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章·七

青诡纪事 +A -A

    林临回到王怀远的住宅时,不过才凌晨一点多。★网Wくw W√.★.CoM

    敞开的主卧中,可以看到王怀远的妻子正盖着被子睡得无比香甜,黑漆漆的屋子仿佛一口吞人巨兽,将所有声音都消弥无踪,他推开储物间的门,大大的桌子,或者说是工作台上,牢牢捆绑着的,是又惊又怕,哭的涕泪横流的王烨。

    王烨此时怕的不行,从小到大,他一直跟着自己的父亲做些额外的娱乐活动,心情好了,去套一条狗庆祝一下,心情不好,也套一条狗泄一下。哦,不止是狗,还有猫,总之,不管什么,他们都消遣的很尽兴没错。

    但是今晚生的一切,彻底颠覆了他的认知。

    他之所以敢这么胆大包天肆无忌惮,无非就是仗着自己的行为没有人现,也不会因为这个付出什么额外的代价。但今晚迷迷糊糊就被人掌控,如同往常自己带回来的狗仔一样被牢牢捆缚在桌子上,如同待宰的猪羊,半点都反抗不得。

    尤其是,刚刚不管他怎么喊怎么叫,不光是楼上的其他住户,就连同在一间房屋的母亲也毫无反应,依旧沉沉睡着,仿佛这不过是个普通的夜……

    面前的男孩比他大不了几岁,然而力气奇大,手段更是诡异莫测,如今看他带着惬意又悠闲的神情回来,王烨四肢战栗,完全不知说什么好。

    林临的心情当然是很好了。

    夜里没有了白天扰人的莫名视线,也没有了众人想当然的眼光,连身体里一直喧嚣肆虐的咆哮反骨都仿佛安静下来。这暗沉的天幕就是他的掩盖色,这里,是他的主场,自然是怎么开心怎么来喽。

    他一寸寸抚摸过旁边整齐摆放着的工具,似乎是不知道先从哪一样开始才好,王烨再怎么暴虐残忍,此时也才不到十六岁,看着他的动作,简直怕的要死,牙齿紧紧咬合,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林临此时心情尚好,难得赏脸给他一笑:“从哪一个开始,你选吧。”

    他不笑的时候神情冷峻又带着阴郁,如今粲然一笑,却仿佛放开了心头的野兽,目光可怖又冷漠,半点不似人样!

    一阵轻微的骚臭味传来,被牢牢捆住的王烨,尿裤子了。

    “啧,”林临出不耐烦的声音,刚准备说话,突然一扭头,眼神直直看向客厅:“——什么人?!”

    “啪!”

    一阵柔和的白光传来,客厅的灯被打开了。

    何青站在门口,满脸都是大写的冷漠,她三两步走进来,愤怒的说道:“有完没完啊!大半夜的就不能让人睡个好觉吗?这戾气放的全帝都都知道了——老娘睡得正香啊啊啊啊啊!!!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起床气啊!”

    她抖抖自己宽大的大白睡衣,生无可恋.Jpg:“我今天,就是被迫穿着这一身毁形象的睡衣跑了半个帝都的……”

    林临本来满腔怒火的看过去,结果看到何青毛茸茸的睡衣,还有蓬乱的头,突然整个人如同被扎破的气球,“噗”的一下,郁气全消。

    何青出来的急,内衣都没穿,亏的她因为夜里总是不自觉聚阴,所以睡衣穿的厚,不然,呵呵→_→。

    夜里睡得正香,还做了一个关于三世情缘的美梦,尤其情缘的脸虽然看不清,但不妨碍她梦里晓得他很帅……结果故事才开展到一半,就被那谁硬催着起来,透过窗户往外看,皎洁的月光下,天幕南侧,紫禁城方向,冲天而起的巨大灰黑色雾气都快把盘龙柱给盖住了!

    何青的瞌睡立马就吓跑了一半。

    事情紧急,盘龙柱镇国运,一旦被戾气侵袭,则牵扯着国运的领导人会全部变得激进无比,如今这样平和的社会,上层出这样的变动,这是要搞大事情啊!

    她二话不说,顶着一头被枕头蹂躏的乱七八糟的长头迎风就跑了下来,脚上的拖鞋还算给力,在她熟练的翻墙头的时候仍然牢牢的跟着脚,并没有一墙分两半。然后,最重要的问题,她千辛万苦顶着众人莫测的目光上了车才现——自己是真空上阵啊啊啊啊啊!!!

    不怕不怕。

    出租车里,顶着司机诡异的目光,她佯作淡定的抓抓头:咱也是个老司机了,脸皮厚心也大,睡衣还很厚,不怕!

    不怕个屁!

    她是个女孩子好不好!

    尤其最近有灵气滋养,一直在慢慢变美好不好!!!

    她也是梦想能找一个帅哥当男票的好不好!!!

    妈蛋!一世英名一朝丧!也难怪何青对林临没有好脸色。

    而对面的林临脸色几经变化,最后。居然诡异的红了。

    红了……

    红了?!!

    何青一揪胸口严严实实的衣襟,条件反射的呵斥道:“你看什么?!!”

    林临张张嘴,最后还是委屈的说:“没看什么啊……”

    何青看着他身上陡然收束的一丝一毫戾气都没有的气场,不由上下打量着他:“白天没说实话啊!这本事,可比我强多了。看来那谁说的没错,保不齐,你还真是一百多年前的大人物呢!”

    林临听她这么说,羞涩的神情瞬间褪去。他眼神重新恢复冷淡:“我就是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更何况,一百多年前的我,照样是如今的我。”

    何青上下打量他一眼:“哦,中二病嘛,整个地球只有你是独一无二的对吧,我懂。你就是你,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对吧?”

    她起床气没消,戾气就快渲染整片天空了,却又在她将将赶到的时候瞬间消退,虎头蛇尾,半点成就感都没有。

    虽然,戾气如果不主动消退的话,她也不一定能搞得定。

    但是!

    这不妨碍她接着生气。

    她走上前去,看着如同看救星一般乞求的望着她的王烨,不由撇撇嘴:“这种人渣,你有病了才自己动手,随便处理了不就完了。”

    说完脸一僵:她之前可是又胆小又温柔的女孩子啊,究竟是什么时候,话都变得这么暴力了?

    肯定是那谁影响了她!在这个男孩面前,她仿佛会放飞成最直接最恶劣的状态,简直要了卿命了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