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父子交锋,利益交换

明谋天下 +A -A

  虽然是大白天,但是毓德宫中却弥漫着森冷压抑的气息,来来去去的宫女内侍都放缓了脚步,尽量不发出任何的声音,唯一的声音就来自大殿正中心那位暴躁的皇帝陛下。

  “滚,朕不是说了谁都不见吗?滚出去!”

  或许是因为神宗的暴怒让大殿当中的宫娥内侍都退避而去,所以当朱常洛毫不掩饰的走进大殿的时候,轻微的脚步声就变得格外刺耳。

  还没等朱常洛开口说话,一本硬角奏折便被神宗随手砸了过来,暴怒的声音仿佛受伤的狮子一般!

  “常洛见过皇上!”

  一个闪身避过飞来的奏折,朱常洛眉头一挑,却只是躬身作揖道。

  “你来做什么?滚出去!朕不想看到你!”

  眼见来人竟然胆敢闪避,神宗的脸上闪过一抹错愕,旋即便听到朱常洛看似恭敬的声音响起,眉宇间浮起一抹厌恶,大声喊道。

  可惜朱常洛却并非那些害怕他的宫女奴婢,不但没有退避,反倒是慢条斯理的捡起地上的奏折,细细的看了起来。

  “给朕拿过来!谁准你看的?”

  眼见前者如此无礼,神宗顿时一阵气急,旋即便是想起被自己随手丢出去的奏折上面所写的东西,脸色更是涨的通红。

  “呵,没想到皇上天子之尊,竟然受制于臣下!”

  此处四下无人,朱常洛也懒得装什么孝子!挥了挥手中的奏折,少年脸上却是现出一丝讥讽之意。

  他果然没有猜错,这奏折上的内容,正是让神宗如此生气的原因!

  方才朱常洛匆匆浏览,并未逐字逐句的看,但是落款的人名和最后的结论却是看的清清楚楚,这道奏折乃是多位大臣联名上奏,以礼科都给事中张贞观为首,共同上奏的还有其余的六科给事中和礼部的堂官。

  ��嗦嗦的一大堆,但是中心思想只有一个!

  驳回三王并封!

  说穿了,这次神宗可算是玩大发了,竟然让礼科破天荒的动用了执奏之权,神宗的旨意都下发到了礼部了,却硬生生被顶了回来……

  “未有礼法可依,臣不知如何遵旨!”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狂妄之意却是显露无疑,怪不得神宗竟然会气成这个样子。

  “还不给朕滚出去!”

  朱常洛嘲讽的笑容全落在神宗的眼中,让心高气傲的他如何受得了,想起自己被臣下欺到如此程度,皆是因为眼前之人,神宗一股怒气直冲头顶,顾不得思量朱常洛为何能够看懂奏折,怒极之下,大声咆哮道。

  “皇上容禀,常洛今天此来,便是为皇上解决此事的!”

  眼见神宗有恼羞成怒的迹象,朱常洛才收起玩心,脸色郑重的说道,只是眉间的一抹冷淡却是丝毫都不加掩饰。

  “哼,大言不惭!”

  神宗眼神微眯,口气有些轻蔑。

  这件事情他和外朝的大臣们斗争了数年,都没有结果,难不成这个黄毛小儿能有什么法子?

  何况元子之事,本就是和朱常洛的切身利益相关,神宗才不会相信他会好心来解决此事!

  “皇上和外朝诸位先生意见相左之处,无非在于东宫储位人选而已,然此事常洛方才是当事之人,为何皇上会觉得此事和常洛无关呢?”

  对于神宗的反应,朱常洛早已经料到,自然是不会有任何意外,平静的开口道。

  “依皇上之意,当立郑妃之子朱常洵为太子,但是嫡庶长幼有别,常洛这个长子尚在,外朝的先生们自然不会让一个非嫡非长的皇子正位东宫,即便他的母亲,曾是冲冠六宫的郑妃娘娘!”

  少年的语气平淡,仿佛在叙述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一般。

  只是一个“曾”字,却是让神宗的心中骤然一疼,慈宁宫中的景象再度浮现在眼前,郑氏无助的身影,更是让神宗对眼前之人的厌恶多了几分。

  不过到了此刻,他也冷静下来,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是如今细细想来,当时朱常洛的表现确实不同凡响,若不是他有意无意的推波助澜,恐怕到最后也不会闹到那种程度。

  还有一点就是,神宗着实是被外朝的大臣们不知疲倦的奏折折腾的烦了,天知道自己的儿子,他们掺和个什么劲儿!

  故而虽然嘴上不说,但是神宗心中还是有一丝期待的。

  “是又如何,难不成你还能主动放弃东宫不成?”

  思来想去,神宗能够想到的法子只有这一个,但是太子之位,有岂会有人愿意拱手相让,这次总算是换神宗嘲讽的对着朱常洛说道。

  任你巧舌如簧,又能如何?

