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张诚低头,出宫前奏!

明谋天下 +A -A

  说起来,梁永本来在一旁看着张诚气急交加,心中正是爽快不已。

  虽然他知道朱常洛并不是在替他出头,但是只要看到张诚吃瘪,梁永的心里就高兴,尤其是看到朱常洛轻描淡写的将张诚气的一片青紫,更是觉得这么多年受的气全都找补了回来。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不过片刻之间,情势就急转直下,张诚竟仗着旨意在手,想要强行将朱常洛锁拿,这可就玩大发了,任他朱常洛再聪明诡辩,也抵不过张诚人多势众啊……

  当下梁永也不知怎的,鬼使神差的就走了出来!

  可是当张诚眯起眼睛,带着择人而噬的目光冷冷的盯着他的时候,梁永的心中方才有些为自己的冒失而后悔,不过事已至此,他也没有了退路。

  何况自从前几天见过朱常洛强势的那一面之后,梁永的心中就一直隐隐约约有预感,这位哥儿并非庸庸碌碌之辈,反正他已经和张诚交恶了,绝不能再将哥儿也得罪了!

  心中一横,梁永也发了狠,大步向前,挡在了张诚的面前。

  “张掌印,哥儿乃是皇爷长子,您是来宣旨的,若是就此贸然对哥儿动手,恐怕说不过去吧!”

  一旁的朱常洛眉头一挑,却是有些意外。

  他不知道梁永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但是这姿态却是明明白白的在示好,何况这话虽然说的委婉,但是张诚积威深重,梁永能够做到如此地步已经是十分不容易了。

  说实话,朱常洛心中对于梁永没什么恶感,大抵是因为他一直在神宗身边伺候,并不常掺和进后宫的争斗当中,所以和王氏母子也没什么过节。

  就算是几天前的时候,有些许不愉快,这梁永的态度也算是不错,故而朱常洛也没想着要和他计较。

  只是今天的事情,既然是朱常洛自己惹出来的,他自然不会假手于人,让别人代他受过,当下绕过身前的两人,大步走到了张诚的面前,面色倨傲,声音却是冰冷。

  “张掌印真是好大的威风!今天朱常洛就站在这里,随你处置!只是莫怪我没有提醒你,郑氏的教训尚在眼前,她尚且算是个人物!

  可你算个什么东西,司礼监掌印太监?不过是皇上身边的一条狗罢了!

  别忘了你今儿来的差事,仔细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想绑了小爷,这后果,怕是你承担不起!”

  朱常洛毫无惧色,口气严厉,甚至连“小爷”这种称呼都用了上来,可见他是真的怒了!

  说到底,他根本不怕张诚,或许别的时候,张诚还能耍些威风,但是现在,就连神宗都要求着他,区区一个内使,算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撒野撒到了自家门口了!

  朱常洛猜也能猜的出来,神宗这么着急的下旨过来,无非是想赶在朝臣知道封王之事前,将生米煮成熟饭!今天要是真惹得他不高兴,这旨意他还就不接了!

  到时候封王的事情再起风波,头疼的是神宗,朱常洛就不相信,这个让原本顺利的事情平添变数的张诚,还能讨得到好果子吃!

  一番话说的张诚一愣一愣的,他的主要精力放在前朝,来到后宫的机会不多,今天要不是恰逢其会,传旨的事情也轮不上他亲自过来,故而对于朱常洛的认识,还停留在那个懦弱无能的皇子身上,可谁能想到,就是这么一个被自己不屑的皇子,竟然能爆发出这种摄人的气势……

  在宫中混迹了这么多年,张诚最大的本事,就是能够分清楚事情的轻重缓急,朱常洛笃定的口气不似作伪,难不成他这次猜错了?皇爷真的有什么急事找他?

  念头升起,张诚又想起今天接旨的时候,神宗慎重的口气,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顾不上其他,展开黄帛一看,顿时面色变得无比精彩。

  “这……哥儿,都是误会,皇爷的旨意最重,哥儿还是先接旨吧!”

  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张诚的态度却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他不是个笨蛋,单看这旨意当中急促的口气,张诚就知道神宗对这件事情有多么着急。

  而来的时候,皇爷特地嘱咐自己此行要低调,可见这件事情不合适宣扬出去,若是真的闹大了,自己在神宗那里会如何,张诚真的不敢想象!

  方才朱常洛所说的话虽然难听,但是不得不承认,大部分都是事实,内使的地位和朝臣不同,和皇帝的恩宠息息相关,即便他今天权倾朝野,赶明儿皇爷一个念头,就能打发他到凤阳守陵。

  所以哪怕是朱常洛这番话威胁之意浓厚,哪怕是当面辱骂于他,张诚都顾不得了,他只求这位小祖宗不要把事情闹大!

