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我的清白不能毁!

明谋天下 +A -A

  站在朱常洛的角度,能够清楚的看到,郑贵妃隐在大袖下的纤手已经被狠狠的掐出了一道印痕,脸上也带着楚楚可怜之色。

  神宗仍旧跪在地上,脸上颇显纠结之色。

  老婆和老娘,该选哪一个?这本就是千古难题,更何况这一家子身份皆非常人,更让神宗的选择多了几分难处。

  眼瞧着李太后的脸上阴云密布,看着郑贵妃的眼神愈发不善,神宗心里一横,硬着头皮就要开口。

  “太后,臣妾有错自当责罚,可无论如何,还望太后念着母子情分,勿要让皇上颜面有损!”

  郑贵妃这番话看似是在退让,但是其实却是言辞锋利,暗指自己乃是神宗的颜面,口气带着委屈,却没有退避的意思。

  神宗的心中微微一沉,他早该知晓郑贵妃不是什么温吞的性子,可问题是,李太后也不是好惹的主,自己老娘辅政十年,在前朝后宫也曾是说一不二,哪能容得下如此冒犯!

  “牙尖嘴利,哀家的儿媳是喜姐儿,你是个什么身份?也能称得上皇帝的颜面!”

  王皇后本名喜姐,而下一刻,李太后冷笑一声,口气也陡然变得严厉起来,眼眸在神宗的身上刮了一刀,声音微冷。

  “你还不起来,想一直陪着她跪着吗?”

  见此情景,神宗情知李太后是真的动了火气,心中一叹,方才不情不愿的站了起来,他算是看出来了,眼下的这个局面,再多说什么只会让老娘更加生气,若是顺着她说不定还有转圜余地。

  只是如此一来,不算宽大的暖阁当中,就只剩下郑贵妃一还在地上跪着,脸色青白,指甲深深的嵌进了肉里,也不知是因为方才李太后一番毫不客气的话,还是因为四面八方投来的各种目光。

  “母亲,安也请了,若是没什么事情,儿子就带着贵妃先行……”

  看着郑贵妃可怜的样子,神宗一阵心疼,终究还是忍不住再度开口道。

  “急什么?”

  李太后斜了神宗一眼,心中对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多了几分失望,她这个儿子在前朝手段高明,将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怎的到了后宫当中,就变得如此昏庸!

  “先说说你今儿把哥儿叫去长春宫,所为何事?”

  神宗眼神微眯,脸色却是有些阴沉,陡然将目光放到了一旁的王皇后身上,声音也冷了下来。

  “可是有人在母亲身边说了什么闲话吗?”

  虽是疑问句,但是口气之间却是直指王皇后,身上的气势微微一凛,顿时让后者的脸色忍不住一白,纤手紧紧的扶住了一旁的桌案!

  他本来还在奇怪,为什么陈矩会突然闯进长春宫,将他们全部召到慈宁宫!

  现在又听李太后提起这件事,自然而然的将目标放在了王皇后的身上,何况这宫中的女人,哪有不争宠的,王皇后这些年看着性子淡薄,焉知她不是装出来的?

  “在哀家这里耍什么威风?喜姐儿身为皇后,要处置后宫之事,还用得着借哀家的势吗?我看你真是被这个女人迷昏了头!”

  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单看神宗的脸色李太后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当下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许是因为王皇后是李太后亲自挑选的儿媳,故而在神宗一直冷落她之后,李太后的心中总是隐约有一丝愧疚,眼瞧着神宗为了郑贵妃而开口指责王皇后,李太后登时就火了。

  “皇上,这不是哥儿好几天都没到慈宁宫来请安了,太后想着皇后娘娘素来跟哥儿亲近,今儿才顺嘴问了一句,听说哥儿风寒愈了,就想着叫哥儿过来瞧瞧!”

  看见暖阁中的气氛有些不对,陈矩上前一步,轻声说道。

  神宗的脸色一阵尴尬,讷讷的说不出话来,他早该想到,王皇后那样的性子,怎么可能会做出告状这种事情……

  “得了,说说吧,究竟是什么事儿能让你将哥儿召去长春宫?”

  李太后脸色缓了缓,毕竟是自己儿子,她也不愿多加为难,顿了顿开口问道。

  “这……儿子和母亲一样,多日未见常洛了,故而召来瞧瞧!”

  神宗脸色一怔,却是有些心虚的说道。

  实话肯定是不能说的,其实听了王氏传来的话之后,神宗心里就大约有了判断,更别说这本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没的说出来再挨母亲一顿骂!

  “皇帝这是当哀家是聋子瞎子吗?还不从实说来!”

  李太后脸色一沉,声音不悦。

  要知道,郑贵妃的这点心思根本没有保密,她反倒巴不得事情闹大,毁了朱常洛的名声呢!李太后虽不问世事,一心向佛,但是这宫中的流言蜚语却也不是全然不知!

