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家宅不宁,意外拜访

明谋天下 +A -A

  人说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归结到最后,无非是一个钱字!

  有钱万事皆易,没钱寸步难行,这两句话虽然是有夸大的成分,但是却也不无道理,比如现在的朱常洛,看着面前的一本烂帐,就有一种发疯的冲动!

  “王安,你直接说吧,我们现在还剩下多少钱?”

  合上账本,揉了揉发胀的眼睛,朱常洛闷声问道。

  许是因为着急的原因,神宗这次出手大方的很,赏给朱常洛母子的这栋宅子虽然并非王府的规制,但是也是个三进三出的大宅子,而且装潢的很好,据说是京城的一个富商刚刚建好的,还没来得及入住就被内侍监买了过来,便宜了朱常洛。

  刚见到宅子的时候,他还微微有些窃喜,只是等王安一脸苦色的将账本递了上来,朱常洛就高兴不起来了。

  大宅子是好,可花钱也多得很,朱常洛在接到中旨的时候,就已经派王安过来提前布置了,可谁知道这银子竟然花的这么快!

  “哥儿,咱们出宫的时候,皇后娘娘赏了一千两银子,加上这些年恭妃娘娘的积蓄,总共有一千三百两银子,因为咱要的急,所以家具摆件都是买的现成的,要贵一些,还有就是各项杂物,统统购置好了,差不多花了七八百两银子,再有就是这府中的杂事需要一些仆妇丫鬟,奴婢找人去买了十几个伶俐的,也花了一笔银子,而且照例咱们得提前支一个月工钱给他们,这么算下来,咱们手头的银子,已经不足二百两了……”

  出宫总管的人是王安,所以他自然是对这些门儿清,掰着手指头,一笔一笔的算,说到最后,却是同样一脸无奈。

  他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宅子虽然装潢好了,但是内里的家具床铺什么的,都要重新购置,王安这一天已经算是跑断了腿,才总算在朱常洛母子到来之前将一切安排好了。

  只是到最后一看账本,却是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京城当中的物价不低,一石大米都要五钱银子,这府中少说有三四十个人,每个月光伙食费就要几十两银子,加上其他的开支,二百两银子也就够撑两个月的……

  “那咱们除了俸禄,就没有其他来钱的地方了吗?”

  挥了挥手,朱常洛的额头有些疼,人说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没想到自己堂堂的一个皇子,有一天竟然也会遇上这种困难。

  为什么小说里的王爷不是欺男霸女,就是家财万贯,到了他连十几个丫鬟仆妇都养不起了……

  “没了!”

  王安很诚实的回答道。

  “您若是有了封地,可以有封地的税赋,但是皇爷只给了您品级,并没有指明封地!而且奴婢得提醒您,现在咱们搬了出来,宫里不会再给恭妃娘娘支银子,在正式的圣旨下来之前,您也支不了俸禄……”

  “我……艹!”

  朱常洛罕见的爆了粗口,原来神宗那个老小子在这等着他呢!早知道就应该再讹他一笔银子再出来的!二百两银子足够一个三口之家富足的过两年了,可要支撑这么一座府邸,恐怕连两个月都不成!

  “哥儿,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王安还是首次见到朱常洛这般神态,心中不免有些惴惴,带着一丝害怕问道。

  “凉拌!”

  “啊?!”

  “去吩咐厨房,先给我来一盘凉拌猪耳朵垫垫肚子!”

  无视小内使不明所以的眼神,朱常洛从椅子上跳下来,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道。

  不就是钱吗?

  他就不相信了,连郑妃和张诚他都能收拾的了,会被一点银子难倒!

  “可是这还不到晚膳的时候……”

  可怜的王安脑子还没转过来,他们不是在商量该怎么找银子吗?话题怎么就莫名其妙的转到了猪耳朵的身上……

  “我饿了!”

  朱常洛理直气壮的说道,丝毫不见刚才的烦恼之色。

  看了看自己细瘦的小胳膊小腿,朱常洛觉得自己这个要求很合理!

  天知道他在宫里过的都是什么日子,每天就是吃的没滋味的所谓温补膳,光好看不好吃!

  而且最过分的是连一点肉腥都没有,让朱常洛这么一个身体正在成长,精神无肉不欢的少年怎么忍得下去!

  想起脆生生的猪耳朵,朱常洛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那好吧,奴婢这就去!”

  王安略一迟疑,才反应过来现在不是在宫里,这座府邸是自家的地盘,想什么时候吃什么,就什么时候吃什么。

  “不用了,我跟你一起去!”

  朱常洛兴致一起,拉着王安就往院子里走,他肚子里的馋虫已经等不及了!

  这座宅子不小,但是毕竟不过是一个富商所建,自然是比不得宫里的,没多久朱常洛二人就找到了厨房,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个时候,厨房当中已经有人在忙活了……

  “娘?秋仙?你们怎么到厨房来了!王安,这是怎么回事?”

  厨房当中忙来忙去的人,正是王氏和李秋仙两个人,而几个丫鬟,反倒在外间站着。

  瞧见这一幕,朱常洛的脸色登时就沉了下来,冷着声对王安问道。

  其实他倒不是想要针对王安,而是这府邸当中已经有了十几个丫鬟仆妇,但是她们都没有进来帮忙,反倒让王氏在里面忙来忙去,不免让朱常洛想起原先景福宫中奴大欺主的事情。

  而王安则是负责这些事情的人,出了事情自然要找他!

  “这……哥儿恕罪,奴婢不知啊!”

