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穿越成史上最不受老爹待见的皇子

明谋天下 +A -A

  “水……水……”

  迷迷糊糊当中,朱常洛无意识的喊道,声音微弱之极,仿若一盏在狂风中随时都会熄灭的火苗。

  而在他床边伏着一个面容清秀的妇人,一身青色袄裙并无任何装饰,显得十分朴素,虽是上好的料子,但是已经洗的发白,颇有几分寒酸的味道。

  这道声音虽然微不可查,却一下子惊醒了刚刚睡着的妇人。

  怔了怔,妇人的脸上涌起一阵狂喜,对着殿外叫道。

  “来人,来人啊,快去请御医,哥儿醒了!”

  “醒了就醒了呗,嚎什么嚎!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真把自己当娘娘了?”

  朱常洛在浑浑噩噩当中,听见远处传来一阵不满的声音,紧接着脑袋便像是被针扎了一般剧痛无比,一阵阵记忆涌回脑中,一下子便失去了意识,重新陷入了无边的黑暗当中……

  阳光刺眼的很,眼皮也沉重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朱常洛真想就这么沉沉的睡过去,但是冥冥当中却有一股执念,强撑着他睁开了双眼。

  “娘?”

  望着眼前一脸关切的清秀妇人,朱常洛迟疑了片刻,带着几分不确定开口叫道。

  “哥儿,你醒了!”

  妇人一把抱住朱常洛,上上下下的将他摸了个遍,眼见他安然无恙,方才松了口气,而对于妇人的“非礼”,朱常洛却是毫不在意,或者说他现在已经彻底被惊呆了!

  眼前的景象实在是有些超出他可以接受的范围,入目之下全都是古代的家具,甚至是建筑风格和室内布置都充满着明清气息,而自己的脑袋里也莫名其妙的多出来了一个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转头望向正抱着自己的清秀妇人,不过是三十如许的年纪,两鬓便已经有了点点白发,面容上不施粉黛,却依稀可见当年的娇美。

  片刻之后,妇人低声啜泣的声音让朱常洛醒过神来。

  “娘,我饿了……”

  张了张口,朱常洛的声音有些嘶哑!

  “好,哥儿,你先歇着,娘去给你找些吃的!”

  妇人这才止住哭泣,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小心的扶着朱常洛躺下,方才转身走了出去……

  苦笑一声,朱常洛闭上眼睛,心中却是一团乱麻,至今他都不敢相信,他竟然真的穿越了!

  如果原主的记忆没错的话,现在应该是万历二十一年,而最坑爹的是,自己的这副身体竟然是历史上最倒霉的皇子朱常洛!

  他的母亲,也就是刚刚被他支出去的那个妇人王氏,原先是服侍太后的宫女,按照正常的轨迹,她本应该安安静静的度过这一生,可惜一次机缘巧合之下,也不知道他那个老爹明神宗朱翊钧发了什么疯,竟然在慈宁宫临幸了王氏!

  最让他无语的是,堂堂一个皇帝,竟然没品到敢做不敢当的地步,要不是自己的母亲身怀有孕,恐怕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情,甚至就连他这个儿子,神宗也是不愿意承认!

  即便是现在……

  朱常洛四处打量了一下,空荡荡的房间当中,没有一件值钱的东西,就连桌子上摆着的茶壶,都是多年前一直用到现在的。

  嘴角浮起一抹苦涩,朱常洛在心中摇了摇头,虽然神宗迫于李太后的压力,还是将母亲封了妃,但是现在看来,却是连一个宫女都能够欺负他们母子俩。

  他倒是还没忘了,昨夜母亲向那名宫女求助的时候,她冷漠而不满的声音!

  “哥儿……”

  正在朱常洛出神之际,王氏却是一脸难色的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愤愤不平的小内侍。

  “你且先忍一忍,娘已经让御膳房给你做了清补的小粥,一会翠儿就端过来!”

  王氏的声音很柔和,让朱常洛莫名的感到一阵安心,看着王氏肿的通红的眼眶,朱常洛心中一酸,差点落下泪来。

  前世的他是个孤苦无依的孤儿,从来没有人关心过他,更没有体验过母爱是什么感觉,此刻眼见王氏关切的神色,又想起自己昏迷的这几天当中她衣不解带的照顾,心中百感交集。

  “娘,孩儿没事的,现在还不到用膳的时辰,御膳房那帮人肯定又对你说了难听的话,对不对?”

  渐渐的想起了以前的事情,朱常洛的眉头皱了起来。

  要知道,他们母子在宫中并不受宠,几乎是谁都能来欺负欺负,御膳房那帮人最是欺软怕硬,逢高踩低,现在还不到用膳的时候,怎么可能会这么好心替他做小粥过来,定是王氏又去央求了他们……

  一念至此,朱常洛不由得怒火直冒。

  “哥儿,你好好养病,娘没事!”

