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月下西厢,反骨初现

明谋天下 +A -A

  夜,冷冷清清的景福宫大殿当中,两盏烛火刚好照亮朱常洛面前的桌案,少年眉头紧皱,将手中的书卷翻来翻去,西厢记三个大字,看的一旁的王安眉角直抽……

  心中暗想,要是恭妃娘娘知道自己给哥儿看这种书,他会不会被打死!

  其实王安心中也奇怪的很,哥儿今年十二岁了,可是从没有读过书,习过字,这一点王安是清楚的,可是今天哥儿突然叫他去寻些笔墨纸砚书卷来的时候,他着实是吃了一惊!

  不过所幸这宫中有为小内侍启蒙的内书堂,其中的笔墨纸砚虽不是上品,却也堪堪可用,王安托了一番关系,也算是弄齐备了,至于书卷……四书五经都是不许带出内书堂的,所以他着实是没了法子,只好那内侍宫女们私下藏着的这些话本故事过来充数!

  本想着哥儿未曾启蒙,用这个识些字也就够了,谁想到书卷一拿回来,哥儿竟看的津津有味的……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是重点,瞧着殿阶下衣衫单薄,双膝跪地的少女,王安数次想要开口,却都被朱常洛的冷面挡了回来。

  “哥儿,天色也晚了,咱歇着去吧,你大病初愈小心身子!”

  大殿的门没关,时值深秋,一阵寒风吹来,让李翠儿的忍不住抱紧了身子,大大的眼睛中蓄满了委屈,更添几分娇美,见此情景,王安却是再也忍不住了,上前一步轻声开口说道。

  “我身子没什么问题,你想求情就直说,不必拐弯抹角的!”

  朱常洛脸色平静的合上手中的书卷,砸吧砸吧嘴,似是有几分意犹未尽,抬头望着李翠儿可怜兮兮的样子,却是丝毫不为所动,不过王安口气中的一抹不满倒是让他眉头一挑,声音冷淡的说道。

  “哥儿,那王安就直说了!”

  王安是个一根筋的性子,虽然听出了朱常洛的不悦,但是还是忍不住开口道。

  “翠儿跟着哥儿和娘娘也有几年了,就算是犯了什么错,哥儿的责罚未免也太狠了,何况就算是要打要罚,也要有个由头不是……”

  如今已经是子时初刻,王氏这几天又是担心,又是劳累,身子却是不太受得住,故而早早的便去歇息了,可就在王氏休息之后,哥儿却突然罚李翠儿跪在这里,一直到了现在,弄得王安一头雾水的。

  他跟着哥儿有几年了,翠儿来景福宫的时日比他还早,这宫里能够伺候王氏的就只有翠儿一个,所以王安不免和她亲近几分,此刻见她没名没分的就受了罚,自然是有些愤愤不平。

  “呵,由头?”

  朱常洛的嘴角扯起一抹讥笑,斜眼看着地上委委屈屈的李翠儿,冷声说道。

  “你倒不如问问翠儿,为何在这跪了几个时辰,连一声冤都不喊!”

  “这……”

  王安一时语塞,却是说不出话来。

  是啊,若是翠儿真的没有犯错的话,为什么跪了这么久都不开口伸冤呢?哥儿并非不讲情面的人,即便是有什么误会,只要解释清楚就没事了。

  可是直到现在,翠儿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一个不可置信的念头浮现在心中,让王安吓了一跳,难不成……翠儿是在心虚?

  感受到王安惊疑不定的目光,李翠儿的脸色陡然变得煞白,紧咬下唇,似是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直起身子强装出倔强的样子说道。

  “奴婢不知自己何处有错?让哥儿如此责罚!奴婢在此跪着,是因为哥儿让奴婢跪着,哥儿不发话,奴婢哪敢擅自起身?”

  “倒是个伶牙俐齿的丫头……”

  朱常洛脸上笑意微收,浑身上下散发出凛然之意,若说他先前只是有几分怀疑的话,那么现在他几乎可以确定,这个李翠儿心怀不轨!

  “既然如此,我来问你,你屋子里的金簪从何而来,你天天脸上涂抹的脂粉又是从何而来?

  你今儿在御膳房真见了秦小玉吗?为何在郑贵妃面前,她亲口说是你给她传的信呢?”

  声音步步提高,口气也越发的冷峭,恰逢一阵寒风吹过,让李翠儿的身子微微颤抖起来,神情微微激动。

  “不可能,我没有见过小玉姐姐,这件事我分明是告诉了……”

  话到一半,李翠儿陡然住口,脸上再无一丝血色,望着朱常洛的目光仿佛看见了怪物一样。

  “翠儿,真的是你?”

  王安的表情就像吞了苍蝇一样,脸上一瞬之间变得难看无比,目光当中带着惊愕,愤怒,不忍,种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最终变成了浓浓的失望。

  他十二岁被调过来服侍朱常洛的起居,如今已经三年有余,景福宫里是个什么光景,没人比他更加清楚,哥儿和恭妃娘娘生活不易,但是对于他们两个却是极好的,从不曾发过脾气。

  虽然没有在别的宫里那般优渥,但是王安一直觉得很满足,他一直以为翠儿和他一样,一心一意的服侍恭妃娘娘,谁能想到竟然是她出卖了哥儿?