  朝局之事,可不是后宫当中的那点小聪明能够有用的!

  “有何不可呢?”

  让神宗没有想到的是,少年眉头一挑,小脸上浮起一丝笑容,声音却是依旧平静,就好像神宗和大臣们一直在争夺的太子之位,不过是一个可以随手丢弃的物件,根本不值一提。

  摇了摇头,驱散心头怪异的感觉,神宗的脸色微微凝重起来。

  他头一次开始觉得,自己这个一直厌恶的儿子,有些不同寻常!

  “不过皇上要思量清楚,算上今天,常洛也不过勉强十三而已,就算是我如今站出来,对所有人说我不愿意正位东宫,外朝的那些大臣们就会放弃吗?他们会怎么做,我想皇上应该比常洛更加清楚!”

  还没等神宗理清楚思路,朱常洛的声音就像一盆冷水兜头浇下,浇了神宗一个透心凉。

  是啊,就算他再如何心思机变,也不过是个孩子而已,稚子之言,能有几分说服力!

  到时候大臣们只会以为,自己顶不住外朝的压力,将主意打到了区区一个孩子的身上,那才是丢人丢大发了!

  退一步说,就算是他们相信朱常洛是真心不要这个太子之位,他们也绝不会放弃的,对于那帮大臣来说,谁当太子并不重要,他们争的是一个礼字,争的是有嫡立嫡,无嫡立长的规矩!只要朱常洛一天是长子,他们就不会放弃立他为太子!

  这一点根本不会因为一个孩子的只言片语而改变!

  “那你来干什么?朕今天就明着告诉你,朕是绝不会立一个下贱的都人之子做太子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想通了这一节,神宗的心中顿时涌起一阵浓浓的挫败感,更加确定朱常洛今天过来,是想要一争太子之位,眉头紧皱,口中的厌恶之情丝毫都不加掩饰。

  “皇上多虑了,常洛无意太子之位!这也是我们能够谈下去的基础!何况我今天既然来了,自然是有法子能够帮皇上推行三王并封之事!”

  听见神宗口中的轻蔑之意,朱常洛眼中闪过一丝冷色,面上却是丝毫不显,淡淡的重复道。

  “你想要什么?”

  神宗眼神微眯,第一次仔细的审视着这个一直被他视为耻辱的儿子。

  亲政这么多年,他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皇帝了,这个世界上做任何事都不会是无缘无故的,即便是朱常洛对于太子之位并不动心,可平心而论,若是换成了他,送上门来的东西断没有推出去的道理!

  因为即便是高傲到神宗,在外朝的那帮大臣坚持下,也不得不承认,若是就这么继续耗下去,恐怕他真的是再难顶得住压力!

  “常洛在皇宫当中呆了十三年,着实是待够了!皇上既然想要立常洵为太子,常洛也不反对,只是常洛如今年幼,身边不可离开人照顾,请皇上恩准,让恭妃娘娘随常洛共同出宫!”

  既然今天是来谈判的,那么也就没什么可遮掩的,何况神宗亲政多年,却不是轻易能够糊弄的了的!

  故而朱常洛大大方方的便说了出来,语调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只不过没有人看到的是,少年隐在袖袍当中的双手,早已经被汗水湿透!

  他知道,这句话一出,神宗立刻就会知道自己的死穴在哪里,将自己的弱点暴露出来,乃是兵家大忌!

  但是朱常洛没有办法,他的力量实在太过弱小,所以他只能赌一把!

  “就只有这个要求?你可知道如此做根本不合礼法?”

  目光当中带着一丝诧异,神宗的眼神微微眯起,声音当中也多了一抹莫名的意味。

  “皇上何曾在意过礼法?何况此乃后宫之事,只要皇上皇后同意,想必外臣不会过多置喙!”

  朱常洛眉头一挑,口气讥讽。

  若是神宗真的在乎礼法的话,也就不会执意要立郑妃的儿子为太子了!何况后宫毕竟和前朝不同,大臣们的手还伸不到那么长去……

  “妇人之仁!”

  神宗的脸上嘲讽一笑,却是带着几分漫不经心说道。

  “若是你真能为朕解决此事,朕便放你们母子出宫又如何?”

  与此同时,心中刚刚升起的一丝忌惮也随之而消失不见,一个能够为区区妇人而放弃太子之位的皇子,纵然是有几分小聪明,又能成的了什么大事。

  听到这句话,朱常洛高高悬起的心终于放进了肚子里,背后的衣襟紧紧的贴在身上,只不过片刻之间,整个背后都衣襟被冷汗湿透。

  面色上丝毫不露,少年缓缓开口道。

  “多谢皇上!既然如此,常洛也不敢藏私!只是在说出解决的法子之前,我要先问一句,三王并封之议,是谁向皇上提的建议?”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