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肥羊(求推荐票)

穿越从山贼开始 +A -A

  看到那马贼头领的举动,反应最大最惊恐的并不是陆海空,而且恰恰是那一个村长老头。

  对于他来讲,不管是陆海空还是马贼一伙都不是他愿意招惹的对象,光是这两伙人当中的一伙就足够他头疼的了,要是这两家伙在他们的地盘上闹了起来,那不管谁输谁赢最后吃亏的还只能是他们这些老实巴交的村民。

  所以看到马贼头领走过去的时候,老村长都快哭了,赶紧大步跟了过来,生怕这两人打起来。

  当然更主要的是怕陆海空年轻不懂事,不知道退让被这伙马贼给杀了,老村长倒不是关心陆海空的生死来着,就怕陆海空死后他同伴找过来报仇,根据老村长的经验,像陆海空这样的强人通常都是拉帮结派的。

  “哟,我都不知道你们村什么时候还有这服务了。”马贼头领戏谑的看着陆海空和他面前丰盛的饭菜,对着边上的老村长阴阳怪气的说道。

  “这位小哥是我的远方亲戚,难得过来一趟,我招待招待。”老村长边用眼神安抚着脸色已经沉下来的陆海空,边应付这马贼头领。

  “招待?都招待到外面来了?”马贼头领冷笑道。

  “这不是外面……”

  马贼头领不待老村长把话说完,不耐烦的挥了打断掉:“行了行了,老头,去把老子要的钱给老子准备好了。这里没你什么事,滚!”

  老村长还想要说些什么调和一下,毕竟眼前的这马贼一看就是对陆海空不怀好意的,老村长真的怕他们在他这起什么冲突,但是还没有等他说话呢,那一个马贼头领就转头凶狠狠的瞪着他。

  这老村长无奈只能给全程一脸淡定的吃饭的陆海空一个委屈到乞求的苦笑表情。

  老村长的意思陆海空读懂了,就是希望陆海空能够克制一点,忍让一点,不要在他们的地盘发生什么流血事件。

  原本陆海空是不打算鸟那老头来着,这一个马贼头领这么嚣张的打扰自己吃饭,不给他一点教训怎么能算完,而且这可是一个名正言顺的刷精英怪的机会啊,陆海空这土匪对那些个马贼的马可很是眼馋。

  不过看到老头那悲苦的表情,苍老的面容,还有那满头的白发,以及这老村长一开始面对自己那一种处处忍让委曲求全样子,陆海空不由得有些不忍。

  ‘算了,左右不过是几匹马,下回有机会再弄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陆海空将手中的碗筷往桌上一放,已经吃了八分饱的他正准备起身离开呢,那边的那一个马贼已经坐到了他的对面来,并且肆无忌惮的直接用手抓起桌上的菜就往自己的嘴里塞了一口。

  “味道还行啊,小子你很会享受嘛,饭菜这么多你一个人也吃不完,不介意跟哥哥我分享分享吧?”马贼头领一脸挑衅。

  敢在吃货面前明目张胆的抢食,抢完之后还敢挑衅,这马贼真是不知道一个吃货的可怕,陆海空眼中历芒一闪,手都搭到了了剑柄上了,但是想起那一个老村长愁苦的表情,又轻轻把手放下。

  “怂货一个!”陆海空的动作并不隐蔽,对面的马贼头领一眼就看见了,顿时对陆海空更是不屑了。

  原本还以为陆海空是什么山贼强盗之类的同行,看这模样一点强人的血性都没有,马贼头领对陆海空也就不在收敛着了。

  “我看你小子也吃饱了,还是给我滚开吧,剩下的这些我们兄弟们来吃了!”

  马贼头领说完直接招呼那边剩下的十一个马贼过来,对于近在眼前的陆海空看都不看一眼,在他看来像陆海空这一种怂货自己不杀了他,已经是对他天大的恩惠了。

  陆海空这边却貌似也一点不生气,脸上还反常的出现一丝淡淡的笑意,趁着马贼头领转头的功夫,手极快的在桌上一扬,然后才装出一脸的憋屈的站了起来,愤怒的离开了。

  陆海空走的方向正好是那十一个马贼过来的方向,看到陆海空一脸羞愤的模样,那十一个马贼一个个发出讥讽的笑声,其中一个还不怀好意的走到陆海空的面前,用自己壮硕的肩膀撞了陆海空一下。

  触不及防的陆海空被撞着后退了好几米,险些摔倒,看上去好不狼狈顿时更是引起那些马贼的讥讽和嘲笑声,唯一那一个和陆海空撞了一下的马贼却注意到了一点别的东西,陆海空刚刚差点摔倒的腰间的放着金子的小包一阵摇晃发出悦耳的声音,这声音被那一个马贼听个正着。

  顿时这马贼的眼中露出了一丝贪婪,不过他没有动声色,因为这个时候陆海空已经走远了,他则跟着马贼同伴们来到陆海空刚刚吃饭的地方,边毫无顾忌的吃着剩下的饭菜,边跟那一个马贼头领说起这一件事。

  “哟,没有想到那一个怂货居然还是一头小肥羊啊,看来我们今天运气不错嘛,不急让他先走一会我们吃我们的,待会把这村的钱给收了在去找那一个怂货,我还就不信了他两条腿的能跑过我们四条腿的。”

  老村长那边很快的就把十金收集好,并且给这些马贼送了过来,马贼头领拿起钱,十二名马贼吃饱喝足的马贼全部上马,直接准备离开这一个村庄了。

  如果是平时的话,这些个马贼绝对没有这么好打发了,就算是给了钱他们也会在赖着,赖点别的东西再走,不过今天他们因为有着陆海空那一头肥羊在他们走得很干脆。

  “老大我们往那追?”出了村,在一条三岔路口上,边上的马贼问道。

  “往这边追,那小子往这边去了,看来那怂货被我们气得不轻啊,居然那着路边的花草发泄,这也好省得我多麻烦费力去找追踪。”

  马贼头领看着左边路边上,被剑砍得稀里哗啦的杂草,脸上满是讥讽。

  现在的陆海空在马贼头领的眼里就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实力不行,胆气不行,经验也不行,偏偏口袋里还有点小钱,这种人简直就是最佳肥羊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