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辽东局势,党争之局

明谋天下 +A -A

  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李如松就直接拒绝了朱常洛。

  从今天一踏进门的时候,他就有几分不祥的预感,觉得今天的事情难以善了,而且要知道,眼前的人可是皇长子殿下,即便是自己身负战功,也不值得他如此纡尊降贵,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只是让李如松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将主意打到了自家儿子的身上!

  要知道他今天之所以急急忙忙的赶过来,就是不想和朱常洛沾上任何的关系,虽然他作为一个武将,但是朝中的局势又岂会不知?

  皇上和朝臣僵持不下,几乎要闹得分道扬镳,还不是因为眼前这位主?

  或许别人会觉得此刻傍上朱常洛是个好机会,毕竟以后若是他成了太子,那就是从龙之功,不可谓不动人心!

  可李如松却是看的清清楚楚,这位皇长子不得皇上之心,而皇上乃是大明难得的有为之主,到最后鹿死谁手尚未可知,而他李家世代将门,只要守好自己的本分,就足以保家族兴旺,没有必要去搏这一条出路!

  “殿下,小儿德微才薄,恐难承殿下厚爱!此事还是不必再提了,今天小儿贸然闯门,惊扰了殿下,他日臣定当备礼亲自上门致歉!

  臣稍后还要向兵部述职,暂且告退,请殿下见谅!”

  只是短短的交锋,李如松就敏锐的感觉到这个十几岁的少年不好对付,故而他根本就不给朱常洛说话的机会,三两句话就把路堵得死死的,直接开口告辞。

  “李将军且慢……”

  不过李如松快,朱常洛却也不慢,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机会,他又岂会轻易放过,李如松在顾虑什么,他心中清清楚楚,不过自己撞进来的猎物,岂能让他跑了?

  朱常洛眸光一闪,却是笑嘻嘻的说道。

  “既然李将军不愿,我也不好苛求,只是前几****在宫中偶然听说了一个消息,乃是有关辽东局势的,想必李将军应该感兴趣,不妨听完再走不迟!”

  这边朱常洛好整以暇,丝毫都不显得着急,仿佛他刚才提出的建议不过是随口一说,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不过这招唬得住别人,却是唬不住李如松,虽然他不清楚为什么朱常洛会看上自家的傻儿子,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位皇长子殿下绝不是随口说说,不管他表面上显得有多么不在意,单从他想要将自己留下这一点,就可以看得出来没安好心。

  只是话虽如此,李如松的脚步却是慢了下来,他们家族从父祖那一辈起就镇守辽东,所以对辽东局势自然是十分重视,尤其是他刚刚带兵支援朝鲜,击退倭国来犯,自然是更加对辽东上心了几分。

  “还是不必了!殿下既是从宫中听说,想必是宫廷秘闻,臣身在外朝,不敢僭越,多谢殿下好意!”

  犹豫了一下,李如松还是拒绝道。

  说到底,他还是更加相信自己,他刚刚从辽东归来不久,辽东局势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即便是宫中有什么消息,他还是自信,未必比自己掌握的更加全面。

  当然,更深一层的就是,李如松还是不想和朱常洛掺和在一起,毕竟历朝历代,储位之争都是险之又险,多少家族被绑上战车之后,只能随着掌舵人车毁人亡……

  心中既然有些决定,李如松自然不会迟疑,转身就往门外走,不再给朱常洛说话的机会。

  “若是有人想要破坏将军在辽东费尽心力打造的大好局面呢?将军也毫不关心吗?”

  不过朱常洛却好似早就料到了李如松的反应,轻笑一声,面色凝重的说道。

  “要知道,这辽东局势说到底,重点还是在朝中!”

  “殿下是什么意思?”

  果然不出所料,一句话出,李如松的脚步直接就停了下来,转身回眸,一阵精光闪动,让朱常洛有一种被猛虎盯上的感觉。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辽东大捷将军当居首功,为我大明保住了疆土安宁,可有些人却不这么认为,兵锋一起劳民伤财,倒不如和和气气的多好!当然,这是有些人的意见,我不过是偶然得知,方才提醒将军一句罢了!”

  朱常洛心中微微有些惊异,李如松不愧是经历过战场杀伐之辈,刚刚他心神不稳之下,气势陡然一现,浓浓的杀伐之气让他都忍不住一震。

  只是面色上却是不露分毫,淡淡的说道。

  “议!和!”

  李如松的脸色阴沉,几乎是一字一句的说道。

  他丝毫都不怀疑朱常洛所说的话,毕竟后者身为皇长子,能够看到奏折并不稀奇,同时他也明白了朱常洛的言下之意,辽东的局势的确是你最清楚。

  但是能够决定辽东局势的人,却是朝中对于辽东的态度,所以不要以为我的消息毫无用处!

  被这个消息震惊之余,李如松的心中却是涌起一阵浓浓的忌惮,自己方才分明没有透露只言片语,可朱常洛却轻而易举的就猜透了自己的心思,这位皇长子殿下,果然并非易于之辈!

