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章·八

青诡纪事 +A -A

    林临脸色青红交织,刚刚何青那句中二病,简直是让他羞耻难当!

    不过,看到何青,就算什么都不做。★网Wくw W√.★.CoM他也觉得心气平和了许多,胸中也再没有充斥之前那种想要摧毁一切的暴戾**,整个人都平和起来。

    他忍了忍心中抓挠的感觉,故作淡定:“怎么处理?”

    何青走过去,嫌弃的打量一下王烨尿湿的裤子,捋起袖子,对林临说道:“对付这种人渣,先上去两巴掌,打服了再说!”

    说完,抡起白嫩的手掌,啪啪两声下去,只见一瞬间,王烨白净的面庞上,陡然浮起两道红色的巴掌印,红痕凸出,明显下了力气,此时红白相间,居然还算美丽。

    何青放下手掌,看着眼泪汪汪的王烨,喝问道:“服不服?!”

    牢牢躺在桌子上的男孩包着两泡眼泪,感受着脸上火辣辣的痛楚,委屈的点了头。

    何青才不吃这一套,她的花痴,可不是给这种人性都没有的畜牲的。

    王烨此时看着可怜,可是他从十二岁开始,就主动跟着自己的父亲一起瞒着女主人偷偷虐狗,电钻电锯老虎钳齐上阵,手段千奇百怪,残忍至极,简直令人指!

    他此时看着是可怜,但是这屋子里曾充斥着的几十只怨气冲天,凄惨无比的动物们的魂魄,它们一生流浪饥寒,又被人锯骨削肉,百般折磨。因为枉死,众多怨气侵入魂魄,连投胎都做不得,又有谁来可怜它们?

    一切不是为了口腹生存的屠杀,都是不被允许的。

    天道无情,天道至仁,华夏号称龙的传人,如今天下之大,却连流浪动物的容身之处都没有,简直白瞎了这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广袤领土。

    何青看着王烨可怜的样子,半点不为所动:“人之所以是人,因为它有道德,有伦理,会仁善,有恶念,也知道反省。你小小年纪,手上就有这么多条无辜性命,且不说阴间界到时候会不会好好接收你,神龙给予每个它所承认子民的庇佑,也全部都消磨殆尽。从此之后,你的护身灵光再不存在,人间界任何污秽,你都避免不了。”

    看着王烨惊恐又似懂非懂的表情,何青声音轻柔:“放心,不会鬼上身,毕竟,你身上煞气重着呢。最多,什么倒霉事都会滩在你们父子身上罢了。直到,你真心悔过并做出行动的那一天。这,就是我给你的惩罚。现在,还是先收点利息吧。”

    她手掌在王烨眼睛上虚虚绕过,明明很慢,王烨却仿佛看到万千重重叠叠的手影,在他眼睛里慢慢轮转,轮转……

    他陷入了梦境之中。

    梦中,他变成了当年自己第一次施虐的那条瘦骨嶙峋的黄色大狗,而看不清面孔的一大一小两个人,正拿着钳子,笑着看着它……

    何青拍拍手,对林临说道:“学着点,简单,还做了实事。这么大的少年,要是不悔过,以后迟早成变态,越是倒霉,也就相当于救了别人的命。若是真心悔过,比如忏悔或者做善事,自然而然污秽之气就会被挡开。惩罚也惩罚过了,机会也同样给过了,一个巴掌一个甜枣,这才是流传千年的好手段。”

    看林临的表情,明显不屑。

    这么温柔又慢吞吞的手段,根本什么感觉也没有。

    “不过,”何青话风一转,还是对他表示了赞赏:“关于王怀远那个人,你处理的特别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简直不能更好了!一百分给你,骄傲去吧。”

    王怀远可不是什么都不懂任凭大人涂抹的孩子,他可是个成人了,而且这种丧心病狂的行径,也是在他二十多岁的时候开始的。一开始一年只一次,后来尝到甜头,就越来越频繁。对于这种黑心烂肺,丧心病狂的人渣来说,只是让他受些小伤,简直太便宜他了。

    何青之前感应过,王怀远的伤看着恐怖,但最多就是身上有疤痕,真正什么大伤害,那也没有,吧。

    哦,可能还有个失血过多,以及,咳,那什么……不行了。

    但对于那些惨死的生命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不过,经过这一次惩罚,彻底在他心中留下了深深的阴影,估计以后,他都没有胆子再做任何事了。

    看着林临明显放松的神情,她拍拍手:“终于搞定了……收工,回去了。”

    今夜是上弦月,凌晨三点,月亮就渐渐消隐了。天边,启明星正亮。

    小区里,两旁的地灯散着柔和昏黄的光,连树影都仿佛温柔许多。夜风吹来,哗啦啦作响,似乎在聆听清晨的歌唱。

    何青和林临站在楼下,她看着这静悄悄的小区,眼神敬仰又惊叹:“好强大的能力……只要你想,你就能做成一切。哪怕,是封闭这块地方的时间,真是难以想象,你到底是什么来头。”

    看着林临不善的目光,她立刻举手投降:“好好好!我知道,你就是你,林临只有一个,什么前世今生,都没半点关系——现在,可以把封印解了吧。毕竟,世界上最公平的两件事,一件是人最终都要死亡,一件是每人每天都只有二十四个小时。”

    “结果你这一封禁,这栋楼里的人时间感被蒙蔽,等于说是白睡了一觉,还没感觉天就亮了……你要知道,睡觉,补充的不是精力,而是那种放松的感觉啊!……算了,你这种精力旺盛的小狼狗没到年龄,暂时不会懂的……总之,这种事下次不要再做了,毕竟,如果是我的话,觉没睡好,会分分钟翻脸的。”

    林临面色恢复冷淡,他点点头,突然看着何青,半天憋不出话来:“你……你叫谁小狼狗呢!”

    这种称呼,听起来居然半点没有被侮辱的感觉,反而,有种甜滋滋的亲昵感……最起码,林临是这么感觉的。

    他问完话,耳根就悄悄红了。

    何青一愣——不知为什么,可能真的是受了那谁的影响,导致她对着美少年林临,怎么也陌生不起来,两人之间弥漫的,不是相识不久的陌生感,而是如同最亲近的人……

    白头如新,倾盖如故,不外如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