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海阔天空,心意初定!

明谋天下 +A -A

  看着张诚一脸阴沉的离开,朱常洛的心中却是不免有些惋惜,正如张诚不敢对他怎么样一样,朱常洛手中的牌也仅仅够自保罢了,想要真正威胁到张诚,却是差得远了!

  不过料想今天的事情传出去以后,怕是外朝当中,也没有人敢小瞧自己了吧,毕竟像张诚这种大�的名声都差得很,威风也大的很,自己今天狠狠的教训了他,应当能够在外朝当中博得一个不畏权奸的名声,顺便还能震慑一下某些心怀不轨的东西!

  摇了摇头,朱常洛叹了口气,自己手中的力量还是太少了……

  不过看着手中的黄帛,朱常洛的心情却是又好了起来,他和神宗难得的在一件事情上有了共同的意见,神宗是害怕夜长梦多,而朱常洛则是一天也不想在这冰冷的后宫里继续呆着!

  转过头想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王氏,却正巧看到众人像看着怪物一样看着他,而且这其中还包括方才曾经出言帮他的梁永……

  “怎么,梁监丞还有事儿?”

  朱常洛微微一笑,声音却是已经恢复如常,只是口气当中却带着一丝揶揄之意。

  “呃……多谢哥儿帮咱家解围,此处既然无事,咱家就先告退了!”

  梁永留下自然有他留下的理由,不管刚刚他是怎么想的,但是既然已经为了朱常洛得罪了张诚,那也不能白白得罪,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套套近乎,别的不说,据说太后娘娘宫里的陈秉笔,对哥儿可是相当维护……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还没开口,就对上了朱常洛玩味的目光,当下便知道自己的小心思已经被看穿了,故而即使厚脸皮如梁永,也感到一丝不好意思,匆忙告了声罪,就要离开。

  “呵,那我就不送了!”

  不过说到底,梁永还是希望朱常洛能够挽留一下自己,毕竟自己刚刚也算是帮了他,可是听到了这句话,心中的一丝希望算是破灭了,垂头丧气的就往回走。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经过朱常洛身边的时候,一道细微的声音却是响起。

  “还不赶快回去!你真以为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着了吗?要是让皇上先听了张诚的说辞,结果你应该比我清楚!”

  简简单单的两句话,惊得梁永一身冷汗。

  方才颓废的情绪一下子被紧张取代,他不是笨人,自然能够听出朱常洛话中的提点之意。

  今天张诚吃了这么大的亏,必然不会甘心!

  可是主角他是惹不起的,至少在这一段时间之内,朱常洛会是整个朝局的中心,就算张诚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冒着得罪皇爷的风险去报仇。

  如此一来,自己可不就成了出气筒?

  要知道,张诚平时本来就看自己不顺眼,只是碍着皇爷宠爱,方才相安无事,可今天的事情若是被张诚添油加醋的到皇爷身边一说,指不定会让皇爷怎么想!

  说不准还会给自己扣上一顶暗自结交皇子的罪名,人都是先入为主的,到时候自己再解释怕也晚了!

  要是自己失了皇爷的宠爱,恐怕就真的在这宫中无立足之地了!

  一念至此,梁永心中大急,连告辞都来不及,风风火火的就赶了回去,倒是让朱常洛有些愕然……

  这梁永,倒是个可用的人才,自己不过稍加提点,他就能够明白其中的利害,可见心智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般鲁莽……

  “哥儿,得罪了张诚,真的没事吗?”

  王氏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弱女子罢了,方才只是凭着本能,方才不顾一切的将朱常洛护在身后,现在事情结束,她却是不由得有些担心。

  毕竟这张诚是内使当中最为位高权重之辈,若是有一天哥儿真的去了外朝,得罪了张诚,可不是什么好事!

