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我若不图东宫之位呢?

明谋天下 +A -A

  “哥儿,你可是没瞧见,慈宁宫外现在可炸了!郑贵妃……不,现在叫郑德妃身子也太娇弱了,才不过小半个时辰就撑不住了,昏厥在地,据说脸色白的吓人,到现在还不得下床!”

  朱常洛刚刚回到景福宫不久,王安就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嘴角里喋喋不休的说道。

  要说今天的事情可着实是将王氏吓着了,朱常洛回来的时候她又是来来回回的打量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确认无事方才被搀着去休息了……

  “呵呵,这倒是意料之中!”

  嘴角扯起一丝讥讽的笑容,朱常洛却是缓缓摇了摇头。

  事情做到这个地步,也差不多了!

  今天的事情说白了都不是什么大事,能够让神宗和郑氏一起受罚,已经是托了朱常洛精心谋划,加上些许运气的成分。

  可郑氏到底在后宫当中是有些份量的,不可能真的跪上三个时辰,何况旁边有个皇帝陪着,李太后怕是也舍不得自家儿子晒出个好歹来。

  不得不说,王安的心思倒是灵巧,见朱常洛这副表情,顿时察觉不对,试探着问道。

  “哥儿的意思是?这郑德妃是故意的?”

  “少跪些时辰有什么打紧的!重要的是,这郑氏的面子里子都没了,从今以后怕是在难在这后宫中逞凶了!”

  听见王安口中浓浓的失望之意,朱常洛倒是失笑道。

  其实这跪多久并不重要,这郑氏被李太后罚跪慈宁宫外,本就是在打脸,意在警告她以后安安分分的,仅此而已!若是真的跪足了三个时辰,怕是连人命都出了!

  过犹不及……

  不过经过此番,怕是宫人内侍从今往后都不会向从前那般敬畏郑氏了!

  “这倒也是,不过倒是便宜了那郑德妃了!”

  王安口气仍旧带着不满,小声嘟哝道。

  似是带着几分惆怅,朱常洛忽的开口问道。

  “王安,你喜欢这宫里吗?”

  “啊?”

  后者脸色一怔,显然是还没转过弯来,待得听清楚问话之后,眼中微微黯然,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

  “谈不上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奴婢自幼便入了宫,从没见过宫外头是什么样子,不过听御膳房的内侍们说,外头好玩的多,所以奴婢也挺想出去瞧瞧的。”

  “我也不喜欢这个宫里!过些日子,我就带着你和娘,离开这座牢笼!”

  看着王安傻愣愣的举动,朱常洛一笑,声音却是若有所思。

  “哥儿,娘娘醒了,叫你进去……”

  内室当中,李翠儿悄然行至朱常洛身旁,低声说道,声音中莫名带着一丝害怕。

  朱常洛朝着她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却是没有说话,起身大步走进了内室当中,留下王安一个人留在原地纠结,哥儿说的牢笼是什么?他知道外朝都在上本立哥儿为太子,可是就算是哥儿成了太子,也带不走恭妃娘娘啊……

  “娘……”

  王氏背对着朱常洛,即使是听见了有人进来,也不曾转过身来。

  朱常洛心中一沉,知道今天自己惹她生气了,轻手轻脚的来到她的身边,朱常洛低声唤道,口气像是个做错事儿的孩子一般。

  “今儿你是不是很得意,郑妃和皇上都栽在了你的手中,很开心?”

  终究是自己儿子,一句话就让王氏差点绷不住了,强行虎着一张脸,转过身冷声开口道,只是看着朱常洛眼中的委屈之意,王氏叹息一声,不复之前的冷淡,眉间却是泛起愁容!

  “唉,你呀,没的去招惹郑贵妃干嘛!”

  “她欺负了咱们母子这么久,这不过是些利息罢了!”

  朱常洛眼中闪过一丝冷光,神色中也多了些许狠厉,只是一闪即逝,并没有让眼前之人发现。

  “你太冲动了……”

  瞧着儿子愤愤不平的表情,王氏终是叹息一声,声音也低了下来。

  “哥儿,这皇宫当中,到底是皇上最大,今儿你看似是锉了郑妃的面子,就连皇上也灰头土脸,陪着罚跪!可你想过没有,如此一来,只会让皇上心中对你更加厌恶,娘这半辈子都已经过了,怎么着都无所谓,可你不一样,这后宫当中,皇上想抬举一个人容易的很,不然郑妃也不会如此嚣张!

  你今天做的事情虽是解气,却终究是得罪了皇上,你今年十二了,只要再拖两年,出阁读书便能离开这个皇宫,你又何苦如此?”

  朱常洛眸光闪动,心中却是颇不平静。

  他之前虽是真心的将王氏当做母亲对待,但是却未免不曾有过一丝怨气,怨她这些年来忍气吞声,怨她懦弱的性子。

  直到此时,他才明白王氏究竟在顾及些什么!

