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拜谢嫡母,定计生辰

明谋天下 +A -A

  不得不说,这个皇宫当中,传的最快的流言和风头!

  区区一整晚的时间,郑妃被李太后褫夺金印的消息就传的沸沸扬扬,甚至还有传言讲,皇帝为了维护郑氏而公然顶撞太后,惹得她老人家大怒,最后连皇上也罚跪了两个时辰!

  加上今天皇后娘娘以雷霆之势直接派出内侍,将郑妃的贴身婢女秦小玉从卧房中拉了出来,押解到了浣衣局,郑妃竟然未敢出来阻拦,这其中的意味也就更加值得令人深思了……

  虽说眼下郑妃荣宠仍在,但是这后宫当中,皇爷毕竟说不上太多话,这郑氏一下子惹急了皇后娘娘和太后娘娘两位大神,以后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何况郑妃被禁足三月,照例是不能有任何人去探望她的,就连皇帝都不例外!

  后宫当中从来不缺乏有野心之人,以前是因为郑妃势头太盛,但是现在有了机会,自然是有无数人蠢蠢欲动!

  不过这些事情,朱常洛却是乐见其成,因为……他也是这蠢蠢欲动的人之一!

  坤宁宫中,朱常洛刚刚踏进房门,就见到王皇后一脸喜色的迎了上来,止住他正要行礼的动作,拉起手便将他按在罗汉床上,一挥手,便有几个宫女端上来好几盘精致的小点心。

  “哥儿来了,快些坐下,今儿我特意准备了你爱吃的红豆饼,还有普洱茶和银耳羹……”

  见此情景,朱常洛心中一暖,这王皇后没有儿子,可真是将他当做自己的儿子来疼的,只是摸了摸肚子,脸上却是一阵为难。

  他可是刚刚用过早膳来的,这么多东西怎么能吃得下!

  “母亲,不能再吃了,再吃儿子会变成小肥猪的!”

  朱常洛苦着小脸,伸手在耳边扮作猪耳朵,还不忘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逗得王皇后一阵失笑。

  “没的胡说八道!罢了罢了,云娘,将这些东西端下去包起来,一会让哥儿带回景福宫给恭妃妹妹!”

  她知晓王氏身边的人大多数都是郑妃派去的,常常苛待他们母子俩,所以也时常接济他们,这种事情却也不少,只是因为某些顾及,她也不好太过明显的维护王氏母子,故而心中还是存着几分愧意的。

  不过待得房中的宫女内侍去了大半,朱常洛脸色却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压低了声音道。

  “母亲,儿子有事要向母亲商议!”

  “无妨,都是自己人,有话就说吧!”

  王皇后微微一笑,却是没有意外,轻声说道。

  从昨天她见到朱常洛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他和以前的不同,何况昨天的事情别人不清楚,但是王皇后却是清楚,郑妃和皇帝受罚,全都是因为他!

  所以当昨天王安来通报说朱常洛今天要来坤宁宫请安的时候,王皇后就知道,这小子又在打鬼主意……

  “呃……”

  朱常洛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看来自己是有些低估王皇后的聪明了。

  不过这不重要,收敛心神,朱常洛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翻身下了罗汉床,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

  “这一拜,谢母亲护持之恩!常洛虽为长子,却不被皇上所喜,若非母亲多年照拂,我和娘恐怕早已在这宫墙当中消失!”

  说罢,朱常洛郑重的以头扣地,大礼参拜。

  见此情景,王皇后的神色也凝重起来,不过却没有任何动作,坦然接受了这一礼,因为她知道,这还没完!

  “这一拜,愧母亲恩德难报!常洛势单力孤,无以为继,恐难担负母亲期望,请母亲见谅!”

  又是一礼,依旧郑重,少年脸色倔强,眼神中隐约带着一丝愧意。

  他知道,王皇后一直期望他能够争得太子之位,在外朝当中也为他使了不少力,但是现在他却要让她失望,自然是心中有些歉疚。

  直起身子,朱常洛的声音却是未停,再度叩首。

  “这一拜,诺儿子孝义不废!常洛虽幼,可却知孝义之理,母亲养育照料之恩,永不敢忘,若有一日常洛能重回皇宫,定为母亲竭尽全力!”

  王皇后的神色有些复杂,带着惊异,也带着欣慰!

  三拜之礼,重于天地!

  便是祭天之礼,无非三拜而已!

  少年用这种坚定方式表达了自己的决心,让王皇后心中感触颇深。

  伸手扶起朱常洛,王皇后叹了口气,脸色却是凝重的说道。

  “哥儿,你要清楚,机会只有一次,若是错过的话,将来怕是会难上百倍千倍,你……真的决定好了吗?”

  虽然不知道朱常洛究竟打算怎么办,但是只听他的口气,王皇后便已经知道他有了脱身之策!

