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不说清楚我是不会随便跟你走的!

明谋天下 +A -A

  没有管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梁永,那位被唤作皇后娘娘的华贵女子,快步走到朱常洛的身边,口气当中充满了关切。

  “哥儿,你的身子怎么样?他们可曾为难你了?”

  朱常洛抬头打量着眼前的这位华贵女子,心中微微一暖,脸色也变得温和起来,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开口说道。

  “母亲放心,儿子没事!”

  这位王皇后乃是神宗的原配妻子,也是朱常洛的嫡母,对他庇护有加,在这皇宫当中除了王氏,朱常洛最亲近的人便是她了!

  其实说起来,朱常洛母子能够在宫中安安稳稳的活下来,有一半要归功于王皇后,包括这次朱常洛的风寒也是托她的福才请了御医过来……

  可惜的是这位王皇后的性子说好听的叫贞静温柔,说不好听的有些懦弱,而且同样不受神宗的喜爱,以至于郑贵妃宠冠六宫,嚣张跋扈到了如此地步!

  “没事就好……”

  王皇后抚着胸口,上下打量着朱常洛,确定没事之后才放下心来。

  不过一转身,王皇后的脸上却是布上了一层寒霜,今儿她不过来倒还不知道,这帮内侍竟然敢如此嚣张。

  “梁永!”

  “奴婢在!”

  梁永的头上冷汗直冒,听见唤声,连忙应道。

  “回去自领三十板子去,明白吗?”

  王皇后的声音平淡,但是梁永的身子却是一抖,三十板子?这若是打的重了,说不准连性命都保不住了!看来这回皇后娘娘是动了真火了。

  不过一抬头瞧见王皇后冷漠的脸色,却是忍不住心中一颤,急忙叩头谢恩道。

  “多谢娘娘仁慈!”

  “说说吧,今儿你怎么有心思到这景福宫中来了?”

  微微叹了口气,王皇后有些歉意的看了朱常洛一眼,这个梁永她是知道的,神宗身边的红人,她也不好责罚太过,只是这个时候他到这景福宫中来干嘛?

  “回娘娘,皇爷宣哥儿长春宫见驾,如今还在等着呢?您看是不是……”

  梁永这才猛然想起,自己差点把正事儿给忘了,而且一提起神宗,刚刚卑躬屈膝的梁永腰杆也硬了起来,口气中也恢复了几分傲气。

  “是什么是,今儿你不说清楚什么事儿,我是不会去的!”

  朱常洛的眼睛微眯,站在王皇后的身边居高临下的说道。

  “这……”

  梁永的脸色有些犹豫,不过算了算时间,自己已经出来了半刻钟,若是再不回去,恐怕皇爷都要怪罪下来了,一念至此,他咬了咬牙,道。

  “皇爷的心思,奴婢不敢乱猜,不过今儿皇爷和外朝的几位先生议事之后驾临长春宫,贵妃娘娘跟皇爷说了几句话,皇爷便命奴婢来宣哥儿见驾!”

  说到底,这个梁永还是狡猾的很,这两句话几乎相当于什么都没说,谁不知道神宗最不喜欢他这个儿子,若不是郑贵妃捣的鬼,恐怕神宗一年也想不到见他一次!

  不过既然梁永不肯说实话,他也无所谓,反正去的晚了,要受责罚的是梁永,他们母子在宫中的境遇都已经到了如此地步,还能怎样?

  嘴角浮起一丝冷笑,朱常洛却是一言不发,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半步也不肯挪动。

  不过他是不急,一旁的王皇后却是察觉到其中的不对,带着几分急切开口道。

  “你说清楚!”

  眼见朱常洛又摆出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梁永心中大恨,不过若是带人去的晚了,皇爷真的生气可不是闹着玩的,无奈之下,梁永只好硬着头皮结结巴巴的说道。

  “回娘娘,奴婢偷着听了两句……似乎是贵妃娘娘说……说哥儿平素喜欢跟宫女厮混,如今已经破了身,所以皇爷才发了怒,要召哥儿前去问话……”

  嘴角泛起一抹讥笑,朱常洛心中摇了摇头,这个郑贵妃还真是一计不成,又起一计,见他没有被淹死,也没有病死,竟然用上了这种下三滥的招数。

  不管怎么说,皇子未曾大婚之前破身,传扬出去都是一桩丑事,神宗虽然不喜他这个儿子,但是却是看重自己的脸面,所以方才急忙派人过来责问。

  缓缓站起身来,朱常洛神色平静的说道。

  “那就走吧!别让皇上继续等着了!”

  既然这郑贵妃想要陷害他,那他便去会会这位贵妃娘娘,顺便去见见神宗那个负心的混蛋!

  “哥儿!”

  不料朱常洛还没挪动脚步,一旁的偏室当中就传出一声凌厉的喊声,顿时让朱常洛心中一沉,糟糕,他怎么把内室中休息的王氏给忘了!

  方才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必然已经惊动了她……

  “皇后娘娘,我求您……”

  王氏一身中衣,脸上带着几分惶恐之意,噗通一声跪倒在王皇后的面前,声泪俱下。

  “哥儿的性子您是清楚的,这十三年来我和哥儿同起同卧,不敢有丝毫的疏忽,更不敢离开半刻,就是害怕会有人陷害他,没想到今天果然还是有人如此歹毒……”

  “这……恭妃妹妹你先起来,你放心,本宫这就跟哥儿一起到长春宫去,断不会坐视不理的!”

  见此情景,王皇后心中也是十分着急,搀扶着王氏的手臂,柔声说道。

  “娘,你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相信孩儿!”

