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提点王安,秘密武器

明谋天下 +A -A

  李翠儿在宫中打滚了这么多年,自然知道绝子汤是个什么概念!

  绝子汤,顾名思义,女子喝了它之后终生都无法受孕,这对一个十几岁的少女来说,简直是一个不可能接受的事情。

  “你的心思我明白,这副脸蛋毁了也着实可惜,我可以送你一场富贵,前提是,喝了它!”

  朱常洛的声音清冷,淡然无波,但是却让李翠儿浑身发冷。

  “当然,若是你不愿意的话,看在服侍我娘这么多年的份上,我会放你出宫,如何选择,你自己决定!”

  说罢将面前的茶盏一推,便不再说话。

  “哥儿……”

  到底是一起几年的情分,王安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想要求情,在他看来,即便是翠儿将哥儿的行踪透露了出去,但是驱逐她也就够了,绝子汤这等恶毒的东西,着实有些过分了。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刚说了两个字,便看到少女颤抖着双手,捧起了茶盏,神色悲戚,却透着一股狠劲儿。

  “哥儿说话算数?”

  李翠儿目光灼灼,盯着朱常洛,牙齿止不住的打颤,手上却是稳稳。

  “皇上每个月会宿在坤宁宫两次,这一点你知道的比我清楚!只要你喝了这碗汤,明天我就求母亲将你调入坤宁宫!”

  后者则是微微一笑,轻声说道。

  其实从一开始,朱常洛就知道李翠儿想要的是什么,神宗虽是从没来过景福宫,但是按规矩却是每月都宿在坤宁宫两次。

  而每个月神宗到坤宁宫的时候,李翠儿都会借故到到坤宁宫去,而且每次都打扮的花枝招展,打的是什么心思,不言而喻!

  不得不说,李翠儿的资本很雄厚,虽然没有什么昂贵的首饰打扮,但是面容娇美,有一股清水出芙蓉的劲儿,身段也是一等一的好,有这份心思也不算妄想!

  “好,我喝!”

  眸间掠过一抹惊惧,但是很快被贪婪掩盖,李翠儿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灌下了那碗药汤,一滴不剩!

  “有什么条件,请哥儿说罢!”

  缓了好大一会,李翠儿方才平复下来,抚着胸口掩下眼底的一抹怨恨,声音平静。

  她没有问这副绝子汤的真假,也没有提前问清楚朱常洛究竟打算怎么办,直截了当的就喝下了这副汤药,可见决心之坚!

  朱常洛的眼中闪过一抹赞许,他原本只是在赌李翠儿心中对于权势的渴求,但是却没想到后者竟然有这等魄力,不过如此更好,不知道郑贵妃到底有没有做好准备,迎接这个区区宫女发起的进攻!

  “别拿这副委屈的样子来对我!路是你自己选的,若不是看在你服侍我娘这么多年的份上,凭你将我的病情透给秦小玉,就够你一辈子在浣衣局不见天日了!”

  不过话虽如此,必要的敲打还是要的,朱常洛的声音冰冷,时刻提醒着李翠儿阶下之囚的身份。

  顿了顿,少年的脸上却是微微一笑。

  “所以啊,努力的往上爬吧,说不准哪一天你爬到了郑妃的那般位置,就有机会报复今天的耻辱了……”

  声音平静,没有刚才的凛然之意,仿佛不过是在闲话家常,但是却让李翠儿身子微微一颤,心中的龌龊被置于阳光下的难堪感觉再次浮现,脸上却是不敢露出分毫,跪下磕头道。

  “奴婢不敢!”

  “罢了,明日便去坤宁宫吧,我会求皇后娘娘送你一场造化,能不能成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朱常洛揉着额头挥了挥手,李翠儿如蒙大赦般的起身退出了房间,小心的把门关上,冷风吹来,让李翠儿感到一阵寒冷,不过也清醒了几分。

  伸手摸了摸后背,发现早已经被冷汗湿透,方才不过匆匆一刻之间,李翠儿便感觉到自己已经在鬼门关走了好几遭,虽然朱常洛说的好听,但是李翠儿知道,若不是自己尚且有用,恐怕真的要成为这皇城中的一缕孤魂。

  不过想起朱常洛最后的话,李翠儿的心情又好了起来,凭她的这份姿色,只要能够有个机会,成为宫里的娘娘又有何难?

  哥儿,你等着,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像今天一样跪在我面前!

  少女的眼中闪过一丝狠厉,转身而去……

  大殿之内。

  看着李翠儿果决的身影,王安有些愣神,整个事情发生的太快,信息量太大,以至于他还没能完全接受就已经结束。

  “王安,今天的事儿你怎么看?”

  烛火幽微,让朱常洛的面庞有些晦暗难明,声音平淡,让王安清醒过来,声音微微有些干涩,后者开口道。

  “哥儿,是王安的错,这么多年瞧错了人,才让哥儿今天差点落进郑妃的陷阱当中!”

  想起刚刚自己还在为李翠儿求情,想要让哥儿饶恕他,王安就恨不得抽自己嘴巴,他要是早知道李翠儿是这样的人,当初就不该让她接近哥儿。

  瞧着王安一副愧疚的模样,朱常洛却是摇了摇头。

  “今天的事儿是你的错,也不是你的错!这宫中诱惑太多,你是我身边的人,要时刻记得,无论是谁,都要留一手防备,平素要注意小处,才不会让李翠儿的事情再度出现!”

