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交易谈妥,憋屈皇帝

明谋天下 +A -A

  循为成例,沿袭而下!

  朱常洛的话一下子让神宗的眼眸发亮,就好像蒙在心头的一层窗户纸被捅破了一样,瞬间想通了一切,这个法子虽然简单,但是却正好满足了双方的需求!

  大臣们想要让朱常洛在诸皇子中先人一步,保持超然的地位,即便是不能立刻成为太子,也要是距离东宫最近的皇子!

  而神宗恰恰想让朱常洵同样先人一步,和朱常洛并肩而立,方才闹出了现在这般情况!

  可是若是将皇子十三岁封王作为成例的话,那情况就大有不同了!如今朱常洛刚满十三,正是提出这个法子的好时机,若是大臣们反对的话,那神宗就可以顺势而为,将太子之事继续搁置不提!

  反正是你们不同意让他封王的,连王都不封,做什么太子……

  可是若是他们不反对的话,再过几年,他就可以仿效今日将朱常洵同样封王,到时候两人的身份位阶自然相同,这是以年岁而论,并不掺杂身份尊卑的问题!

  若是到时候大臣们再反对的话,他就可以同样搬出朱常洛十三岁封王的例子,来堵住他们的嘴!

  何况这封王也是有门道的,皇子封王,并没有定制,亲王郡王,悉听恩宠而定,若是朱常洛所封乃是郡王,而到时候朱常洵封的是亲王,岂不是昭示着朱常洵比朱常洛的身份更高一筹?

  还有就是这个法子,也可以拿来解释他前几年迟迟不给朱常洛位份的原因,简直是一个绝佳的法子!

  “这个法子确实是不错!”

  神宗心念电转之间,早已经想清楚了这个法子的种种好处,只是唯一有一点让他感到不太高兴的就是……

  “你打的倒是个好算盘,如此一来,朕既要放你们母子出宫,还要封你为王,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没错,这个法子看似有种种好处,但是对于神宗来说,他得到的好处却是需要三四年才能见效,毕竟如今的朱常洵不过是一个九岁的小萝卜头,而朱常洛不但能够带着王氏出宫,还能平白被封王,怎么看都是他占了自己的便宜。

  何况三四年的时间,指不定还会有什么变故,若是有什么意外出现,又待如何?

  再说朱常洛的这个法子也并非一劳永逸,最多不过是让他多了几年的安稳便是!

  一念至此,神宗的口气便颇有些不善。

  “皇上放心,常洛既然来此,自然是有备而来,不会向某些人一样,出主意只出一半!”

  朱常洛眉头一挑,面带讥讽之意。

  只是心中却不免叹息一声,这神宗果真不愧是亲政十多年的主儿,狡猾的想个老狐狸,看来这空手套白狼的路子,是行不通了!

  看来这血本,还是得下……

  “如我方才所言,只需皇上耐心等待几年,自然能够让常洵和我并驾齐驱,但是这祖制仍是一个绕不开的掣肘之处,即便是常洵能够成功封王,想要将他立为太子,也并非容易之事!”

  深吸了一口气,朱常洛沉声说道。

  声音清朗,口气平静,好像在说的是别人的事情,和他丝毫没有关系一般!

  “所以常洛为皇上准备了这个!”

  小手放在袖子当中摸索了一阵,朱常洛拿出一个干干净净的信封,然后移步上前,将信封放在神宗面前的御案上,方才回到了原本的位置。

  看着朱常洛神神秘秘的样子,神宗一阵皱眉,抬手便将信封拆开,折叠整齐的纸上,一手端正的簪花小楷瞬间便吸引了神宗的目光。

  “你是从何处习来的字?”

  不过可惜的是,神宗并没有为此而感到高兴,反倒是感到一阵生气,口气中也带着淡淡的不悦。

  要知道,这些年他都一直拖着并没有让朱常洛读书,其实也是心中有着自己的主意,在大明,神童是很受追捧的,被认为是天赐之才!

  神宗本人就常常骄傲,他自己五岁便开蒙读书!

  但是反过来讲,那帮大臣们同样是对不识字的盲流十分瞧不起的,也正是基于此,神宗才刻意的忽略了朱常洛的教育。

  他就不相信,等再过几年朱常洛要成人了,大臣们还会愿意立一个大字不识的皇子当太子吗?

  不得不说,神宗的主意打的不错,但是他太忽略了文臣们对于宗法制度的坚守,即便是他一直压着朱常洛未曾启蒙,历史上的东宫之位还是落在了朱常洛的身上,不过这是原本的历史,略过不提!

  单说现在,这一手端正的簪花小楷虽然算不上乘,但也基本上算是宣告神宗的那点小阴谋破产了……

  “宫中自有可以习字之处,常洛不过是随着我娘学过一段日子罢了!不过此事重要吗?皇上不如先看看常洛这封手书当中写了些什么吧!”

