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鱼儿上钩,无事献媚

明谋天下 +A -A

  打算怎么办?

  朱常洛这一句话可算是将李如松给问住了,无论是从大局出发,还是从李家的长远利益来看,议和之事都必须要反对,因为李家的根基在于辽东,而一旦倭国卷土重来,李家就是最显眼的靶子。

  李如松不用想也知道,丰臣秀吉在吃了这次大亏之后,必然会将李家视为生死大敌,到时候即便是他能够再度带兵出征,事情也会变得麻烦的很!

  但是从私人的角度来说,石星对他有知遇之恩,也是李如松的好搭档,两人平时私交甚笃,若是就此翻脸的话,也让李如松心中有些难受。

  何况如果朱常洛所说是真的话,石星这次的举动并非个人之举,而是整个齐党为了对抗浙党而谋划的战略,而李家虽然有些底蕴,但是对起齐党来说,却是差的多了。

  李如松眉头紧皱,脸色一阵阵的变幻,显然是这个选择十分艰难……

  “其实此事却也不难,李将军和石尚书皆是为国着想,纵然是意见向左,却也并非不可求同存异……”

  不过有人脸色难看,有人却是心情大快。

  朱常洛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声音平淡的说道,只是口气当中满满的都是不怀好意,就差直接说来问我吧,我有办法!

  不过李如松是何等样人,朱常洛的那点小心思他早就看的清清楚楚,虽然不知道这位皇长子殿下为何会对李家如此看重,但是国本之争这趟浑水着实让李如松有些犹豫,何况这位看着就知道并非易于之辈,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若是此次问计于他,那就算是欠下人情了。

  要知道,这世上人情债最为难还……

  一念至此,李如松不由得叹了口气,平心而论,他对于朱常洛的观感非常好,小小年纪能够对朝局和人心有如此精准的把握,绝非等闲之辈。

  只可惜投错了胎,若是他的母亲是郑妃的话,那太子之位定然是板上钉钉的,可现在……

  李如松看的清楚明白,皇上已经不止是不喜这位皇子,而是到了厌恶的程度,可说到底,皇上才是李家要效忠的对象……

  “臣多谢殿下一片好意,今日殿下对李家之恩,他日如松必然备上厚礼答谢殿下!”

  叹了口气,李如松的话语之间有几分艰难,但是拒绝的意味却是明明白白。

  他固然想要朱常洛对此事的解决办法,可是国本之争的水实在太深,所以到最后,李如松还是选择了两不相帮。

  “呃,如此也好,既然将军心意已决,那常洛也不勉强将军,只是若是以后将军有何困难,仍然可以来找我,常洛虽然不才,但是出出主意还是行的!”

  朱常洛的口气当中带着几分失望之意,但是只是一瞬,他本来就没打算这么简简单单的将李如松拖下水,这次见面能够给他留下不错的印象,也算是没有白费他一番口舌了。

  “殿下恕罪,臣也是身不由己……”

  眼见朱常洛如此大度,李如松的心中松了口气的同时,却又感到几分愧疚。

  说起来,今天的事情是他们不对,先是两个小辈无缘无故的上门寻衅滋事,然后又有自己二人闯门而来,没想到朱常洛不仅没有怪罪他们,还透露给了自己一个如此重要的消息。

  可到最后,自己却要对他敬而远之,着实是让李如松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只是他是果断之人,既然做了决定就不会后悔,故而虽有一丝愧疚,但是只是一瞬之间,眼眸便变得清明起来。

  告辞之后,不多停留,拱了拱手,径直便朝着门外走去,心中却是暗下决心,这一次无论朱常洛再说什么,他都不会停下来了!

  而果不其然的是,李如松的一只脚刚刚迈出门槛,朱常洛的声音便再次响起。

  “李将军,既然无法决断,何不随心而为,须知天下非一家一党之天下,千万百姓方为重之!”

  李如松的心头一紧,却是没有说话,大步走出了房门。

  不过如果他扭过头看一看,就会知道此时的朱常洛脸上根本没有他想象中的懊恼,反倒是泛着一股奸诈的笑容。

  已经咬了他的鱼饵,居然还想要脱钩,真是天真!

