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打上门来,少年气性

明谋天下 +A -A

  “找我?来人是谁?他是怎么说的?”

  朱常洛的脸色微微有些疑惑,照理说他搬到这个宅子来还是十分低调的,难道说现在就已经有人识破了他的身份,上门来拜访了吗?

  “不知道,他们只说要见此家主人,而且来势汹汹的!”

  来禀报的是一个十几岁的半大小子,名叫王大牛,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却壮实的很,和这些丫鬟仆妇不同的是,这小厮是花钱雇来的,并没有签身契,只是宅子初建,方才雇了几个看家护院的。

  听见朱常洛的问话,王大牛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显得有几分不好意思,看门护院的事儿,他也是头一回做,只知道来了人拜访,就紧着过来禀报主家了,哪想起来问这么多。

  顿了顿,才又补了一句。

  “不过俺瞧着他们穿的衣裳都很好,像是富家子弟,不好惹的很!”

  “既然这样,就告诉他们,不见!”

  朱常洛眉头微皱,大手一挥说道,颇有几分少年英才的味道。

  此刻会来找他的,不外乎宫里的人和外朝的大臣们,可这些人,他却是一个都不想见,毕竟他已经和神宗达成了约定,这摊子事儿全都交给他来处理。

  正式的封王旨意下来之前,他是不会见任何人的!

  至于来人的身份?

  开玩笑,他连前来宣旨的张诚都敢挡在门外,何况是一个疑似纨绔子弟的人!

  再说晚膳的时候差不多到了,摸摸肚子,朱常洛觉得还是吃饭比较重要……

  “哦!”

  王大牛也是个一根筋的,眼见主家如此吩咐,也不疑有他,径直转身回复了那些人去。

  “娘,这厨房烟火气太大了,呆多了会变老哦!你这么漂亮,以后还是少来为妙,要是想做点东西,就让下人替你弄,你在旁边指导就成了!”

  转过头,朱常洛立刻变了一副脸色,抱着王氏开始撒娇。

  他知道王氏在宫里过惯了苦日子,所以什么事儿都想自己动手,可今时不同往日,他们既然已经搬出了皇宫,他自然不会让王氏再受苦。

  只是习惯的力量很强大,总是要一点点改变的。

  何况朱常洛也没有昧良心说话,这厨房当中是新垒起来的灶台,柴火也是新买的,烧起来烟火气的确的大得很,一不小心就弄得满身都是黑灰,呆久了的确对皮肤不好。

  “你呀,哪学的这些嘴甜的话!”

  王氏摇摇头,面色有些嗔怪,但是心中却是像抹了蜜一般。

  “儿子说的都是实话,娘亲就是最漂亮嘛!既然如此,我扶您回房吧!这些事儿交给下人做就好了,您休息一会,咱们就吃晚饭!”

  朱常洛顽皮一笑,却是继续说道。

  王氏也不推辞,母子二人这便离开了厨房,只是临走的时候,朱常洛冷冷的看了一眼仍在地上跪着的十几个丫鬟仆妇,警告之意甚为浓厚!

  这边暂且不提,且说那王大牛回转到了大门之后,却是一字不差的将朱常洛的话转告给了来人。

  只是朱常洛充满霸气的话语从憨厚的少年嘴里说出来,不免失了几分气势,但是仍旧将那人气的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你们欺人太甚,不过是仗着一个狗宦官的势,真以为我怕了你们不成?”

  说话的人是一个华服少年,他原本就是个脾气暴躁的性子,听说自家兄弟受了委屈,这才跑过来出头。

  可如今他虽然没见到此家主人,但是单凭这一句话就能想象的到说话之人嚣张的神态。

  少年先入为主的有了坏印象,此刻更是一下子被点着了火气,原本还存着几分好好谈的心思,此刻统统都不见了,抬脚就要往里面硬闯。

  “诶,李兄,李兄,切莫着急!这家主人敢如此态度,想必是有所依仗,还是不要妄生冲突为好!”

  华服少年虽是冲动,可他旁边的一个模样清秀的少年却是沉稳,眼见他不顾一切的要往里冲,连忙伸手将他拦了下来。

  其实今天他本不想来的,毕竟这京城之中藏龙卧虎,这个闷亏吃了也就吃了,可挡不住这位李兄脾气暴烈如火,只好带他过来。

  不过说实话,清秀少年的心中也是存了一丝不忿,原本他心中是有些顾及,可眼见住在这的是一对孤儿寡母,心中也就活泛了起来。

  “如此也好,那个谁,你回去告诉你家主人,识相的趁早出来赔礼道歉,把宅子还回来,他若是不识抬举!就别怪小爷不给面子硬闯了,这京城里也不是一个宦官能兜得住火的!”

