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少年慕艾,九曲连环

明谋天下 +A -A

  虽然不知道朱常洛和李如松方才在大堂中究竟谈了些什么,但是看李如松的脸色,张天华也能猜的出来,两个人的话题不怎么愉快。

  联想起出门之后,李如松对他说的那些话,张天华的心中越发确定,朱常洛是跟李如松谈不拢,这才找上了自己,心中顿时一阵发苦,要知道,他虽然在商场当中有些本事,但是说到底还是庶民一个,如何能够和皇长子这样的人一争……

  而且万一要是说错了话,岂不是连李如松也害了!

  张天华心中胡思乱想着,却是忘了答话,倒是让朱常洛感到一阵奇怪,如今已经是深秋之时,天气应该渐凉了,他这大堂中也没有升起炉火,怎的这位张员外一阵阵的冒虚汗!

  不过这点奇怪却是一闪即逝,朱常洛的口气关心,斟酌着问道。

  “不知道张员外和李将军是何关系?我方才听令公子说,这个宅子关系到张员外的家业,还有令公子的婚事,又是怎么回事?”

  不料这般一问,却是让张天华更加的惊疑不定。

  难不成这位皇长子殿下如此贪心不足,竟然还想要图谋自己的家业不成?

  心中顿时一沉,张天华眸中闪过一丝决绝之意,兔子急了还会咬人,更何况他走南闯北这么些年,又岂会没有几分胆魄,加上这几天他本就憋了一肚子火,此刻见朱常洛如此欺人太甚,心中不由得怒火中烧,脱口而出。

  “殿下不必费心了,老夫如今虽然举步维艰,但是也绝不可能将家业拱手让人,殿下还是断了这个心思吧!”

  朱常洛一愣,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只是脑子一转,便明白了过来,敢情这张天华是以为自己要对他的家业图谋不轨了!

  也对,若非心中有鬼,又怎会如此热情!

  朱常洛摸了摸鼻子,感到一阵尴尬,只是脸上却是不露分毫,笑容微收,开口说道。

  “张员外许是误会了什么!也不怕告诉你,我此次出宫,是因为年纪到了,所以皇上想要将我封王出阁,只是匆忙之下,一时找不到王府,方才占了这栋宅子,难不成张员外以为,我堂堂一个王爷,会对你的家业感兴趣不成?”

  不得不说,在宫中呆久了,即便是朱常洛这般不受宠的皇子,也自然而然的蕴养出一身贵气,此刻绷起小脸,倒是也像模像样。

  “这……老夫不是这个意思……”

  眼见朱常洛的脸色一沉,张天华也意识到自己方才说错了话,要知道,这些权贵之人最重视的就是脸面,自己这么一挑明,可就算是彻底将人给得罪了。

  “原本,这件事情怪不到我身上!可这宅子到最后,毕竟是落在了我的手中,故而我才想将事情了解清楚,略尽绵薄之力,不过张员外若是这种态度,就别怪我了!”

  朱常洛神色微凛,显然是有几分生气,端起茶杯,这就打算送客了。

  “殿下恕罪!”

  不过张天华却是好似没听懂朱常洛话中的意思一般,神色一阵变幻,咬了咬牙开口道。

  “老夫一时情急,冒犯了殿下,还请殿下恕罪!”

  其实他现在也是病急乱投医,这回他的确是碰到了大困难了,相比之下,宅子还是小事,若是他再找不到人相助的话,恐怕他偌大的家业,真的要付诸东流了。

  何况他方才只是紧张,并非没有眼色之人,想起方才朱常洛的态度,张天华就断定,对方有求于自己,故而他才敢大胆的留了下来。

  “只要殿下能够援手让老夫度过这场难关,老夫愿意的将家产的一半双手奉上!”

  说到底,张天华还是觉得,朱常洛留他下来,是为了他的家产,不然的话,他实在想不到,自己还有什么可被看重的地方。

  而且他相信,自己主动奉上,会让这位省下不少麻烦,也不会担上骂名,想必对方应该十分乐意!

  “呵呵,我说了,并无图谋阁下家产之意!也罢,我听说张员外家中是经营石炭生意的,如今遇到了什么困难,大可说说清楚,我若是能够帮忙,自然愿意!”

  朱常洛苦笑一声,难道他就那么像巧取豪夺的纨绔子弟吗?

  收敛心神,却是淡淡的开口问道。

  “这倒是说来话长了……”

  张天华微微一愣,对朱常洛的辩白之词有些意外,不过他也顾不上真假,叹了口气,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说起来,这事端还是因为一桩亲事!

