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皇帝贵妃同甘共苦

明谋天下 +A -A

  “你……你胡说八道!”

  少女略带惧意的声音落下,却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十分意外,郑贵妃一脸惊愕,脸色煞白,眼中涌起一阵怨毒之色,指着李秋仙叫道。

  “说,究竟是谁指使你来陷害本宫?”

  声音尖利,吓得后者身子微微发颤,紧咬下唇,神色却是倔强的很。

  “奴婢……奴婢不敢欺瞒太后娘娘,所言俱是实情!”

  “郑氏,方才你可听清楚了?现在可还有话说!”

  李太后眼神微眯,冷静的打量着眼前的少女,片刻之后方才眉头微皱,轻声开口道。

  虽然她不知道这个李秋仙为何会反水,但是却也没有兴趣去探知,对于李太后来说,她要的是保全皇家颜面,这件事情是郑贵妃蓄意诬蔑,有这个结果,就够了!

  至于这个结果是怎么得来的,李太后却是不甚在意,不过既然这个宫女如此识趣,让她省了不少麻烦,那么李太后也不会薄待她的。

  “不,不,太后娘娘,这个婢子在撒谎,臣妾从没有做过!”

  郑贵妃瘫在地上,却是脸色苍白的说道。

  “母亲,依儿子看,此事并不简单,先前郑氏派人给这个婢子验过身,处子元红的确不在,若非与人私通,又作何解释?”

  倒是神宗看着郑贵妃的模样,心生不忍,上前说道。

  不过这次他却是学乖了,虽是在袒护郑氏,但是说的却也头头是道,让李太后的脸色虽然略有难看,但是却不好发作。

  “太后娘娘明鉴……”

  李秋仙喏喏的张口,声音不高,透着阳光,甚至能够看到少女的耳根子都漫着淡淡的羞红,只是眼神中却莫名的透着哀婉。

  “奴婢身子天生如此,并非和人私通!”

  “胡说八道,哪有女子天生并无元红,朕看你分明是与人私通在先,蓄意陷害贵妃在后,当真是罪不可赦!”

  神宗冷哼一声,脸色阴沉,口气不善。

  想那李秋仙不过一个小小宫女,平素根本不曾见过神宗,此刻听他如此严厉之语,下意识的跪倒在地,一双大眼睛蓄满了泪水,却是不敢再发一言!

  “住口,女子名声贞洁,岂可武断而行!何况此乃妇人之事,你又知晓几分?皇帝贸贸然口出此语,可有证据?”

  倒是李太后一拍桌子,声音含怒。

  和神宗的高傲不同,李太后出身低微,瞧见李秋仙此刻可怜的模样,顿生几分怜惜,口气也冷了几分。

  “太后娘娘,奴婢入宫之时曾验过身,此事嬷嬷也曾记在册上,奴婢调去长春宫的时候,贵妃娘娘也曾见过这份册子,若是太后娘娘不信,调来一看便知!”

  似是被李太后的话所鼓励,又或是听见了女子贞洁这四个字,李秋仙微微抬起头,眼角噙着泪花,鼓起勇气开口说道。

  “郑氏,事已至此,你可要哀家再派人去取那册子过来吗?”

  李太后神色微冷,却是眯起眼睛对着脸色惨白的郑贵妃说道。

  郑氏能够蒙的了神宗,但是却蒙不了她,她幼时尚未入宫之时,的确曾经听闻有些女子洞房之夜不落元红,此事虽不常见,可也并非没有。

  至于后来进了宫之后,也有嫔妃传出此事,足可见李秋仙所言并非没有可能。

  何况征召民女入宫侍奉,皆是要检查身体的,如她所说,只要命人取了当初验身结果的册子过来,自然一切明了!

  郑贵妃仍旧跪着,却是一言不发,只是眼中的一抹怨气足可以证明一切。

  “太后娘娘,验身名册在此!”

  陈矩的动作倒是不慢,片刻之间,便已经将李秋仙口中的册子取回。

  李太后打开一瞧,冷笑一声,命人将东西放在神宗的面前,顿时让后者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青一阵白一阵的。

  “哼,事到如今,你还有何话说?”

  冷笑一声,李太后居高临下的看着郑贵妃,声音恨恨。

  “看来哀家果真是对你太过仁慈了,让你胆敢如此肆意妄为!陈矩,去了郑氏的金印,降为郑妃,让她给哀家到慈宁宫外跪着,不到三个时辰不许起来!回宫之后闭门思过三月!”

  朱常洛眼中划过一道冷芒,淡淡的看着郑氏被两个小内侍架出去,却是一言不发!

  要说这天气虽然已经入秋了,可这秋老虎却也不容小觑,这大太阳底下,跪上三个时辰,怕是不死也要脱层皮。

  看来李太后这回是下了狠心了!恐怕若不是顾及着郑氏尚且育有皇子,怕是连一个妃位都不会留下!

  不过单是这般惩罚,也足够郑氏消受的了,只是……

  眼光不着痕迹的滑过身旁微微发抖的李秋仙,朱常洛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虽然他原本就没打算放过郑氏,单是李秋仙的临时反水却也着实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难道说真的应了穿越者光环?