  一时之间,王安只觉得浑身冰冷,像被凉水浇透了全身!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也就不必遮遮掩掩了!如果我所猜不错,你并非是郑妃的亲信,那么你这么多年来在我母子身边,究竟有何目的?”

  看着王安的反应,朱常洛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王安虽然忠心,可终究是缺了防人之心,所以真相揭开之时,才会如此措手不及……

  收敛心神,目光重新回到地上的李翠儿,朱常洛冷笑一声说道。

  今天他曾经旁敲侧击的问过王氏,自然知晓这个李翠儿的身家清白,并非是郑妃的亲信,这也是王氏敢将她放在身边的原因,何况她服侍他们母子也有几年了,若是早就背叛的话,恐怕他们母子要受的磨难还要更多!

  不过经过刚才的一番失言,这次李翠儿像是学精了一般,小嘴紧闭一言不发。

  她不是个笨人,方才不过是话赶话之下,才一时露了馅,现在清醒过来,自然是明白了眼前的局势,即便是现在的哥儿和以前不同,但是看今天发生的事情就知道,恭妃娘娘就是哥儿的软肋!

  她服侍了王氏这么多年,情分总是有的,没有实证,就算是哥儿也不可能随意诬蔑她,何况这件事情若是真的让王氏知道了,她只会比王安更加伤心,所以李翠儿笃定的很,就算是为了恭妃娘娘考虑,哥儿也不会真的对她如何的。

  一念至此,她的腰背挺直了几分,心中也安定了些许。

  “翠儿,你可知道这宫中每年都会有大批的宫女下落不明,因为得罪了贵人,你觉得你能够例外?”

  朱常洛深深的看了李翠儿一眼,口气却是森冷的很。

  “不会的,娘娘不会让你这么做的!”

  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李翠儿抬起头,声音颤抖着说道。

  她心里清楚,王氏就是她的护身符!

  不过这点心思,朱常洛怎么会不清楚,嘲讽一笑。

  “翠儿,你把自己瞧得太高了!要处置你一个小小的宫女,多得是法子!郑妃今天吃了这么大的亏,心中不忿,拿你撒气,这个由头够不够?归正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你猜我娘会不会为了你去找郑妃求证!”

  眼神中带着一丝怜悯,朱常洛居高临下的看着李翠儿。

  终究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即便是有些心机,可还是太嫩了!

  “哥儿,哥儿,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都是他们逼我的,对了是秦小玉,她说我要是不帮她,就把我扔去浣衣局,我真的是被逼的啊!”

  看到朱常洛越发森寒的目光,李翠儿终于慌乱起来,膝行上前,不断的叩头说道,水灵灵的眸子里蕴满泪水,配上少女娇美的面庞,倒是显得楚楚可怜。

  “是吗?这么说是威逼,不是利诱?让我想想,貌似长春宫中的宫女比我们景福宫中的赏赐要多不少啊!”

  朱常洛微微一笑,可李翠儿却仿佛一下子被看穿了一切,心中一阵慌乱,怔怔的忘了开口。

  她说的话的确是半真半假,郑贵妃虽然想方设法的想要为难王氏母子,但是还不会自降身份去找她一个小小的都人,而是她受不了景福宫中清寒的生活,自己找上门去的,而秦小玉也答应,只要她能传出有价值的信息,就将她调离景福宫……

  “啧啧,这么漂亮的脸蛋儿,本该是娘娘的命,若是就这么毁了,真是可惜!”

  朱常洛伸手抚着李翠儿的俏脸,似是有些不忍的说道,可李翠儿却好像被刺痛了一般,霎时间身子一抖。

  “哥儿究竟要如何,请说吧!奴婢悉听尊便!”

  心中微微一动,李翠儿的眸子中却是透出一抹贪婪的光芒,仰起头说道。

  事已至此,如果她还看不出来朱常洛有心放她一马,她就白白在宫里呆了这么多年了,何况若是朱常洛真的有心要置她于死地,也就不会同她说这么多了。

  “聪明的丫头!既然如此,喝了它!”

  李翠儿的神色变化,自然是全部落在了朱常洛的眼中,满意的点了点头,轻声说道。

  说罢,朱常洛伸手掀起一旁的茶盖,杯子当中的青色药汤早已经凉透了,但是此刻掀开,依旧有一股淡淡的苦味弥漫在空气当中。

  “这是什么?”

  看着普普通通的青色药汤,李翠儿的心头却陡然升起一阵不祥的预感,朱常洛微笑的脸庞也变得仿若凶神恶煞般可怕,李翠儿的牙根忍不住打颤,但是还是强自保持镇定。

  “绝子汤!”

  少年的嘴角勾起一抹阳光的笑容,露出白生生的牙齿,轻描淡写的三个字,让李翠儿如坠冰窟!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