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建村文书

穿越从山贼开始 +A -A

  四个流民头子加一个文人,这是什么组合?

  一般人看到这一种组合,必定会思索,这其中必有蹊跷,但陆海空跟人家的脑回路不一样,一眼看到这几个家伙,他们就已经自动在陆海空的眼中折现了。

  按照以往的经验,平均一个流民头子可以爆出1.5金,四个流民头子就是6金的收获,再加上一个看着像大boss的家伙,陆海空感觉自己一大波黄金正在向自己招手,顿时感觉整个人都被幸福包围了。

  于是乎,陆海空二话不说直接开打,毕竟跟这些傻乎乎的家伙,貌似也没有什么好聊的不是?

  陆海空自己亲自上阵挥舞着巨斧带着王朝马汉还有八个‘山贼小兵’就上了,这基本就是一场没有什么悬念的战斗,陆海空这边十一个人,每一个的数据最起码都是不输于对面流民头子的,甚至陆海空自己和王朝马汉的属性都比流民头子要华丽很多。

  一股脑全涌上去的情况下,那五个人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挡,四个流民头子三两下的就被陆海空灭掉了,剩下的那一个文人也被陆海空包围了起来。

  陆海空原本是打算顺手一斧头直接把这文人灭掉来着,不过这家伙目瞪口呆的看着陆海空摧枯拉朽的干掉那四个流民头子之后,没等陆海空下手呢,自己立刻跪了下来举起双手示意投降。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啊,不要杀我,张文愿意为您鞍前马后,肝脑涂地!”

  看着这一个跪地求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文人,陆海空一脸懵逼,啥情况,一个怪的智商都这么高了?就在这时候系统提示也紧跟而来。

  ‘初级文人张文摄于您的淫威,自愿成为您的追随者,是否接受?’

  “文人干什么用的?”陆海空直接把眼前这家伙的属性版面打开。

  姓名:张文

  文人lv:5

  能力:

  武力:5,政治:20,谋略:25,统率:5

  技能:劝降lv:1(有百分之五的可能说服俘虏投降,一天可对同一个目标使用三次,每一次需要1金。)

  “这劝降有点意思啊,也行吧反正是白捡的。”抱着有便宜不赚白不赚的想法,陆海空直接选了确认,可这一点下去的后续让陆海空顿时不干了。

  “招揽‘初级文人’张文需要金钱10金,是否支付?”

  “什么,居然还要钱?不干不干,明明是你投降的居然还要收我钱,果然你这家伙长得眉清目秀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我还是一斧子把你砍死算了,说不定还能爆点钱出来呢。”陆海空挥舞着斧头,怒气冲冲的说道。

  这可把那倒霉的家伙吓得啊:“别啊好汉,这是规则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这样把您把钱给我,我们只走一下仪式就行了,事情结束之后,我立马还给您还不行吗!”

  张文心里苦,从来就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尼玛别人收服一个文人别说10金了,就算是50金也会高兴得冒着鼻涕泡的出钱,那里会有这一种10金都不给,一言不合就要砍人的主啊。

  有些人你别看他平时心挺大,挺逗比随和的,你调戏他几下,捉弄他几下他都不带急眼的,看着是挺好相处的一个人,可实际上这家伙心眼小着黑着呢,经常你一不注意他就笑眯眯的把你卖了,完事还要你帮他数钱,谢谢他来着。

  陆海空这家伙就有这一方面的属性。

  听了张文的话,陆海空貌似有点心动了,不过随即歪着头算了算,有愁眉苦脸的了:“对不住了兄弟,其实我看你也是觉得蛮投缘的,不过哥们手头上没有10金啊,实在是没有办法给你啊。”

  “唉,再说了,你也知道现在这个世道,我们做山贼的日子也不好过,这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我实在是不忍心让你跟着我吃苦啊,这样把你还是让我一斧子砍了吧,放心我下手快着呢,决不让兄弟苦着去,一闭眼就没事了。”

  看着陆海空一脸愧疚和善的模样,张文都感觉眼前的哥们真的是苦啊,必须体谅人家,毕竟,靠,等等这家伙是要砍我啊!这家伙明显是在打劫啊这是,这怎么体谅!绝对不行啊!

  张文脑子都差点被陆海空弄短路了,这个时候,张文再傻也知道,眼前这家伙盯上自己了,要想保住小命必须出点血才行。

  ‘算了,拿钱消灾,暂时先把这家伙糊弄过去在说吧。’

  叹了口气之后,张文从怀里掏出一个破布包来:“主公,张文这里还有一点积蓄,既然主公财政上有困难,张文定当倾家相助!”

  张文在倾家两个字上咬得很重,潜台词是全给你了啊,没了啊,别在搞我了!

  “这多不好意思。”陆海空笑眯眯的从张文的手中把钱袋了拿过来,打开数了数,发现有足有12金顿时眉开眼笑的,不过却一点也没有想要直接放过张文的意思。

  “兄弟啊,你这人是真不错,不过我呢是想要当山贼王的男人,这手下的文人你说长得眉清目秀的这算什么事嘛,人家的山寨的军师都是那种长得贼眉鼠眼的,那才是狗头军师的标配嘛,你说你这样的让我出去要怎么见人嘛。”

  张文这个时候都要哭了,尼玛,要不要这么无耻啊,钱都给了尼玛还不放过我!

  “既然这样的话,那要不您把我给放了吧。”张文小心翼翼的说道。

  陆海空的脸当时就沉下来了,手中的斧头很用力的在地上一砸,脸一黑:“你这是说什么话,你送我10金,我两就是兄弟,你现在这么说是觉得我不够格做你兄弟是不是?这样的话,我两的这点情分该断还是断了吧!”

  张文脸一抽,看着陆海空沉着的脸,还有手中的大斧,最后张文几乎是哭着,从自己的身上掏出几样东西来。

  一本《基础内功》,一张“建村文书”,还有一块破破烂烂的羊皮。

  看着这家伙家底基本都抖光了,陆海空立刻眉开眼笑的,甚是热情的拿着10金给张文,顺便确定了系统自己和张文的主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