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 狠辣

穿越从山贼开始 +A -A

  “区区一群马贼,五万金巨款,说给就给眼眨也不眨一下,到底是什么时候起,连一群莽夫也这么有实力了?”张立玩味地看着二当家离去的背影,冷笑道。

  “看来这些家伙,背后一定做着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一个洪亮的声音响了起来,一个身穿铠甲面容和张立有七八分相似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这家伙叫做张克,是张立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同时也是同时掌握了张家私军以及善无县大半县兵大佬级存在,在张家中地位仅次与张立,至于他们之上的那一个家主老早就只剩下名义了,手中的权利都已经到了这两兄弟的手上了,确切的说是到了张立手上了。

  “见不得人的勾当?这么赚钱的勾当,当然是见不得人的,见了人老早就被人抢走了。”

  看来张立对于黑风寨的目的很不单纯,恐怕是老早就盯上了人家了,就算是这一次陆海空没有搞出事件来的话,张家也是会找上黑风寨的。

  “要不要我把他们拦下?盘问一下?”对于自己兄长的个性张克还是很了解的问道。

  “盘问?需要盘问什么?这里是并州,你说在并州这一群马贼不和我们世家做生意,口袋里那些钱除了从关外的那些异族之外,还有谁能给他们,拦下他们问出来也是白问,有些事情我们明知道有巨大的利益但碰都不能碰的,这是世家的游戏规则!”

  张立对于黑风寨老早就做了详细的调查了,黑风寨这一个实力和一般的马贼不一样,他们平常基本不怎么劫掠,虽然几次出手都相当的凶残,动不动就屠村灭族什么的,但是要仔细观察不难发现,他们屠的都是那些穷乡僻壤的小山村,根本就没有什么油水。

  而且一般的马贼虽然忌惮世家但也绝不畏惧,甚至还时常劫掠世家的商队,很少有像黑风寨对世家这么忌惮的,比如这一次张家甚至都没有怎么威胁,黑风寨就赶紧过来了。

  说是赔罪,但张立明显感觉到了,这说是一种安抚更为恰当。

  黑风寨很尽力的在向世家表示,我可是老实人,很明显黑风寨就怕和世家杠上,说实话真打起来黑风寨未必怕张家,甚至在具体的实力上黑风寨可能会比张家还要强一点。

  但是黑风寨就是不想惹事,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的手中握着一条财源滚滚的路子,一旦和世家杠上了他们的生意就很难做得起来。

  黑风寨更多的精力多用在了采办一些茶,酒,丝绸之类就算是在并州也很贵重的物品,当然还有很多铁制的武器之类的,这些东西采购起来之后,黑风寨就会通过自己掌握的渠道偷偷的把他们送到了雁门关外的几个鲜卑部落当中进行交易。

  这可是一条暴利的路子,这也是为什么,区区一个马贼团伙居然可以养起一支几百人的马贼,要知道所有兵种当中骑兵可是最烧钱的,善无县都养不起骑兵人家黑风寨就可以养得起,而且五万金的赔偿说给了就给了,原因就在这人家手头上有钱。

  钱这东西一旦多起来,是很难瞒住人的,特别是那些有心人,而张立就是这么一个有心人。

  对于黑风寨的财富张立是很眼馋的,尽管他们张家贵为善无县第一豪门,但是真要比资产估计远远不如人家黑风寨,但同时张立也知道黑风寨这种势力自己是吃不下来的,光是那几百的马贼就能让他吃不了兜着走更别说,万一打了黑风寨引出他们身后的鲜卑部落那可就悲剧了。

  “黑风寨的事情暂时不急,容我慢慢谋划,不过上次打劫我们商队的那几个小毛贼倒是最好尽快找出来,善无县决不允许有这一种不安定的因素在!”一提到陆海空他们几个,张立原本看上去儒雅的脸上多了一丝阴历。

  虽然没有找到陆海空一行人,但是在张家强大力量下,以及黑风寨那边得反馈下,张立基本已经拼凑出了事件的始末了。

  那几个小毛贼的头领就是在一个叫做‘牛家村’的小山村和黑风寨的三当家相遇,双方起了矛盾,然后那一个小毛贼的头领用计用力,居然以一己之力硬生生杀了包括黑风寨三当家在内的十一个马贼,唯有一人侥幸逃脱。

  随后不久就有了张家商队被劫一事,根据张家的车夫还有那一个幸存的黑风寨的,马贼双方对于陆海空外貌的描述,基本可以肯定就是同一个人。

  其中最让张立在意的是,第一次陆海空对付黑风寨的时候只有一个人,而劫掠自己的商队的时候身边却多了两个,张立担心陆海空是有团伙的,这对于他们张家来讲,不是什么好事,特别是在最近异人频出的时候,要是在善无县出了个异人山贼什么的,那对于他们张家的发展是极为不利的。

  “你去把黑风寨要屠灭了牛家村的消息传出去,越快越好,然后官道那边给黑风寨让路,你再派些人盯着牛家村附近,如果遇到可疑人直接拿下。”张立吩咐道。

  “好,我这就让人下去办。”张克点了点头,转身要走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脚步不由得停了下来,歪着头问道:“黑风寨那边要不要通知一下,让他们演演戏就好,配合一下?”

  “配合?配合什么?不用,让他们本性出演吧。”张立嘴角拉开一个血腥的笑容,看得张克不由得一寒,张克显然是读懂了张立所谓的本性出演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毕竟是几百条人命,我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黑风寨的人全杀了,我这一个做县尉的不好交代吧。”张克犹豫了一下,良心未泯的他又说了一句。

  “左右不过是一群贱民而已,需要交代什么,杀了就杀了,你说你也是一个上过战场的人物怎么还有这些妇人之仁?行了行了,这事你如果不愿意管你就当作没看见好了,我另外安排人去做,你准备一下,等黑风寨屠村事件一过,不管那几个毛贼有没有被引出来,你们县兵立刻组织一次山贼清剿,至于理由嘛,你不是要给牛家村被屠一个交代就把这事按在那些山贼的身上。”

  这张立面不改色就决定了几百条无辜村民的生死,面上完全没有一丝愧疚,其狠心程度令人发指。

  人说********无情最是读书人看来也是不是没有根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