  若是她孑然一身,自可不顾一切,可为了她的儿子,无论是多大的羞辱,她都忍了下来,心中顿时涌起一阵酸涩,朱常洛咬了咬牙,声音有些嘶哑。

  “那娘呢?外朝的大臣们即便能将我推上太子之位,可娘怎么办?郑妃不会放过你的!皇上受逼迫立我为太子,你在宫中的日子会更不好过的……”

  没错,朱常洛是皇长子,中宫无子,自然是长子为储,可一旦他被立为太子,就必须要搬出景福宫读书,而王氏就只能留在宫中。

  郑妃费了这么大的心思,想要将自己儿子推上位,到最后若是功亏一篑,加上神宗的冷漠,王氏的处境可想而知。

  “你不用担心娘,娘在后宫中生活了这么多年,自然有法子保全自己!”

  听出了朱常洛声音中的哽咽之意,王氏微微一愣,心中不由得感动几分,伸手抚着朱常洛的额头,轻声说道。

  有法子?

  朱常洛的嘴角泛起一丝苦笑,十年幽禁,双眼哭瞎,悲愤而终,这就是她的儿子成为太子之后,王氏的遭遇!

  一桩桩一件件,史书上记载的明明白白,王氏太低估了神宗的冷血和郑妃的恨意,也太低估了太子之位的重要性!

  甚至于就连王氏死后,神宗都不愿给她应有的殊荣,为了下葬的规制,竟然和大臣们争执了长达十个月,这十个月就任着王氏的遗体放置,到最后下葬的时候,早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

  朱常洛的眼中猛然出现一阵浓重的恨意,不仅仅是对神宗,更是对原主自己!

  十年太子,庸庸碌碌,懦弱无能,他对不起费尽心血要护住他的王氏,为了保住自己的太子之位,竟然真的十年没有去见过自己的母亲,看着她悲愤而终,却迫于神宗的压力在梃击案中为杀母仇人郑贵妃开脱!

  更可笑的是,王氏到死的时候,都在想着自己的儿子……

  “儿长大如此,我死何恨。”

  这是王氏的最后一句遗言。

  朱常洛无法想象是多么浓重的母爱,才能让一个女人如此不顾一切的去护持一个孩子……

  倾尽一生,无怨无悔!

  “哥儿……”

  王氏的声音当中带着几分惊惧,方才朱常洛眼中涌出的恨意让她感觉到很不安,连带着口气也有几分担忧。

  “娘,我没事。”

  从回忆中醒过神来,朱常洛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心绪平静下来。

  那不过是原本的历史轨迹,而现在既然老天安排他来到这个世界,他就绝对不会允许王氏的悲剧再度发生!

  微微沉吟,朱常洛的脸色略微有些凝重。

  “娘,我想问一件事!”

  “什么事?”

  这么多年以来,王氏还是头一次见到性子温和的儿子露出这种表情,一时之间神色也严肃了起来。

  “太子之位,非要不可吗?”

  朱常洛的声音平静,但是心却一下子提的高高的。

  “哥儿,娘说了这么多,你还不明白吗?”

  王氏微微一愣,声音却是带着几分生气。

  “如果可以,娘宁愿你没有生在皇家,宁愿你不是皇子,宁愿你可以安安稳稳度过这一生!

  这太子之位有多难坐,娘岂会不知道,可我们能怎么办呢?

  娘没本事,才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你唯一能够依仗的,只有长子的身份,也只有成了太子,你才能离开皇宫,才能过上好日子!”

  口气中带着几分委屈,但是更多的却是严厉。

  但是朱常洛的心却一下子放了下来,脸上也浮起一丝温馨的笑容,虽然他清楚王氏的性格,并非看重名利的人,但是这储位着实动人心弦,所以就连他也不确定,王氏究竟是不是想要母以子贵……

  “娘,你放心,我会离开皇宫的!但不是一个人,我会带着你一起,离开这个冷酷的牢笼!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也会让所有伤害过你的人受到惩罚!”

  少年的脸上带着坚定的笑容,声音倔强,却莫名的让人感到心安。

  王氏听见儿子这般话语,心中有多大的怒意都消散了,抚着朱常洛的额头,声音轻柔。

  “哥儿是个孝顺的孩子,娘等着你!”

  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是王氏哄孩子的口气却是让朱常洛略感无奈,不过他也知道,这话现在听来,的确像是一个孩子不知世事的稚语而已。

  娘,等着我,就快了,等不了多久我就带你离开这!

  捏紧拳头,朱常洛的眉间闪过一抹坚定。

  ps:求收藏,求推荐~

  感谢书友没电子书会死的打赏~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