因为皇帝陛下终于“回心转意”,同意让皇长子殿下出阁读书,更是因为自万历十四年起,从未上朝的皇帝竟然宣布三天后升朝驭极,于奉天殿接见众臣,这对于一干文臣来讲,可谓是普天同庆的大好事啊!

  其实说起来,万历朝的这帮文臣也够无奈的,数遍上下五千年,恐怕就只有他们碰上这么一位奇葩皇帝。

  自万历十四年起,皇帝和众臣因东宫人选产生分歧之后,便从此罢朝,到如今已经有将近七年未曾大规模接见过朝臣了!

  要知道,无论在哪个朝代,皇帝不上朝都是祸乱之本!

  朝臣们因为此事,连篇累牍不知道上了多少本奏折,劝谏皇帝,可无奈皇帝执意如此,而且更无奈的是,虽然皇帝不上朝,但是朝政却并未因此荒废。

  整个朝局仍旧在正常运转。

  一来二去之下,大臣们也就只能默认了这个事实,只是皇帝不朝,始终是有违礼制之举,如今皇帝升朝驭极,可见迷途知返之意,自然是普天同庆之事!

  “奉天殿?”

  朱常洛微微有些惊愕,他倒是没有想到,这回神宗竟然玩的这么大。

  区区一个封王礼,至于吗?

  要知道,他可是七年未曾上朝了,这回为了一个封王礼,不仅升朝驭极,而且启用了奉天殿,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些吧!

  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朝会分为大朝和常朝,大朝并不常见,如正旦,冬至这样的节日才会举行,规制十分严格繁复,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而常朝则相对随意,按照规制,每月的三,六,九日皆会举行,主要是用来处理各种朝务,故而地点也并不确定,一般来说,用的最多的是武英殿和文华殿。

  有时候也会启用奉天殿和华盖殿。

  这次区区一个封王礼,竟然不仅让神宗破例升朝,还启用了奉天殿,着实让朱常洛有些意外。

  这可不符合他一贯打压自己的风格啊……

  朱常洛摸摸鼻子,眼中闪过一丝迷惑!

  事出反常必为妖,难不成神宗又在动什么歪脑筋?

  “不错,皇爷亲口所说,将在奉天殿为哥儿行封王礼,这是到时候的冕服,咱家直接带来了,也免得哥儿多跑一趟,关于封王的礼仪规制,这两天礼部的官员会来教习,哥儿注意着点……”

  来宣旨的人是梁永,也不知为何,这位主儿跟打了兴奋剂似的,一见到朱常洛就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完全没有察觉到正主已经神游天外。

  “好了,好了,梁监丞这些日子在宫中过的可顺心?”

  等到梁永�里吧嗦的一大堆说完,朱常洛也醒过神来,笑吟吟的问道。

  虽然说这两天他一直在忙着张家的事情,可宫中的动向却也没落下,听说这两天,这位梁监丞,可是春风得意的紧啊!

  “呃,哥儿这话说的!都是托了哥儿的福气,否则咱家哪能有这么扬眉吐气的一天啊!”

  梁永微微一怔,旋即便是笑着说道,脸上尽是小心。

  他这些日子在宫里,过的的确是不错,自从上次愤而和张诚决裂之后,梁永可谓是惶惶不安了好久,生怕自己被张诚报复。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那天从景福宫离开之后,自己仿佛就像是转了运一般。

  本来他只是想将事实如实禀报给皇爷,莫要被张诚那个混蛋歪曲事实,诬陷自己,哪怕是受了皇爷责罚,也要拉上张诚一起。

  没想到听完自己的话,皇爷竟是勃然大怒,不过不是对自己,而是对张诚!

  他还是头一次见到,张诚被皇爷骂的狗血喷头,而反过来,自己则是被皇爷赏了两个玉如意,恩宠更胜从前!

  梁永心里清楚,如果说这只是偶然事件的话,那皇后娘娘的屡次召见,委以重任,可就必然是眼前这位的手笔了!

  他可是清楚的很,皇后娘娘对自己根本没什么好印象,突然之间恩宠有加,若非是因为朱常洛,根本没有别的解释。

  从前的时候,他即便是讨好郑贵妃,也不过是多了几句不疼不痒的褒奖,但是如今的后宫之中,谁不知道他梁永是皇后娘娘的亲信,走到哪里都更受尊敬几分,毕竟这后宫当中做主的乃是皇后娘娘。

  尤其是这次皇后娘娘雷霆之势处置了郑妃,更是让后宫中人明白皇后娘娘并非是个软柿子!

  “呵呵,梁监丞倒是心宽,这条船你上了,可就不好下了!难不成你就不怕船翻了?”

  眼见梁永一副小心翼翼的姿态,朱常洛倒是洒然一笑,端起茶杯呷了一口,悠悠的说道,口气无悲无喜,仿佛这件事情和他没有一丝关系一般。

  “呃,哥儿说笑了!哥儿身份贵重,后宫有皇后娘娘扶持,外朝有诸位先生帮扶,必有一日能正位东宫,咱家巴结都来不及,怎么会翻呢?”

  虽然朱常洛的口气毫不在意,但是梁永的脸上却是陡然冒出一层虚汗,轻声说道。

  “你也不必抬高我,说到底,无论是后宫还是外朝,做主的都是皇上,他老人家对我是什么态度,想必你比我清楚,皇后娘娘那的确是我打了招呼,不过是想还你一份人情罢了!