  如今他的手中并无可用之人,而王安虽然有些不通世事,但是胜在忠心耿耿,所以朱常洛也有意提点他。

  “就拿翠儿来说,其实她去御膳房见了谁我又怎么会知道,可我们景福宫和郑妃是死对头,这一点谁都知道,可翠儿却是一口一个小玉姐姐的叫,这难道不奇怪吗?

  还有,她一天天的打扮精致往坤宁宫中跑,你难道就没有怀疑过?”

  两句反问让王安有些默然,说实话,朱常洛所说的这些东西,他倒是真的没怎么在意过,不过仔细想来,的确如此,他和哥儿提到郑妃和秦小玉向来都是直呼其名,哪会用上“小玉姐姐”这般敬称,而且李翠儿往坤宁宫跑的次数也的确多了些。

  “既然如此,哥儿为什么还要帮她呢?”

  王安有些疑惑的问道,在他看来,李翠儿犯了这等事情,把她丢到浣衣局都是轻的。

  “不,我不是在帮她,而是在帮自己,王安,你的目光有些局限了!现在郑妃之所以蹦�的这么欢儿,无非是仗着皇上专宠于她,若是能够有人跟她争夺宠爱,那么郑妃也会囿于宫闱之斗!”

  轻轻摇了摇头,朱常洛把玩着手中的毛笔,淡淡的说道。

  “可是……李翠儿有这个能耐吗?”

  明白了哥儿的打算,王安却是忍不住升起一丝担忧,郑妃能够在宫中专宠这么多年,又岂是等闲之辈,李翠儿真的能在她手中争到一席之地吗?

  “反正路已经帮她铺好了,要不要走也是她自己选的!至于有没有能耐斗得过郑妃,就要看她自己了,若是能够斗得过自然最好,若是斗不过,也是她自己找死,反正我们也没有什么损失!”

  朱常洛的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却是让王安心中微微一凛。

  同时禁不住为李翠儿的未来捏了把冷汗,这些年不是没有人敢于挑战郑妃,但是下场都不怎么好,身份低些的,直接被杖毙,高些的也只能在冷宫中幽禁一生!

  哥儿这一手分明是借刀杀人……

  不过李翠儿这是活该,王安心中稍定,却是忍不住继续开口问道。

  “可是哥儿,你这不是放虎归山吗?要是翠儿真的……恐怕会对你……”

  虽然知道这个可能性很小,但是方才李翠儿离开之前眼中的狠厉却是被王安瞧在眼中,他可不会以为,李翠儿能够有什么大度的胸襟,若是给了她机会,说不准真的会反噬一口!

  “何况,那绝子汤……”

  王安的话头一顿,却是没有说出来,只是脸上的担忧之意,却是不言而喻。

  别的人不清楚,但是王安却知道,朱常洛所谓的绝子汤,不过是泡了药渣的茶水罢了,除了苦的像汤药一样,基本没什么用。

  现在哥儿却要帮她上位,若是真的成了,难保她以后不会反噬其主。

  只是听到王安担忧的口气,朱常洛却是失笑一声,这个王安倒真是一个操心命,不过既然有心提点他,朱常洛自然不会藏私,眉间多了一抹冷意,淡淡的开口到。

  “王安,你知道郑妃爬到这个位置,花了多少时间?”

  “呃,算起来也应该有五六年吧!”

  虽然不知道为何哥儿突然问起这个,但是王安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她花了整整六年的时间,而且这六年当中,她诞下了两子一女,而且那时候后宫凋零,没有人刻意为难她!所以她才能如此顺利的晋封贵妃,你觉得凭翠儿一个小宫女,要和郑妃争宠,要花多久?而等到她不再被郑妃威胁的时候,我还会是一个任人揉捏的皇子?”

  看着写的歪歪斜斜的字,朱常洛头也不抬的说道。

  他自然知道李翠儿不甘心,可他更知道李翠儿是个明白局势的人,她要往上爬,就要和郑妃斗,要和郑妃斗,就必须有人支持,所以在郑妃倒下之前,她绝对会尽心尽力的为朱常洛办事!

  不是有句话叫,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为了权势和富贵,李翠儿连孩子都能放弃,这点怨恨又算的了什么?

  “至于绝子汤,那不过是一个承诺罢了,汤药是真是假不重要,重要的是李翠儿已经表明了态度,她愿意用孩子来交换自己的前程,所以她不会让自己怀孕的……”

  提笔收尾,朱常洛满意的看着自己端端正正的字迹,把笔一丢,眸中却是闪过一丝冷意。

  “至少在能够独自抗衡郑妃之前,不会!”

  王安还没明白过来这几句话是什么意思,眼角便瞥见了朱常洛那一手端正的小楷,顿时像是见到了怪物一般。

  他可是知道,哥儿从未习过字,怎么突然就能写的这么一手好字?难不成哥儿也去内书堂偷听过?

  “收好它,明天咱们去坤宁宫见母亲,能不能带娘离开皇宫,可全靠它了!”

  朱常洛将手中墨迹微干的纸张放进信封当中,丢给了王安,松了口气说道。

  幸亏他前世学过毛笔字,不然还真的难以搞定这些东西!

  不过这具身体也真是可怜,竟然真的从未接触过笔墨,害的他耗费了这么久才勉强写出这寥寥几个能看的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