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章·六

青诡纪事 +A -A

    今晚是个好天气。网W★w W .★ .CoM

    暗蓝色的天幕,中心一轮明月,格外亮堂。映照着它周围的缕缕云雾,都仿佛仙女半透明的洁白飘带,恍如仙境。

    太阴星这么明亮,星星只有天幕最边缘处能看到零星三两颗。路边的地灯都仿佛被衬托的黯淡下来,旁边树影曈曈,张牙舞爪,肆无忌惮。

    秋夜渐凉,王怀远穿着睡衣被拉出来,冷不丁打了个寒战。

    他被拽到了自己家的车库。

    王怀远一路都扯着嗓子喊救命,然而整栋楼却都漆黑一片,半点响动都没有。一楼住着两位老人家,平时有人上楼他们都能醒来,但今天,明明厕所的灯亮着,却任凭他嘶喊,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

    这太诡异了。

    从见了少年的面开始,他们父子俩的反应都好迟钝,甚至反抗的心思都提不起来。他拼了命的提起勇气想用斧头反抗,却转瞬又被人掌控……还有这整栋楼,无论哪一户人家,都毫无反应,仿佛这只是一个平常又宁静的夜。

    这个少年,到底什么来头?

    他不满自己虐狗,难不成,是狗妖成精了?

    呸呸呸!建国后不能成精,自己也是傻了。

    他看向车库里自己那辆黑色的奥迪车,试探性的问道:“老弟,你,你是想求财吗?多少?你说个数。大不了,我以后不做这档子事儿了。”

    林临抽空看他一眼,似笑非笑:“晚了。”

    王怀远心里一个咯噔。

    林临摸着他的奥迪车,车面崭新,连轮胎都保养的很好。

    他回头,仿佛一个天真少年:“这车,性能不错吧?”

    王怀远眼睛一亮,忙不迭说道:“不错不错,性能可好了,稳得很。年初刚买的,你喜欢?送你了!”

    他知道林临有这样的手段,一定不是善茬,此时能舍财保命,那是最好不过了。

    “不,不用。”

    林临看着他,似笑非笑:“性能稳就行了,不然要是开的不稳当,吃亏的,不还是你嘛。”

    这话一说,王怀远就觉得头皮麻。

    只见林临从后备箱里拿出一截绳子,三两下套住他的脖子和手腕,把他捆扎在一边,接着三两下倒车出库,待到车子停在路中央时,预感到什么的王怀远已经是两股战战了。

    “老弟,你,你想要什么你直说吧!能给你的,我全都给你!咱能不能别,别……”

    果然!不详的预感成真了。

    待他被栓在车子后面时,已经是满头满脸的冷汗,他一个劲的哀求道:“别!英雄,我誓,我以后再也不虐狗了!求求你,放了我吧!”

    林临坐在驾驶座上,对他的哀求充耳不闻,一声口哨,心情十分畅快:“走喽——”

    车子出“嗡”的一声,启动了。

    小区门卫听到鸣笛声,赶紧出来开了电子感应门。

    “王怀远啊,大晚上还出门吗?”

    老小区了,门卫都干了几十年了,这里边的住户,每一家他都认得。

    “王怀远”坐在驾驶座,对他礼貌一笑:“是啊,出去办个事。”

    门卫见多了夜里出去的,因此车身刚过一半,他就熟练的按下了关门键。

    电子感应门缓缓从走到右,慢慢推进,快到尽头时,突然仿佛感应到什么,出“嘀”的一声,停止不动了。

    门卫赶紧出来看:“不应该啊,这车身不是都出去了吗?”出去有一两米远了。

    说话的功夫,奥迪车已经拐上路口,渐渐走远。

    门卫摇摇头,重新又启动了关门键。

    九月底的夜风不算凉,天气不冷不热,穿什么都正正好,是人们为数不多能够惬意享受的短暂秋天。

    凌晨,奥迪车开上了陈西桥,桥上行人车辆渐少。毕竟再怎么不夜城,也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王怀远双手被缚,牢牢绑在奥迪车后面,他的脖颈用一个绳圈奇怪的套着,并不会勒着他,只是让他抬头的幅度不会那么大。

    奥迪车开的不算快,这夜里,路上车少,它尽可以悠悠闲闲的走着,也就四五十码的样子。

    林临开车的技术不错,虽然刚到能拿驾照的年龄,可是这车开得又平稳又顺畅,对于后面拖着的王怀远来说,简直像个噩梦!

    他穿的是棉布睡衣,从家里一路开到陈西桥,大约二十分钟车程。这薄薄的格纹秋款睡衣已经在地上磨得烂透,他所有贴服在地面的身体,早都已经血肉模糊了。

    虽然还没有达到深可见骨的地步,可单单这一路拖行流失的血液,就已经足够让王怀远有一番苦头吃了。尤其是上了陈西桥,陈西桥上是早年建造的,路面是沥青混着碎石子,车开上去还算平滑,但人的身体在上面一阵摩擦,简直如同刀削火燎,让王怀远痛不欲生。

    杀人不过头点地,这样的折磨,若让旁人来说,也未免过于残忍。

    他的胸膛磨得血肉模糊,突出的那一点早就已经磨的没有了,下身关键部位,更是岌岌可危,恐怕后续艰难。

    这一路上,不论他怎么嘶声怒骂,或大声求救,周围的人都置若罔闻,放佛根本看不到他。

    更可怕的是,出门时,明明是这少年坐在驾驶座上,门卫却还笑呵呵的和他打招呼……这样神秘莫测的手段,让王怀远心中一阵一阵的寒颤。

    他此时却已经完全绝望了。

    尖利的石子磨擦过他的下巴,带起一阵钻心的疼痛,然而他却已经没有力气再抬起头了。

    这一路拖行,为了保证自己的脸不在地上磨烂磨平,他拼了命地抬头仰颈,更何况还有绳索限制,不过,尽管艰难,他还是做到了。

    但如今,整个意识都开始混混沌沌,视野模糊,身体脖颈以下,已经没有一块好肉了。阵阵夜风吹上去,带来些微清凉的感觉,也稍微抚平了火辣辣的刺痛。

    迷迷糊糊中,王怀远感觉实在没有力气了,他想起昨天上午那只被他拖拽在路上,磨的肠穿肚烂的狗,还有曾被他用电锯活生生锯死的狗的模样……

    夜风中,他的脸也渐渐贴上了地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