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黏糊

青诡纪事 +A -A

    掌心一阵刺痛。    好多年都没感受过这种感觉了……    陈婉婉目光莫测地看着掌心的一片焦黑,无论她怎么催动力量,那里都恢复不过来。    她心中又恨又惊,竟莫名涌出一丝微不可查的恐惧来:单单一个护身符都能伤到自己,那万一……    但转瞬,想跟赵振铎结婚的念头又压过一切。她抬头看着对它真面目一无所知的赵振铎,眼中漾起层层的水雾,含哀带怨的说道:“振铎哥哥,婉婉手好疼啊!”    然而赵振铎并不是个傻子。    今天发生的一切,他哪怕脑子里缺根弦也该知道,陈婉婉绝对不是普通人了。    再看看于丹丹这样紧张的情绪,和赵父赵母如临大敌的表情。对着这样一个没有半分记忆的幼时玩伴,哪怕对方梨花带雨,他也实在提不起任何一点同情心来。    “你想要伤害我们,自然该付出代价的。难不成,我还要为你心痛不成?!”    他平日里大大咧咧,难得此时竟能说出这样理智又冷漠的话来,一时间,于丹丹只觉自己的男票气场两米八,太帅啦!    但陈婉婉却目呲欲裂!    她勉强控制住自己狰狞的表情,好艰难才变得更加哀婉心痛,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不可置信的问道:“振铎哥哥以后要娶的人是我,为什么,不为我心痛呢?!”    几次三番被提这个话题,赵振铎终于忍无可忍。    “陈婉婉,可能我小时候说过这些话,但那只是儿时的玩笑话罢了,没有谁会当真的。现在我已经成年,我身边的,就是我以后想要携手一生的人,这辈子我只想和她在一起,也只会和她在一起!”    “如果你觉得我违背了承诺,那么我随你处置,不要牵扯到旁人身上。”    “赵振铎!”    陈婉婉突然发出一声剧烈的哭喊,他她色凄厉,眼中暗含疯狂:“你骗人!你骗人!你明明说过要娶我的,为什么现在变卦?!”    她的神情陡然转得阴森森的,目光一寸一寸的扫视过眼前的几个人,冷飕飕不带一丝温度的说道:“我知道了。你是被他们骗了对不对?我明明该是你的妻子,却也不被这个老女人待见。”    她看着赵母,再看看于丹丹:“……还有你身旁这个贱人!你是我的,绝对不可以被她骗去,我要杀了她!杀了她——”    她说着,双掌微微向上一扬,屋子里瞬间狂风大作,一干摆件挂饰花瓶等东西,全都被打的噼里啪啦,俱都摔碎在地。    然而更多的东西,却仍旧源源不断地砸向于丹丹身前的那个淡金色屏障,让那上面金色的水波一阵又一阵摇摇晃晃,眼看着,就支撑不了多久了!    赵母在旁边看着,知道眼前这坨疯狂的烂肉已经是不可理喻了,眼看着那个屏障摇摇欲坠,她突然一改往日优雅的作风,整个人变得如同市井泼妇一般,破口大骂起来!    “陈婉婉,就你这样子,还想嫁给我儿子,别做梦了!”    同为女人,她的嗓门自然也是不低的,又说起赵振铎,陈婉婉的目光立刻被吸引过去。    赵振铎大概知道赵母的想法,立刻在一旁焦急地大喊:“妈!”    因为屏障太小,只能围住于丹丹和他两个人,赵父赵母之前一直都躲在旁边。但此时赵母为了吸引陈婉婉的注意力,竟主动吸引她的视线……赵振铎心中越发焦急起来!    毕竟,眼前这陈婉婉可真的不是人啊!    听到儿子焦急的喊叫声,赵母一个眼风横过去,积威甚重,立刻让儿子消停了下来。    她站在那里,浑身自有一股气势,不怒而威,冷冷瞪视着面前的陈婉婉。    “想跟我儿子结婚,想得美!你也不看看你的学历,你有学历吗?你上过学吗?!再看看你的长相,你敢让我儿子看你的真面目吗?这浑身上下支离破碎又血肉模糊的,哪个男的愿意自己的老婆是这个样子的?”    一车轱辘话噼里啪啦被她说出来,半点不留情面:“你也不怕他半夜醒来看到你的真面目给吓死啊!我跟你说,你别以为你是个鬼,你就了不起!你想让振铎跟你结婚,那不可能!你要长得跟聂小倩一样,不用我们说,他自己就能要死要活要娶你进门了,可你看你看看自己这副样子……”    女人之间打起嘴炮,毫无顾忌之下。那战斗力可是呈几倍上升的。    尤其是赵母,作为赵振铎的母亲,要身份有身份,要阅历有阅历。对付这样满心满眼想嫁给他儿子的怪物,她那一把刀,格外知道该往哪戳。    这不,对面的陈婉婉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浑身上下都颤抖起来,看在赵父的眼中,明显可以看到她胸膛处,白生生的骨头都露出来了,显见着是恨到极点了!    身为一个怪物,她本身就是没什么控制力的,此时陈婉婉脑羞成怒之下,再也顾不得对面是赵振铎的母亲了——其实也真的从来没顾及过。    她连忙三两步上前,伸手就要撕烂她的一张嘴!    赵父在一旁看着,目呲欲裂:“呈兰——”    “妈——”    “阿姨——!!”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斜刺里突然伸出一只手来,一把握住了陈婉婉腐朽的手腕,接着毫不留情“啪”的一声掰断了,顺手就往旁边一扔。    赵父刚从眼前的刺激中回过神来,回头就被这惊悚的一幕给吓得倒抽一口冷气!    只见空气中先是伸出一只白生生的手掌,接着,却是一个青春俏丽的女孩陡然出现在屋子当中。    她穿着一身姜黄色的高领毛衣,外罩一件白色的羽绒马甲,虽然容貌不甚出众,但对于于丹丹来说,不啻于一张救命符!    她欢喜的叫道:“阿青!”    何青也对她微微一笑,再看看她身前已经濒临崩溃边缘的护身符,不由问道:“没事吧丹丹?”    “没没没!”    于丹丹忙不迭回答道:“差点就有事了,不过阿青你来了,我就知道安全了!”    哪怕仍旧处于这乱七八糟兵荒马乱的地方,赵振铎也仍旧不满的蹙起了眉头:“说话就说话,那么黏黏糊糊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