  “娘,放心!他今天是故意来找茬的,就算咱们不招他,他也不会与我交好,倒不如拿他来立威,也让别人知道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

  朱常洛眼中划过一道冷芒,但是掩饰的很好,对着王氏解释道。

  按理说,他要立威,前几天郑妃的事情就已经够了,今天根本没必要和张诚发生冲突,但是朱常洛还是毫不犹豫的做了!

  归根到底,是因为这个张诚乃是和郑妃交好的人物,虽然很少直接插手后宫的事情,可是外朝的立储之事,他却是为郑妃出了不少力,这般关系之下,双方根本不可能成为朋友,倒不如干脆利落的踩了再说,说不准还能博一个好名声。

  “不过咱们马上就要出宫了,到时候在外朝的先生们眼皮子底下,料想他也不敢有什么动作!”

  顿了顿,朱常洛还是怕王氏不放心,又开口安慰道。

  后者这才放下心来,只是脸上却是略带疑惑,她已经听朱常洛提过不止一次出宫的事情了,以前只当他是戏言,如今看来,难不成是真的?

  “娘,你看这个!”

  还没等王氏想清楚,朱常洛就从王安手中取过黄帛,献宝似的送到了王氏的眼前。

  虽然他没有看过其中的内容,但是只要神宗不是笨蛋,就会知道应该怎么写,所以朱常洛也不担心……

  “皇长子年已十三,当可出阁读书,自今日起,晋封为平阳郡王!赐宅院出宫居住!朕念及皇长子羸弱,特许其母恭妃王氏随行照料!钦此!”

  虽然寥寥数语,最后盖上了皇帝随身的玺印,证明这是皇帝认可的诏书。

  王氏喃喃的读着这道旨意,有些发愣,脸上也浮起一丝不可置信的神色,她没想到,一直被当做稚子戏言的事情,竟然真的被朱常洛办成了!

  更没有想到,自己这一生,竟然还能有机会离开这座带给她无尽不幸的皇宫,回到宫外的世界!

  想着想着,两行清泪打湿了王氏的面庞,顿时让朱常洛慌了神。

  “娘,你怎么了?是我惹您生气了吗?还是您不想离开皇宫?”

  短短片刻,方才在张诚面前淡定从容的朱常洛就急的满头大汗,甚至都有些语无伦次。

  其实说实话,这年头讲究的是出嫁从夫,所以就连他也不敢确定王氏是否愿意离开神宗,毕竟这些年她虽然过的不开心,可毕竟是有情分在的。

  一时之间,朱常洛心如乱麻,甚至有些后悔自己没有跟王氏提前商量……

  “没事,哥儿,娘没事!只是高兴,高兴娘这辈子还能出去看看,高兴娘的儿子,终于长大了!”

  眼见儿子如此着急,王氏情知他是误会了,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抚着朱常洛的脸庞说道,顿了顿,似是有些感叹,脸上带着一丝欣慰的笑容,凝视着朱常洛说道。

  “儿长大如此,我死何恨!”

  口气中带着浓浓的骄傲和自豪,却是让朱常洛微微一愣。

  他依稀记得,历史上王氏死的时候,也是这般情景,抓着自己儿子的衣襟,脸上带着满足的笑意,说出了和如今同样的一句话,然后离开了这个世界!

  虽然这个儿子十年来没有去探望过她,任她在冷宫当中受苦,虽然这个儿子懦弱无能,在母亲病危之时,连砸开宫门上的锁都不敢!

  但是她从来都没有怪过他,她默默的挨着,受着,哭瞎了眼睛,也瘸了双腿,只为了能够再多见儿子一面……

  “娘,我一定会将你应有的一切都夺回来,所有伤害过我们的人,都要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朱常洛仰着头,并没有出声,只是在心中默默的说道。

  于是在万历二十一年秋天的某个夜里,少年暗自下定决心,终有一日,他会用最强势的姿态再度回到这里,那个时候,就是所有人……付出代价的时候!

  ps:皇宫这一篇总算是翻过去了!下一个篇章,京城篇!

  求收藏,求打赏,求票求票~~~

  感谢书友0磊磊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