  张天华祖上本是徽州人,因为生计艰难,方才出了大山,走南闯北开始做生意,在他父辈的时候,结识了李如松的父亲李成梁,两人一见如故,引为至交,两家人的关系也亲近的很。

  后来李家渐渐在辽东崛起,成了一方名将,而张天华也因此而受益,生意做的越来越大,最后定居在了京城,做起了石炭生意。

  张天华在商场上,可谓是一位奇才,很快就在京城站稳了脚跟,同时也结交了不少权贵,因着和李如松家亲近,故而两家子弟从小一起长大,而李如松又是将门,自然和京城中许多勋贵关系不错,其中最为显赫者,要数崇信伯一家。

  这崇信伯乃是世代勋贵,家境显赫的很,家中有一子一女,和李家的孩子是玩伴,如今越长越大,姑娘出落的越发标致……

  “青梅竹马,少年慕艾?”

  朱常洛若有所思,带着一丝坏笑说道。

  没想到他也能遇上这么烂俗的戏码,方才他看着张素功那个小子文文静静的,没想到泡起妞倒是一把好手!

  “呃,殿下聪慧……”

  张天华微微有些尴尬,继续开口说道。

  但是事实证明,朱常洛的猜测也不完全正确,青梅竹马不错,但是应当说是艾慕少年才对!

  两人从小是玩伴,年纪大了之后自然是有了一丝不同的情愫,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小花园里,崇信伯家中的那位小姐,很勇敢的追求起了自己的爱情!

  恰好郎有情,妾有意,自然是水到渠成……

  “殿下误会了,小儿从小安分守礼,虽然和费家小姐有意,但是绝没有越过雷池一步!”

  看到朱常洛古怪的脸色,张天华就感到脸上一阵发热,急忙解释道。

  不过前者显然是不相信的,挥了挥手,一脸兴致勃勃的问道。

  “这可是一件好事啊,为何张员外会如此愁眉不展呢?难不成是这崇信伯如此短视,竟然起了棒打鸳鸯之意?”

  其实仔细想想就知道,这很正常,崇信伯乃是勋戚之后,怎么会看得上张家一介商人!

  不过出乎朱常洛意料的是,张天华再次摇了摇头。

  “崇信伯乃是豁达之人,并不拘泥了那些礼教之事,加上他只有一子一女,故而对女儿十分疼爱,见费家小姐十分坚持,也就答应下来了这门亲事!

  不过让老夫没有想到的是,慕艾之人却不止小儿一人,另一位朝中重臣的儿子也恰在此时,去向费家提亲……”

  “所以他就抛弃了你们,转而投向了那位朝中重臣?”

  朱常洛饶有兴致的问道,就像在看戏一样。

  其实这事情也的确是像戏里的情节了,这九曲十八弯的,写出来肯定精彩纷呈。

  “没有!”

  不过张天华却坚定的摇了摇头,开口说道。

  这不按套路的套路,着实让朱常洛有些猝不及防……

  “崇信伯对自己女儿乃是极疼的,本来是想要拒绝对方的!可是那位提亲的重臣乃是他的顶头上司,他不好明说,只好委婉的暗示了几次,没想到对方竟然提出了一个赌约,说是让小儿和那位公子比试一场,若是小儿能够在一个月内比对方赚到更多的银子,对方就不再纠缠亲事!”

  张天华的脸色有些难看,声音也变得有些鄙夷。

  不过朱常洛却是一脸惊讶,像看着傻子一般看着张天华。

  “所以你就答应了?”

  这分明是个大大的陷阱,对方就差没在上面写“陷阱”俩字了!

  要说比试,琴棋书画,骑射围猎,哪一样不能比,可对方偏偏选了做生意这一项张家最擅长的来比,若说这其中没有猫腻,那就是对方脑子被驴踢了!

  “呃,对方势大,故而老夫无奈之下也只好答应了下来!”

  很显然,朱常洛口中的惊异之意,也是让张天华老脸一红,讪讪的说道。

  只是很快,尴尬就变成了愤怒,张天华的口气多了几分生意,愤愤的说道。

  “谁知道对方根本不按规矩办事,老夫刚刚答应下来此事,就有好几家矿山给老夫递过来消息,说原料不足,最近一段时间不能给老夫供货,而许多老主顾也不再过来,老夫探查之下,才知道是对方使了坏!不仅给矿山那边打了招呼,而且还放出风声,谁若是来老夫这里买石炭,就是和对方作对!”

  张天华一脸气愤,可是朱常洛却是淡定的很。

  这个赌约本就是不公平的,对方乃是官宦之家,听这意思还是极有势力的大官,若是不动用关系,那才奇怪了呢!

  “唉,此事若是放在平时,老夫自然不惧,可前些日子,为了这桩亲事,老夫将家中积蓄都用在了这座宅子上,手头缺了资金周转,却没想到发生了这种事情!”

  张天华做了一辈子生意,素来为人谨慎。

  这次的事情本来顺顺利利的,谁能想到猛然冒出了这个一桩事情,若是解决不好的话,恐怕真的会让他一生打拼下来的家业都付诸东流啊!

  “敢问张员外,你所说的这位朝廷重臣是?”

  朱常洛却是心情平静,眉头微微皱起,开口问道。

  “兵部尚书,石星石大人!”

  ps:求收藏,求推荐~

  感谢书友龙之海魂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