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挖坑不埋不道德之后宫谁做主?

明谋天下 +A -A

  小小的暖阁当中,少年的声音倔强,表情坚毅,让李太后脸色微沉,冷哼一声。

  “哥儿倒是自信!”

  口气不善,任谁也能听得出来其中的不悦之意。

  要知道,她也是在后宫中混迹出来的,这其中的龌龊事又岂会不知?

  郑贵妃宠冠六宫,势力非一般人能及,想要找个都人作证还不是简简单单的事情,这也是李太后不审而判的最重要原因!

  这件皇家丑闻绝不能坐实,但是只要给了郑贵妃机会,无论如何恐怕这件事情也是说不清楚的,何况自己难得偏帮一次,对方还不领情,如何能让李太后不生气!

  “太后明鉴,常洛来时已经听见有宫人议论此事,想必消息已然传开,若是不审而判,未免让外间指责皇家心虚,急于掩盖事实,反倒难以洗清嫌疑,倒不如光明正大的将事情摊在桌面上,常洛相信,假的就是假的,无论如何也成不了真的!”

  最后一句话,朱常洛说的斩钉截铁,坚定之极,倒是让李太后的眉头深皱起来,定定的瞧着长身而立的朱常洛,李太后的心中突然闪过一丝异样,她这个懦弱的长孙,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沉默了片刻,李太后心中权衡了一番,方才微微颔首,同意了少年的说法。

  审一审也好,免得外朝议论纷纷……

  倒是一旁的王皇后脸上中闪过一丝不安,在场的人只有她接触朱常洛最久,故而只有她听出了少年话语中那一抹淡淡的疏离。

  “既然如此,哀家便给你这个机会,将你的人证带上来吧!”

  李太后神色一敛,声音清冷。

  “臣领命!”

  陈矩面无表情,拱手说道,片刻之后,先前那名发髻凌乱的少女被带了上来,许是因为太后要见的原因,有人给她梳洗了一番,不复刚刚的狼狈之色,小脸清秀,配着楚楚可怜的模样,倒是让人平白多了几分怜惜之意。

  “奴婢李秋仙见过太后娘娘!”

  恭恭敬敬的在地上磕了头,少女身子微颤,声音怯怯。

  “秋仙,不必害怕,有本宫在,你只管将事实说清楚,没人敢为难你!”

  眼见陈矩竟然真的将人带了过来,郑贵妃的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努力让自己的口气显得温和。

  只是这番举动落在李太后的眼里,却是感到越发的恼火。

  到了这个时候,这个女人还是不知收敛,虽则她同意了审理此事,但是不过是想要走个过场罢了,如今郑贵妃如此不识相,就别怪自己折了她的面子了!

  心神一动,李太后声音仍旧平淡。

  “李秋仙?起来回话吧!”

  郑贵妃的脸色一下子涨的通红,紧接着又转而煞白,眼眸中闪过无尽的羞愤!

  这暖阁当中到现在只有两个人跪着,她和李秋仙!若说先前让哥儿和神宗起身,她也就忍了,毕竟二人一个是皇帝,一个是皇子,尚且说的过去,可李秋仙算是个什么东西!

  一个下贱的都人,有什么资格在她的面前站起来!

  这已经不是削面子这么简单了,这是光明正大的折辱于她!

  只是即便怒到了极致,郑贵妃也知道李太后不是自己能够冒犯的,她的依仗是神宗,而神宗是出了名的孝子,何况后宫之事,神宗也的确不好过多插手。

  柿子捡软的捏!

  郑贵妃一个狠厉的眼刀便朝着李秋仙甩了过去,顿时吓得后者怯怯的低下了头……

  “回太后娘娘,奴婢身份低贱,跪着回话就是!”

  “母亲,郑氏毕竟是贵妃,还请母亲稍稍留些体面……”

  神宗的声音嘶哑,也开口求道。

  眼瞧着儿子也开了口,李太后的眼中闪过一丝犹豫,她虽不喜郑氏,可到底是后宫贵妃……

  “起来!”

  头顶上蓦地传来一阵清朗的声音,让李秋仙下意识的抬头,却见少年一脸不耐,口气带着一丝烦躁。

  “都是娘生娘养的,怎的就身份低贱了!都人又如何?这是慈宁宫,太后娘娘让你起来,还有人敢逞凶不成?”

  李秋仙有些不知所措,先前脸上的委屈之色也荡然无存,只剩下迷茫和不安。

  夹杂着一丝复杂愧疚的情绪,女子一阵愣神。

  “起来!”

  朱常洛重复道,只是这次却不仅仅是说说,直接伸手出去,略显粗暴的地上的女子拉了起来。

  嘴唇紧抿,望向郑贵妃的眼神也越发的不善。

  说实话,朱常洛不是什么卫道士,到了古代就要遵守古代的规矩,这是一个等级森严的地方,吵吵什么人人平等根本就不现实。

  可刚刚郑贵妃和神宗两个人高高在上的目光,却让他感到格外的刺眼!几乎是一头热血冲上头顶,少年便上前拉起了人。

  冷静下来,朱常洛才想起来,在他还没有来到这个身体的时候,每每见到郑贵妃和神宗,二人便是如此看着他们母子。

  卑微,贫贱,微不足道!

