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不知道皇帝皇后谁说的话更管用!

明谋天下 +A -A

  “娘娘……”

  秦小玉一见郑贵妃,立马委屈的不行,挣扎着推开了扶着她的两个小内侍,膝行上前,跪在郑贵妃的面前,肿成包子的脸上眼睛只剩下一条缝,却还能挤出两行眼泪,声音哽咽。

  只是配合着那脏兮兮的衣服,和肿的高高的脸颊,怎么看都有几分滑稽!

  “这……这……谁,谁敢这般放肆!竟然连本宫身边的人也敢动!”

  郑贵妃原本只以为是稍稍责罚了秦小玉,毕竟景福宫那对母子的性子她是清楚的,懦弱的很,谅他们也不敢怎么着,可谁想到秦小玉竟然被打的这么惨!

  原本还算清秀的小脸现在满是瘀痕,青色的丝绸袄裙上一个清清楚楚的脚印,正在小腹的位置,显得狼狈之极……

  “我打的!”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郑贵妃恰好看见,一旁的朱常洛不知何时已经起身,懒洋洋的站在原地,嘴角挂着一丝讥讽的笑容。

  他倒是没想到,这个秦小玉真是个人物,方才他虽恼火秦小玉那嚣张的姿态,但到底只想着责罚她一顿,没想要她的命,下手便留了几分,临到了长春宫的时候,梁永吩咐那两个小内侍带她去医治,朱常洛也没阻止,谁曾想这秦小玉倒是个角色!

  这不抹药不换衣裳就让人扶着过来,分明是想要在神宗和郑贵妃面前狠狠的告自己一状!

  既然这秦小玉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他心狠了!

  “放肆,本宫的人也是你能打的?谁叫你站起来的,还不给本宫跪下!”

  瞧着朱常洛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郑贵妃心中一阵恼火,当下便厉声喝道,可惜眼前的朱常洛却不是能被她吓住的主儿,脸上的笑容不减,脚步却是纹丝不动,反倒是斜眼望着一旁的神宗。

  后者显然也察觉到了朱常洛投过来的目光,不过神色却是不变,接着郑贵妃的话说道。

  “贵妃的话你没听见吗?谁叫你起来的!跪下!”

  声音中带着一抹厌恶,贵妃说的果然没错,也不知那王氏怎么教养的孩子,一点规矩都不懂!

  “皇上恕罪,请明示常洛为何而跪?”

  朱常洛的声音平静,脚下仍旧是稳稳的站着,不曾有丝毫惊慌失措,只是这声音落在神宗的耳中,却是刺耳的很,当下脸色一沉,声音不悦。

  “朕乃是你的君父,莫不成受不得你一跪吗?”

  心中冷笑一声,朱常洛的嘴角掀起一抹嘲讽的笑容,这十几年来,这神宗将他们母子丢在冷宫当中受苦,何曾记得过自己是他的儿子?

  声音依旧平静,但是望向神宗的眼中却多了几分复杂的意味。

  “皇上贵为天子,自是受得天下人的跪拜,此为礼字,常洛虽十三岁不曾读书,亦知此理!只是常洛方才难道礼节有亏?为何此刻皇上又让常洛再行跪拜?”

  他刚刚的跪拜礼,便是礼部最严苛的礼官前来,恐怕也挑不出任何一点毛病来!

  现在居然还想让他一直跪着?真当他软弱可欺不成?

  “你!”

  神宗口气一滞,却是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要知道他乃是皇帝,向来是让谁跪便跪?哪有人敢当面和他理论的?何况自从他二十岁亲政以来,还从没有人敢用这种教训的口吻来跟他说话,更何况这个人是自己的儿子?

  一时之间,神宗气的脸色通红,喘气也粗了几分,有心想要开口斥责,可朱常洛说的有理有据,仓促之间他竟是找不到好的理由反驳!

  “哥儿,你真是胆大包天!”

  郑贵妃见此情景,眸中意外的闪过一丝笑意,面色上却是清冷的紧,赶忙上前扶着神宗的背,嘴上却厉声对着朱常洛呵斥道。

  “小玉好歹也是本宫身边的宫女,你性子竟如此暴虐,将她打成这副样子!皇上政务繁忙,好不容易抽空见你一面,你却将他气成这副样子!难道不该跪下认错?”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都人罢了,莫不成贵妃娘娘身边的人就高贵?别人竟是责打处置不得?”

  朱常洛分毫不让,口气都变得冲的吓人,脸上更是一副不屑的神色,顿时让郑贵妃俏脸微寒,自己也被气的浑身发抖。

  只不过每日看到的是,被忽略在角落的梁永此刻却是暗自吞了吞口水,这句话……为什么听着这么熟悉?