  “不错,此事乃是我偶然在奏折上看到,而且可以告诉将军的是,上奏折之人,乃是朝中重臣!想必此事已经是十拿九稳,否则的话,朝廷也不会在此刻把将军召回!”

  眼见鱼儿上了钩,朱常洛的嘴角勾起一抹难以察觉的笑容。

  他八百年都见不到神宗一面,上哪去见那什么劳什子奏折,不过是在忽悠李如松罢了!

  不过就算如此,他也不害怕被戳穿,因为他所说除了这一点之外,其他的地方并没有欺骗李如松,在他的记忆当中,万历三大征唯有倭国入侵的这场战争打的最久,足足打了六年!

  归根究底,不是因为大明的战力不行,而是因为在首战告捷之后,朝中起了议和之意,和倭国谈了足足两年,以至于让后者有了喘息之机,卷土重来!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现在正好是这场战役的第二年,倭国大败之下,企图和大明议和,而大明朝廷当中也有些人正有此意,双方一拍即合之下,开始了长达两年的议和。

  不过此事现在应该仍在保密当中,要再过一段时间彻底决定之后才会公之于众。

  “是谁敢如此大胆,行此悖逆之事?”

  李如松的眼神微眯,透出一丝危险的光芒,冷声问道。

  辽东的情况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倭国的首领丰臣秀吉狼子野心,看似是在图谋朝鲜,但实际是想要通过朝鲜为跳板进攻大明。

  也正是有鉴于此,朝廷才会毫不犹豫的调兵增援朝鲜,狠狠的给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一击!

  眼下虽然倭国的大部分力量已经被击溃,但是不要忘了,丰臣秀吉乃是一代权臣,手腕能力皆是上上之选,只要给他两三年的时间,必然能够恢复元气,卷土重来!

  这个当口竟然有人还想议和?简直是愚蠢到了极点!

  李如松气急之下,颇有些口不择言的意味,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朱常洛方才明明说了,上奏之人乃是朝中重臣,能被他如此称呼者,必然是位高权重之辈。

  他一时情急之下,说出这句话,若是被有心人听到,怕是不得安宁了!

  眼瞧着朱常洛一脸奸笑的样子,李如松就知道,这小子不会就此作罢!

  “石星!”

  果不其然,还没等李如松反应过来,朱常洛就轻描淡写的吐出了一个名字,只是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是让李如松的瞳孔猛然一缩,神色也有些颓然。

  朱常洛将他的反应尽收眼底,却是也忍不住暗叹一声。

  其实也不怪李如松如此,实在是这个石星的身份着实是不简单啊!兵部尚书加太子太保,可谓是李如松的顶头上司,而且不仅如此,这次辽东之战,正是因为有石星在朝中统筹,李如松才能放心大胆的在前线征战,说实话,这次的功劳其实也有石星的一半。

  “殿下所言属实?”

  眉头皱紧,李如松的口气有些狐疑。

  对于石星他还是有几分了解的,当初出兵之前,此人乃是坚定的主战派,但是此刻朱常洛却说他力主议和,难免让他难以相信!

  “李将军身不再朝,不清楚朝中局势也在所难免!石大人以前的确是主战之人,但是人在朝中身不由己,若是李将军还是不信的话,我再提醒将军一句,如今国本之争是谁在主导?石大人又是那一边的人?”

  李如松的疑虑朱常洛早已料到,毕竟空口无凭的,怎么让人家相信你?

  朱常洛声音淡然,却让李如松猛然清醒过来,犹豫着开口问道。

  “党争?”

  现在还是万历初年,大名鼎鼎的东林党还没有成形,甚至连创始人顾宪成现在都还在吏部苦苦挣扎,但是党争的苗头已经十分厉害了。

  如今力主立朱常洛为太子的乃是文渊阁大学士赵志皋,浙党中人!而石星出身SD乃是齐党中人,朱常洛的意思很明白,如今的国本之争浙党乃是主力,若是他真的被立为太子,那么挟拥立之功,浙党在朝中的势力将无人可挡。

  而齐党若是不甘心的话,必然要拿出同样的功绩与之抗衡,相比之下,不费一兵一卒令倭国臣服,虽然比不得拥立东宫,但是至少能够保住齐党的地位不失。

  所以相比之下,石星本人的意见恐怕就没那么重要了,毕竟身在局中,自有身不由己之处!

  当然,也不排除石星心中也有议和的想法,毕竟打到这个时候,对于朝中的负担也是不小。

  “臣明白了!”

  李如松的神色有些复杂,虽然朱常洛并没有明言,但是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只是了解的越深,不免越感到棘手。

  要知道,就算是身为兵部尚书的石星,尚且要为大势妥协,何况是他呢?

  只是辽东之势,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此时若是和议,简直就是放虎归山!

  一时之间,李如松也有些难以取舍……

  “既然明白了,李将军打算怎么办?”

  朱常洛却是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笑嘻嘻的开口问道。

  ps:求收藏,求推荐。

  十一到了,大家国庆快乐~

  感谢书友0磊磊的打赏~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