  “皇上,既然太后问了,您又何必为他遮掩,哥儿做出了这等丑事,难不成还怕人说不成?”

  神宗这边支支吾吾,不敢开口,可是地上的郑贵妃却是脸色委屈,叫屈道,只是若是仔细便能瞧见其人眼中闪过的怨毒之色。

  “哀家倒是忘了,这事儿和你脱不了干系,既然皇帝不说,那就你来说罢,今儿将哀家的孙子叫去长春宫,又是打了什么歪主意!”

  李太后眼神一凛,声音冷了下来,脸上的不悦之意显而易见!

  其实这件事情她本不想揪着不放,毕竟郑贵妃是神宗最宠爱的妃子,故而李太后也只是想要敲山震虎,只要神宗服个软,也就罢了,谁知道这郑贵妃如此不知死活,那就别怪她公事公办了。

  “哥儿胆大包天,侮辱了臣妾宫中的都人,臣妾有人证在此,难不成还想抵赖不成?”

  郑贵妃虽然仍在地上跪着不敢起身,但是这句话却是腰背挺直,说的信誓旦旦,让李太后也微微有些皱眉。

  宫中的事情,李太后也是知道七八分的,这个女人虽然狂妄,但是手段却不算弱,不然的话也不可能这么多年来专宠六宫。

  此刻见她这副模样,原本笃定的神色倒是动摇了几分。

  “祖母,常洛今年虚岁十三,自问未有逾矩之行,不知贵妃娘娘为何处处针对我母子,如今竟俩此等下作之事都拿到台面上来诬蔑,常洛人微言轻,不足道之,可事情若是传扬出去,皇家颜面何存?常洛相信清者自清,还请祖母还常洛一个清白!”

  朱常洛一直冷眼旁观不发一言,直到见到李太后的这般神色,心中方才叹了口气,上前一步,面色平静的开口道。

  没有郑贵妃般的信誓旦旦,也没有刚进来的委屈害怕,只有淡然的平静。

  这一番连消带打倒是让李太后微微一愣,旋即便体会出朱常洛话中的意思,在这后宫当中,真相永远不重要,重要的是上位者想要的真相是什么!

  在朱常洛面前,郑贵妃和神宗是上位者,所以这件事情不管朱常洛做了没有,罪名都会被扣在他头上!

  但是在慈宁宫中,李太后才是上位者,郑贵妃可以用这种下作的手段陷害朱常洛,助自己的儿子登上太子之位,神宗可以偏宠郑贵妃,不顾自己的颜面,但是她不会允许这件事情发生!

  如今前朝的国本之争闹得本就沸沸扬扬,大臣们对皇帝在此事上的暧昧态度早已是诸多不满,如果现在传出此事的话,对于神宗的威信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或许神宗自己可以不在乎这点影响,但是她李太后,决不允许自己的儿子因为这等事情而折损颜面!

  几乎是片刻之间,李太后的心中便有了决断,无论真假,这件事情都必须是假!

  “哥儿莫急,祖母定会为你做主!”

  李太后眼神微眯,声音也变得严肃起来,望向郑贵妃的眼神多了几分冷意。

  “郑氏,这么多年以来,你在这后宫当中嚣张无度,哀家处处退让,本希望你能识情守礼,不曾想你竟如此胆大包天,窥伺东宫之位,妄图诬陷元子,陈矩,你即刻便去夺了她的金印,降为德妃,以儆效尤!”

  一干人等还没反应过来,李太后便干脆利落的下了旨意,直接了当的褫夺了郑氏的贵妃之位,而郑贵妃则是脸色瞬间煞白!

  “母亲,此事尚未查清,如此武断而为,怕是不妥吧!不若等事情查清之后,再行商议!”

  眼见李太后不分青红皂白直接下了定论,神宗心中顿时一急,辩解的话语也是脱口而出,只是却让李太后心中越发的气急,只要碰上这个女人的事情,他这个儿子必定昏了头!

  真真是气死她了!

  这种事情本就是非黑既白,若不处置郑贵妃的话,外间必然会传出无数流言,何况她只不过是夺了郑氏的金印罢了,妃位尚存,已经算是够给面子了,可神宗竟然还想着求情,真是被迷晕了!

  “郑氏平日里是如何对哥儿的,你不清楚吗?这等拙劣的计谋,连哀家都瞒不过,有什么武断的!”

  李太后的口气越发的冷淡,眉头皱成了一团,连带着望向神宗的目光也带着不悦。

  “祖母,清者自清,常洛问心无愧,既然今天贵妃娘娘执意如此,那就恳请太后召她口中的人证前来,是非黑白,一问便知!”

  就在双方僵持的时候,朱常洛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淡淡的声音却是突然响起……

  ps:求推荐,求打赏!

  你们的票票都砸过来吧,感谢书友晴天小轩的打赏!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