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愤怒

穿越从山贼开始 +A -A

  感谢‘浅蓝色寂静’的打赏支持!

  …………………………………………………………

  至始至终,高顺始终一言不发,就算是张克连问都不问自己一句,就要擒拿自己,高顺也没有眨一下眼。

  他只是冰冷地看着张豪,目光中似乎蕴含着强大的力量,让得意洋洋的张豪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甚至冷汗都留了下来。

  这时,原本转身要走的张克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回头看到这一幕顿时眉头一皱,对着张豪喝道:“你还愣在那里干嘛,还不将这家伙给我拿下!”

  ‘拿下?我也想的,但不敢啊!’

  在高顺冰冷的目光的凝视下,那一个草包张豪连呼吸都觉得费劲,听到张克的话脸上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张豪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一种状态的高顺,实在是太恐怖的,这一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的喉咙被扼制住了,随时可能被高顺扭断一样。

  张克这时候终于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了,不仅仅是高顺沉默以及张豪那比哭还难看的笑脸,还有就是在场的士兵脸上都流露出了愤怒的情绪,而这些愤怒的情绪居然全都是为高顺而发的。

  诚然,高顺正在善无县的处境确实很不妙,很多的人不待见他,但实际上更多的人,更多的士兵对于高顺都是发自内心的尊重的,在场将近一千多的士兵,基本八层以上对于高顺不说亲近崇拜,但至少都是极有好感的。

  高顺是什么人大家都清楚,他不好酒,不好钱,为人严明公正,说他会去偷钱那是谁也不会相信的,就算是那数额高达五千金也一样,对于高顺的人品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所有的士兵都很清楚,这很明显是张豪的栽赃嫁祸!

  士兵绝大多数都是最穷苦的老百姓,他们对于和自己一样出身的高顺认同感是要比什么狗屁张家要高很多的,再加上这一种一目了然的栽赃,让他们想起世家的强势对于他们的迫害,让士兵们不由自主的把自己代入高顺的角色中,你说这让这些士兵怎么能不怒。

  “高屯长没有拿,一分一毫都没有拿,你们凭什么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抓高屯长!”高顺身后的一名士兵红着眼睛,粗着脖子愤怒的嘶吼道。

  “对!我们没有拿,你们凭什么抓高屯长!”

  顿时,高顺手下的情绪被点燃了起来,同时吼道。

  这蕴含着委屈愤怒不甘的怒吼,传出好远,整个军营的人都听见了,顿时有些士兵开始往这边凑!

  张克看到这一幕,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意识到,如果再不将这事压下去的话,一个不好军营就会发生哗变,立刻就站了出来。

  “干什么干什么,反了你们了,我说他偷了吗?我说你们偷了吗?我只是让人把高顺带走协助调查而已,我身为县尉这一点权利也没有吗?”张克冲着士兵喝完,说完转头又冲着高顺皱了皱眉,冷声道:“你这屯长是怎么当的?带的是些什么兵?还不滚去协助张豪好好调查金子的事,尽早把事情处理完了。”

  张克已经意识到,自己小看了这一个高顺,这家伙在底层的士兵当中威望甚重,绝对不能草率的抓了他,所以这一番连打带削的,既保证了他们张家高高在上的世家威严,也轻轻收回刚刚要拿下高顺的命令,打算暂时先把事情压下来再说。

  只是张克这一句话说完,高顺依旧不言不语,冰冷的站在那里。

  这时候的高顺才十九岁,他还年轻,他有着他的骄傲,尽管他善于隐忍在张家的各种为难下,也照样立足在军营当中,但是他同时也有着自己的底线。

  今天这一件事,张家已经严重触及了自己的底线了,直接将他和他部下的尊严踩在脚下,甚至还想要他的命,对于这个高顺可不打算这么轻易的切过去,虽然理智告诉他,今天他应该低头,但他内心的骄傲却不允许他这么做。

  “还愣住干什么,高顺你要造反吗?”张克勃然大怒,冷声道。

  “不,我在等金子下落!”高顺冷冷的回了一句。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张豪像是明白过来了些什么,金子是他拿走的,但是他一回来就来找高顺麻烦,根本就没有时间藏什么金子,所以直接就放到了自己的军营当中,原本觉得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现在高顺一句话却让他惊起一身的冷汗。

  这时,一个士兵来到高顺的身边,低头跟高顺耳语了几句,高顺点了点头之后立刻就动了起来,对在场的所有人说道:“走,我带你们去找金子!”

  张豪顿时脸色苍白,转头叫身边的心腹赶紧去把金子藏起来,自己向高顺迎了过去企图把高顺拦下来,拖延一下时间。

  但是张豪才靠近高顺立刻连话都没有说呢,直接被高顺冰冷的目光吓退了,这一幕被张克看见,他略微思索顿时知道了这一件事大概的来龙去脉了,一张脸顿时就黑了下来。

  这一件事张克必须拦下来,否则一旦被高顺揭破,丢的可是他们张家的脸面。

  张克瞪了脸色苍白的张豪一眼之后,赶紧上前拦住高顺:“行了行了,这一件事情我知道了,就到这里吧,你和你的弟兄都辛苦了,都下去休息吧。”

  “高顺不明白县尉大人在说什么,你们不是要金子吗?跟我来就是了!”高顺说着,直接绕过张克,向着张豪的军营走了过去。

  见到高顺如此不知好歹,张克顿时勃然大怒,上前一步伸手抓在高顺的肩膀上,向着自己用力要将高顺硬拽过来。

  张克是怒极了,这一下用了全力,打算废了高顺一臂,但他抓着高顺的手一用力却像是抓在一块钢铁上,根本就伤不了人家分毫,自己的手甚至还因为反震之力受了点伤。

  张克这才发现,眼前这个看上去不到二十的青年居然这般厉害。

  高顺回头冷冷的看了张克一眼,一句话也没说,继续向着张豪的军营走去,今天高顺显然是怒极了,打定主意要给张家一个响了的耳光。

  “有些事,最好想清楚了再做,或许有些后果你承担得起,但是你身边的人未必承担得起。”

  张克冷冷的一句话,顿时让高顺的脚步顿住了,一股冷汗留了下来。

  东汉末年,这是一个对于穷苦大众来讲,最坏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