  听见王氏的话,朱常洛心中酸涩,却是一同搀扶着王氏在旁坐下,温和的开口道。

  顿了顿,又转头朝着王皇后说道。

  “母亲也不必忧心,儿子自有分寸,您在景福宫中歇着就好,儿子自然会将此事跟皇上解释清楚的!”

  其实他早想到了郑贵妃不会就这么罢手,所以才遣翠儿去请了王皇后过来,毕竟郑贵妃再嚣张,也不过是个贵妃,在皇后面前还是矮了一头,即便是不能真的对她怎么样,削削她的面子也是好的。

  可惜这个郑贵妃倒是聪明,将神宗拉了进来,如此一来,王皇后就不适合出面了,没得让她去神宗面前碰钉子。

  “可……”

  王皇后眉头微皱,却是仍旧不放心的开口。

  “母亲放心,这后宫不是她郑贵妃一手遮天的地方,就连皇上也不是能够无法无天的,儿子就不相信,这偌大的皇宫当中,就没有说理的地方了?您且先去等着儿子就是!”

  朱常洛自信满满的说道。

  不过这两句话却是让一旁的梁永暗自偷笑,这个哥儿,不管怎么样还是个少年人的性子,他真以为皇爷会听他解释不成?

  只是这话却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不然朱常洛再耍起性子,他可不敢当着皇后娘娘的面强行拉人!

  “这……你的意思是……”

  刚刚朱常洛说话的时候,是背对着梁永的,所以他自然是看不到朱常洛的脸上无比耐人寻味的神色,但是王皇后却是看的清清楚楚,心中闪过一丝明悟,王皇后带着几分犹豫开口道。

  “母亲明白便好,我娘身子还虚着,就拜托母亲了!”

  朱常洛脸上浮起一丝笑容,拱了拱手轻声说道。

  “哥儿……”

  王氏却是不曾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想再说什么,却被王皇后拦了下来。

  “恭妃妹妹,你相信哥儿,他能解决好此事的!”

  眼见王皇后已经明白自己的用意,朱常洛转过身去,径直走到还在跪着的梁永身边,带着一丝冷意说道。

  “还不快走?”

  “这……皇后娘娘……”

  梁永脚下却是一丝不动,微微抬起头,颇有几分期期艾艾的硬着头皮说道。

  “那小玉姑娘是不是让奴婢带回去……”

  其实到了现在,梁永早已经是万分后悔接下了这个差事,无端的挨了顿板子不说,还把皇后娘娘得罪了,现在还得收拾秦小玉留下的烂摊子。

  不过也没办法,秦小玉被朱常洛打成这个样子,肯定是没法子自己回去的,要是就这么把她丢在这,郑贵妃一准扒了自己的皮!

  梁永现在就盼着这个主儿打完之后出了气,能大发慈悲放了人,让他回去好有个交代!

  “这是郑贵妃宫里的秦小玉?”

  王皇后这才注意到一直倒在地上低声哭泣的宫女,先前她倒是听见了这是郑贵妃的人,只不过当时她以为这只是个普通的都人,没想到竟然是郑贵妃的贴身宫女。

  其实也不怪王皇后认不出她,毕竟秦小玉的脸已经被朱常洛几巴掌扇成了包子,看起来活像个猪头,谁能认得出来?

  “回娘娘,正是!”

  梁永心中犯苦,嘴上却是丝毫不敢怠慢。

  “那就……”

  “母亲!”

  王皇后略一思量,眼见秦小玉已经落到了如此地步,面色一缓,轻声开口,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被朱常洛清朗的声音打断了。

  “这个贱婢以下犯上,不分尊卑,以儿子之见,还是到浣衣局去吧!”

  瞥了一眼在地上低声哀嚎的秦小玉,朱常洛神情冷漠的说道。

  开玩笑,当着他的面侮辱王氏,还想就这么全身而退不成?何况这个秦小玉平时也没少帮着郑贵妃为虎作伥,这些年王氏受的苦,大半和她脱不了干系!

  “娘娘……”

  梁永带着几分哀求望着王皇后。

  “既然如此,就照哥儿说的办的,明儿就打发她到浣衣局去!”

  略微犹豫了片刻,王皇后望着神色坚定的朱常洛,眼神中却是多了一抹不同的颜色,声音清冷的说道。

  “娘娘,小玉姑娘可是贵妃娘娘……”

  梁永还想再挣扎几分,不料一句话却是让王皇后的脸色沉了下来。

  “是郑贵妃的贴身宫女又怎么了?本宫还处置不得一个都人不成!”

  “奴婢不敢,只是小玉姑娘伤势不轻,还请娘娘慈悲,准奴婢将她带回去治伤!”

  眼见一向好脾气的王皇后发了这么大的火,梁永连忙改口道,这回王皇后倒是没多说什么,她毕竟是个心软的人,秦小玉如今看起来的确可怜的很,她也不想闹出人命了。

  瞧了朱常洛一眼,见他没什么异议,便轻轻点了点头。

  “你想带回去就带回去吧!”

  顿了顿,王皇后似乎是有些不放心,又加了一句。

  “还有,方才恭妃娘娘说的话,你一字不差的转告给皇上,明白吗?”

  说到底,她还是担心朱常洛一个人应付不来……

  “谢娘娘恩典!奴婢一定把话带到!”

  梁永顿时如蒙大赦,指挥着两个小内侍架着秦小玉退了下去。

  从头到尾朱常洛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的脚步顿了顿,朝秦小玉望了一眼,嘴角浮起一丝笑意,低声说道。

  “梁监丞,我把话放在这,就是郑贵妃亲自来说情,明儿秦小玉一样也得去浣衣局!”

  说罢,朱常洛笑了两声,大步走出了景福宫……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