  华服少年也是出身不凡,自然知道同伴说的没错,脚步一顿,朝着王大牛喊道,颇有几分气势汹汹的感觉。

  无奈之下,王大牛也只好又跑进了内宅。

  而此刻朱常洛却是已经将王氏扶去休息,而自己则是在想着方才在厨房一闪而逝的灵感……

  “公子,公子,他们赖着不肯走……”

  王大牛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也难为他一个大字不识的汉子,能够将方才大门前的情景描述的绘声绘色。

  “两个少年人?”

  朱常洛有些疑惑,难道他猜错了,不是宫里或者朝臣派来的人?

  听见王大牛说他们提起了宅子的事情,朱常洛的心头浮起一丝不祥的预感,暗骂一声,面色上却是不露分毫,淡淡的说道。

  “既然如此,就将他们引去正堂,我稍后去见他们!”

  不得不说,王安的办事效率真的不低,那一千两银子也没白花,大堂当中布置的虽然中规中矩,可看得出来是废了心思的。

  换了套衣服,朱常洛便来到了正堂,而这个时候华服少年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你就是这家主人?”

  眼见得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人出来,华服少年有些不可置信的开口问道。

  而对方打量自己的时候,朱常洛也在打量对方。

  面色方正,猿背蜂腰,虽然看起来只有十几岁,但是身材壮硕,比自己足足高了一头,手上的茧子,一看就是长年练武留下的痕迹。

  相比之下,旁边的少年就少了几分气势,面容清秀,身材颀长,一身士子青衣,却掩不住眉间的一丝焦虑和不安。

  “不错,你们来找我,可有何事?”

  只看了一眼,朱常洛就知道这两个人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不然的话也不可能会是这副神态。

  不过既然不是宫里来的人,他也就没什么顾及了,懒洋洋的开口问道。

  “你好生无耻,我们来此所为何事你难道不知道吗?立马将这宅子给还回来,我可以既往不咎,不然的话,得罪了我李家,这京城里谁也保不住你!”

  本来华服少年心中就憋了一肚子气,只是见朱常洛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不好发作,但是见他连自己的名姓都不问,一副嚣张的姿态,不免怒火中烧,高声喊道。

  骄傲的头昂的高高的,装模作样的瞥了朱常洛一眼,只是缺了气势,有些画虎不成的味道。

  “哦?这么说这宅子是你的?可这房契分明在我手中,难不成单靠你一张嘴,我就将宅子还你?”

  朱常洛微微一愣,旋即便反应过来,是自己太过懒散的样子惹怒了对方。

  可老天作证,他只是一下午没吃东西,饿了而已……

  眼见华服少年神态不似作伪,朱常洛正色说道,只是心中却已经将神宗骂了个遍。

  “兄台,我们说的是真的,这宅子是我家的!小弟张素功,这是我世兄李世忠,出身将门未免脾气暴躁了几分……”

  这时一旁的清秀少年却是站了起来,拱手为礼,开口说道,口气颇为和气,似乎他们今天上门根本不是为了找麻烦来的。

  虽然心中已经大致猜到了事情的经过,但是听那自称张素功的少年讲了一遍之后,朱常洛还是忍不住将神宗狠狠的吐槽了一遍。

  他本来还在奇怪,短短的时间之内,神宗是从哪找来这么大的宅子,敢情是强抢的!

  这宅子本是一个豪商所建,也就是这个清秀少年张素功的父亲张天华,本来是建给张素功成亲用的,结果刚刚建好,就被一个宫里的内使看上了,强行索要走了房契……

  “实不相瞒,这宅子是别人转赠于我,就算它先前是你家的,你也不应该来找我!”

  不过话虽是这样说,但是朱常洛才没那么傻呢,不管这宅子是哪来的,总之现在已经归了他,想要他吐出来,门都没有!

  何况这张素功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自己一住进来他就来了,可见也是个欺软怕硬的货色,先前的那个宦官他们惹不起,见朱常洛孤儿寡母的住进来,就又打起了歪主意。

  “胡说八道,你和那个狗太监分明是一伙的,不然他怎么会把宅子给你?你可知道,现在素功家里的石炭生意因为这件事差点就要破产了,现在连亲事也黄了!”

  眼见朱常洛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旁边的李世忠却是一下子急了,粗声粗气的说道,口气中满是鄙夷。

  “你说什么?”

  朱常洛微微一愣,却是眼前一亮,有些急切的说道。

  “你这人!果真是和狗太监一伙的!”

  看着朱常洛微微兴奋的表情,李世忠心中更加生气,自己兄弟家都已经成了这副样子了,他竟然还高兴的起来,简直是没人性!

  “不是这句,你说他们家是做什么生意的?”

  朱常洛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似是想起了什么好事……

  ps:求收藏,求推荐~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