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借刀杀人,犯我必诛

明谋天下 +A -A

  虽然面上一副平静的样子,但是实际上方才朱常洛却是紧张到了极点,他两世为人,只有王氏让他感受到了母爱的存在,故而在朱常洛的心中,王氏的地位是无可比拟的!

  此处毕竟四下无人,虽然以他对神宗的了解,后者的高傲不会让他食言而肥,但是只是这区区的一丝可能便已经足够让朱常洛心弦紧绷。

  所以神宗才刚刚答应朱常洛的条件,他便略有些急切的直接转向了正题……

  其实说实话,朱常洛的担心确实是有些多余了,对于神宗来说,王氏不过是一个低贱的宫女罢了,如果不是有幸生下了皇长子,恐怕他连名字都不会记得!

  用这么一个可有可无的人来换取耳根子宁静,神宗求之不得!

  何况方才朱常洛患得患失的表现全落在他的眼中,让他越发的觉得,这么一个懦弱的皇子,根本不可能成的了大事!

  “此事是谁倡议,与你有何关系?”

  只是听得后者的问话,神宗不免想到了些什么,脸色有些怪异,声音也略微有些不悦。

  “皇上多虑了,此事是谁倡议,常洛并不关心!只是看在多年的情分上,常洛想提醒皇上一句,此人恐怕并不像皇上所想的忠心耿耿!”

  经过了片刻的时间,朱常洛的心绪也平静了下来,声音微微有些发冷,开口道。

  三王并封之事,并非是神宗自己的主意,当然也不是郑妃的主意,他们二人若是能够想的到这个法子,又何须等到今天?

  何况这件事情在历史上闹出的风波并不小,始作俑者是谁,朱常洛清清楚楚!

  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那人敢对他们母子不利,那也就别怪他做一回小人了!

  朱常洛的眸中闪过一丝冷意。

  “三王并封固然是一个可以暂时缓解储位之争的法子,但是这个法子若是放在几年前,却是可以用,放在如今,效用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了!或者说,向皇上献策的人,根本就没打算让三王并封的法子实现!”

  大明朝的传统,向来是储位早定,早些的,英宗皇帝两岁被立为太子,孝宗皇帝八岁正位东宫,近些的,神宗本人更是五岁就被立为太子,像如今这等皇长子已经十三岁,储位尚且空悬的,算是大明朝头一遭了!

  这也是外朝的那帮大臣们如此理直气壮的原因之一,动不动就拿诸位先帝说事,压得神宗没一点脾气!

  无可奈何之下,神宗只能使出了拖字诀,万历十四年和万历十八年,朝臣就曾经有过两次大规模的进谏,恳求神宗早立太子,但是都被他拖了下来!

  这也是如今朝臣会这般难缠的原因,任谁被欺骗了一次又一次,心中都会有些气性的!

  其实客观的说,三王并封算是一个比较温和的法子了,若是当初万历十四年的时候,神宗就如此办,恐怕也不会闹到这个地步!

  可惜的是,向神宗提出这个建议的人那个时候正在主持会试,根本没心思掺和这档子事儿!

  不过这也正好给了朱常洛一个好机会,敢给他下绊子,坑死你!

  “你以为,这么拙劣的挑拨离间之计,朕会看不出来?”

  神宗的眼眸微眯,脸上闪过一丝危险的神色,声音低沉,像一只蓄势待发的狮子,气势凛然。

  不料对面的少年却是仍旧一脸平静,丝毫不被神宗的气势所震慑。

  “是不是离间之计,对于皇上来说重要吗?常洛所说的话句句是实情,该如何做,皇上心中自有论断,常洛哪来的那么大的能耐置喙!”

  所谓诬陷,九真一假才是高明之处!

  朱常洛所的确句句是实,只不过这话神宗会怎么理解,那就是他的事情了!

  何况作为皇帝,心中必然是多疑的,神宗若是真的对那人十分信任的话,恐怕也就不会问出这句话了!

  “其实此事不难理解,皇上想要立常洵为太子,其中遇到的阻碍无非两点,一是祖制,二是声望!常洵出身庶子,又非长子,祖制这一条是不占优势的,而如今他又年幼,自然是不可能凭声望让众位大臣归心的,想来那人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方才在第一条上下了些工夫!”

  朱常洛深吸一口气,说出的话却是条理清晰。

  “本朝祖制,有嫡立嫡,无嫡立长,常洵最大的缺点就在于他的身份太低,所以外朝的先生们说得最多的,便是历代先帝的例子,想必也正是出于这种考虑,那人才会想出三王并封的法子,想要借此抬高常洵的身份!”

