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章·四

青诡纪事 +A -A

    何青:……!!!

    放开我的身体,让我来!!!

    在她绝望的脑部活动中,被柔软女孩子贴上胸口的林临彻底红透了脑袋,整个人仿佛是生了锈的机器人,胳膊在半空中嘎吱嘎吱抬了半天,到底也没想到放哪里好。★网W w√W..CoM

    他连耳根都红透了:怎么办?好直接,我,我要是拒绝的话,她会不会哭出来……这么多人,要是拒绝的话,她肯定很丢脸吧……女孩子的手,抚在脸上凉凉滑滑的,好软!还有她的侧脸,贴在胸膛上……

    何青透过无处不在的感知,清楚的“看到”林临的眼神越来越软,脸也越来越红,甚至一双悬而未决的手,都颤巍巍的,迟疑又坚定的准备往她肩头上搭!

    那谁是不知道,纯情少男,轻易撩不得啊!

    ——我不要老牛吃嫩草!!!

    何青在心中大喊,想要挽救自己岌岌可危的下限,然而,失败了!

    “何青”从林临胸膛上抬起头来,她目光爱怜又慈爱的看向眼前英俊高大又青涩鲜活的男孩儿,口中叹息说道:“蹉跎了一百多年才化形出现,你之前,是曾经有过轮回吗?”

    林临看着她的眼神,耳中听着这莫名的话语,他脸上的羞红如同潮水瞬间消退,变得铁青,神色更是无比阴厉:“透过我,你在看谁!你有什么目的?!”

    何青:……

    “何青”看着少年陡然变的冷淡抗拒的眼光,不由微微疑惑:“我在看你啊!你……应该成年了吧,记忆也应该接受全了呀,应该能够感应到我……”

    她话音刚落,突然,少年身上一股金色的光芒突然涌起,如同地涌金泉,气势无往,这无形的光芒,瞬间把她冲击得倒退两步,直接撞到狭窄的走廊墙壁上!

    他在排斥她,潜意识在抗拒她!

    就是现在!

    何青趁此机会,赶紧在脑海中拼命呼唤她:“哎呦太有才了我的哥!我的姐!你这是叙旧还是拉仇恨来的啊!没看人家根本什么都不晓得吗?!”

    这次,脑海中倒是很快就有回应了:“嗯,既然这样,那还是你来吧。”

    何青:……!!

    合着我就是来擦屁股,收拾烂摊子的是吧!

    她睁开眼,目光清凌凌的,浑身气场又再一次变化。

    林临站在对面,默不作声打量着对面的女孩,这样多变的气场,这么奇怪的亲近感觉……难不成,是双重人格?

    神经病。

    他皱起眉头,神色羞恼又郁愤。

    何青看着他,干干笑开了。

    两人相互对视,一时无话。

    这时,手术室的门突然打开了,宠物手术,一个医生带着助手就搞定一切了。为的中年医生笑眯眯的看着他:“小伙子有爱心啊!多亏你坚持,这才救了它一命。这简直是个奇迹,这么严重的伤,流失了这么多血液,但是整个手术过程中,它居然求生**那么强,生命力也很顽强,真是不可思议。”

    何青打量着一旁笼子里的安静躺着的小狗,目光也充溢着心疼。她刚刚在前台问路的时候,已经听那里的人说过了,再结合看到的景象,不由心中暗骂那个男人,同时也为男孩的行为赞叹。

    小狗暂时还要留在这里观察,笼子上方,还绑着小小的吊瓶,它浑身毛都被剃光,瘪瘪的肚腹裹着厚厚的绷带,前爪扎着针,同样用纱布把周围磨烂的伤口包裹着,十分可怜。

    看着林临松口气般的又坐在了椅子上,何青揉一揉刚刚被撞痛的肩膀,走到他面前,伸出手来:“我叫何青,明大大三的学生,不是坏人。今天过来找你,是受人所托,至于是什么人,你,刚刚应该已经感觉到了吧。”

    林临皱起眉毛,刚刚的少年心思彻底消失不见,他浑身如同冰雕雪塑,气场十分冷峻,何青却仿佛没有感觉到,仍然陪着笑脸伸着手。

    出来混,没有几层脸皮,怎么能办成事儿呢?那谁啊,还是图样图森破。

    脑海中,一声不屑的冷哼。

    林临定定的看着那只手,白净净的,葱管一般,带着肉肉,好像,很软的样子……

    他瞪着何青:“莫名奇妙!什么乱七八糟的,小爷我一句也没听懂。”

    何青这次是真的惊讶了:“欸?不应该啊,你气场这么强,从小到大,总能遇到点不一样的事吧?”

    林临心中咯噔一下。

    “不一样的事……”感应到人的善意恶念算不算?

    他眯起眼睛,目光不是很信任:“我想让它活的,它就肯定死不了。算不算?”

    何青睁大了眼睛,忙不迭点头:“算算算!不仅算,而且特别不一般!”

    不过……

    她看着少年苍白的脸颊,问道:“每次成功之后,是不是感觉特别累?而且,过程中,有感觉身体不舒服吗?”

    林临抿着嘴,其实,从小到大,他也只救回一只猫而已,虽然累,但是并不会有痛苦的感觉。是不是因为那只猫本来也能救活的?

    不像这次,真的好痛……

    他想起自己这段时间诡异的被人紧盯的感觉,咬咬牙,一把握住了何青伸出的手掌:“我叫林临,明大大一新生。你身体里那个……刚刚为什说那些话?”

    说起这个,何青就苦着一张脸:“我也不晓得啊,每次问她都不说。不过你放心,她没有恶意的,而且能力很强。”

    她打量着林临身上已经收敛的半点痕迹都没有的圆融气场,想起刚刚夺目的光辉,不由艳羡又惊叹:“不过,还是没有你的能力强,你的气场,是我从未见过的强大。”

    林临半信半疑:“我的能力?我没什么能力,你说的气场,我半点也感应不到。”

    “呃……”

    何青语塞。

    两人大眼瞪小眼:“没事,我教你!虽然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对一只小狗都这么温柔的人,肯定不坏。对了,我有一家宠物收容所,等它痊愈了,如果不方便养,可以送到那里去,虽然没有主人疼爱,但是也不会受什么委屈就是了,那里现在有很多工作人员呢。”

    林临点头:“好,等它痊愈了,我会送过去。毕竟,我也没法养它。”

    看着何青瞬间灿烂的笑容,林临嘴角,偷偷扯出一个讥诮的笑意。

    ——果然,大家都觉得他是个好人呢。(未完待续。)