  不过你可要想好了,还是那句话,这条船若是上了,可就是一条道走到黑了……”

  朱常洛的声音悠悠响起,不同的是,这一次却是多了几分凝重之意。

  而梁永脸上的冷汗却也一瞬间就下来了,神色一阵变幻,却是没有说话。

  大堂当中瞬间变得安静下来,不过朱常洛却是毫不着急,淡淡的扫视着梁永,同样一言不发。

  他话已经说的够透了,如果梁永还是不知道该怎么选择的话,那也只能怪他握不住机缘了!

  不过这种可能性不大,人一旦尝到了甜头,再让他回到原来的境况,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哪怕前途是艰险莫测,但是梁永这种人,最不缺的就是冒险精神。

  “殿下放心,从此之后,梁永就是殿下手中的利刃,绝无二心!”

  片刻之后,梁永到底是没有扛住压力,眼中闪过一丝决绝,跪倒在地,沉声说道。

  他想的很清楚,朱常洛说的没错,如今是皇爷在做主,但是以后却不一定,就凭眼前这位主儿的手段,他就不相信最后的赢家不是他!

  何况如今他在宫中看似春风得意,但是实际上却是无根之木,皇爷信重他,但是更信重张诚,皇后娘娘重用他,也是因为朱常洛。

  要是他现在不抓住机会的话,他以后拿什么去跟张诚斗?

  这几天在宫里,梁永一扫往日被张诚打压的颓废,走到哪都是一片恭敬,若是让他恢复到往日的境遇,还不如直接杀了他!

  再说如今朱常洛虽然不被人看好,但是梁永却愿意在他身上下注,如朱常洛所料,他们这等内侍之人,和外朝的大臣们不同,他们的一生就是赌,赌赢了飞黄腾达,赌输了尸骨无存!

  想要得大富贵,就要有倾家荡产的魄力!

  “梁监丞好魄力!不过我一个闲散的皇子,既非统御后宫的皇后娘娘,也非备受宠爱的郑妃娘娘,何德何能有梁监丞这般忠心啊!”

  这边梁永狠下了心,朱常洛却是叹了口气,悠悠的说道。

  顿时让梁永微微一愣,这是拒绝的意思?

  不对,若是他没有招揽自己的意思,又何必如此多费唇舌,难不成是自己哪里做的错了?

  梁永心念电转,眉头却是皱的紧紧的……

  “闲散皇子……何德何能……”

  微微抬头,看见朱常洛淡然的脸庞,心头却是猛然一震,顿时明白了过来。

  空口说白话谁不会?人家这是对自己不放心啊!

  “殿下明鉴,梁永这里有个小玩意,算是奴婢一番心意,请殿下千万收下!”

  梁永心念一动,脸上却是一副决绝之意,伸手在袖中摸索一阵,拿出一个精致的锦囊,脸上浮起一丝不舍,但还是恭恭敬敬的放在了朱常洛面前的桌案之上。

  朱常洛眯起眼,抬手拆开了锦囊,其中并无他物,只有一张牛皮纸,上面写着寥寥几个小字,上面有一枚别致的印章,看起来普普通通,平凡的紧。

  只是在见到它的一瞬间,朱常洛的心中便掀起一阵震动,望向梁永的目光当中多了几分惊讶。

  他倒是低估了这位的魄力!竟然连这种东西也舍得拿出来!

  朱常洛以前曾经偶然听人说起过,像梁永这样的内侍之人,在净身之后,会将自己身上割下来的那块东西找个隐秘的地方妥善保管,等到自己百年之后,放进棺材一起入土。

  不然的话,便是身体不全,到了阎王爷那不收,只能化作幽魂,不得超生!

  这东西在朱常洛看来玄乎的很,但是不得不说,在现在的人心里,却是笃信的很,上到司礼监掌印太监,下到一个小小内侍,对于这一点都不敢不信!

  如果他没料错的话,梁永的这个锦囊,就是他的命根子所在的地方。

  连这玩意都拿出来了,可见梁永的决心之大!

  “好了,起来吧梁永!”

  翻手收起锦囊,朱常洛的口气仍旧平淡,但是梁永却是心中一喜,单从称呼一看,他就知道,自己的投名状没有错!

  “这两日宫中的情形如何?”

  梁永恭恭敬敬的站了起来,身子微微弓着,显得卑谦的很,而朱常洛也不在意,轻声开口问道。

  “回殿下,这几天宫中倒是没什么大事儿,郑妃那边安分的很,不过皇后娘娘身边的一个婢女,倒是得了皇爷的青眼,直接封了个敬嫔,奴婢打听过,那个婢子……似乎是原本在景福宫中的……”

  梁永的口气有些犹豫,显然是摸不准朱常洛的态度,按理来说,若是他的亲信之人,出宫的时候应该被带走才会,可是这位李敬嫔却是被留在了宫中,而且还一步登天,这其中的意味可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尤其是,他旁敲侧击过几次,皇后娘娘总是叫他不要多管闲事,更是让梁永心中有些拿捏不准。

  “呵,倒是个有本事的婢子!”

  朱常洛微微有些感叹,开口吩咐道。

  “既然她有这样的运道,你不妨在皇上面前多提提她的名字,毕竟主仆一场!若是有机会,也可以让她清楚清楚谁在帮她!不过也不必太过上心,有些人,养不熟的……”

  听见前一句话,梁永还以为自己对待李敬嫔的态度不对,但是听得朱常洛最后的一句话,顿时心中跟明镜一样,明白了自己以后该怎么做了……

  ps:今晚十点半左右,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