  一番分析下来,清楚明白,很难相信这复杂多变的朝局之争,到了朱常洛这个十几岁的孩子口中,竟然变得如此条条有理。

  “哼,说来说去,毫无实质性的东西,这些朕又岂会不知?你区区黄口小儿,如何能够断定这个法子不行?”

  心思被当面戳破,神宗有些恼羞成怒般的说道。

  “其实这个法子,思路是不错的,但是错就错在太过急切了!如礼部所说,无前例可循,加上朝臣并非第一次被皇上戏弄,又岂会同意这个法子?此事提出建议之人不可能没有考虑到,但是他却未曾提醒过皇上,以至于闹成现在这副局面,是否是挑拨离间,皇上自己心中应当清楚!”

  朱常洛挥了挥手中的奏折,有些失笑道。

  都已经发展到诏旨被臣下执奏,还要如何?

  至于那人究竟是否提前预料到了这一点,可能有,也可能没有,全看神宗如何想了!

  不出意料的是,此话一出,神宗的脸色果然变得有些阴晴不定。

  人总是会下意识的推卸责任,和大臣们的关系闹得这么僵,其实并非神宗所愿,如今朱常洛给了他一个台阶下,怀疑的种子自然会疯狂的滋长起来……

  “何况如今此人声名不显,即便是心向皇上,可你不要忘了,他如今依靠于你,来日位居首辅,所作所为又岂能由得了他?难不成他真的不为未来思虑几分吗?”

  话到此处,那人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但是神宗却没心思去想朱常洛究竟是如何知道那人的身份的。

  他现在只感到一阵烦躁,因为朱常洛的话正击在他的心坎上,真正勾起了那一丝怀疑的火苗……

  虽说大明朝没有宰相,可偌大的文官,总是要有个领袖的,而这个领袖便是内阁首辅,无论是谁,坐在那个位子上,就代表了文官集团的利益,就不得不和皇权产生碰撞!

  这一点,没有人比神宗自己更清楚!

  即便是如现在的首辅申时行这般圆滑的性子,还不是冲在国本之争的最前锋吗?

  他难道不知道顺着皇帝,这个首辅才能当得更长久吗?不!非不愿,实不能尔!

  首辅若是不在国本之争当中出力,就相当于自绝于整个文臣集团,而说到底,文臣集团才是他们的根基,两害相权取其轻,所以他只能和自己对着干!

  前面朱常洛所说的种种,虽然让神宗心中有一丝疑虑,但是还不至于让他放在心上,毕竟朝局之争,哪有那么简单!

  但是这一句话,却是让神宗不得不仔细思量,若是那人做了首辅,还能真心为自己谋划吗?

  或者说,他现在所做的,是不是在为自己登上首辅之位后做准备?

  毕竟拥立太子之功,对于每一个文臣来说,都是不可抗拒的诱惑……

  一个个疑问在心头划过,让神宗感到一阵心烦意乱,尽管他知道这个朱常洛在挑拨离间,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所说的并非空穴来风!

  “够了,你这般诬蔑别人,你又能拿得出什么好法子来!”

  朱常洛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他知道自己的计策已然奏效,那位所谓的神宗心腹大臣,从此之后,怕是没什么好日子过了!

  不过眼见神宗神色烦躁,口气冲动,朱常洛也不再继续多说,过犹不及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常洛方才已经说过,三王并封的思路不错,一步步抬高常洵的身份,让他和常洛并肩而立,进而越过常洛,正位东宫!这本是个好计策,只可惜做的太过明显也太过急切,朝臣不是傻子,自然能够看得出皇上此举的真正用意,故而要推行下去,其实也并不难!只需将步伐放缓,面子做足,朝臣自然会适时退让,这是个长久的过程,急却是急不来的!”

  “何解?”

  神宗微微沉吟,不得不承认,朱常洛所说的并非没有道理,大臣们所求的,是一个身份尊卑,是一个礼法,他贸贸然想要将常洵立为太子,的确是有些操之过急了!

  “呵呵,大臣们如今所想者,是要立常洛为太子,最不济者,也要让常洛在众皇子当中身份更高,这是他们的底线,而皇上所想者,却是要让常洵和常洛并立,故而方有三王并封之举!

  常洛的法子其实很简单,将皇子十三岁封王作为成例,沿袭而下!”

  朱常洛面带笑容,轻描淡写的说道。

  既然没有成例,那就造一个出来不就好了!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