  仿佛他们母子天生就该蜷缩在那座冰冷的宫殿当中,忍受着无尽的欺侮,好像他们的命运就如同蝼蚁一般,丝毫不必在意!

  朱常洛知道,这是原身留下的执念,即便是如今已然死去,这具身体当中,执念仍旧不消。

  嘴角浮起一丝苦笑,恐怕就连王氏也没有发现,这个懦弱的少年心中,隐藏着这么多的不甘和愤怒!

  我会替你守护你想要守护的,你即是我,伤我辱我者,我必分毫不让!

  眼神缓缓变得坚毅,朱常洛略显稚嫩的腰背仿若青松,迎着所有人惊愕的目光,心中却觉得豁然开朗,原身留下的最后一丝执念随风散去。

  从此之后,他只是他!

  “放肆,谁准你如此无礼!”

  看着朱常洛狂妄的举动,神宗先是一愣,随即脸色便阴沉下来,声音冷冽,一身君王之威彰显无疑。

  而随着神宗的一声斥责,所有人也反应了过来,不同的是,郑贵妃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望着朱常洛的目光充满了怨毒,而王皇后的目光当中带着担忧,至于李太后则是眼神微眯,不见喜怒。

  被这声呵斥一吓,李秋仙下意识的就想要往地上跪,却发现自己的手臂被少年紧紧的箍着,根本动不了,深深的望了李秋仙一眼,朱常洛放开了手,而李秋仙则是轻咬下唇,鬼使神差的站在原地未动。

  “无礼?皇上这是说的什么话?太后和皇上在此,常洛怎敢放肆?”

  脸色恢复平静,朱常洛身形恭敬,拱手答道。

  虽说礼节一丝不苟,但是神宗却莫名的感到了一阵挑衅之意。

  “哼,既然你知道朕和太后在此,还敢如此不敬,这个婢子是跪是起,是你能够置喙的吗?”

  口气沉稳,却不难听出其中的愤怒。

  只是料想当中朱常洛惊慌失措的反应并没有出现,反倒是嘴角掀起一抹似是讥讽的弧度,让神宗眉头微皱。

  “皇上所言极是!”

  没有人想到少年开口的第一句话竟是如此,姿态恭敬,口气平和,一副认错道歉的样子,落在郑贵妃的眼中,莫名的感到一阵快意,不过是个懦弱卑贱的皇子罢了,可笑自己方才竟被他给吓到了!

  不同的是,神宗的眉间却是依旧皱紧,凭这个孩子在长春宫中的嚣张,就不会如此低头……

  “皇上既知太后在此,当知此地并非乾清宫,亦非长春宫,慈宁宫主乃是太后,她老人家清楚明白的叫李秋仙起身回话,常洛所为有何不妥?”

  尾音上扬,少年仰头对上神宗陡然沉下的脸色,丝毫不惧。

  原主伏低做小,忍了十一年,可曾换来一丝一毫的好过?他今天便要嚣张一次,看看这两个自认高高在上的人,能够拿他如何!

  无视神宗沉的要滴出水的眼神,朱常洛继续说道。

  “退一步说,后宫之事自有皇后处置,太后协理六宫,也情有可原,常洛不知从何时起,皇上竟宠爱妃子到了前朝后庭混淆不分的程度,区区一个奴婢,上下尊卑不分,屡次触犯宫规,竟然连皇后亲自下旨也无法处置,就因为她是郑贵妃的亲信?”

  “如今身在慈宁宫中,太后端坐其上,不过叫起一个奴婢,郑贵妃便诸多不满,耍起了威风,皇上不但不加制止,反倒随同违抗太后娘娘旨意,常洛幼稚小儿,倒不知何为孝道二字!”

  一番话说的掷地有声,正戳在李太后的心窝上。

  她这个儿子一向孝顺,但是自从郑贵妃入宫以后,屡次和她争吵,甚至在东宫元子这样原则性的大问题上也和她意见向左。

  加上朱常洛抓的角度刁钻,无论如何,李太后刚刚说的清楚明白,让李秋仙起身,虽然后来有改变主意之意,但是毕竟没有说出口,可郑贵妃一个眼神便让李秋仙主动退避,简直是不将她放在眼中。

  新仇旧恨一同涌上心头,李太后的眼中头一次闪过真正的戾气。

  “哀家说了叫她起来,难不成皇帝觉得不妥当吗?”

  “太后娘娘,臣妾冤枉!”

  李太后狠厉的表情一闪而逝,却恰巧落在郑贵妃的眼中,生平头一次她感到了一阵恐慌,想起方才朱常洛所言,郑氏却也顾不得其他,膝行上前,声音凄惨。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