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风水轮流转之现世报

明谋天下 +A -A

  陈矩?

  神宗的眉头皱了起来,微微有些头疼!他来干什么?

  其实照例来说,今天的事情乃是内务,的确应该交给司礼监处置,再不济也应当知会皇后,可是这么一来,这动静必然不小,他素来重视颜面,这等丑事,如何能闹得沸沸扬扬!

  故而想要悄悄审清之后,再行处置!只是没想到这个当口,陈矩竟然过来了!

  没留意朱常洛眼中闪过的一抹冷色,神宗挥了挥手。

  “让陈秉笔进来!”

  无论是为了何事,陈矩既然来了是不能不见的。

  朱常洛转身望去,只见来人身穿青黑色蟒纹窄袖袍,身材高大,面色端正,行走之间带着几分儒雅之气,进屋之后目不斜视,行至神宗面前,躬身作揖行礼。

  “陈矩见过皇爷!”

  进退有度,不卑不亢,这是陈矩给朱常洛的第一印象!

  “免礼吧,陈秉笔到长春宫来有何事?”

  神宗的脸上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口气却是显得有些不自在,因为他猛地想起,陈矩先前是母亲身边服侍的人,难不成……

  “回皇爷的话,臣奉慈圣皇太后命,带皇爷到慈宁宫中请安!”

  陈矩的脸色倒是没什么变化,微微弯腰,声音却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这……母亲可曾说是何事?”

  神宗的头皮有些发麻,心中也忍不住一颤,如果说这个世上还有一个人能够让他感到害怕的话,恐怕莫非这位慈圣皇太后莫属了!

  说起来,神宗继位之时方才十岁,不过什么都不懂的年纪,他的父亲穆宗皇帝死的早,故而神宗的教育重任,便落在了他的亲生母亲,也就是这位慈圣皇太后的身上!

  慈圣皇太后姓李,虽是一介妇人,可对于神宗的管教却是严厉的很!

  幼时但凡他有闹脾气不愿读书之时,李太后就会让他在慈宁宫前面跪着,一跪便是两个时辰!每次朝会之时,不到五更,李太后就带着宫女来到他的住处,将他拉起来温习功课,然后上朝。

  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神宗大婚,李太后才放手不管!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今天神宗对政事的掌控精妙,时至今日,原本掣肘于他的帝师首辅张居正和大伴冯保都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只有李太后一人,仍旧能让神宗感到害怕!

  他方才听见陈矩过来求见的时候,就隐约觉得不对,没想到竟真的是惊动了母亲……

  “皇爷,太后的心思臣不敢妄加揣测,只是来的时候太后特意嘱咐,让贵妃娘娘和哥儿一并前去,她老人家有话要问!”

  陈矩的脸色恭敬,却不显得卑躬屈膝,顿时让神宗的脸色一白,顿了顿,陈矩瞥了一眼暖阁内的景象,压低了声音。

  “这宫中出了这么大的事儿,难不成皇爷还想瞒着太后娘娘吗?”

  神宗的脸色微微有些难看,声音略微有些干涩。

  “既如此,那便走吧!”

  …………

  其实说起来,这慈圣皇太后的一生倒是传奇的很,穆宗皇帝当初在王府时,她乃是一介服侍的宫女,后来得了穆宗皇帝的青眼,生下了神宗朱翊钧!

  穆宗皇帝继位后,她便被封为贵妃,没过多久,穆宗皇帝便一命呜呼,因着皇后无子,皇位便落在了神宗的头上,神宗继位之后,尊嫡母陈皇后为仁圣皇太后,居慈庆宫!尊生母李贵妃为慈圣皇太后,居慈宁宫!

  两宫太后感情甚笃,神宗早年也日日到两宫请安!

  陈矩办事肯定不会像梁永那般不着调,来的时候自然是肩舆步辇都备好了的,故而没过多久,慈宁宫便近在眼前!

  只是令朱常洛有些意外的是,那个李秋仙竟然也被陈矩随手带了过来。

  不得不说,郑贵妃这回没出昏招,这种男女之事,若是落在女方身上还好说,可朱常洛男儿之身,又该如何自证清白!

  虽则李太后不同于被郑贵妃迷惑的神宗,他有把握让李太后相信自己,可总归是个隐患!

  朱常洛的眼中微微有些无奈,事已至此,也只好见机行事了……

  “儿子给母亲请安!”

  慈宁宫中的布置倒是素雅的多,不复刚刚长春宫中的繁复华丽,但却也不失雍容大气,李太后手持佛珠斜靠在紫色楠木罗汉床上,眼眸微闭,身边则是一个同样华贵的女子端坐,在陪着李太后闲聊。

  神宗显然是对慈宁宫熟悉的紧,当先一步跨进房门,目不斜视,稳稳的施了一礼,声音也温和了许多。

  而紧随而来的郑贵妃抬眼瞧见李太后身边之人,却是微微一愣,竟是忘了行礼,直到旁边陈矩眼神微微有些不满,方才转过神来,屈膝行礼,声音中却是多了一抹复杂之意。

  “臣妾参见太后娘娘,参见皇后娘娘!”

  眼帘低垂,郑贵妃的心头微微有些不安,斜眼正巧看见身后的朱常洛朝着她咧嘴一笑。

  “常洛见过祖母,见过母亲!”

