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平远将军,狮子开口

明谋天下 +A -A

  “素功家里是做石……你问这个干嘛?”

  听到朱常洛开口询问,李世忠下意识的就要开口回答,不过话说了一般,脸色立刻变得警惕起来,看向朱常洛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戒备。

  虽然他年纪不大,但是毕竟出身官宦之家,自然不像看起来那般鲁莽,眼前之人虽然只是少年,而且孤儿寡母,十分低调。

  但是能从那个宦官手里将宅子夺过来,想必也是有些势力的,李世忠自然是在京城当中不怕别人,但是张素功不过是一介商人,和他可是大大的不同。

  就算对方奈何不了自己,若是转而去对付素功,那又怎么办?

  一念至此,李世忠的口气当中多了几分鄙夷,脸上却是恶狠狠的说道。

  “要是你敢打什么歪主意,可别怪我无情!到时候打断了你的腿,连告状的地方都没有!”

  眼前少年紧张兮兮却又强自保持镇定的样子,顿时让朱常洛有些失笑,他本不是那个意思,谁知道说出来的话,竟然被人给曲解了。

  不过李世忠这个带着几分傻气的小伙子倒是让他颇有好感,连对方的背景都没有打听清楚,就敢上门替兄弟出头,像是热血少年的性格。

  故而即便是李世忠的口中带有威胁之意,但是朱常洛却也不气,正欲开口解释,却听得门口传来一声怒气冲冲的喝声。

  “逆子,还不住口!”

  抬头一看,来人龙行虎步,眉直口方,行走之间自有一股杀伐之气涌出,虽然未曾身着官袍,但是一看就知道是武将出身,方才那一声断喝就是从他口中而出。

  相比之下,跟在此人身后的中年人就显得文雅了许多,一身青衣儒衫,手持折扇,亦步亦趋,脸上虽是焦急,却也不掩儒雅风范。

  “爹!”

  李世忠和张素功同时回头,却是不约而同的浑身一颤,带着几分惧意喊道。

  尤其是李世忠,要知道那断喝声分明是对着李世忠而来,加上自家老子的积威深厚,若不是旁边张素功扶着他,恐怕这么一个壮实的小伙子能被他老子一声呵斥吓得瘫倒。

  “公子,他们非要闯进来,俺实在是拦不住!”

  这个时候,王大牛也急急忙忙的跑进来,满脸委屈,谁能想到这个年纪够当他爹的老伯力气这么大,他们两三个小伙子都拦不住。

  “算了,你们去外面守着吧!去跟老夫人说一声,让她先用晚饭,不必等我了!”

  朱常洛的眼中浮起一丝玩味之色,却是有些忍俊不禁。

  因为眼前的这两个,简直就是李世忠和张素功的放大版,气质鲜明,一看就是两对一脉相承的父子。

  想起方才李世忠无意之中泄露的将门底细,心中却是迅速的开始翻找起前世的记忆,此刻见到眼前之人的气势,一个赫赫的名字却是陡然浮现的心头。

  “臣平远将军李如松,参见皇长子殿下,劣子无状,冒犯殿下,尚请恕罪!”

  其实李如松如今的心情可谓是颇为忐忑,他和张天华,也就是张素功的父亲乃是世交,刚开始知道他家宅子被夺走的时候,也是颇为的气愤。

  只是他却不像这两个小的一般没脑子,要知道宫里出来的人,哪怕是一个普通的宦官也不是好惹的,当即便开始着手查那个宦官的身份,只是查到的结果却是让他吓出了一身冷汗,那个宦官根本就不像他们所想象的是个普通的内使而已,而是皇帝的亲信,尚膳监监丞高淮。

  此人生性贪婪,而且是司礼监掌印太监张诚手下的人,虽然平素并不高调,但是却也不是好惹的人物。

  当时李如松就劝张天华绝了要回宅子的心思,毕竟为了宅子得罪这么一个权势不小的宦官,得不偿失!

  可谁知道,这个时候家中老仆却是前来禀报,说是二少爷带着素功公子已经找上门去,打算将宅子要回来,当时李如松就急忙朝这赶来。

  没想到的是,路上却是得到了一个更加让人震惊的消息,内阁传出风声,说是皇长子殿下已经成年,皇上已经将他移出皇宫,打算择日封王,而赏赐的宅邸,就在仁寿坊!

  他又急忙派人去打听,可回来的消息却是让他感到一阵冰冷,仁寿坊中最近只有张天华家新起了宅子,而且有人见到今天中午,有一对母子住了进去,还有一个叫王安的人在操持着里里外外的事务。

  听到这个消息,李如松却是更加火急火燎的朝这里赶来,他无比确定,不论是出于那种原因,这个宅子已经落在了皇长子殿下的手中。

  而自家儿子的暴脾气他清楚,尤其是在这个国本之争的紧要当口,万一要是冒犯了皇长子殿下,那可就真的是麻烦了。

  只是没想到,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李如松两人刚到门口,便听见李世忠粗声粗气的威胁声音,故而也顾不得通报,直接便冲了进来。

  “呵呵,无妨,李将军于国有功,平壤大捷,扬我大明国威!令公子为世交兄弟出头,真性情也,我又岂会怪罪?”