  朱常洛摇了摇头,却听见李太后的声音再度响起,只是眉头却是微微皱起。

  “至于你……宫中诸妃都有了掌事……”

  这句话正是对着李秋仙所说,方才她主动坦诚事实,让李太后省了不少麻烦,她自然是念着这个婢子的好,想要赏她,却想起宫中已然没了缺。

  停了片刻,目光落在朱常洛的身上,李太后眼前一亮,笑吟吟的说道。

  “如今哥儿年纪也不小了,身边也缺个人照顾,你便去景福宫伺候着吧!”

  “奴婢谢太后娘娘!”

  这次李秋仙倒是不再害怕,眸间泛起一丝羞喜,偷偷的瞧了一眼朱常洛,顺理成章的跪下谢恩,然后便退后两步,站到了朱常洛的身后。

  而后者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锤定音,也只好无奈的摸了摸鼻子,开口道。

  “谢太后娘娘!如今事情既然已经调查清楚了,那么常洛就告退了!”

  说实话,今儿他费了这么大心思,就是想给郑贵妃一个教训,如今目的达到,自然是心满意足,至于神宗,朱常洛母子的遭遇虽然也和他脱不了干系,但是朱常洛心里清楚,自己能借着李太后的势惩治郑贵妃,可想要教训神宗可就难了。

  不管怎么说,那都是李太后的亲儿子,今天让神宗吃了这么多的闷亏,也值了!看着神宗一脸憋屈却无能为力的神色,朱常洛心中大快,所以这就打算鸣金收兵了!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李太后此刻却开了口。

  “你且候着,哀家还有事儿!”

  脸色竟隐约间比方才更加郑重,让朱常洛脸色一凛,随即便想起了前世在史书上见到的另一件宫廷秘事,顿时心跳加快,难不成他今天运气这么好,能一炮双响不成?

  片刻之后,李太后声音严肃,脸色也是凝重的很。

  “皇帝,如今外廷诸臣都道长哥儿该立,你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

  宫中称太子为长哥儿,朱常洛闻听此言心中一惊,果真是如此!目光投向一脸阴沉的神宗,眼中浮起一丝玩味之色,不知道自己作死会不会死呢?

  不过神宗却是没有注意到朱常洛嘴角的淡笑,他自然知晓李太后意思,中宫无子十余年,储本早就应该定下,依制应当立长子为东宫,可直到现在,太子之外仍旧虚悬!

  外朝的大臣们早就为此事上疏了无数次,他今天也刚刚因为此事和那帮大臣大吵了一架,憋了一肚子气,回到了后宫当中却又冒出了朱常洛这档子事儿,更可恶的是这个小子如此嚣张,却偏偏滑溜的紧。

  让他感到无比憋屈的同时,却也说不出理由来。

  到了慈宁宫中,他不但受了诸般斥责不说,竟然连郑贵妃也没有护住,心中一股闷气冲上头顶,想起长春宫中朱常洛狂妄的姿态,神宗几乎是脱口而出,闷声道。

  “不过是个卑贱的都人之子,也敢妄图储位?”

  说罢,不屑的斜视着一旁侍立的朱常洛,恰巧看见对方眼中的惊愕,神宗顿时觉得心中那口气纾解了不少,只是还没等他得意多久,就听见“啪”的一声。

  李太后的手在桌子上重重的一拍,震得茶杯都晃动起来,抬眼看去,李太后浑身颤抖,脸色涨红,指着神宗说不出话来,吓得一旁的王皇后连忙拍打着李太后的后背,帮她顺气。

  而神宗此时才发觉不妥,心念电转,忽然想起一个紧要之事,顿时脸色青白,想要张口解释,却已经迟了。

  “胡说八道!”

  推开王皇后,李太后颤抖着走到神宗面前,一巴掌打在后者的脸上,顿时让所有人都愣在了当场。

  “这后宫当中向来是母以子贵,宁分差等?若说他是都人之子,不配窥测储位,你又算是什么?”

  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失望,让神宗心中一颤,顾不上脸上的疼痛,神宗急忙跪下,开口说道。

  “母亲,儿子知错,您切勿着急,要保重身体啊!”

  见此情景,朱常洛却是浮起一丝冷笑,要知道,李太后也是出身婢女,当初先帝潜邸之时酒醉之下临幸了李太后,方才有了神宗。

  如今他竟然拿朱常洛的出身来搪塞李太后,不是自己作死是什么?

  其实要说平时神宗一时口误说了这些话,倒还不算什么,可今儿不同,因为郑贵妃的事儿,神宗屡次拂逆李太后,本就让后者对她憋着火气,这个时候又触了李太后的痛处,不被收拾才是怪事!

  在王皇后的搀扶下重新坐稳,李太后深吸了几口气,方才缓了过来,看着地上跪着的神宗,眼中闪过一丝恨铁不成钢,声音却是平淡清冷。

  “你不是心疼郑氏吗?今天哀家就成全你们两个!她既在宫外跪着,你便陪着一起跪着!她不起来,你也不许起来!”

  说罢站起身来,恨恨的瞧了神宗一眼,在王皇后的搀扶下转身绕过屏风,径直离开了暖阁……

  ps:更新的问题,作者君在努力,但是慢工出细活,三千字的大章,修修改改很费时间,请大家见谅!

  最后求一下推荐票,大家有票的都支持一下吧!推荐票每天都有的!鞠躬!

  感谢书友0磊磊的打赏!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