  “接旨是小事,这后宫当中最重规矩,奴才见了主子应当如何,张掌印还是带个头吧!”

  张诚的脸色变得快,朱常洛变得更快,方才还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现在就一副笑吟吟的说道,只是说出的话,却是让张诚差点当场暴走!

  他自认自己的姿态已经放的够低了,可朱常洛竟然仍旧还如此欺人太甚,他堂堂的司礼监掌印太监,即便是见到皇后也不过是拱手为礼,难不成现在要让他对一个小小的恭妃下跪行礼?

  当下面色青紫,眼中怨毒之意一闪而逝。

  “哥儿莫要欺人太甚,此乃皇爷的亲笔手书,难不成你要抗旨不遵不成?”

  张诚几乎是一字一句的咬着牙说出来的,口气也是相当的不善。

  “呵,皇上的亲笔手书,好大的名头!抗旨不遵,好大的罪名!”

  不料朱常洛却是嘲讽一笑,反唇相讥道。

  “张掌印常年在司礼监做事,朝廷的流程应当比我清楚的多,想让我跪接圣旨,容易!拿着你手里的东西滚回去,先请内阁的先生们拟旨用印,再送去礼科核准签发,到时候常洛必定摆设香案,大礼迎接!否则的话,这抗旨不遵四个字,还请张掌印收回去!”

  要知道,古代的圣旨远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首先是拟旨,皇帝写的不算,必须是内阁草拟圣旨,写好之后请示皇帝,然后加盖宝玺,再下发到六科核准,最后派专人宣旨!

  也就是说,正式有效的圣旨,内容是要经过内阁的朝臣以及六科的大臣们共同认可的,像张诚手中的这道黄帛,说是神宗亲笔,但是其实就是个三无产品!

  顶多算一道中旨,还是不会被大多数人认可的那种,张诚这分明是在欺负他不懂朝事,想吓唬他!

  “这……咱家都来了,总不好再回去,这毕竟是皇爷的旨意,咱家还有事,就不讲那些繁文缛节了,哥儿就接了吧!”

  张诚也没想到朱常洛这么小的年纪,哪知道的这些。

  他手中的是什么东西,自己心里再清楚不过,对朱常洛这般狂妄的人,怕是效力真的不大,若是他执意不接旨,或者不奉旨,那今天的差事可真就算是办砸了!

  别的不算,要是真的耽误了皇爷的事儿,那他可是吃罪不起的。

  只是到底张诚还是抹不下面子,拳头握了又松,脸色黑了又紫,最终还是翁里翁气的说道。

  “呵,这礼节不可废啊!张掌印若是连个礼都舍不得行,这旨意还是原样带回去吧!”

  张诚想要善了,可朱常洛却不是好惹的!

  都欺到了自己家门口了,哪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口气懒洋洋的,脸色却是严肃的很。

  态度很明确,今儿他还就非为难为难这位司礼监掌印了!

  “你!”

  张诚脸色涨的通红,咬牙切齿的说道,似乎下一刻就会拂袖而去。

  但是朱常洛却依旧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没错,他是急着出宫,可他更想让人知道,他们母子绝不是好欺负的!

  敢犯我者,百倍千倍还之!

  “咱家……见过恭妃娘娘!”

  最终,到底是张诚最先吃不住劲儿,脸上虽然不甘,但是双腿一弯,却是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之是眼中浓浓的怨毒之色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

  “哥儿,这旨意能接了吧!”

  不过沾了沾地,张诚便立刻就起了身,他发誓,这是他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被人逼到这种程度,要是朱常洛再继续不依不饶的话,他就算是拼个鱼死破,也不与他干休!

  可惜朱常洛是什么人,他自然不会毫无分寸,今儿他只是要立威,目的达到了也就满意了。

  “早这样多好,得了,旨意留下,带着你的人滚吧!”

  眼瞧着朱常洛挥了挥手,一脸不屑的像赶苍蝇一样驱赶自己,张诚简直想不顾一切的扑上去打死他。

  不过到底是宫中混迹多年的人物,最终还是理智压过了冲动,将黄帛往王安的手中一塞,张诚转身就走,只是经过朱常洛所站的地方的时候,却是用只能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道。

  “你莫要得意,咱家终有一天要全部讨回来!”

  朱常洛洒然一笑。

  “那我等着!只期望你不会比今天更惨!”

  口气轻松,仿佛丝毫没有将张诚的威胁放在心上……

  ps:求收藏,求推荐,求各种~~~

  今天还有一章哦~

  作者君这么努力,你们的票票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