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彪悍的战斗

穿越从山贼开始 +A -A

  满地打滚求推举票!!

  ………………………………………………

  陆海空这家伙边看着人家打架,自己这边也没有闲着,趁着张三还没有喊救兵,赶紧躲着张三和月儿妹子的战斗范围,把聚义大厅里面的桌子椅子之类的东西往门口搬,直接把大门挡住了。

  你还别说,陆海空这一招笨是笨了点,但还是很有效果的。

  那边的山贼头目傻大个张三很快就被月儿妹子打得受不了了,开始如月儿妹子所料搬起救兵来。

  “呔,来人,抓刺客了!”

  不得不说,张三这句比之前的喊的那些也大声不到那里去,甚至比他和月儿妹子打架弄出来的动静还要小一些,但偏偏之前没有人来这一句话出来顿时就有山贼向着聚义大厅涌了过来。

  所幸的是,陆海空早有准备,门口用桌子和椅子挡住,自己拄着斧头用力抵着桌椅,不让外面的山贼进来。

  一开始山贼还真确实是进不了,在外面推了半天愣是没能把大门推开,让陆海空同学好不得意,一群智商过不了五十的家伙还想跟自己斗?简直做梦嘛!

  但是陆海空也就得意一会,外面的那些山贼确实是智商捉急,没有人指挥的情况下,甚至连组合一起推门都不会,可里面的张三貌似就没有那么傻了,意识到自己的手下没有办法进来完全是赵伦的原因之后。

  那张三直接逼退月儿妹子,向着陆海空扑了过来,手中的长刀直接向着陆海空的脑袋劈了过去。

  这一刀速度相当快,甚至比陆海空的思维都要快,一时没有注意的陆海空甚至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是不是要闪躲一下,所幸的是,陆海空的身体本能的反应比他的思维反应要快一点。

  只见陆海空手中的巨斧一扬,划出一道很流畅的线条,生生就砍出了赵伦得到之后就没有用过的‘奋力一劈’的技能来。

  “叮”

  一声清脆的金石相击的声音响了起来,陆海空手中的大斧准确的劈在张三的长刀上,一把最少也有十几斤重的斧头,砍在一把看上去最多只有几斤重的长刀上,居然生生就打出了平分秋色的效果。

  陆海空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撞在了身后的桌子上,那张三就比陆海空从容得多了,虽然也后退了两步但很快的就稳住了身形,甚至还欺身向前准备再来一刀了解了陆海空。

  所幸的是我们家月儿妹子也不是吃干饭的,手中的长剑及时将张三的道架住了。

  “喂喂喂,跟我战斗的时候居然还能分心,你有把我这一个对手放在眼里吗?”

  战斗中的月儿妹子有一种疯狂的气质,声音也比平时嘶哑低沉了好多,虽然仍旧悦耳却有种让人心惊胆战的魔力,这一点那一个傻乎乎的山贼当然没有什么深刻的体会,但是却让边上的陆海空很清楚的知道,月儿妹子不高兴了,生气了!

  果然接下来的战斗当中,月儿妹子的战斗方式更加的疯狂,在这一种疯狂的战斗方式下张三已经完全有没有闲工夫在来管陆海空。

  另一边,对于月儿妹子的战斗方式多少有些了解的陆海空同学,依旧觉得很是辣眼睛,看多了对心脏不好,于是回过头来老实的干着自己的事情来了。

  不过刚刚因为张三袭击一次的缘故,原本紧闭着的大门被推开了一个口子,陆海空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有一个傻头傻脑的家伙探了半边身子进来,陆海空一急下意识的就是一斧子砍过去,那个傻头傻脑的山贼顿时被他劈成两半。

  这场面多少有些血腥,让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陆海空同学看着脑浆崩裂的一幕内心很是有些震撼,所幸的是那山贼的尸体很快被刷新掉了,仅仅留下了几枚铜币,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无形当中给陆海空一种信息,自己杀的不过就是一只怪而已,陆海空因为刚刚直面那血腥的一幕涌出来的各种复杂情绪,比如后悔,比如恐惧,比如恶心等等都得到了很大的缓解。

  而剩下的那些情绪的余韵也没有给陆海空慢慢品尝的机会,随着那一个山贼钻进来开始,大门彻底被打开了一道口子,后面源源不断的山贼开始往里面冲。

  这一种紧要关头,陆海空那还有时间管什么恐惧不恐惧,恶心不恶心之类的,挥舞起手中的斧子,自己上前一步直接把那个口子给拦住了,大有老子一夫当关你们他喵的一个也别想进来的气势,但凡有山贼想要进来陆海空就是手起斧落,一斧子砍了。

  这些山贼普遍实力都不如吃货,智力更是低到不知道哪里去,这种傻家伙,只知道一股脑的往里冲,虽然对于陆海空这一个拦路的也是会发起进攻的,但是他们的进攻没有凝聚力,对于陆海空来讲随手可破。

  不过他们有一个优势,那就是人多,相当相当的多,陆海空前前后后都砍了十几二十个了,可是后面的人还是飞快的往前涌,看样子一点也没有减少的意思。

  虽然这些山贼都是傻乎乎的一个个上,但架不住数量太多了,陆海空也是会累的啊,他用的武器不是什么长刀长剑之类的轻兵器,而大斧头啊各位,那一种重一二十斤的斧头可是相当废力气的,打到最后陆海空几乎是强撑着酸软的双手跟那些山贼对干的。

  这种时候的陆海空突然特别的痛恨,为什么被自己杀了的山贼尸体会被刷新掉,要是不刷新的话帮自己挡一挡那该多好啊。

  唉,人果然都是被逼出来的。

  不过这一种情况下有一个好处是陆海空没有注意到的,那就是他的《基础斧法》的熟练度涨得特别的快,原本只是五级不到一半,才打十几分钟就已经熟练度过半了,按这速度下去在来个一两个小时,陆海空《基础斧法》说不定直接就六级了。

  不过如果在来一两个小时的话,陆海空《基础斧法》到不到得了六级不好说,不过这家伙绝壁会被山贼分尸的,打到现在他已经是相当吃力了。

  所幸的是,月儿妹子是一个靠谱的妹子,就陆海空咬着牙撑了十分钟后,他突然感觉到面前的压力突然减轻了很多,那些原本疯狂涌进来的山贼突然就很茫然的站在原地了。

  “她成功了!”陆海空很惊喜的回过头,却看到了能够让他铭记一生的一幕。

  此时的月儿妹子那一身绿色的劲服早已经染成了血红色,浑身上下至少有十来处伤口,而此时对面张三的长刀正刺在她的左肩上,而月儿妹子就是靠着这卡着自己骨头的一刀,限制住了对手,反手一剑斩下了对方的脑袋。

  “怎样陆海空小弟弟,姐说十分钟,就十分钟吧。”看着这浑身鲜血,却满脸兴奋得精致女孩儿,她的战斗方式陆海空或许很难认同,但是却更难不对她产生敬佩感。

  “姐,你这么剽悍会嫁不出去的!”陆海空深吸了一口气,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