  对于李如松能够一口喊出自己的身份,朱常洛却是并不奇怪。

  以这位的身份,在京城中的确是能够让李世忠横着走了!

  只是李如松这般大礼,却是将朱常洛吓了一跳,连忙伸手将他扶起来。

  “臣惭愧,此皆将士之功,臣受之有愧!”

  李如松微微一愣,显然也是有些奇怪朱常洛竟然知道平壤之战,不过如此一来,他却是心中大定,既然朱常洛清楚他的底细,想必也就不会过多纠缠了。

  “李将军客气了,此战对我大明来说,足可称生死存亡,若非将军,我大明将士恐将填进去无数!不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将军此次乃是回京述职吧?”

  朱常洛却是有些感叹,没想到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见到了这么一位旷世名将。

  在万历朝,最有名的莫过于万历三大征,这三次大的战争,皆是稳固大明疆土不得不打的战役,若是有任何闪失,造成的后果将是无法估量的。

  而这三大征当中,NX之役和朝鲜之役皆是由李如松指挥出战,并获大胜!

  如果朱常洛没有记错的话,万历二十一年,正是朝鲜之役暂时告一段落,李如松在平壤获得大捷,回京述职之时……

  “不错!殿下过誉了!”

  就连李如松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朱常洛的口中获得这么高的赞誉,毕竟这个时候,武将的地位虽然没有后世想象的那么低,但是也算不上高。

  尤其是这位皇长子殿下,据说虽然有些性情懦弱,但是却是最有希望成为太子的人选,如此态度倒是让李如松受宠若惊。

  “我可没说瞎话!此次将军之功,恐怕非三公不可酬之!不过话说回来,李将军此来也是想要为这宅子讨一个公道吧!”

  朱常洛微微摇头,他可没有胡说八道,对于李如松来说,他不过是打赢了一场仗而已,但是对于大明来说,这场战役却是不容有失的生死之战。

  这一点,神宗看的清清楚楚,所以酬功之时,必然会出手极为大方,当然,这也是历史验证过的,加封太子太保,晋中军都督府左都督……

  李如松这次能够得到的,恐怕远超他自己的想象!

  不过这就扯远了,毕竟如今旨意还没有下来,李如松卸掉了辽东总兵官之职,此刻不过是一个平远将军罢了。

  “犬子冒犯,尚且殿下恕罪!此事并非殿下之错,臣自然清楚,只求殿下仁慈,切莫与小儿计较便是!”

  李如松摇了摇头,来的路上他早已经打听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知道这宅邸是神宗所赐,自然是早早的便熄了要将宅子要回来的想法。

  只是他虽然和朱常洛刚刚接触不久,却也看得出来,这位不是好对付的人物,是以心中不免有些不安,担心他揪着李世忠不放……

  不得不说,李如松的直觉出乎意料的准!

  “呵呵,实不相瞒,我也想放令公子一马,可我乔迁新居的第一天,就被人打上门来,若是就这么轻飘飘的掀过去了,恐怕就算是我愿意,朝中的先生们也不会愿意啊!”

  朱常洛小脸微皱,眉头中愁色隐现,叹了口气说道。

  看起来像是十分为难!

  只是眼中的一抹精光却暴露了主人的不怀好意……

  李如松当下便是心中一紧,他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虽然他常年不再京中,但是这不代表他的消息闭塞,相反的,回京这些日子,发生的一些大事,李如松皆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其中最不想掺和的,恐怕就是这场声势浩大的“国本之争”了!

  李如松知道,朱常洛说的是实话,现在国本之争已经发展到了关键的实话,任何一个对朱常洛声名有所损失的地方,都有可能会成为失败的诱因!

  今天他被打上门来,却毫无反应的话,岂不是坐实了皇长子懦弱之名?

  若是因此给了皇帝口实,导致东宫不立的话,那帮文臣非弄死他这个不成器的儿子不可!

  一念至此,李如松狠狠的剐了一眼旁边的李世忠,真是没事找事!

  “那殿下说吧,要如何解决此事,臣定无二话!”

  李如松是何等人,在战场上打滚这么多年,虽然知道朱常洛是在拿捏,也就是所谓的待价而沽,故而他也不废话,咬了咬牙说道。

  “李将军爽快,其实要解决此事简单!我此次出宫,乃是因为皇上恩准我出阁读书,诸位先生的事情,自然有皇上安排,只是这伴读书童,却是少了两个,不知道令公子可否有意?”

  摆明是敲竹杠的机会,朱常洛怎么会放过!

  要知道这可是李如松啊,栓住了他家的傻儿子,好处才是多多的……

  不过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朱常洛刚刚说完,李如松就坚定的说道。

  “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