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主角光环?

明谋天下 +A -A

  “贵妃……”

  看着郑氏如此模样,神宗的眼中闪过一丝疼惜,只是前者却是毫不在意,在地上磕了个头,开口说道。

  “太后娘娘明鉴,臣妾承认这些年在宫中行事有些跋扈,可是臣妾自问,从未忘记自己的身份,对皇后娘娘更是不敢有半分不敬,至于上下不分,尊卑有别,后宫之事自然全有皇后处置,臣妾从不敢妄加插手,这分明是有人心怀怨恨,想要诬蔑臣妾啊!”

  也不怪郑贵妃如此惊慌,且不论她方才在太后眼中看到的一丝戾气。

  便是僭越中宫的罪名也不是她能够承受的,这些年以来,王皇后虽然不受宠爱,但是后位稳固,退一步说,若非王皇后将后宫治理的井井有条,神宗也不可能全心全意的放在政事之上。

  加上有李太后为王皇后撑腰,所以郑贵妃知道谁能惹,谁不能惹,加上王皇后性子温和,故而平素里二人相处的还算和睦。

  可方才朱常洛的话,分明是要将她往李太后和王皇后两人的对面推,若是真的坐实的话,恐怕她以后真的要在后宫寸步难行了!

  不得不说,郑贵妃的这一番话倒是让李太后的神色微微缓和,这宫中的情形她大致也是知晓的,郑氏虽然跋扈,但是不过是多占些金银首饰,多抢些好东西罢了。

  平素对皇后却是还算得上恭敬,没有恃宠而骄,只有对朱常洛母子的时候才显得分外苛刻……

  何况如今郑氏声泪俱下,倒也让李太后动了几分恻隐之心。

  只是还未开口,便听见朱常洛冷笑一声,开口说道。

  “笑话!”

  “你的确未曾公然顶撞皇后,可你怂恿皇上下旨插手内宫之事却是事实!那秦小玉乃是皇后亲口下旨发去浣衣局之人,可你在长春宫中口出狂言,言及此人只有你一人可以处置,此事是否属实?见计不成,怂恿皇上宽赦秦小玉,妄加干预后宫之事,此事可否属实?”

  “桩桩件件,常洛所言可有一句不实?都说红颜祸水,妖媚误国,今儿我可真是长了见识!”

  一番话说的步步紧逼,想起长春宫中的情形,郑贵妃的脸色骤然变得煞白。

  红颜祸水,妖媚误国!

  八个字重若千钧,让郑氏无力的愣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母亲,此事并非和哥儿所说相同,你听儿子解释……”

  相比之下,神宗就要镇定的多,虽然眼底一片焦急,但是却瞬间理清了脉络,没错,朱常洛说的没有一句虚言,但是却偏偏漏了最紧要的一点,神宗之所以那么轻率的定下了秦小玉的去处,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王皇后介入了此事!

  只是这越加着急,话便越说不清楚,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脸色阴沉的李太后打断了。

  “不必解释了!哀家问你,哥儿说的可是实情?郑氏果真说了那婢子只有她可以处置?你也果真不顾皇后旨意,宽赦了她?”

  “是,可是儿子当时并不知道将秦小玉送去浣衣局是皇后的处置,方才……”

  “方才什么?”

  听见神宗的解释,李太后的怒火不但没有平息,反倒更胜一筹。

  “后宫之事,皆要禀报皇后,这你不知道吗?别说皇后已然处置,便是没有处置,此事也不应当由你来插手,我看哥儿说的没错,郑氏惑乱君侧,理应当罚!”

  “陈矩,将郑氏的金印夺了,降为郑妃,禁足长春宫思过,三月之内不许踏出宫门一步!”

  李太后的口气罕见的无比严厉,隐约间让神宗又想起了小时候自己读书不认真,手掌心被打的通红的经历!

  眼瞧着郑氏就要被一脸冷漠的陈矩拉走,神宗的心中一横,开口说道。

  “母亲,左右不过是一个都人罢了,纵然是有些僭越,因此罢斥一个贵妃,是否有些小题大做!”

  朱常洛的嘴角浮起一丝讥笑,却不是对郑氏,而是对神宗。

  没想到到了现在,他还想不清楚李太后在气些什么,一个宫女的去留,根本不可能放在李太后的心上,如他所说,不过一个都人而已!

  李太后之所以如此生气,是看到了郑贵妃对神宗的强大影响力,今天神宗可以为了维护她不顾是非,插手后宫之事,谁能担保明天不会纵容出一个武则天!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都不做,这番劝解,恐怕只会火上浇油!

  “小题大做?哀家看你是被这个狐媚迷了头!”

  这已经是今天第二次,神宗为了郑贵妃违逆李太后的意思,若说上一次还情有可原的话,这一次光看老太太颤抖的双手,便知道气的不轻。

  可这回神宗却是铁了心一般,倔强的不肯低头。

  而这一切,都源于朱常洛方才说出的八个字,红颜祸水,妖媚祸国!