  瞧着这一幕,王安也是有些意外,眼见朱常洛的脸色变了,他顿时心中大急。

  他去买人的时候,那帮人分明保证给他的都是调教好的丫鬟仆妇,谁晓得竟然这般没有眼色,不知尊卑,哥儿发起火来有多么可怕,他心里可是清清楚楚。

  脸色同样一沉,王安上前一步,对着旁边的丫鬟仆妇厉声喝道。

  “你们是怎么伺候人的?就让老夫人在里面忙来忙去,你们就这么干看着吗?有没有一点规矩了!”

  不得不说,对于将自己买来的王安,这些人还是十分害怕的,眼见得他声色俱厉,顿时吓得跪了下来。

  只是其中有两个大胆的,犹豫了片刻方才弱弱的开口道。

  “王管家容禀,是老夫人不让我们帮忙的!她说要自己做饭给公子!”

  虽然朱常洛他们现在已经出了宫,但是封王的旨意毕竟还没有下来,所以秉持着低调的原则,这些丫鬟仆妇并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

  “这是怎么了?”

  听到外面的响动,王氏也匆忙赶来出来,眼瞧着这跪了一地的丫鬟仆妇,再看看怒气冲冲的儿子,王氏的心中顿时明白了几分,也开口道。

  “洛儿,你不要责怪他们!的确是娘想要给你做顿饭,所以才不让他们帮忙的!”

  王氏是个心慈的人,加之今天的事情本来就是她自己想要下厨,故而开口解释道。

  “是啊,公子,这不能怪我们,是老夫人自己不让我们进去帮忙的……”

  可惜的是,眼见得王氏出言解释,这帮丫鬟仆妇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纷纷开口道,隐约间甚至带着几分理直气壮的味道。

  朱常洛的脸色一冷,嘴角掀起一抹讥笑。

  “王安,将这两个给我发卖了到青楼里去,打今儿起,我不想再见到她们!”

  也不多说,朱常洛指着闹腾的最欢的两个丫头,开口说道。

  给她们几分颜色,还真当自己是好欺负的了!

  “凭什么?我们又没有做错事!是老夫人不让我们去帮忙的!再说我们又不是卖身给你的,你凭什么把我们卖去青楼!”

  两个丫头脸色一白,眼中却是闪过一丝难以置信。

  她们以前也伺候过一些大户人家,知道些规矩,眼瞧着朱常洛孤儿寡母的,不免起了轻视的心思,可谁能想到这位主儿竟然这么狠,开口就要把人发卖到青楼。

  “哼,老夫人不让你们帮忙,你们就不帮忙了吗?我娘在里面忙活这么久,你们这些奴婢在外面闲聊,倒是有理了?我才是这家里的主人,出了这样的事情,你们谁来禀报我了?”

  朱常洛的眼神微眯,这帮人的心思他又岂会不清楚。

  无非是瞧着王氏心慈,所以得寸进尺罢了,即便是王氏想要做饭,可又岂会有不让她们帮忙的道理!就算是真的,她们竟然没有一个人想起来跟朱常洛禀报一声。

  分明是瞧着他们孤儿寡母的好欺负!

  “你们是没有签卖身契,可这身契上写明了你们五年之内都要在府中服侍,这五年之内,我就是你们的主子,打发你们到青楼里去干活,又不是去当妓子,有何不可?”

  朱常洛冷笑一声,跟他玩心眼,这帮人还嫩了点。

  大明律禁止贩卖仆婢,所以卖身契这种玩意根本没有,有的只是身契,但是这身契和卖身契所差的不过是加了一个时间限制而已。

  王安买这些丫头的时候,身契上写明五年,实际上就是一辈子,五年若是到了,主家自有办法让她们继续签身契,这帮人想欺负他不懂其中的门道,没门!

  “这……公子,我们知错了!奴婢不该让老夫人一个人在里面干活,奴婢知错,求你放过奴婢吧,奴婢以后一定好好干活!”

  这两个丫头这才慌了,连连叩头,神情凄惨,可惜朱常洛却是仍旧一脸冷色,不为所动。

  今天若是不教训教训他们,以后恐怕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儿来呢!

  “洛儿,她们罪不致此,放她们一马吧……”

  到最后,还是王氏看不下去的,这人要是送进了青楼,可就真的毁了,到时候**捏着她们的身契,可就没现在这么好说话了。

  “那好吧,王安,扣她们两个月的工钱,打发去当粗使丫头!”

  朱常洛脸色稍缓,但是声音还是生硬的很。

  粗使丫头最底层的丫头,干的全是脏活累活,工钱还少,这样也算是给他们个教训了!

  两个丫鬟脸色一白,但是还是低头应是,因为她们知道,这已经是朱常洛给王氏面子了,不然的话真的到了青楼,那就一辈子都出不来了……

  “娘,咱们都出来了,你又何必干这些事儿!让下人去做就好了,来,我扶你回去!”

  处理完这些,朱常洛转身,对着王氏说道,口气中带着几分嗔怪和不满。

  可能是因为方才烧火的原因,王氏的身上都沾着些许黑灰,显得有些狼狈,惹得朱常洛眉头直皱……

  “娘没事,饭就快做好了……”

  眼瞧着儿子紧张的样子,王氏摇头一笑,宠溺的说道。

  “公子,有人来找您,看样子来者不善!”

  还没等朱常洛继续开口,就有一个小厮跑进来急急忙忙的说道……

  ps:求收藏,求推荐~

  感谢书友燕猛,没电子书会死,0磊磊的打赏~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