  王氏却是温和的笑了笑,声音中带着一丝欣慰。

  不过朱常洛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略一思索,转头朝着一旁的小内侍开口问道。

  “王安,你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声音虽然虚弱,但是因着心中带着生气,却也莫名的多了一丝威严。

  整个景阳宫当中,所有服侍的人都是郑贵妃安排过来的,只有这个王安乃是司礼监秉笔太监陈矩安排过来的,对于陈矩这个人,朱常洛印象不深,不过在前世读史书的时候,记得他是个中正之人,他安排过来的人,应当是可以信任的。

  “哥儿,那帮御膳房的人凶得很,娘娘她担心您的身子,从皇爷赏的那套头面抽了个翠玉簪子给了他,方才不情不愿的给您做了东西……”

  朱常洛的脸色阴沉下来,其实不管怎么说,王氏都有个妃位在身,不可能一点积蓄都没有,但是如今她身上穿的这般寒酸,就是因为这些年为了护着自己,将东西转手就典当了出去,而王安说的那套头面,是当初神宗临幸王氏的时候赏的唯一的东西。

  这些年王氏一直压在箱底,没想到竟然为了这点小事拿了出来!

  “这帮混账东西!咳……咳……”

  朱常洛愤愤的低声说道,只是一时心事翻腾,又忍不住咳嗽了几声,惹得王氏又是一阵担忧,连忙拍着朱常洛的后背,替他顺气。

  恰在此时,一名面容娇美的宫女走了进来,咬着下唇,双手拿着两个揉的不成样子的馒头,一副委屈的神色。

  “翠儿,粥呢?”

  眼见那名宫女两手空空,王氏也不由得有些着急,开口问道。

  “娘娘,奴婢按着您的吩咐去御膳房取粥,结果有两个管事的说,不到开火的时间,不能坏了规矩,那粥都做好了,他们硬是不让奴婢端走,这两个馒头还是奴婢趁他们不注意偷的!”

  翠儿哭丧着脸,低声说道。

  顿时让王氏的脸色一变,原本放在朱常洛背上的手都有些颤抖,见此情景,一旁的王安连忙扶着王氏坐下。

  “翠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他们怎么会这么不讲道理!”

  朱常洛的眉头一绞,沉声问道。

  若是他们收了东西不想办事,大可直接不必开火,可是照翠儿所说,那粥分明已经做好,却临时被人挡了下来,这其中必然有蹊跷。

  “这……奴婢似乎是看到,当时小玉姐姐刚刚去御膳房给贵妃娘娘端百合栗子羹……”

  翠儿咬着下唇,期期艾艾的说道。

  “郑贵妃宫里的秦小玉?”

  朱常洛声音一冷,心中顿时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其实他们母子之所以在宫里过的这般不好,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他是神宗皇帝的长子,照规矩,中宫无子,他这个长子就会是太子,可偏偏神宗皇帝偏宠这位郑贵妃,想要立她的儿子为太子,可是外朝的那些大臣们极力反对之下,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这么一来,朱常洛母子自然成了她的眼中钉。

  这些年,她可没少刁难他们母子,那些宫女胆敢如此欺凌王氏,不过也是仗了郑贵妃的势!

  “哥儿,都是娘不好,没本事留住你父皇,不然的话,你何至于……”

  王氏的神色微微有些黯淡,声音也变得有些愧疚。

  “娘!”

  只是话才说了一半,就被朱常洛打断了,接着口气转缓,声音也变得温和起来。

  “这些怎么能怪您,您劳累了几天了,快去歇着吧!”

  这些日子他昏迷不醒,王氏忙里忙外,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眼睛也哭的红肿,若是再不好好歇着,恐怕她自己都要先病了。

  王氏微微一愣,带着几分担忧开口道。

  “哥儿,娘这里还有些首饰,要不然再去御膳房求求他们,你这副身子……”

  “翠儿,扶我娘下去休息!”

  这一次,朱常洛的声音带着命令的口气,只是说完之后,声音却再度软了下来。

  “娘,你放心吧,孩儿的身子没什么关碍的,你不要再去御膳房了,好好休息!若是累病了,孩儿可怎么办?”

  好劝歹劝之下,王氏才叹了口气,在翠儿的搀扶下缓缓走向了隔壁的房间。

  望着王氏的背影,朱常洛的心中更是多了几分复杂的滋味,生下他这十三年来,王氏生怕他被人暗害,所以半步都不曾离开,母子俩同吃同住,即便是房间也就安在朱常洛的隔壁……

  片刻之后,朱常洛重新坐了下来,眼中却是闪过一丝阴翳,既然他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懦弱的朱常洛了,那就决不会就这么轻易的善罢甘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