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我还没找你,就自己送上门了!

明谋天下 +A -A

  草草的就着凉水将两个馒头吃完,朱常洛总算是恢复了一些体力,一边喊王安替他更衣,一边自顾自的想着心事儿。

  原主的记忆当中,现在应当是万历二十一年,也是印象中国本之争最激烈的一年,外朝的大臣们对于神宗迟迟不立太子的行为已经容忍到了极点,纷纷上书请求立储,君臣的矛盾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而内廷当中自然也不会平静,郑贵妃想尽各种手段想要废掉朱常洛这个碍事的家伙,好把她自己的儿子推上东宫。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一次朱常洛落水昏迷,就是因为被郑贵妃宫里的两个宫女追着跑,一时不慎跌进了水中,若不是王安当时反应的及时,恐怕朱常洛现在已经被淹死了,即便如此,他还是患上了风寒,差点死掉!

  等等,前世的朱常洛也算对历史有所研究,结合原主落水前的经历,却是猛然想起了内廷当中的一件大事……

  “梁监丞,小玉姐姐,您请,哥儿就在里面!”

  恰在此时,外间却是传来一道谄媚的声音,朱常洛的记性很好,一下子就听出这是昨天晚上对王氏大喊大叫的那个宫女,先前王安提过,似乎是叫陈巧,郑贵妃安排过来的人!

  不过现在朱常洛却是没工夫管她,反倒是嘴角掀起一抹弧度。

  小玉姐姐?

  果真不出他的所料,这个郑贵妃真是够沉不住气的!

  “哥儿,咱家这厢请了,皇爷宣您长春宫见驾,这就跟咱家走吧!”

  还没等朱常洛反应过来,一个相貌堂堂的内侍就站在了他的面前,口气虽然恭敬,但是却是直接破门而入,脸上的冷漠之意也没有丝毫掩饰。

  御马监监丞梁永,可是神宗面前的红人,他知道神宗向来不喜欢朱常洛这个皇子,所以连样子也懒得装,今天要不是皇爷亲自吩咐他将朱常洛带去,他可是一辈子都不愿意到这景福宫里来,阴冷潮湿不说,连一样像样的摆设都没有,到处都透着一股寒酸劲儿。

  “呵呵,不知皇上召我去贵妃娘娘的宫里,所为何事?”

  见此情景,朱常洛反倒冷静了下来,慢腾腾的往床上一坐,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口气轻佻,脚下却是一步也不肯挪动。

  长春宫,就是郑贵妃的寝宫,也是东六宫里面最大的一座宫殿。

  “这……皇爷的意思,咱家怎么会知晓,哥儿还是快些去吧,让皇爷等急了就不好了!”

  梁永脸色一僵,眼神却是微微有些惊异,不过很快他就被朱常洛这种蔑视的态度激怒了,说话的口气当中也多了几分威胁之意。

  “秦小玉是吧,今儿御膳房的事儿,是不是你干的?”

  只可惜梁永的话,朱常洛却好像没有听到一般,慢条斯理的转过头去,朝着他身后的一个宫女问道,他刚刚听得分明,那小宫女陈巧唤她小玉姐姐,想来便是刚刚翠儿所说的秦小玉了……

  “是又怎么样,你不过一个下贱的都人之子罢了,真把自己当什么贵人不成?”

  许是朱常洛话语中的冷漠之意激怒了秦小玉,她乃是郑贵妃的贴身宫女,这后宫里谁不巴结她,如今听到朱常洛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顿时心中一阵不忿,高高的昂起脑袋,面带不屑的说道。

  人有的时候很奇怪,秦小玉分明也是一个宫女而已,居然瞧不起同样出身宫女的王氏。

  只是秦小玉的话刚一出口,就感到周身一阵寒冷,微微低下头,发现朱常洛的目光森寒,让人浑身发毛。

  虽然朱常洛刚刚醒过来不久,但是王氏对他的母爱却让朱常洛完完全全的认同了这个母亲,这个秦小玉敢当着他的面侮辱王氏,简直是找死!

  “好,倒是个敢做敢当的!”

  怒极反笑,朱常洛的脸上反倒露出一丝莫名的笑容,从床上站了起来,缓步走到了秦小玉的面前,眼中无比冷峻。

  “你……你想干嘛?”

  看着缓缓而来的朱常洛,秦小玉的心中莫名的涌起一阵害怕,忍不住倒退两步,口中也有些结巴。

  “当然是……打死你这个不知死活的贱婢!”

  嘴角掀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朱常洛的手上却是干脆的很,“啪”的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秦小玉的左脸上,巨大的力道让后者不自主的倒退一步,小脸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不过朱常洛却并没有就此罢手,继续欺身上前,朝着右脸又是一巴掌!

  “我让你以下犯上!”

  “我让你口出不逊!”

  “我让你不知死活!”