  这一点单看他今天翻云覆雨的手段就能够清楚!

  只是这世上从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即便是手段再高明,也逃不过等价交换四个字,而朱常洛手中的底牌,无非是有希望登上太子之位!

  除此之外,他再无任何可以博弈的筹码!

  “母亲,常洛愧疚,恐怕难以在母亲膝下尽孝了!”

  朱常洛低下头,声音却是坚定的很。

  他知道为了将自己扶上储位,王皇后花了不少心思,无论是打着什么主意,他都承这份情!何况这么多年以来,王皇后视他如亲子,却从没想过将他从王氏手中夺走,单这一点,就足够朱常洛同样将王皇后当做自己亲人看待!

  若是可能,他也想按照王皇后的期望来走,但是想起王氏将会遭受的悲惨境遇,少年的眼神缓缓变得清明,脸色也愈发坚毅。

  “罢了,你是个好孩子,母亲不为难你,地上凉,快起来吧!”

  一阵愣神,到最后还是王皇后败下阵来,伸手扶起朱常洛,眼神中微微有些心疼。

  “母亲,其实有些时候,锋芒太盛不是好事,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才是上策!”

  人心毕竟不是铁做的,更何况即便是朱常洛的计划真的能够成功,以后也少不了王皇后的帮助,故而思衬了片刻,朱常洛还是隐晦的提点了一句。

  别人不知道,但是来自后世的朱常洛却是清清楚楚,虽然明朝的皇帝大多短命,可神宗却是为数不多的例外,现在是万历二十一年,也就是说神宗少说还有二三十年的寿数,这么长的时间,皇太子的位子除了引人注目之外,真是没什么用处!

  当初太祖皇帝都懂得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道理,怎的到了现在就这么多人看不破呢?

  摇了摇头,只能说是储位太动人心,太祖皇帝的定力也并非是什么人都能有的!

  “看来你心中已有定计,也罢,母亲尽力助你便是!”

  王皇后深深的看了一眼朱常洛,越发觉得有些看不透这个少年了,叹了口气,王皇后开口说道。

  “多谢母亲!”

  朱常洛躬身一拜,声音诚挚,顿了顿,朱常洛深吸一口气,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母亲,水至清则无鱼,儿子知道这后宫安宁是母亲的职责所在,但是后宫中的确平静了太久了,郑氏独大多年,如今被罚禁足宫中,正是个好机会,故而儿子想请母亲帮忙,扶助一名新人!”

  “新人?哥儿,郑氏在宫中根基深厚,就算是我给了这个新人机会,她真的能把握住吗?”

  闻言,王皇后秀眉微蹙,却是不大看好。

  郑氏在后宫当中专宠这么多年,王皇后自然对她也是诸多不满,但是为了后宫安定,王皇后也不过多计较,但是正因为如此,她才更清楚郑氏的恩宠有多么深厚。

  若是贸贸然安插一个新人出来,恐怕会被辗的渣都不剩!

  “母亲请听儿子细说……”

  朱常洛压低声音,对着王皇后一阵耳语,却是让后者的脸色略微有些复杂。

  “儿子知道,如此做确有不妥之处,只是后宫当中,郑氏独大,若不如此恐怕是难以让其放松警惕!”

  定定的看着朱常洛,过了良久之后,王皇后才叹了口气说道。

  “哥儿你多虑了,这后宫中的女人来来去去,若是连这点胸襟都没有,我早就被气死了!只是若是如此的话,怕是你口中的那个新人会被郑氏彻底嫉恨,到时候本宫怕是也难保她,你真的要如此吗?”

  在王皇后看来,既然是要留在宫中和郑氏相斗的,必然是朱常洛的心腹,所以她才会有此鼓励。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少年冷冷一笑,声音却是不带一丝温度。

  “路是自己选的!我对她已是仁至义尽,便是死在郑氏手中,也是她自己的命!”

  顿了顿,朱常洛看着王皇后有些疑惑的神情,叹了口气说道。

  “母亲可知我要留下的人是谁?李翠儿!”

  “原来是她!”

  王皇后的脸上闪过一丝了然,不同于王氏的毫无心机,对于李翠儿的心思,王皇后猜的清清楚楚,听见是她,也就顿时明白了朱常洛的用意。

  “没错,母亲不必为她过多费心,此事若是能成固然好,若是不成,能为郑氏添堵也是不错的!”

  “嗯,此事我心中有数了!”

  略一思忖,王皇后点了点头说道,顿了顿,似是想起了什么,有些犹豫的开口问道。

  “既然你已决心如此,可想好了什么时候动手?”

  “三天后!”

  朱常洛没有犹豫,直接了当的便说道。

  “那天是……”

  王皇后的声音有些复杂。

  “不错,是儿子十三岁的生辰!”

  ps:求收藏,求推荐!各种求!

  感谢书友寂静荣誉的打赏~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