  强扭的瓜不甜,但是总比没有好,这一向是朱常洛的行事准则!所以如果他放弃了这个强扭的瓜,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他有把握让这个瓜心甘情愿……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朱常洛的心神未收,只要等到李如松碰的头破血流的时候,他自然会想起自己来的。

  如今的当务之急是……

  “王安,你去外面传话,请和李将军一同前来的那位中年人进来!”

  朱常洛的眉间闪过一丝狡猾,淡淡的开口道。

  …………

  “李兄,如何?那人真的是皇长子殿下吗?”

  眼见李如松有些失魂落魄的走了出来,张天华急忙迎了上来,低声问道。

  他在商海沉浮了这么多年,自然是眼光毒辣之辈,故而就在李如松刚刚喊出朱常洛的身份的时候,他就知道今天的事情并非他可以掺和的,悄无声息的拉着两个小辈退了出来。

  只留下李如松在里面交涉。

  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这位平时素来稳重的兄长,竟会是这么一副样子出来。

  “天华,那的确是皇长子,咱们的消息没错,这栋宅子是皇上赏赐的,为兄没用,怕是不能帮你把宅子要回来了!”

  听到张天华的呼唤,李如松才有些回魂。

  眼中缓缓变得清明起来,苦笑一声说道。

  其实一开始他还打算着,若是这位皇长子殿下好说话,还能将宅子的归属再谈一谈,毕竟这宅子是张天华的心血,可知道朱常洛的身份之后,他就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更不要说,方才在大堂当中,朱常洛抛出的那个消息早已经让他的脑子一团凌乱……

  “李兄这是说的什么话!小弟又岂是计较这等小事之人,宅子无非外物罢了,只是此人若真的是皇长子殿下,那世忠侄儿和素功……”

  张天华眉头微皱,却是略带担心的开口道。

  其实对于他来说,这栋宅子虽然有些肉痛,但是还不算伤筋动骨,他并非不识大体之人,自然明白如今的情势,只是方才那两个小辈对朱常洛出言不逊,他可是听的清清楚楚,万一这位皇长子殿下要是记在了心中,可该如何是好?

  “这你不必担心,殿下……”

  李如松愣了愣,想起方才朱常洛的大度,心中的愧疚之意越发浓厚,正欲开口解释,却见得有一个小厮从大堂当中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

  此人李如松却是认识,正是跟在朱常洛身边的王安。

  “王总管,殿下还有什么事吗?”

  眼见王安追着自己跑了出来,李如松的第一反应就是朱常洛后悔了,想要从自己的身上再捞些好处,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王安走过来之后,朝着李如松施了一礼,却是转身朝着张天华说道。

  “这位员外,我家公子有请!”

  话说的很客气,但是张天华却是下意识的望向了李如松,毕竟只有他接触过朱常洛,此刻他派人过来,难不成是想要柿子捡软的捏?

  “哦,李将军不必担心,我家公子没有恶意,只是有事想要找张员外询问一下,若是李将军不放心的话,大可以在此等候!”

  王安也是个伶俐人,看这两个人的动作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面色不变,轻声开口道。

  李如松这才迟疑着微微点了点头,虽然他和朱常洛接触不久,但是能够看得出,这位皇太子殿下并非会使出这种手段之人!

  …………

  大堂当中。

  张天华心怀惴惴,来到了朱常洛的面前,面色上虽是平静,但是心中却是紧张的很,他虽然在商场当中算得上一方大豪,但是毕竟是庶民一个,平时见到的最高官位之人就是顺天府尹,此刻骤然让他见到了皇长子,而且不知道对方有何用意,紧张也是正常。

  “草民张天华,见过皇长子殿下!”

  勉强保持镇定,张天华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朱常洛的反应却是有些不同寻常。

  他进来之前,想到了这位皇长子殿下可能会倨傲,可能会生气,可能会冷漠,但是唯独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呃,热情!

  “张员外啊,快请坐!王安,上茶!”

  朱常洛的热情让张天华感到十分意外,甚至是十分不安。

  因为他敏锐的察觉到,朱常洛看着他的目光很不寻常,就像是一个财迷看到了一堆金银珠宝一样,让他感到浑身发毛。

  忐忑不安的坐下,张天华还是一头雾水,只是心中却是暗暗多了几分提防!

  无事献殷勤,咳咳……

  “我听说,这栋宅子原先是张员外的产业?”

  朱常洛坐在上首,轻咳一声,终于是开口道。

  而张天华却是心中一紧,果然还是要揪着这件事情不放吗……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