  有心提醒一句,却被朱常洛一个凶狠的目光直接逼退。

  “本宫身边的人,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管教?就是要处置,也要本宫亲自来!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无名无份的东西!”

  气急之下,郑贵妃什么也顾不得了,气急败坏喊道。

  不过对面的朱常洛却一副没事人一样,声音依旧平静。

  “贵妃娘娘息怒,气坏了身子可不好,若是常洛礼仪不周,贵妃娘娘和皇上自可明言,请礼部的官员前来教习,就是千遍万遍,常洛也毫无怨言……

  只是若是仅凭皇上喜好,为了博贵妃娘娘一笑,或是因常洛责打了一个小小都人,便让常洛跪着回话,恐怕传到了外朝当中,也会有损皇上英明,恕常洛不能从命!”

  虽然这两句话恭谨的很,但是神宗却总觉得朱常洛脸上的笑容带着嘲讽之意,而且口气虽然平平淡淡,但是言语中的威胁之意却是明明白白!

  有损皇上英明?

  那都是轻的!

  神宗可以预料的到,只要自己今天真的敢因为秦小玉责罚朱常洛,不用明天,下午他就会收到一大堆愤怒的奏折,说他专宠后宫,有失体统,不分尊卑,擅责元子……

  无论他如何解释,外朝那帮文臣只会以为自己专宠郑贵妃,为了一个小小都人竟然罚跪皇长子!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他们正闹着要立皇长子为太子,真要是罚了朱常洛,那可真是落了口实给他们了!

  想到此处,神宗揉了揉额头,原本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倒是郑贵妃在宫中霸道惯了,听着朱常洛柔中带刺的话,心中一阵无名火起,只不过面色上却不露分毫,转头跪在神宗的身旁,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皇上,小玉行事素来恭谨有度,如今被人责罚成了这样,您可要为她做主啊!”

  “呵,恭谨有度?”

  神宗尚未来得及说话,一旁的朱常洛便讥讽着笑出了声。

  “贵妃娘娘,依我看来,这婢子嚣张无度,口出狂言,打成这样都是轻的,倒不如赶明儿让她去浣衣局好好磨磨性子!”

  “够了!”

  这边话音刚落,神宗便沉着脸色说道。

  “贵妃的话你没听见吗?她身边的人,何曾轮到你处置了?去什么浣衣局!梁永,将秦小玉扶下去好生将养着,再去太医院取些上好的药膏,养好了还在贵妃身边伺候着,她身边离不了人!”

  方才朱常洛用外朝的物议相要挟,本就让神宗心中不悦,何况郑贵妃如此软语相求,更是让他难以拒绝。

  只是这般一闹,神宗心中也反应过来,秦小玉乃是郑贵妃的贴身宫女,行事必然是有些嚣张的,何况朱常洛这些年在宫里的地位他也是清楚几分的。

  必是秦小玉自恃有郑贵妃撑腰,惹急了朱常洛,方才被打成这个样子!

  不过事情虽然是清楚的,但是神宗却也不打算给朱常洛做主……

  厌恶的瞧了一眼一旁看似恭敬的朱常洛,区区都人的儿子,竟然连他也敢威胁,真是无法无天了!

  倒是一旁的梁永猛然想起,这秦小玉如何处置,可是皇后娘娘亲自开了口的,如今皇爷就这么贸贸然的护着秦小玉,总觉得是有些不妥的……

  正欲开口提醒一句,却听见神宗不耐烦的加了一句。

  “磨蹭什么,还不快去!”

  咽了口唾沫,梁永不敢多说什么,麻利的行了个礼,将秦小玉扶了下去!

  想必,皇爷的意思,皇后娘娘应当是不会违逆的吧……

  朱常洛脸上带着一抹淡笑,冷冷的看着神宗这般作为,一言不发!

  眼中却是越发的冷冽,从头到尾,神宗都没有问过秦小玉究竟做过什么,又是为何将他惹怒成这般样子,只是听信郑贵妃和秦小玉的一面之词,就不分是非的袒护她,果真是亲疏有别吗?

  他前脚刚说要将秦小玉调去浣衣局,后脚神宗就特地嘱咐梁永,给她用上好的药膏,养好了身子还将秦小玉送回来,这分明是要打他的脸!

  瞧着梁永一脸小意的扶着秦小玉走到了门口,朱常洛眉头却是一挑。

  “梁监丞,你这照顾人的功夫倒是不错,只是这刚从景福宫出来,我娘让你传的话,就被你扔到脑后去了?”

  苦情戏正式落幕,可这挖坑的苦力还没干完活儿,怎么能轻易的放走!

  朱常洛的声音带着几分戏谑,让梁永微微一愣,旋即便是想起,似乎他今儿去景福宫找人,是正儿八经的有差事的……

  ps:新书啦,求一下收藏,谢谢大家。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