  他何尝不知道此时惹怒李太后并非明智之举,但是若是他不开口的话,这个罪名传到外朝,可是比僭越中宫更重的罪名!

  所以无论如何,不能让郑氏顶着这道罪名受罚!

  “太后息怒,郑氏虽然有错,可罪不至此,若是传扬出去也并非什么好事,不若给她个机会吧!”

  叹了口气,最后还是王皇后幽幽开口,方才让这对母子之间的气氛缓和下来。

  李太后的脸色微微一板,声音却是有些气恼。

  “你呀,就是个心慈的孩子!”

  这句话却是对王皇后说的,口气不似方才般冷厉,倒是让神宗心中微微松了口气,他了解自己的母亲,既然如此说了,那么这一关就算是过了!

  要知道,后宫毕竟是皇后说了算,李太后自然不会破坏这个规矩,何况她素来喜爱这个儿媳,有了王皇后的求情,恐怕李太后就算心中不满,也不会多说什么了!

  说实话,这种两难的抉择,可真是让神宗感到难受无比,就算是处理国政大事,也没有方才这般紧张过。

  朝着王皇后递去一个感激的眼神,隐约夹杂这几分愧疚,此刻他才发觉,自己这些年的确是有些冷落这个温婉的女子了!

  感受的神宗的目光,王皇后眼眸低垂,似是有些不大适应,可是如此一来,谁都没有注意到,低下头的瞬间,王皇后眼中闪过一道迷惑的光芒,方才……分明是朱常洛示意她开口放过郑贵妃!

  这个小子,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太后娘娘,可否继续审案了?”

  少年的声音适时响起,嘴角挂着一抹轻描淡写的笑容,仿若没有瞧见方才那一场凶险。

  刚刚的确是他暗中给王皇后打眼色的,因为只有朱常洛知道,红颜祸国这个罪名虽大,可却着实缺乏些说服力。

  若是在乱世,还可以拿出来用用,可如今神宗将国家治理的不错,大臣们恐怕也不会对这个罪名有太大的纠缠,最多不过是几道弹劾的奏折罢了!没什么大用!

  只要让李太后和外朝的所有大臣知道,郑贵妃有影响神宗决定的能力,就足够了……

  何况这个女人泼在他身上的脏水还没有洗清,怎么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去!

  “哀家倒是忘了,你诬蔑哥儿的事情还没算账!”

  听得朱常洛的话,李太后的神色微凛,望着郑贵妃的眼神颇为不善。

  虽然刚刚遂了神宗的意,但是不代表李太后就这么甘心咽下这口气,只是她冷静下来,也意识到了事情的影响程度,若说郑氏是妖媚祸国的妲己,岂不是间接说儿子是那荒淫无道的商纣王?

  一念至此,李太后方才顺水推舟,宽宥了这个女人,可若是就这么放过郑氏,她的心里总是有些不痛快!

  可诬蔑元子这件事情却是不同,这是后宫之事,不涉前朝,更不涉皇帝声名,而且郑氏觊觎东宫储位,也是朝野上下公知,今天不好好惩治于她,便越发的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你叫李秋仙?”

  李太后的眉宇间隐含一道冷意,脸色平淡,打量着这个缩在角落里的小姑娘,声音当中却是带着些许威严。

  “是否是郑氏命你前来诬蔑哥儿?从实招来!”

  嘴角咧了咧,朱常洛心中苦笑,他倒是没料到李太后竟然这么想要对付郑贵妃,连这样强烈暗示的话都说出来了!

  转头瞧向身后微微颤抖的少女,虽然年纪稍小,但是也是个美人胚子,怪不得会被郑贵妃挑出来诬陷朱常洛见色起意……

  只是对于李太后的期望,朱常洛却是不抱希望,毕竟郑氏不是傻瓜,这件事情的关键人物便是李秋仙,所以她必然是郑氏的亲信,何况他虽然和李秋仙接触不久,但是却能够感觉到这个女子是个倔强的性子,凭这三两句话怕是没那么容易反水。

  只可惜,这次朱常洛却是料错了……

  “回太后!”

  少女步步上前,身子微微颤抖,却掩不住声音中的惊慌。

  深吸了一口气,李秋仙望向朱常洛的眼神当中带着莫名的复杂,但是声音却平稳了许多。

  “那日恭妃娘娘带着哥儿受召来到长春宫,奴婢负责接待哥儿,期间哥儿未曾有任何不轨举动!”

  口气不复之前的犹豫,坚定了许多。

  紧接着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下,李秋仙继续开口。

  “晚些时候,贵妃娘娘的亲信小玉姑娘便前来传话,让奴婢诬陷哥儿……说……说他对奴婢行了不轨之事,还承诺事成之后放奴婢出宫……”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