  反观朱常洛则是对眼前的局面毫不意外,气定神闲的行礼,声音也不复刚刚冷淡的模样,脸色和煦,只是眉眼之间恰到好处的带着一丝委屈和害怕。

  能和李太后并肩而坐,其人身份不必多想,必是后宫之主王皇后无疑!

  直到此刻,李太后方才在王皇后的搀扶下端坐而起,眼眸中闪过一道精光,将地上的景象尽收眼底,她素来不喜这个妖媚的郑贵妃,只是儿子渐渐大了,后宫之事她不便多言。

  偏生皇后又是个温慈的性子,方才让这个女人嚣张无度,如今竟然敢将主意打到了太子之位的身上,真是越发的无法无天了!

  何况刚刚郑贵妃的一抹迟疑,恰恰落在李太后的眼中,越发让她觉得这个女人恃宠而骄,竟连她也不放在眼中了!

  “洛儿来了,快些起来到祖母这来!”

  心念一动,李太后的脸上浮起一抹慈爱之色,朝着朱常洛的方向招了招手……

  暖阁当中霎时一静,神宗的脸色瞬间变得涨红,腮帮子狠狠的抽动了一下,仿若被人朝脸上打了一巴掌般羞窘无度!

  要知道,这当口他和郑贵妃都在地上跪着,李太后却只叫起了朱常洛,在场还有这么多的宫人内侍,分明是给他想要给他一个难堪,叫他如何不气?

  可眼下面前之人乃是自己的母亲,再气也只好忍着,只是冷淡的眼神却是直接朝着朱常洛扫了过去,他若是真敢起来,那才是结结实实的让他丢尽了颜面!

  “常洛……不敢!”

  仿佛是被神宗的眼刀给吓着了,朱常洛的身子微微一抖,声音也变得结结巴巴,只是眼底泛起委屈,不住的朝着郑贵妃的身上偷偷打量,面带惧意。

  神宗的脸色这才微微缓和,想起外朝的大臣们连天来的奏疏,脸上浮起一丝不屑之色,这等小家子气之人,也想成为太子?简直是笑话!

  只是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到朱常洛好像是怕人误会似的,又急忙解释道。

  “人伦有道,君臣有别,皇上尚跪,常洛不敢起身!”

  躲躲闪闪的眼神却是一直停在郑贵妃的身上,身子也在微微的颤抖,只是若是仔细看去,却能瞧见朱常洛深埋眼底的一丝冷意。

  既然神宗要护着这个郑贵妃,今儿他就偏偏要让她丢尽颜面!

  “好孩子,既然如此,皇帝和洛儿一并起来吧!”

  李太后微微一愣,眼眸却是柔和了几分,不似方才强装出来的慈爱。

  要知道,她方才之举本就是一时情急,话一出口便后悔了,不管这次神宗做的多么出格,他毕竟是皇帝,体面还是要保留的,这里全都是宫人内侍,若是传了出去,恐怕对他的威信有所打击,如今朱常洛如此识趣,更是让李太后想起了几年前长孙刚刚出世的时候,自己欣喜的心情。

  只是坐在上首,瞧着朱常洛躲躲闪闪的朝着郑贵妃的方向,心中叹了口气,看来这些年她的确是太过纵容这个女人了!故而望向郑贵妃的眼神也多了几分不善……

  “多谢祖母!”

  这次朱常洛倒是答应的麻利,身子也是利索的站了起来,抬头正撞见王皇后担心的眼神,心中多了一抹暖意,面色趋于柔和,递给王皇后一个安心的眼神,方才让后者悬着的心微微放下。

  李太后眼见朱常洛温和的神情,倒是下意识的以为自己这个孙子恭顺孝谨,加之刚才的进退有度,安守本分,心中多了些许满意。

  “母亲……”

  这边祖孙和睦,一旁的神宗却是仍旧跪在原地,片刻后,期期艾艾的声音方才响起。

  倒不是他想要跪着,只是这地上分明跪了三个人,可李太后方才却只让朱常洛和他起身,这下不是给他难堪了,这是明明白白的再给郑贵妃难堪!

  “怎么,皇帝喜欢跪着吗?还是说,哀家这个老婆子的话不管用了!”

  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神宗刚开了个口,李太后便知道他要说什么,当下脸色一沉,声音也变得带着怒意,直接将前者的话堵了回去!

  朱常洛站在一旁,神色微微带着讥讽之意,这自古以来,婆婆和媳妇之间的矛盾就最是难以调和,偏生王皇后是个温和守礼的性子,虽不为神宗所喜,却得李太后的偏爱。

  何况李太后入宫之前,不过是王府婢女,习惯了规矩严整,相比之下,郑贵妃的嚣张无度,心高气傲就让她感到格外的不舒服!

  加上今天朱常洛的刻意挑拨,若是这郑贵妃还能讨的到好才是怪事!

  何况神宗是皇帝,责罚他传出去会有损皇威,可对郑贵妃,可就没这个顾忌了,协理六宫本就是太后的职责所在,任谁也不敢说长道短!

  朱常洛的眼神颇有些玩味,目光投向地上骤然沉默的神宗,不知道这夹板气的滋味,可还好受?

  ps:求收藏,求推荐!感谢书友0磊磊的打赏!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