  眼见神宗终于注意到了这一点,朱常洛眉头一挑,却是冷冷的说道。

  “自罪书……”

  神宗这才凝神浏览,方才他只看到了字迹,倒是没怎么关注内容。

  只是粗略的看了一遍,神宗的脸上便涌出一阵狂喜,呼吸也变得粗重了许多,抬头看向面带嘲讽的朱常洛,昨天的无力和屈辱一齐涌上心头,目光莫名的有些不善。

  “我猜,皇上此刻一定在想,若是你现在将这份手书公布出去,不仅可以断掉常洛的东宫希望,更可以一报昨日之仇,对吗?”

  神宗的脸色清清楚楚的落在朱常洛的眼中,顿时让后者怒极反笑,声音之中的讥讽之意,愈发的浓厚。

  不过这想是一回事,但是被人当面点出来却是另一回事!

  是以朱常洛的一句话便让神宗脸色涨红,有些讷讷的说不出话来。

  “不过我劝皇上最好打消这个心思!常洛既然敢将它拿出来,自然是知道皇上可能会如何做!若然皇上不信的话,尽可以照自己心中所想去做,只是到时候赔了夫人又折兵,莫要怪常洛事先没有提醒!”

  其实说实话,自从朱常洛醒过来之后,他便对神宗这个名义上的父亲没什么好感,但是毕竟是血缘之亲,不论如何,原身还是对神宗有几分依恋的。

  故而朱常洛昨天虽然在慈宁宫削了神宗的面子,但是终究没有真正将布局的重点放在他的身上。

  只是如今神宗的表现着实是令他失望透顶,恐怕在神宗的心里,除了他和郑妃所生的儿子之外,其他的皇子皆是不值一提,至于朱常洛这个给他带来无尽麻烦的皇长子,只能时时刻刻的提醒着他年少时所做的荒唐事。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朱常洛的心头反倒像是丢掉了一块大石,声音当中多了几分冷峭之意。

  “你在威胁朕!”

  神宗眼神微眯,隐约感觉对面的少年有了些许不同,只是这点异样很快被少年冷峻的声音所掩盖,神宗虽是嘴上不善,但是口气已经不复方才的强势。

  因为刚刚朱常洛的话,如同一盆冷水,兜头浇下,让他清醒过来!

  这封手书其实写的并不复杂,就是朱常洛的自陈书,里面写明了他是见色起意,侮辱了宫女李秋仙,只是事后胆小怕事,方才不敢承认,最后表达了一下对于神宗宽宥他的感恩,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几段话。

  但是神宗心里却明白,这是一个把柄,一个郑妃做梦都想得到的把柄,一旦这封手书公布出去,朱常洛立刻会声名狼藉,大臣们也不好再继续支持一个私德有亏的皇子正位东宫!

  事情看起来,就像是朱常洛自掘坟墓,而一开始神宗也的确是这么想的!

  但是朱常洛的一番话,却是惊醒了他!

  这份手书的确是一个好东西,但是如今的时机却是不是个好时机,眼下他正因为三王并封之事和众臣针锋相对,若是这个时候爆出这么一份自陈书,恐怕真实性会被许多人质疑。

  何况朱常洛的手书,即便是他也是第一次见到,更何况外朝的那帮大臣,到时候这小子翻脸不认人,说这封手书不是他写的,神宗也拿他没办法。

  反倒是自己,面子里子都丢了!

  再有就是,这件事情李太后刚刚以雷霆之势处理完毕,这个时候要是拿这份手书出来,岂不是和她老人家正面作对?

  到时候外朝后宫都不得安宁,受罪的还是神宗自己!

  “皇上若是愿意,也可以将这当做威胁,不过常洛是不会承认的!想来以皇上的睿智,自然知道这份手书什么时候抛出去最合适!”

  朱常洛面无表情,淡淡的说道。

  让神宗的脸上阴晴不定,他自然知道朱常洛说的是什么意思,理智告诉他,这份手书抛出去的最好时机,是等到最后一步,自己将朱常洵也封王之后,这封手书再拿出来,可以顺理成章的将朱常洛排除出太子的候选,到时候东宫给谁,自然是随他心意!

  毕竟到那个时候,他一方面已经将朱常洛封王,表现出了自己对长子的慈父情怀,而且和大臣们的关系也必然会缓和许多。

  李太后那边,过了这么久的时候,也不会再在意这件事情!

  可谓是一个完美的法子。

  但是看着朱常洛淡然的面孔,神宗却莫名的感到有些憋屈,他亲政这么多年,朝政大事都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上,何曾向今天一样,被人牵着鼻子走!

  憋了半天,神宗方才翁里翁气的说道。

  “朕怎么知道,你到时候会不会不承认这封手书?”

  “呵,皇上难不成以为,谁都和你一般言而无信?”

  朱常洛冷冷一笑,反唇相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