  每说一句话,便是一巴掌甩在秦小玉的脸上,打的她眼冒金星,晕头转向,原本还算清秀的小脸更是肿成了包子,无力的倒在地上。

  而朱常洛则是揉了揉有些发麻的手掌,心中犹自感觉不解气,对准秦小玉的小腹狠狠的踹了一脚,痛得她一下子缩成了大虾……

  “哥儿!”

  就在朱常洛还要继续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却是挡在了他的面前,梁永的脸上一片阴沉,望着在地上痛苦喊叫的秦小玉,神色也是难看到了极点。

  谁能想到一向懦弱的朱常洛这回竟然疯了一样,直接上手打人,他不过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而已,秦小玉就伤成了这样。

  要知道,她可是贵妃娘娘最喜欢的宫女,现在可让他回去如何交代?

  “你太放肆了!”

  这句话梁永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他简直不敢想象,直接回去以后,贵妃娘娘和皇爷会如何惩罚自己,朱常洛打的不是她秦小玉,打的是贵妃娘娘的脸面!

  “放肆?我看是你和这个贱婢放肆才对!”

  朱常洛的声音提高了整整一阶,即便是对着比他高出半头的梁永也丝毫没有畏惧的样子,声音中的冷意倒是让梁永心底一颤。

  “我娘乃是钦封的恭妃,金册尚且在这景阳宫中放着,何曾轮到她秦小玉一个区区宫女来评头论足,言出不敬!”

  梁永一时语塞,竟然被噎的满面通红,这些年在郑贵妃的默许甚至是鼓励之下,这宫中谁都可以欺负王氏,倒让他忘了这王氏生下朱常洛的时候,可是正正经经的被封了妃的。

  宫中最忌以下犯上,严格来说,就凭刚才秦小玉骂的那句话,就是将她杖毙也并非不可!

  “还有你,这后宫中的规矩都被你丢到哪里去了,景阳宫岂是你想闯就闯的地方?如此不知礼仪,不分尊卑,要不要我将此事通报张掌印,让他来看看自己调教出来的后辈是何等的放肆!”

  朱常洛口气凌厉,神色也是锐利如剑,这次却是直接对准了梁永!

  他口中的张掌印,乃是司礼监掌印太监张宏,为人素来严正,最重规矩,更要命的是乃是梁永的顶头上司,就连神宗对他也十分敬重,要是真让他知道了这件事,恐怕梁永不死也要脱层皮。

  不过梁永到底是在宫中摸爬滚打多年的人物,很快就稳住心神,冷静了下来。

  今天这事儿不大不小,他乃是皇爷身边的人,就算是张宏也要顾及三分,即便朱常洛将此事闹大,自己也无非是受些责罚罢了,但这郑贵妃的脸面,却是万万不能失了!

  他们这些宫里的人,最要紧的就是要讨皇爷的欢心,所以最受皇爷宠爱的郑贵妃,自然是万万得罪不得的!

  心念电转,梁永就想清楚了其中的关节,口气也变得冷了下来。

  “不管怎么说,秦小玉都是贵妃娘娘的身边人,要处置也要由贵妃娘娘动手,哥儿如此折辱怕是过分了吧!”

  “梁监丞这话说的,难不成这后宫当中,她郑贵妃就一手遮天了不成?别人连她身边的一个宫女,都责罚不得?”

  朱常洛的口气讥讽,声音中带着浓浓的挑衅之意。

  似乎是被朱常洛轻佻的态度给激怒了,梁永心中涌起一阵怒气,口气倨傲的说道。

  “那是自然,贵妃娘娘身边的人,自然只能由贵妃娘娘处置,旁人多管甚么!”

  “好,好,好!看来这郑贵妃真是给了你不少好处,让你甘心成了她的走狗,连这宫中的尊卑上下都不分了!”

  不料朱常洛却是毫不动怒,脸上反倒现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只是声音却十分激动,激动的让梁永感觉到有些不正常。

  紧接着他便看到旁边的王安脸色一喜,朝着他走了两步,直接便跪了下来!

  “参见皇后娘娘!”

  皇……皇后娘娘……

  梁永咽了口唾沫,脖子僵硬的转了过来,正看到门口一名华贵的女子,头戴双凤翊龙冠,身穿大红团龙鞠衣,浑身上下气的发抖,威严端庄的俏脸上满含怒气。

  “御马监监丞梁永参见皇后娘娘!”

  只是片刻的一愣,梁永头上的冷汗便唰的一下落了下来,连忙跪倒在地,声音当中都带着几分哆嗦。

  此时此刻梁永真想大嘴巴抽自己,怎么就忘了这宫里还有皇后娘娘在呢!

  自己当着皇后的面说这秦小玉只能由郑贵妃处置,那又将这位后宫之主置于何地?要知道,皇后娘娘虽然是个端庄娴静,与世无争的性子,可这么被欺到了脸上,就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何况是堂堂的六宫之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